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我的永生传奇

作者:沃东方 | 科幻小说 | 围观:6975

收藏

  我不明白什么时候死了,嘛生活现实世界里我了不不存在了,而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记忆被再移植到了一台神秘的的电脑里,在电脑里,我的意识活在电脑创造出出的虚幻世界里,我也不很清楚活了多少个生死轮回了,终于等到有一天,我就慢慢的的意外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是些程序,而我,却没有人能确切的告诉我,我出生在哪里,我的记忆,也仅仅停留在回家的路上。可能我会永远的活下去,也可能永远不清楚自己的身世,我为什么会违背自然的规律一直存在这个世界上呢?有时候想想,存在这个世界上的也只不过是我的意识而已,其实自己早已死去了,我的意识被保存在了一台电脑里,不断的生活在电脑设计的程序里,唯一特殊的是我知道活在程序里的我是一个虚幻的我,而我的意识“本我”依旧很清醒。可我依旧苦恼,到底我是怎么被移植到了这台电脑里呢?我始终找不到答案,也许很难找得到了。。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不死之永生传奇  网游永生传奇  洪荒之永生传奇  


      我斩钉截铁的来了一句,“行!这是你说的!”同事们惊讶的看着我,倒不是因为离婚这事,而是她提的条件我居然能答应。

      忙了半天把她给哄走了,保安张大哥累得满头大汗,回来一见我便说,“小路啊,跟她离就对了,魏主任给你介绍的你也敢要,她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啊,你都不知道啊,她闯进来时跟个坦克,四个人硬是没拦住。”我笑笑说:“是啊,这还不算厉害呢,她要是再生起气,十个人也拦她不住。”

      她一只手画着圆,然后重重的指向我,那肥臀还跟着一晃一晃的,分明就是个泼妇,保安和那两个老师上生拉硬扯的把她给拽到了一边。我这是受够了,把书本一摔,指着这肥婆娘吼道,“滚!你也配来这儿撒野!”这下子有热闹了,走廊里和对面的教学楼上的师生也探出脑袋看个稀罕。我压低声音,对保安和两个老师说道,“把她拉进我办公室吧。”四人费了好大劲把她给推进了办公室。不一会儿,翟校长腆着肚子横着脸,慢慢的推开门也跟着进来了,身后跟着几个主任。

      等我意识到自己不是做梦,便努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我看着他们,忽然想起他们衣服里可能会有些线索吧,于是又在他们身上的衣裤兜里仔细搜索了一番,找出一个小皮夹,带拉链的那种。我拉开拉链,发现里面有几颗红色的胶囊,还有一根软软的透明晶体棍,跟食指一般长,我好奇的捏了几捏,刷的一下,两人的尸体像黑烟一样四处飞散了,然后窗外静止的车辆和行人又都有了音响,我怔住了。办公室还是一团糟,更糟的是我没法向校长解释,更没法报警。这下子恐怕我的临时代课老师这一位置也得被校长抹掉。校长肯定会怀疑我,即使他不知道我会带些什么东西来炸办公室,我要是说了我刚才的经过,弄不好还会被送进精神病院。

      我刷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朝床上一看,果然是把枪!什么时候这抢跑到我手里了呢?我使劲揉揉眼,没有看错!的的确确千真万确是把枪,而且手柄上赫然印着八一军徽!我摊上事儿了!这,这怎么可能?难道我会隔空传物?难道我想什么来什么吗?

      “真**!”我刚扭过身便听见这家伙很轻快的吐出这一句脏话来,特么我忍你太久了,你太不给我面子了!我憋得脸通红,握紧拳头冲他们大叫一声“滚”,说时迟那时快,三个人被我这一声怒吼震出十几米远,全部滚到了走廊尽头,还好我没用尽气力,要不就出人命了。

      没有人能永远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除非”。如果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是死亡,那么永生将会更让人恐怖。

      校长看不下去了,一下子火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

      那天晚上我在办公室改作业,忽然觉得天空亮如白昼,没片刻功夫又暗了下来,我以为自己的眼又花了,摘下眼镜揉揉眼,伸了个懒腰,却不料戴上眼镜之后透着昏黄的灯光定睛一看,一切都静止了!眼前的飞蛾悬在半空,钟表的指针也停在11点13分,再也不愿往前迈步,而我的热茶,那股股热气也像是照片里的一样,静止在杯口。接着我看那窗外的车和人,都像是施了魔法般的停在了道路上,顿时我的心一阵乱跳,这个世界居然在我的面前停止了!

