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结

江山逐鹿

作者:烽火败局 | 军事小说 | 围观:17958

收藏

  红袖添香,描一幅锦绣江山  大漠鹰啼,奏一段群雄逐鹿中原 江山逐鹿中原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轩儿”,听见一声呼唤少年顺势舞了一个枪花,收枪静待。这一静一动间已经隐隐有了几分大家风范。斜飞的剑眉下,一双蕴藏锐利的黑眸满是不解。。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江山逐鹿谁称雄  江山逐鹿记  江山逐鹿内购破解版下载  江山逐鹿最新金手指破解版  江山逐鹿谁称雄 百家诸子显峥嵘  江山逐鹿橙光破解版  江山逐鹿 小说  江山逐鹿攻略  江山逐鹿破解版  江山逐鹿破解版下载  


      “无耻之人还真是到处都有!”冷哼一句,怒火也在心中蔓延开来。抖抖缰绳策马前突,眨眼便至男子身后,手中破军枪横向一抽,不等男子反应,掌拍马背以马头垫脚飞身接住了被抛向空中的婴儿。“出生乱世,何其不幸哉!”望着怀中饿的只剩皮骨的婴儿心中一痛。本想将婴儿还给妇人,可还未开口。“孩子他爹!”妇人已经惊慌失措的跑到男子身边,神情悲痛欲绝,一边问着男子伤哪儿,双手还不断拍打着他身上的尘土。弄得还抱着婴儿的我一阵愣神。

      “这.....恕在下唐突,敢问这是怎么回事?”

      “哟呵,小子胆儿挺肥啊!小的们给我上!今日咱们的刀头要尝尝血味儿了!谁把这小子杀了,老子做主给他多分一份钱。”见我如此嚣张,刘三恼怒的喊道。“哈哈哈,刘老大您放心,咱们兄弟马上送他去见阎王。”小喽啰们大声保证到,持刀围了上来。

      “唉......”暗叹一声,结合他们的神情和来自原本东方轩的记忆,我隐隐也明白了,但怎么也说不出口,连质问他们都做不到。将包裹中的吃食分出部分扔给男子,提枪上马,直奔而去。脑海中闪过一个词“易子相食”,这样的乱世且不说生孩子十分危险,就算孩子平安降生,最终大多数也会因为营养不足中途夭折,能够活下来长大成人的十不存一。而且婴儿需要母乳,可大人们连基本的饭食都没法保证,更不用谈喂养婴儿的母乳了。强行养育只能落得全家人活活饿死的下场。所以为了活下去,刚出生的婴儿往往会被父母忍痛与其他家的婴儿互换,然后上演一出出人吃人的惨剧!

      “不......!孩子他爹,不要啊!我的孩子!”正值感慨中,一声妇人的惨嚎打断了我的思绪。视线所及处,一个瘦弱的男子怀中抱着婴儿,使劲挣脱开妇人的拉扯踉跄着往树林走去。口中还不断念着:“孩子......你别怪爹,下辈子,一定要投个好人家,呜呜......”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其实不过是未到伤心处罢了。由于隔得有些远,除了刚刚那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呼,我眼中所见,便是这个男子要抢夺妇人的孩子,意图不明。

      将信贴身收好,从师父手中接过这柄破军麒麟抢细细打量,长一丈三尺七寸,枪身乃混铁精钢打造而成,锋刃为白金铸就,锐利无比,枪头麒麟怒啸,张口吞刃。这样的宝枪说不喜欢那是假话,但师父在我心中却是胜过了一切,本想要将枪还给他。

      “大哥,前面有头肥羊啊!”“哈哈,生意上门了,小的们打起精神,跟老子上!”“呔!小儿,将马匹和钱财留下,不然就将你的命留下!”心神悲痛之余我并未注意前方道路的异常。只见一个相貌粗俗的中年汉子从官道旁的林间跃出来,他身后一个个手提大刀或是棍棒的小喽啰也一窝蜂涌到官道上恶狠狠地看着我,仿佛我就是那随时可以宰了吃的肥羊般。

      是啊,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年了。也不知爸妈身体如何,过得怎么样,诗筠这么漂亮或许也找到了新男友了吧,原本以为公司慢慢走上正轨,只要诗筠答应我的求婚之后,我就带着她环游世界。可结果却......

      “师父......师.......”抬头一看哪里还有老人的身影。徒儿,山下为师已为你备好了盘缠和马匹,去吧。声音由远处传来,闻其声却不见其人,看来已是下定了决心,愣愣的站了许久不见师父踪影。

      清风吹拂着叶片发出沙沙声,东方轩也沉默了下来,眼神有些空洞的望着远处。眸子深处有着一丝难以抑制的悲伤。

      手中破军麒麟枪挽了个漂亮的枪花,催马上前,杀入贼群。或枪挑、或横扫,枪似游龙,枪头寒光到处鬼哭狼嚎挨着就死,擦着就伤。一招横扫千军砸飞前面三个蟊贼,顺势如青龙探爪般将枪头送入右手边小喽啰的肚子,单手一挑一甩,将他砸向后面冲上来的几个人。“哎哟....啊!”被同伴尸体砸到的贼人哀嚎不断,当先被砸中的两人更是当场气绝。左手提缰,右手手腕一抖,破军枪斜向拉出,刺目的枪芒闪过,一个小喽啰整条手臂被活生生的斩落下来。长枪凌厉一扫,站在刘三之前的两人赶紧用刀去挡,但面对力大无穷的东方轩却是被连刀带人一起砸向胸口。“咔擦,咔擦!”两声脆响,两人的胸骨整个碎裂,胸腔内凹,身子倒飞出去重重落在地上,哪里还有进气的道理。

