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雪月风花三百篇

作者:对山居 | 灵异小说 | 围观:9298

收藏

  平平淡淡日子里一瞬间的金光乍现,行之于笔墨,打造出成一颗颗凝成着生命精华的石子。五百颗石子的珠串,供你茶余酒后、雨夜风间手把玩,度消遣岁月,享淡雅光阴。决定养三角梅,是在刚开始养花的时候,很单纯地功利,传闻它有水有肥有阳光就疯长,不容易挂掉。看着好好的一盆花渐渐萎靡下去,各种办法用尽也不见好转,非常煎熬。等到香消玉殒赶紧连盆扔在看不见的地方。看不见了,挫败也在那里,想到心就揪一下,得隔好久才再有勇气动养花的念头。。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对山居的日常娱乐是看朝霞、看夕阳、看风压树低、看雨洗轻尘、看雷鸣电闪、看月缺月圆、花开花落。目光所及,迎春、梅花、桃花、玉兰、木槿、松柏、杨柳、梧桐、忍冬、红枫还有好些叫不上名字的灌木,二月兰、鸢尾等草花更是不计其数。

    一楼的老爷子八十多岁,楼前的大片竹子、几十棵一人高的各色玫瑰都是他种的。去年热力管道大修,几台挖掘机吊车进来,半天功夫连同几棵高大的柿子树悉数夷为平地。施工之前老爷子赤膊上阵,锹挖手拔抢救了几棵出来,立在阳台下的阴凉处,后来也都枯死了。

    我听着挖掘机斫断粗枝的声音捶胸顿足时还以为是公物,只心疼要好多年才能长这么大,不知道植物的主人此时就在“屠杀”现场眼睁睁看着。后来听老人很平淡地说起,惊讶他的平和豁达。转年春天看他扶着个买菜车在路边休息,车里一棵带花的玫瑰。问他要不要帮忙,他频频摆手:“快走、快走!”

    有个爱花的老人做邻居,就如同每天对着青山绿树、呼吸着清洁空气一样值得庆幸。

    决定养三角梅,是在刚开始养花的时候,很单纯地功利,传闻它有水有肥有阳光就疯长,不容易挂掉。看着好好的一盆花渐渐萎靡下去,各种办法用尽也不见好转,非常煎熬。等到香消玉殒赶紧连盆扔在看不见的地方。看不见了,挫败也在那里,想到心就揪一下,得隔好久才再有勇气动养花的念头。

    窗前放一长桌,眼前背后书架磊满书。高背椅子旁边凤尾竹羽叶如伞,一边张在桌边,一边张在黑色的沙发头顶。无论坐在哪儿,都是坐在凤尾竹下。

    没收到心仪的颜色不甘心,又栽了一盆。这次对版。不知是不是年龄太小,很是娇弱,稍干旱就落叶枯枝。没想到前几天竟也开出花来。白色,边缘一点淡淡的浅粉,疏枝横斜,大有潇湘妃子风范。摆在窗前,月下看颇有仙气。

    南阳台东面是楼群,可看朝阳,脸靠近玻璃窗从两楼间望出去,可以看到尽头的农田和小山。小山和农田之间有一条相当宽的马路,没车时绿油油连成一片;西边是公园的小山,栽满景观树,秋天溢彩流光美不胜收。

    秋初搬家,三角梅拖进房间打包,花盆后面一根漏网的枝,枝上一簇耀眼的花,像质问、像控诉又像嘲笑,惭愧得连惊喜都不敢表露,紧缠密裹之后想着以后要好好待它。

    千挑万选的搬家公司按着套路出牌,声称当时逐件家具告知后定下来的两辆车装不下,必须加一辆车。傻子似的我们按网上的攻略跑到车边去监督装车,逼着摆放的工人把一件家具往里挪了一尺,转过头他又只多不少地挪回来。我们选择了些大件准备实在不行就放弃,他们抬的时候专挑选出来的抬,空间占满,留下的我们不舍得扔,就得加车。

    卧看斜晖上壁橱。

    第一棵三角梅养的如同一场滑稽戏。

    重新坐回电脑前,又看见一句:三角梅怎么会没刺呢!才想到南方路边的三角梅肯定没人定期修理,那花也跟瀑布似的。沮丧,还是沮丧,杀错了人大概就是这么沮丧。

    也忘了什么品种,买回来换个大盆就扔在阳台上,每天灌水。它也不含糊,没多久就长了快半米高,每片叶子下一枚尖刺。无事端详,总觉得不像好东西。带着成见去网上查,有人说长了刺的枝条都不开花的。那还等什么,一边向家人通报,一边三下五除二,没两分钟一把枝条就拿在戴着厨房手套的手里了。

    三面大玻璃窗的南北阳台各有不同的风景。

    安定下来以后,看着那硕果仅存的几盆衬着新居雪白的墙,总让我想起放弃的那些,后反劲儿的心痛压也压不住。

    客厅向北公认不好,但兼做书房似乎就正常了。

    手倦抛经天欲晚,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