      我第一次大声问别人话,而且还用了脏字,“你们他妈的是干啥的?为啥一进门就来杀我?说!”那胖子满脸是血,看不清他的模样,他的嘴唇在抽动,似乎是想说点啥,我随手抄起块碎玻璃,继续逼问,“说!再不说就捅死你!”

      我打开院门,推开我的小屋,然后把门上紧了。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周围寂静的可怕,平常我并不害怕一个人独处,因为小时候独处惯了,还有几次一个人在山上过夜,虽然胆子小,也只不过是见了周围的人而显出来罢了。现在却突然紧张的厉害,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吓的后怕了。我心里也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个想法,回学校吧,那里好歹有人,可是自己就是爬不起来了,不是不愿意去,自己的身体的确是瘫在床上像块铅一样沉重的不听我使唤了。

      到了晚上,我坐在自己的小屋里,捂着头咬着牙,心里真是难受:不给钱离不成,给钱我就得用我这超能力,一用的话我真的会出麻烦,难免会惹别人怀疑,但不用不行,如果再这样下去,我真会被这婆娘给耗死。于是我暗暗告诉自己,就这一次,以后绝不能随便召钱免得自己毫无进取之心!

      “路永生!你他娘的不是个男人,人家娶媳妇整日整夜都宠着养着,生怕待坏了人家,你妈的不是爷们,连钱也不给我了,这年也没法过了,你还配当教师啊?”

      “你是路永生吧?”戴个高筒帽披着黑色风衣的瘦高个提高嗓门问道。我始终看不清他们的嘴脸,我战战兢兢的鼓起这辈子的勇气回答了一个“是”,没想到瘦高个一把掐住我的脖子将我摁在书桌上,后边的一个粗狂矮小的戴着个鸭舌帽的男人从衣兜里掏出一把刀,然后恶狠狠的朝我走来,任凭我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我喘不上气,两只手想抓住周围任何可以自卫的东西,可是我什么都抓不到,我想我这可怜的一辈子就此画上了句号,那就让我再看看这两个人到底为什么杀我。我艰难的吐出一句话,问道“你们为啥杀我!?”两人一楞,互相对视了一下,什么也不说,我感到那个胖子正在拿刀瞄准我的心口,那把冒着寒意的刀悬在我心口上空,我闭上了眼,思索着这下可真完了,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我傻眼了,也惊呆了。刚才那一吼威力居然这么大,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摸摸脖子,还好,脖子什么的都在。回过神来,看着这两个倒在碎渣里基本废了的黑衣人,我倒想从他们嘴里掏出一些话来。我蹲下一把抓住那个胖子的衣领,衣领被血浸湿了,抓起来时还渗出了血。

      我因为和那个女人合不来,就在学校周围租了一间屋子自己过,一个月二百的房租,只有十几平米的地方,里面就放了一张床和衣架,别的地方都用来放书了。屋子是在一居民的老院子里,院子共有四间屋子,我租的是临街的,老院子里没有人,里面有一颗很高大的槐树,平常半夜经常有些野猫跑进来聚个会打个斗或者叫个春什么的,因为在学校旁边的一条胡同内,很少有人出入,所以也显得清静。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也不清楚向谁去诉说刚才发生的一切,没有人相信,也没有人愿意帮我。如果真的说出实话,搞不好真会丢了工作还要被调查。我看着满屋的狼藉,心里着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学校里的值班老师应该现在不会发现,因为他们都在六楼大办公室斗地主,我在二楼,二楼所有的窗户都震碎了,还未波及到他们,这些老师通常要玩到半夜一两点才下楼吃个夜宵,要不我就赶紧撤,什么也不吱声,也许就没我什么事了,校长要怪就怪值夜班的人,这么大的事居然没人知道首先也该是他们的失职。想到这儿,我的心稍微放松了些,那我趁着这时间赶快回我的住处吧。

      我的脑子思绪万千,那短短的几秒钟似乎像吃了一顿饭那样漫长,那胖子的刀子明晃晃的冒着寒气,我盯着它,心里狠狠的咒骂着老天爷,我他妈的怎么这么命苦!身边没亲人没朋友,混到现在还是个狗屁不是!我他妈的怎么就那么倒霉!还有两个混蛋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居然要一刀子捅死我!我受够了!我不能再这么窝囊懦弱下去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