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已完结

心有千千结

作者:我爱豆腐 | 都市小说 | 围观:4616

收藏

  一次车祸,让晏寒霄失去了他的至亲,所有的后果都由林盛夏来承担。作为司机的林盛夏母亲,在那场车祸中成了植物人,而真正的幕后凶手却一直没有伏法。失去了理智的晏寒霄恨林盛夏母子,就连林盛夏肚中的孩子也不放过......

精彩情节:


    心有千千结小说  心有千千结的上句是什么  心有千千结宏瑞  心有千千结全诗解析  心有千千结游戏怎么玩  心有千千结全诗  心有千千结的下句是什么  心有千千结的意思就是  


      沈静婉苦笑:半个月前,当孟玄石突然上门提亲时,她又惊又喜,还以为孟玄石是来履行当年的诺言……

      原来这才是真相!

      她惨白的唇瓣死死咬出了血痕。

      他错了!想要一头撞死的不是沈国海,而是她!

      “沈静婉!从今天起,本少要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他一字一句,阴森瘆人。

      说完从她身体里离开,披上大衣摔门而去。

      ……

      一夜未眠的沈静婉,冷静下来。

      她想,这一定是误会,她不甘心她苦等八年的人变成了这般,她不相信他忘记了她,忘记了当初他的承诺。

      一大早她梳洗过后,就去孟玄石的书房。丫鬟巧梅说,昨晚孟玄石睡在书房。

      她要跟他解释,父亲沈国海善良仁慈,绝不会是杀害他父亲的凶手,他所谓找到的证据,一定有什么误会!

      她要亲口告诉他,她爱慕他这么多年,如今嫁给他,愿意和他携手面对一切!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她忐忑的来到书房门口,想敲门进去,却隐约看到一个身影走到门口来。

      房门就在那一刻被打开,她看清楚了开门的人,仿佛被兜头泼了一盆冰水,血液骤然凝固。

      “沈静芸!你怎么在这里?”

      她不敢置信看着眼前和她长得不像,却也是个美人胚子的沈静芸。

      沈国海的养女,她的大姐。

      “沈静婉!你又怎么在这里?”沈静芸一副睡美人模样,旗袍领口被撕裂到腰部,露出雪白的肌肤和深红色的吻痕。

      沈静婉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忽然涌起不好的预感。

      “我是四少的妻子!”她强作镇定。

      沈静芸嫣然一笑,却叫沈静婉背脊阵阵发寒。

      “我是四少最爱的女人!昨晚,四少睡在我的床上!”

      “……”

      果然!

      沈静婉仿佛被雷劈了一般,脸色雪白,“不可能!四少不会这么对我……”

      “沈静婉!四少不爱你,他恨你!娶你是为了折磨你!他爱的女人是我!他说过你死后他就跟我结婚!我才是孟府的四少奶奶!未来的督军夫人!”

      “不可能……”

      “啪”失魂落魄的她,冷不丁挨了沈静芸一耳光。

      “够了!要不是沈氏把你生下来,我就是沈家唯一的女儿!沈静婉!你就是个多余的贱人!不该活在这个世上!”

      沈静婉想起邻居留洋归来,学过心理学的佟哥哥的话,“沈静芸!你太过自卑,所以才变得太过自负!爹娘一直把你当亲生女儿,是你……”

      却被恶狠狠打断,“闭嘴!姓沈的是你爹娘,与我无关!”

      下一刻,沈静芸突然往后退,娇躯一歪摔倒在地上。

      随即梨花带雨,语气凄厉柔弱道,“小妹!因为你,从小我每天被爹娘毒打!如今爹娘担心我跟你争夺沈家家产,逼着我登报和沈家断绝关系……但你们毕竟是我的亲人,我不恨你们!”

      “可你逼我离开四少,我不从,你就打我!小妹,我所有的一切都可让给你,唯独四少,是我深爱的男人!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我愿意为了四少去死!所以,你打死我吧!我死也不愿意离开四少……”

      声声泣血,感人至深。

      沈静婉正一头雾水,瞠目结舌,忽然一道高大身影已冲过去,抱起沈静芸,疼惜拥入怀中。

      “静芸!谁敢动你一根头发?!”

      一身戎装的孟玄石,逆光中轮廓深邃的脸庞,俊美得叫人窒息!

