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盗墓人穿越到三国

作者:公孙云奕 | 军事小说 | 围观:14496

收藏

  挖墓人孙云奕和朋友陈炵天是二十世纪前期厮混在挖墓圈里不不起眼的的小角色。偶然的一次机遇,孙云奕和陈炵天厮混进了一场参与其中窃取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大墓行动中。谁知墓中耐心的等待他们的是一场惊天大秘密……在河南洛阳一个偏远郊区,坐落着一栋栋好似北京四合院似的大房子,在这里住的,都是孙云奕太爷爷那辈在河南洛阳当地靠盗墓起家的好手,孙云奕太爷爷他们一伙之所以把住址选在这,可能是因为地理环境的优越,加上依山傍水的好风水。4月4号,清明节,天下着小雨,一大早便听到有人在院子里大声的喊到:“孙云奕,你快给我起来,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这么重要的日子,你竟然还敢给我睡大觉,看我不把你收拾废了。”这位说话的便是孙云奕的父亲孙南天,孙云奕母亲去世的早,在孙云奕5岁时,便因为一场车祸离开了他们父子两。话说在母亲出殡当天,孙云奕没有哭,而是对着一面镜子呆呆的笑了半天,这是否在那时就说明了他在28岁那年会有一场惊天动地的奇遇。。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三国盗墓穿越小说  盗墓穿越到三国的小说  主角因为盗墓穿越到三国  


      “嘿,孙云奕,我就知道你小子在这儿,怎样?今天一大早就听见院子里鬼哭狼嚎的,又被孙叔(孙楠天)教训了吧。没事,有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没教训过,家常便饭嘛,想开点。”说这话的便是陈炵天,孙云奕的死党,也是和孙云奕从小玩到大好伙伴,好邻居。一起下过墓,出生入死玩到大的铁死党。

      清晨,路虎在北京某一家国际大酒店下榻。陈炵天因为常常在北京帮父亲陈腾打理生意,在这家大酒店有一间贵宾长包房。早早的二人吃过早餐,便在房间商量起了怎么进入成吉思汗墓地的事业。

      盗墓,是渊源古远的社会文化现象。新石器时代的考古资料已经可以看到有意识的墓葬破坏现象的遗存。在春秋时期“礼坏乐崩”的社会变化之后,厚葬之风兴起,于是盗墓行为益为盛行。20世纪80年代末,盗墓行业盛行,尤其河南等地盗墓行业更为严重。孙云奕便是出生在这样一个世代靠盗墓为生的世家,据说他太爷爷是当时河南赫赫有名的摸金校尉,更是为孙家留下了一笔浑厚家业,当时年过60的太爷爷,怕一身本领后继无人,便花了毕生心血著作了一本盗墓书籍,里面讲述了历史上发生的大大小小的盗墓事件,以及各种在墓中发生的突然事件和应付方法。在他爷爷那代时,这种传世不多的书籍,更是各路盗墓英雄好手相互争抢的对象。但到了他这一代,太爷爷一身的盗墓本领没学会多少,反倒成了河南洛阳当地有名的花花公子。

      ,伞兵刀,登山绳,照明弹,矿灯。这几样东西一样都不能少。准备完毕,天色渐深,孙楠天此时还在呼呼大睡。孙云奕留了张字条,便匆匆赶到陈炵天家。如果孙楠天知道孙云奕要去成吉思汗的墓穴,肯定是一百个不同意,孙云奕明知这一点。也就只是在纸条里提到要去北京见一个重要的朋友,过上几天就回来。

      孙云奕家。此刻孙云奕正在家里准备下墓必备用具。洛阳铲,工兵铲,黑驴蹄子,糯米

      晚上,洛阳市有名的北街路已是霓虹遍布。孙云奕驾着孙楠天在他18岁时送他的那辆路虎从郊区开到北街路的一家时尚酒吧,像往常一样,孙云奕找了个靠近吧台的位置坐了下来。酒保刘天见到孙云奕像见了大救星一样,赶忙问到:“奕少,还是老样?”孙云奕低着头,小声的“嗯”了一声。虽说孙云奕平时做事大手大脚,但是他也有自己独特的个性,对于一些视利益如命的人,他从不去过多的交际。不一会儿功夫,酒保刘天就拿上来三瓶特级威士忌,孙云奕自顾自的喝了起来,望着酒吧里随着霓虹闪光灯扭动着妖艳身体的人群,孙云奕感到一丝迷茫和无挫。这可能与一个他深爱的女人永远离开他有关。她叫玉涵,是和孙云奕从小到大成长在一起的青梅竹马,孙云奕的太爷爷与玉涵的太爷爷也是一起在墓下經歷了生与死考验的战友。后来在一次由玉涵和她太爷爷参与的倒斗大墓行动时发生了变故,玉涵和他太爷爷也在当晚从此人间蒸发。据说当晚天空九星连珠,玉涵太爷爷不听身边好友劝阻,执意要下到墓下,为的就是一睹墓穴的真假。对于玉涵太爷爷的家族,在河南洛阳算的上有钱有权的大家族,墓中的金银珠宝对于玉涵太爷爷已经够不上多大吸引力,但是墓的真假,对于玉涵太爷爷和一些盗墓老手来说,绝对是毕生的追求。玉涵和她太爷爷失踪后,外界一直传闻,墓中真主就是一代天骄元太祖成吉思汗!!!

