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

三世花开锦绣缘

作者:潇岚岚 | 游戏小说 | 围观:19498

收藏

  一世,母亲早亡,大太太上位,莫雨璇和弟弟死不瞑目。二世,竟再次穿越到21世纪,的识人不清,别人夺回财产,丈夫婚内,谋财害命。三世,老天垂怜,竟复活回去一世,这一次看她怎么手撕大太太,救父救灾,带着弟弟闯出一条生路!收获多美男王爷一枚,过上没躁没臊的幸福和快乐生活!床十步以外,二十八九岁样子的梳着妇人头的女子,焦躁不安,眼睛紧紧盯着床上少女,旁边站着一名男子,同样眼睛紧紧盯着床上的人,他的腿被一个小丸子紧紧抱着,大概四岁的小男孩,生的粉雕玉琢,眼里有着急也有害怕。男子轻轻抚着小丸子的头,似是安慰。。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莫雨璇哗的哭了出来,越哭约大声,后来干脆大声哭着,放任眼泪一直流,像是把几辈子的眼泪都哭出来,那哭声悲切的很,听得徐夫人又哭了起来,周围的丫鬟也都在抹眼泪。

    “娘,我错了,对不起”

    “尘缘师太说她今日会醒,等娇娇醒来再说,应当无事”,话刚落下,一小丫鬟着急喊道:“夫人,小姐醒了”。夫妻两人一听,顾不得说话,急冲冲的就往外走。

    纱帐内,那少女倚着床头,瀑布似的黑发柔柔的搭在肩上,肌肤胜雪,眉头轻皱,小巧的鼻子显得娇气又可爱,樱桃小嘴紧闭着,也许因为身体原因,唇色有些发白,显得有些楚楚可怜,最让人惊讶的是她的一双眼睛,黑白分明,目光清澈,眼里像装着星辰大海,让人陷入其中。此时她的眼神带着一丝迷茫,看向周围,好像过了很久,看着这一屋子摆设,又熟悉又陌生,看着眼前两个丫鬟,几乎要想不起来了。又看了看自己的一双手,十指纤纤,尖细的手指又带着一点婴儿肥,心想:莫不是我回来了?

    晓春看着莫雨璇,觉得小姐变化了,人还是那个人,但是感觉不一样了,眼睛还是那双眼睛,只不过眼睛里面深邃到无法察觉到她的情绪,甚至不敢正视。晓春只觉得小姐身上有股威压往下压。晓春手脚麻利的把事做好,然后站在旁边,双手交叠放在腹部位置,低头说:“小姐,好了”。

    “晓春,更衣,我要出去消消食”,莫雨璇有两个贴身大丫鬟,分别是晓春和半夏,晓春是个沉稳的性子,梳头管账是一把好手,半夏是个活泼的丫头,和府里的人关系都好,也是小八卦包打听一枚,小道消息特别多。

    妇人走到门外,吩咐丫鬟提水去给少女擦擦身体换身衣裳,吩咐奶娘把小丸子抱走喂点吃食,然后并着男子带着道姑到花厅。

    门口响起脚步声,是莫雨璇的父亲莫朝文,不是他来的慢,原是徐夫人一出门就跑着过来,莫雨凌又是在西边的小厢房吃着点心,来的比较快。莫朝文三十岁左右,宽阔的额头,下面是一双深邃的眼睛,让人不易看出他的情绪,鼻子高挺,两片薄薄的嘴唇抿在一起,下巴蓄着手指长短的胡须,看起来严肃又有威严,想来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男子。

    不知不觉到了午饭时候,徐夫人看女儿刚醒不舍得离开,便和莫雨璇莫雨凌两姐弟就在房里吃了。吃了饭莫雨凌便有些犯困了,头一点一点的,徐夫人便带着莫雨凌回去睡午觉了。

    “缘尘师太,我女儿如何了,都昏迷三天了,每天都在做噩梦,看起来痛苦,我实在没办法了,求师太指点”,说着,妇人又站起来给道姑施了一礼。妇人是少女的母亲,名唤徐乐平,嫁给了旁边男子,即她丈夫莫朝文,在宁安国任正三品大理寺卿一职,所以大家都称她徐夫人。

    待已看不到尘缘师太背影了,两人才回过神来。

    上茶润喉后,妇人终于忍不住问道:

    莫雨璇看见弟弟,眼睛都红了,但是担心吓到弟弟,忍着不哭,笑着说:“凌儿,过来让姐姐看看你”。

    一盏茶的时间,三根香齐齐燃烬,最后一点红光已经熄灭了,床上的少女安静下来,沉沉睡去。道姑向站在床外的几人点点头,然后往外走去。

    “姐姐,你睡了好久了,是不是痛痛,凌儿给呼呼,呼呼就不痛了”,莫雨凌认为姐姐睡不醒是哪里不舒服,小孩子的心思就是这么明明白白,把对你好的心捧在你面前。

    莫雨凌听到姐姐喊,急冲冲的向窗前跑去,脸上肉嘟嘟的很是配合的随着跑动颤抖着,看的莫雨璇和徐夫人笑出声来。

    “傻孩子,是娘”

    “凌儿不用担心,姐姐不痛,姐姐也好想你”,莫雨璇摸着莫雨凌肉嘟嘟的小手,笑着对他说:“姐姐很厉害的,姐姐会保护凌儿的,不用担心”,床边的小人儿却摇摇头说:“不要,不要姐姐保护凌儿,是凌儿保护姐姐,凌儿长大会保护姐姐的”。

    “娘在,娘在,娇娇不怕,娇娇不怕”说着徐夫人赶紧去抱着女儿,摸着她的头,眼泪哗啦啦的留着,“娇娇,你可吓死娘了,你要是出事了,娘怎么办呀”,说着又把莫雨璇搂进怀里。莫雨璇脑子还有点混乱,可是闻着徐夫人身上的味道,觉得久违的亲切。

    床十步以外,二十八九岁样子的梳着妇人头的女子,焦躁不安,眼睛紧紧盯着床上少女,旁边站着一名男子,同样眼睛紧紧盯着床上的人,他的腿被一个小丸子紧紧抱着,大概四岁的小男孩,生的粉雕玉琢,眼里有着急也有害怕。男子轻轻抚着小丸子的头,似是安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