      可他阴沉而极怒的语气,却叫沈静婉如坠冰窖。

      “四少!不是这样的……”沈静婉急忙解释。

      “闭嘴!”

      孟玄石阴戾瞪她一眼。回到沈静芸脸上,刹那又恢复温柔深情。

      “静芸!原来你从小吃了这么多苦……”浓眉紧蹙,就连沈静婉也感受到,他的心脏因为剧烈抽痛而狂跳着。

      他爱怜地吻了吻她的眉眼,“放心,从今以后,没有人敢再欺负你,沈家父女,由我来替你收拾!你是我最爱的女人,本少宁肯辜负天下,也绝不会负你!”

      “四少……”

      两人无视沈静婉一番拥吻缠绵后,他转头,憎恨、嫌恶的目光才投向已冻僵如雕塑一般的沈静婉。

      “来人!把贱人拉出去!给我狠狠的打!”

      沈静婉脸色骤然惨白。

      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气,瞬间又破碎一地!

      努力透过血水和汗水,她模糊的视线看到沈静芸坐在孟玄石大腿上,两人正缠绵激吻。

      “……”

      沈静婉心脏仿佛被利刃划过。

      刚才棍棒交加打在她身上,都不及这一刻,撕心裂肺的痛。

      “四少,督军有重要的事请四少过去商议!”门外秋副官的声音响起。

      孟玄石恋恋不舍松开沈静芸,又冷冷瞪沈静婉一眼,才大步离去。

      沈静芸勾起红唇,拨了拨刚才被他蹂躏弄乱的发丝……翛然一道阴狠的眸光射出,落在血痕累累的沈静婉身上。

      “还愣着干嘛?给我继续打!”

      士兵都不忍心了,“沈小姐!再打……就要打死人了!”

      沈静婉瞪着沈静芸,艰难发声,“为什么……你不是爹娘的亲生女儿,可爹娘担心你受委屈,把最好的都给你……我从没想过和你争,可我哪怕是看一眼,你就要打我……你还动不动就给爹娘脸色看,辱骂他们……爹娘依然没有和你计较,可你竟然……咳咳……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沈静芸踩着高跟鞋,扭着腰走到她面前,蹲下来,在她耳边冷笑着压声道。

      “为什么?贱人!因为这就是你的命!我是天生好命,而你,就是烂命一条!”

      说完,她霍地站起身,咬牙切齿,对士兵道,“你们没听见四少说要替我收拾沈家父女么?少废话!给我往死里打!”

      棍棒又劈头盖脸打下来。

      但沈静婉已经感觉不到痛了!沈静芸说“昨晚四少睡在我的床上”,她满脑子浮现的都是孟玄石和沈静芸在这张梨花木大床上,翻云覆雨欢好的情景!

      心痛顺着血液蔓延到四肢百骸……

      她要死了吗?否则为何看到孟玄石去而复返,挺拔的身躯,英俊的脸庞,深情的眸光,踩着军靴一步步走向她……临死前的回光返照,她出现幻觉了吧?

      “秋副官!你怎么回来了?”沈静芸脸色一变。但很快恢复如常。

      “四少忘了拿帽子,我回来替他拿!”秋副官说。

      沈静芸正心里疑惑,军人都是帽不离身,尤其孟玄石是江南九省宁军统帅,治军以严厉、严谨著称,怎么自己却犯下这种低级错误?

      秋副官出门时,有意无意扫一眼奄奄一息的沈静婉,“四少有令,从明天早上起,四少奶奶每日辰时到院子受刑,给沈小姐出气!”

      说完秋副官就走了。

      沈静芸脸色终于垮下来,不过很快又由阴转晴,得意起来。

      “贱人!你听见了吧?连我这个当姐姐的都不忍心,想给你一个痛快,可四少非要每天毒打你一顿,慢慢的,把你折磨致死,替我出一口恶气!啧啧!四少到底有多恨你?真是太狠了!”

      她语气越悲悯、同情,沈静婉心里越痛不欲生!

      转瞬沈静芸又甜如蜜,“不过四少这么宠爱我,这么贴心,我太感动了……”

      “呕”,沈静婉一口鲜血喷出来,终于眼前一黑,“咚”一声倒在地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