      此时只听见房间一阵稀稀拉拉东西摔破的声音,不一会儿,房间门打开,在外面朦胧细雨的衬托下,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头发像鸟巢一样随便地堆在头上,乱蓬蓬的,拖把布似的长发像是好多个月没有梳理的男生。好在他的一双小腿练得像小铁棒那样坚硬,加上一张大众化的俊美脸庞,不至于那样弱不禁风,远远看去,竟还有几分男人的味道。“孙云奕,你说你这是在干什么,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孙楠天面无表情的说到。孙云奕打了个哈欠,懒散的答到:“什么日子啊?”孙云奕突然灵光一闪,恍然大悟的说到。“难道今天是父亲节?sorry,亲爱的父亲,忘了给你送上我最真诚的祝福了。”孙楠天原本一丝红润的脸瞬间刹白,拿起屋旁一根木棒朝着孙云奕那儿走去,边走边说到,“小兔崽子,整天也不想事,今天是清明节,也不知道我咋生出你这样的儿子,老天在惩罚我啊。”孙云奕见情况不妙,双眼猛的睁圆,脚上踩着那双国产拖鞋开足国产奥拓那分60的马力,猛的向着院子的大门跑去。虽说孙楠天年过40,但因长年参与墓中大大小小的摸金工作,身手自然是不凡。在孙云奕喜出望外快逃出门口的那一刻,孙楠天早已堵在门口。清晨,哀嚎不绝的惨痛声遍布整个大院。

      孙云奕心里咯噔一下,听到那熟悉的声音,不禁扭头向陈炵天那儿看去。陈炵天肩膀宽阔,身材高大,结实得像一堵墙,在霓虹灯光的衬托下,更显出几分男人的霸气。不一会儿功夫,陈炵天在孙云奕旁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

      “我说你小子今天跑哪儿去了,都见不着你人影。”孙云奕问道。“唉,别提了,我爸在北京哪儿接了个大业务,要我去那儿打理,没待上半天我就回来了。因为……因为……”陈炵天望着孙云奕面带邪恶的笑容说道。“因为个球啊,和你待了十几年,也没看过你这么婆婆妈妈过,有屁快放。”孙云奕此时急不可耐,因为他知道,陈炵天说的这件事很可能与自己有关,八九不离十。陈炵天耍了耍面前的酒杯,转过身去,望着舞动的人群。“我在北京那边打探到玉涵的消息了,我就急急忙忙跑过去见你。业务也暂时交给了我爸的助理小李打理。”孙云奕此时已顾不得周围人,激动的抓起陈炵天的胳膊,“啊!!!玉涵在哪里?我要去见她,马上带我去。”陈炵天甩了甩胳膊,“别急,我是说,我知道玉涵和她太爷爷下的那个墓穴在哪儿了。我在北京呆了不到半天,就听到风声,董爷和清爷那几伙在北京有名的盗墓势力已经打探到成吉思汗的墓址所在地,董爷的一个得力助手在一次和朋友喝酒时,被套了话,泄露了这一墓地地点。现在只要是北京有点名气的盗墓势力,都得知了这一消息。我看他们马上会采取行动。我怕时间来不及,才及时赶回来通知你这一消息,我想我们应该马上动身,不能再等了。”“嗯,你说的对,就算玉涵遭遇到了不测,我也要知道玉涵是怎么死的。马上动身。走!!!”“啊?这么快。我刚回来,连晚饭都没吃上,至少给吃个晚饭吧!!!”陈炵天说话的这会儿功夫,孙云奕已经把他拖进了自己的路虎,只留下陈炵天一脸委屈的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此刻,洛阳北街一辆路虎正以最高速度冲向洛阳郊区的大庭院。