      可是,我能去责怪他们吗?还不是只能眼睁睁看着。“我尽然什么都做不了?!”一遍遍质问自己,想要寻找心中的答案。纵马飞驰,任由狂风吹乱我的头发,可心中的怒火与悲伤却是怎么也压不下来,我这样从现代而来的人一时半会儿实在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

      抬头望着贼众那贪婪的眼神,我知道今天恐怕不能善了了。冷哼一声“正好小爷心情不好,既然你们赶着送死,那就成全你们!”心中的无名火在这一刻彻底让我失去了平日的冷静,当理性的牢笼被打开,我就像那闻到血腥的困兽,迫不及待的想要撕碎视线中一切可以摧毁的东西。

      林间阴影处......“唉.....痴儿,我们有缘再见”老人望着下山的路自顾自的说道。一声叹息,随即身形一闪,彻底隐没于山林。

      一间有些破败的山间小屋中东方轩幽幽醒来,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所有的记忆就像飘在天空的云彩般,若隐若现,不可触及。他自己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中他见到了传说中的牛头马面,还有那英伟的十二殿阎王,他们似乎说了什么。本想靠近些好听清,却不想一阵凉风吹过,有些刺骨的寒意到是让他彻底清醒了,这是哪儿?这么黑,这么冷,转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这似乎不是他床上,身体更是用力过度之后的抽着疼。

      “孩子、孩子”一声声呼喊穿透这无边的黑暗彻底唤醒了东方轩。“嗯?原来阎王长这个样子呢。”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慈祥的脸。老人见他终于醒来也是长舒了口气。随即起身轻声到:“孩子,你切莫乱动,老夫为你找些吃食。”使劲摇了摇还有些发晕的脑袋。“吃食?我不是死了吗?这又是哪儿?”眼前原始简陋的环境将他从半梦半醒间扯回了现实。“

      “师父,今日的枪技练习尚未完成,为何突然让徒儿停下了?”从树间阴影处走出的老者并未回答疑问,而是扭头到:“自为师在林中救了你已经快五年了吧?”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曹操这句诗恐怕是我这两日所见所闻最真实的写照了。眼前的村子,恐怕称为废品收购站更合适。破败的土屋零零散散的分布于四周,荒草早已覆没村子的井口,栅栏歪歪斜斜的插在土里,仿佛随时都会倒下,也不用指望它们能挡住什么了。一声声有气无力的呻吟和断断续续的哭声传入耳中,为这样荒凉的村子增添了几分灰暗的色调。一路走来我也听商人们谈起这样的惨状,但直到自己亲眼所见,才对乱世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人命在这里或许不如一个发霉的馒头,真正的一文不值,人如草芥。

      老夫是这山中一隐士,那日见你晕死在林间,便将你带回了山中调养,你这一躺就是三天三夜。孩子,你的家人呢?”看着茫然的东方轩老人问了一句。“家人?家人?呜......我,我不知道。”虚弱的说道,脑中一片混乱怎么也理不清头绪,腹中也是一阵饥饿。不过还是强撑着问到:“老人家,现在是什么年月?”因为从脑海的记忆中,他发现这绝对不是自己所在的世界,但却又搞不清楚到底是到了什么地方,加上老人的穿着有些像拍古装电视剧一样,不禁心中疑惑。“年月?哦,现今是熹平年间,灵帝时期。”老人心中一阵奇怪,但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熹平?灵帝?什么东西?难道是传说中的穿越?”见东方轩沉思,也不打扰,转身出门而去。“老......,嗯?”等他回过神来还想再问问情况,却发现老人已经出门了,有气无力的躺在勉强称之为床的东西上。脑海中残缺的记忆与原本自己的记忆结合在了一起,也有了些明悟。对这个乱世也有了更加深刻的体会,这孩子还真惨,生前没过什么好日子,死后还被他这个莫名其妙的灵魂占据了身体。一边感叹,一边反复思虑老人的话,灵帝,灵帝......。等等!熹平,灵帝,乱世,我的天!老天你是要害死我啊!不断回忆的东方轩终于记起来了,平时闲暇时间最喜欢的游戏就是三国系列,记得东汉末年灵帝在位时期的黄巾之乱就是三国最原始的开端!而熹平的年号再过不久就会换成光和,而著名的黄巾起义就是在光和七年爆发的,居然来到了这样一个乱世!虽说在游戏中无比向往这样英雄辈出的时代,但真让他自己穿越回来也是一阵头疼。毕竟不管是枪械大炮,还是酒精炸药全都一窍不通,也不知怎么在这世道生存下去,对于老天给他的这第二次生命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而且,四处打量一圈,他发现要是没有老人照顾,连最基本的生活起居都做不到,因为根本不知道桌上摆着的瓶子罐子应该怎么用,煎药都不会,脑袋时不时就会疼上一阵,要是没有药调理一番估计也是妥妥的英年早逝,更别谈找寻回去的方法了。不过既然都已经来了,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去,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