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衣冠望族

作者:玲珑秀 | 言情总裁 | 围观:17168

收藏

  横穿过繁华热闹,行过平凡普通,严禁不重入繁华热闹。.守护着好本心,迈步行在繁华热闹中……她瞧一眼车头坐着的车夫,见他脸正朝着前方望,那双骨节粗大的手,拼命的互相搓动着取暖。江婉沐很快的收回视线,她仰起冻得绯红色的小脸,望着已踏上车架的俊俏年约十三岁少年人。少年男子独树一帜的雅致风采,令她的眼里有着几分惊艳。粉色绵衣袍子的少年,登上车后,俯视到车下少女眼中的神色。。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衣冠望族讲什么的  衣冠望族百度云  衣冠望族小说  衣冠望族男女主角是谁  衣冠望族txt下载  衣冠望族好看吗  衣冠望族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衣冠望族txt百度云  衣冠望族全文免费阅读  衣冠望族  


    江婉娴听这话后,反而笑起来,她望着江婉沐身后,那个一直发着抖的小小身影,问:“吉言,你家小姐身上的衣裳是怎么脏的?是不是连家四少爷砸她雪花弄脏的?还是连家四少爷推她摔倒在地,脏的?”吉言抬头望一眼江婉沐,又瞧一眼利眼盯着自已的江婉娴,她抖动着小小身子,低下头,依旧没有开口.

    她抬头再往远处望去,在满天飞雪中,远处亭子里面.站着一个苍白的绵衣女人,她的身后伴着一个同样年纪穿着粗布衣裳的女子.那女子正在张嘴同她说着话,两人的眼光这时全盯向江婉沐这边.隔得再远,江婉沐不必上前靠近去,都知那个绵衣女人,眼里含着伤情的泪水.

    江婉娴小时也许不懂,可是她越大越明白,在江家只有江婉逸这些嫡女,才是江家的娇女,她只是嫡母用得着的一根草。她有那样的一个生母,注定她将来所嫁之人,门第不会太高。她小小的年纪,便瞧明白下人们眼里的怠慢。她待嫡母和嫡姐更加格外的讨好,心里隐约明白嫡母心中的那根刺是谁。

    ‘大家别看连四少爷瞧过三小姐两次,瞧他对三小姐笑容满面,礼节周到无可挑剔,就觉得这门亲事准成。唉,这些世家名门的少爷们,个个面上的功夫,摆的十足行得周到。这要是有好的人选,连家人准会悔婚。’‘唉,连四少爷相貌太过俊、、、。’江婉沐自是没有必要听完后面的话。

    江婉沐没有转头去望吉言一眼,吉方虽说是小丫头,可她是江家的家生子,她在江家比自已更有自保能力.她也不意外的望到江婉娴身后,绿衣和青衣两上丫头脸上的紧张,望到她们鼓励的对吉言点头.

    吉言进到亭道里面,望着静默不语的江婉沐,顺着她的目光,瞧到那两个女子.她略微怔忡下,打量下四周,轻声音说:“小姐,你要不要过那边瞧瞧?”江婉沐听到吉言这话,面上依旧是木然表.她心里却苦笑不已,那个女人不会让自已靠近她。

    江婉沐听到江婉娴带有明示的话,惊讶的微微抬头望她一眼,望到她俏美小脸上的得意.望到她眼里的暗恨。江婉沐暗叹着低垂下头,就在低头一瞬间,她的眉梢带过崔姓小女子,望到她眼中掩蔽不了的兴奋。江婉沐盯着自已衣裳上渐干的泥水印,要比想象中要显得浅显些。

    吉言望一眼依旧木立着的江婉沐的背影,想到江婉沐平日里虽然不怎么搭理她,可是从来没有罚过她。庭院里许多的重活,几乎都是她亲自动手去做,自已只做些打扫的小事。吉言眼睛微瞅向江婉娴身后一个绿衣丫头,见到她微微点头后,身子才没有那么抖动不停.

    吉言这话说完后,瞧到江婉娴脸上的狰狞神色,她害怕的继续抖动着身子,低垂着头,完全把自已的身子,躲闪到江婉沐的身后。江婉娴的脸一阵青一阵红,她望不到吉言,就怒眼瞪向江婉沐说:“你可别太得意,你和连家四少爷也只是口头婚约.这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江婉沐听明白江婉娴语气里的不善.