      这个神秘的起辇谷,在元代并没有留下准确的位置。所以时至今日,成吉思汗的墓穴,一直是盗墓者毕生的追求。或许下到墓穴,验证墓穴的真假,对于玉涵太爷爷来说是一种对于生命而言更重要的追求吧!但是他们在墓穴中究竟遭遇到了什么,为何从此从世间蒸发,是遭遇到墓中的突发事件意外丧命,还是另有隐情…………

      “放心,我已打通董爷的一名下属,董爷那伙人明天就会动身前往墓地,地址我也弄到了,我们今天就能提前出发,先到墓地,弄清事情真相。”“哈哈,我就知道你小子办事不简单。好吧,我们马上出发。”话不多说。孙云奕陈炵天二人已向起辇谷方向进军。

      陈炵天家,此时陈炵天早已准备好了用具,肩上背着个大大的旅行包等着孙云奕到来。孙云奕一到,二人便坐车,驶往北京。“炵天,我说你都准备了一些什么,背着这么大个包。”陈炵天满脸不屑,“还不就是那几样,我和您老人家下过那么多次墓,还不知道您老人家只会准备盗墓用具和除粽子的东西啊。放心,该带的都给您带齐了。吃的干粮压缩饼干,喝的水,最重要的是我还带了除鬼法宝,玻璃弹珠。”“啊?玻璃弹珠?有没有搞错!!!”陈炵天看到孙云奕满脸惊讶的表情,似乎早有预料,满脸得意的神色。“哈哈,这弹珠可不是普通的弹珠,俗话说人怕鬼,鬼怕蹩,蹩怕人。这个玻璃弹珠便是我太爷爷当时用了蹩的眼泪,然后用高强度玻璃封在了里面。现在可传世不多了哦,最后十颗,我全带了出来。”孙云奕此时心里翻江倒海,此时下墓的胜算又大了几分,又要知道玉涵的消息,心里更是多了几分愉悦。在高速路上疾驰着的路虎,马力不免又多加了几分。

      成吉思汗即元太祖,名孛儿只斤·铁木真(1162—1227),蒙古帝国可汗,蒙古族,蒙古帝国奠基者、政治家、中华民族乃至世界历史上杰出的军事统帅。1162年(宋高宗绍兴三十二年,金世宗大定二年)出生在漠北草原斡难河上游地区(今蒙古国肯特省),取名铁木真。1206年春天建国称帝,此后多次发动对外征服战争,征服地域西达中亚、东欧的黑海海滨。1227年在征伐西夏的时候去世,埋葬在蒙古肯特山起辇谷。从成吉思汗开始,蒙古汗国和元朝的历代皇帝都被秘密地埋葬在蒙古高原的起辇谷之地。

      (言归正传)

      根据近现代蒙古史学者的考证,“起辇谷”一词,是蒙古语“古连勒古”的雅译,而古连勒古正在不儿罕合勒敦山之南,其准确位置为东经109度,北纬48度,即今蒙古国肯特省曾克尔满达勒一带。

      陈炵天,父亲名陈腾,是河南洛阳某集团公司的董事长,祖辈上也是盗墓世家,后因他爷爷这辈厌倦盗墓生活,便金盆洗手,做起了经商行业,经过几十年的打拼,加上陈腾颇有天赋的头脑,在河南洛阳一带也建立起了自己显赫的商业集团。但陈炵天从小与孙云奕耍在一起,儿时偶然见得孙云奕太爷爷留下的那本盗墓宝典,便产生出极其浓厚的兴趣。便长年跟着孙楠天与孙云奕一起下过大大小小无数次墓穴。加上他遗传上他爸陈腾那颇具天赋的头脑,其摸金本领不在孙云奕之下。而是高高的胜过孙云奕几分,在河南当地也是青出于蓝的典范。

      在河南洛阳一个偏远郊区,坐落着一栋栋好似北京四合院似的大房子,在这里住的,都是孙云奕太爷爷那辈在河南洛阳当地靠盗墓起家的好手,孙云奕太爷爷他们一伙之所以把住址选在这,可能是因为地理环境的优越,加上依山傍水的好风水。4月4号,清明节,天下着小雨,一大早便听到有人在院子里大声的喊到:“孙云奕,你快给我起来,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这么重要的日子,你竟然还敢给我睡大觉,看我不把你收拾废了。”这位说话的便是孙云奕的父亲孙南天,孙云奕母亲去世的早,在孙云奕5岁时,便因为一场车祸离开了他们父子两。话说在母亲出殡当天,孙云奕没有哭,而是对着一面镜子呆呆的笑了半天,这是否在那时就说明了他在28岁那年会有一场惊天动地的奇遇。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