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前朝轩辕氏

作者:铃妙 | 军事小说 | 围观:11852

收藏

  系统默认“南仓皇帝陛下,臣听闻贵国素来以歌舞乐曲闻名于天下,不知可否今日幸得一见?”一身材壮硕的男子起身,双手举起酒杯,向殿堂中央身着金色龙袍的皇帝行礼。。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流灯轻转,觥筹交错,辉煌的宫殿内,北溟使臣来访。

    “南仓皇帝陛下,臣听闻贵国素来以歌舞乐曲闻名于天下,不知可否今日幸得一见?”一身材壮硕的男子起身,双手举起酒杯,向殿堂中央身着金色龙袍的皇帝行礼。

    “不敢当,不过是值得一观,若是使臣喜欢,”说着,转头对身边的总管太监说道“便去安排吧。”

    “是。”太监转身,向殿内大喊,“传歌舞,奏乐——”

    悠扬绵长的乐声,水袖扬起,轻盈曼妙的身姿,仿佛水中谪仙。

    “贵国的歌舞果真天下一绝,名不虚传,此次能观此舞曲,我们也算不枉此行。”一白衣男子正一手端茶,一手抚盖,望着手中的茶盏,边饮边道,“不过,贵国皇帝初登大宝,想必能有如今的成就,代价不小吧。”

    白衣男子言语中带着几分讥讽,微微笑道。

    堂上男子面带微笑,似乎丝毫听不出半分嘲讽的意味,“二皇子说笑了,若要谈成就,想必还是二皇子的丰功伟绩更盛。”

    此处名为南仓帝国,是继轩辕古国后,这片土地上的第二任王朝,而南仓皇帝名为诸葛程封,原是轩辕古国公主轩辕以陌的青梅竹马,以及未婚夫,而诸葛程封突然登位,前轩辕古国公主轩辕以陌,却不知所踪。

    与南仓帝国相对的,便是北溟帝国,此二者势均力敌,不相上下。不过南仓帝国刚建立没有几年,内忧外患不断,好在南仓帝国的皇帝善于治理,才得以于历史悠久实力雄厚的北溟帝国分庭抗衡。

    而此次前来参与南仓帝国盛会的白衣男子,便是北溟帝国的二皇子。

    除此之外,还有无数小国零星分布着。

    “天枢城那边,查的如何了?”皇城内的驿站厢房内,白衣男子翻动手中竹简,对身边的侍从说。

    侍从单膝下跪:“主上,目前……还没有。”

    白衣男子放下手中竹简,端起一旁的茶杯,眼神深邃,似是在思索什么。“茶,凉了。”

    仔细一看,这名男子正是方才在南仓帝国大殿内,与诸葛程封相互交谈的北溟帝国二皇子,宁书远。

    近些年来,一股不属于任何国家的神秘势力,出现在这片大陆,一个名为天枢城的地方。此处本不是很出名,但地处大陆中部,及为要塞,可通向各国。可偏谁都不知道此处背景如何,隶属于谁。但由于这股势力目前并无争权夺利之势,且发现时,已然势力庞大。因此,任何一国,绝无轻举妄动。

    不过虽然现在无心,但终是地处要塞,引起了两大帝国的忌惮,此次会谈,便也是因此。

    “查到以陌的下落了吗?”诸葛程封立于台前,一手背于身后,一手持笔,描绘手中丹青。

    这是一副画,画中的,是一副女子,只见女子体态婀娜多姿,仿佛仙境中的仙女一般。

    仔细一看,这画中之人,便是失踪多年的轩辕古国公主轩辕以陌。

    “回禀陛下,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以陌姑娘的踪迹,不过陛下不必过于担心,以姑娘的聪明才智,自保想必是不成问题,况且属下已经加派人手寻找以陌姑娘,想必找到姑娘,也只是时间问题。”单膝跪于御书房书桌前的玄衣蒙面者,对诸葛程封说。

    “我自是知道她聪明伶俐,可也正是这样,我才会担忧,一日不找到她,我便日日思绪难安。”诸葛程封看着眼前的画,抚了抚,长叹了口气,“罢了,终是我,对不住她。”

    诸葛程封放下手中的画,望向窗外的天空,已经是深夜子时,月正圆,又是月中旬了。

    “北溟那位,可有动静?”

    “目前并无任何动作,属下已派高手日夜盯着驿站,派的都是些亲信,皇上大可放心。”

    “那便好,你且退下吧。”

    “是,属下告退。”

    第二天,天微微亮,路面下了霜,已渐入冬。

    “二皇子,这边要离开了吗?”诸葛程封寒暄地说,“我国的舞曲,二皇子不再多欣赏一番?到了北溟,在想见到,可就难了。”

    此时的他,身披一件深色貂皮披风披风上还用金线绣上了龙纹,头顶金色发冠,腰间别着一块上好的翠玉,显得十分贵气。

    “国内还有些要紧事需要我去处理,就不便久留了。”宁书远微微颔首,却是没有行礼,一件雪白的狐裘,在风的摆动着,衬的他十分圣洁高雅,发间簪着一根十分普通的白玉发簪,身后的发丝零散的披着,却也无过多修饰。

    “既然如此,那朕也就不好挽留二皇子了,那就请路上小心。”说罢,诸葛程封嘴笑露出一丝笑意,做出请的手势。

    本就不想他宁书远多留,既然宁书远自己请辞离开,那诸葛程封便顺势而为,放他离开。

    “那便,告辞。”宁书远说罢,头也不回的,坐上马车离开了。

    “派人跟着他们。”宁书远一走,诸葛程封便停了脸上的笑容,对身边的暗卫说。

    “是。”

    马车刚路过城门口,便听宁书远说,“我不喜欢偷偷摸摸跟着别人的人。”

    宁书远说罢,不知从哪里突然蹿出来几个黑影,应声道,“是,主上,属下明白。”

    刀起刀落,无血无声。

    —————

    皇城内

    “皇上,我们的人,都没了。”一蒙面黑衣男子跪在大殿内,像诸葛程封禀明。

    “呵,真是丝毫不客气。”诸葛程封冷笑一声,看着奏折,“怎么个死法?”

    “经…经脉寸断而亡,并无伤口,像是…像是以内功震碎。”地上的黑衣人不敢抬头,神色慌张,身体微微颤抖。

    “不愧是传闻中,杀人不见血的北溟二皇子,倒是有些手段,”诸葛程封放下手中的竹简,睨着眼,看着跪在地上的人,“你好像,很怕我?”

    “属,属下不敢。”地上原本跪着的人,伏下身去。

    诸葛程封拿起毛笔,沾了沾面前的墨,“罢了,你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说罢,便转身离开,只是出了门后,他的双腿却在止不住的细微颤抖。

    路过一间客栈,北溟等人停下车马准备歇脚。

    “掌柜的,来几间上房。”宁书远身后的一人出声对老板说。

    掌柜闻声赶来,只见他一身粗布衣衫,见几人身着华丽,立即笑脸相迎:“好嘞,几位客官里面请。”说罢,弯腰对几人拱手相迎。

    这里的客房倒是还算不错,毕竟是城中最大的酒楼,虽然比不得皇城那般华丽,但也差不太多了。

    “明日,你们照常按计划赶回北溟,我一个人出去走走,记得不要停留。来到这里,那南仓皇也不会敢再派人追过来,不过此地鱼龙混杂,还是要小心为妙。”宁书远背着手,站在房间的书案前,向手底下的几位亲信交代着。

    “是。”

    “先退下吧。”宁书远抬起右手,向后摆了摆。

    只见方才还单膝跪在地上的几人,瞬间不见了踪影。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