    吉言听这话脸色微变,更加的放轻脚步,跟在脚步未曾停顿的江婉沐身后.雪地里,印下两行脚印,前者每一步距离均匀,印子深度相当.后者每一步都有着小心般的轻灵,步子当中的距离,同样零乱无规律.

    她瞧一眼车头坐着的车夫,见他脸正朝着前方望,那双骨节粗大的手,拼命的互相搓动着取暖。江婉沐很快的收回视线,她仰起冻得绯红色的小脸,望着已踏上车架的俊俏年约十三岁少年人。少年男子独树一帜的雅致风采,令她的眼里有着几分惊艳。粉色绵衣袍子的少年,登上车后,俯视到车下少女眼中的神色。

    他眼里顿时涌现出得意,嘴角稍稍拉开。少年人脸上带有悦色的笑对相貌平平的小小少女,劝说:“婉沐,天冷。你进去吧。”江婉沐听这话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微微低下头,轻语道:“我瞧着连哥哥走后再进去。”少年听这话后,笑瞧一眼江婉沐黑黑的头顶,伸手拉开车门,进去坐好后,直接向外吩咐:“走吧。”

    江婉娴自觉自已相貌比江婉沐美丽,才华比不识字的她高,谈吐更加不用说,比不会说话的江婉沐强上百倍.可是为什么,自已将来的良人,门第会不如她.江婉娴想到江婉沐的好亲事,牙齿就要咬碎好几颗.

    江婉沐听到侧门艰难合上的声音,听到身后那个跑着跟上来的脚步声音。听见吉言快跑两步,又滑退一步的踩雪声音。她暗自轻叹一声,对自已随身小小丫头行事周到相当无奈.她瞧一眼近在眼前的亭阁过道,快步上前好几步,进到有遮盖的过道里面.江婉沐进去后,就站定在那里.静静的遥望着庭院中的风景.白雪皑皑之下,庭院里只余下垂腰的树枝。

    江婉沐听着江婉娴誓不罢休的话,见她执意要从一件衣裳上的泥水印,找出自已的种种不是,执意要自已在崔家小姐面前丢脸.她心里暗叹着,这深宅大院里就是培养人才.连才十岁的二小姐,小小年纪,便如此有心机,懂得找准打击的对象,为自已在深宅里谋得多一些好处.

    江婉沐继续往前走,她知道以那女子的性情,自已是躲不过去的。果然再行到几步,一身大红花色锦衣的江家二小姐江婉娴,陪着一个同年龄粉色大花衣的锦衣女子,携手与她对面而来.江婉娴自是瞧到江婉沐浴,她对那个绵衣女子悄声音说话后,引得那女子抬头打量起江婉沐,那女子眼里有着好奇和惊讶.

    吉言抬头望她一眼,将小身子更加挪动到江婉沐的身后。江婉娴瞧到她这举动,眼里冒出火花,面上却不流露出来,她依旧笑着说:“本小姐很欣赏吉言的忠心耿耿,只是忠心也要分人来。长眼睛的人都知悉,连家四少爷那般的人才,与你家小姐相比,一个是天上云,一个是地上的烂泥巴.你说实话吧,说了,我放你走。”

    吉言听江婉沐这话垂下手,抬头瞧到江婉沐眼中的浑不在意,她眼神微黯起来.她再低头望着粉色新衣裳上灰色泥水印。有些不安的轻声说:“小姐,我怕这衣裳上面的印子,擦不干净。吉言太小,帮不了小姐。”江婉沐听她这话,眼里微有些动容.可是转而想到,她是嫡母送来的身边人,她的眼中立时恢复平和表情。

    从来未曾受过宠爱的生母,并未影响到江婉娴的地位。她是庶长女,嫡母又是江家有名的贤慧女子,从小也算得上是锦衣玉食长大。而江婉娴人越大手腕越灵活,嫡母喜欢她的直爽无心机,时常带着身边,特别许可她跟着嫡女同去皇家专办学堂学习。

    连家四少爷和江婉沐两人的亲事,他们的两位嫡母,便只能口头约定下来。一切还未成定数,还要等江婉逸和江婉娴两人亲事定下来后,再能谈他们正式订亲日子.江婉沐对江婉娴这话,眉头都未曾抬一下。她早偷听过下人们的对话,那话更加的直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