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武非舞:帝王的火辣药妃

作者:阅读王 | 仙侠玄幻 | 围观:23866

收藏

精彩情节:


    武非舞帝王的火辣药妃免费  


    祭台小说名字叫做《武非舞:帝王的火辣药妃》,这里提供祭台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武非舞:帝王的火辣药妃小说精选: “真的吗?这多不好意思啊!你空间里放的东西很少吗?那就先帮我放着吧,等我想办法提高念力再放我这里。”墨岚雪一副帮了大忙的样子,让夜弑轩皱眉。 “你就那么相信我?不怕我私吞了它?它可是稀有的东西。”夜弑轩感觉墨岚雪太容易相信人了。 “不是相信你,其实是相信我自己。”墨岚雪笑着说道,“我看人的眼光还可以。”说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轻捏了一下夜弑轩的脸,然后一脸满足。 夜弑轩嘴角直抽捂着脸:“有病!”说完后退几步,生怕墨岚雪再来一下…

    “真的吗?这多不好意思啊!你空间里放的东西很少吗?那就先帮我放着吧,等我想办法提高念力再放我这里。”墨岚雪一副帮了大忙的样子,让夜弑轩皱眉。

    “你就那么相信我?不怕我私吞了它?它可是稀有的东西。”夜弑轩感觉墨岚雪太容易相信人了。

    “不是相信你,其实是相信我自己。”墨岚雪笑着说道,“我看人的眼光还可以。”说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轻捏了一下夜弑轩的脸,然后一脸满足。

    夜弑轩嘴角直抽捂着脸:“有病!”说完后退几步,生怕墨岚雪再来一下。对付她,夜弑轩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墨岚雪得手了心里美滋滋的,之前弑轩对自己太警惕了,她能感觉到。但是刚刚弑轩对自己的警惕下降了,所以自己才能得手,她很清楚。

    弑轩不简单,恐怕所在的家族怎么也能和墨家起名,但是貌似三大世家没有姓夜的。

    三大家族分别是墨家,蓝家以及西门家。

    墨岚雪转身看向吸血树:“吸血树不好听,我给你起个名字怎么样?”

    它点点枝条,很兴奋。

    “就叫血蔓吧!”墨岚雪咬破手指将血滴在血蔓身上。

    太阳上到顶头的时候,墨岚雪和夜弑轩已经走了很远。

    “印象中应该就在这附近。”墨岚雪自言自语道,“不过这附近好像没有什么地方奇特,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有神剑的地方。”

    最重要的是张茵茵那些人呢?即使路线不一样,他们应该也该到这附近了。

    夜弑轩停了下来看向右后方微微皱眉,眼中出现一抹探究。

    墨岚雪发现夜弑轩停下来就走到他身旁:“怎么了?”

    “有古怪。”夜弑轩眼睛紧盯着那个方向,虽然他不能确定,但是经验真的给判断增加准确度。

    “是吗?”墨岚雪径直走向夜弑轩看向的方向,“那我过去看看。”

    夜弑轩几乎习惯了墨岚雪这种毫无理由的信任,他也跟过去,而墨岚雪显然不希望他跟过来想要说什么,却被夜弑轩直接堵回去:“既然都无条件信我的话,也该信我有自保的能力。”

    墨岚雪吐吐**,弑轩还真是犟。

    他们没走几步突然眼前的场景一变,树林不知所踪,眼前竟是巨石搭建的祭台!而祭台之上悬空着的一红一蓝两柄剑尤为显眼!

    “我不过去!我又不是领队的!应该领队先吧!”

    一声惊恐的喊声让墨岚雪他们立刻多到巨石后边默默看着前方祭台下的情况。

    在祭台下是张茵茵他们,看来他们果然先一步到了,不过墨岚雪相信这里应该是他们误打误撞进来的,因为这里这种情形门派的那些人可没说。

    浓重的血腥味墨岚雪可无法忽视,她仔细的看着祭台,发现了祭台上的台阶上竟然有一节手臂!

    “?!”恐怕有人想要对神剑出手结果落得这种下场。

    “你什么意思!”领队的师兄脸色不好看的喊道,“难道让我去?我可是领队的!要是我有个三长两短你们都找不到回去的路!”

    “那也不能让我去啊!怎么不让别人去!比如让他去!”那名男子指向一旁的男子。

    “什么!我不去!明明都看到王明是怎么死的了!难道还要我去送死吗?”

    “就是!在这里推来推去的人谁都没有资格说什么!看到神剑的时候你们每个人都冲过去了!摆明想抢!不过是王明先来一步,否则不一定谁死呢!”

    “说得像你没冲过来一样!”

    一群人几乎要打起来,说着说着撕扯着。

    张茵茵在一旁紧紧盯着祭台上的神剑,紧握着手。

    该死!没想到好不容易到了这里竟然不能接近神剑!要是墨岚雪那个**在的话,就能让她试试了!说不定过去的如果是女的可能没事呢?

    但是想归想,张茵茵可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

    “都别吵了,我们这样岂不是白来了?还白白送掉了那些人的生命了!”张茵茵伤心的说道,“现在想办法比什么都重要。”

    男子们甩开拉扯的手不出声。

    领队的师兄说道:“茵茵师妹你有办法吗?如果我们就这样回去也太丢人了。还白白浪费了门派给我们的解毒丹。”

    最重要的是,到时候门主他们一定会认为他办事不利的!

    “我们可以试试别的方法。既然这里是祭台也许不允许什么**之类的,王明刚刚是直接冲上祭台,而且心里肯定是有不好的想法,所以才遭到这种下场的呢?”张茵茵试着说服这些人。

    最好他们帮自己去试试,那么自己成功的可能性就更高了。

    “师妹说的不无道理,但是我们没有办法实验。实在是太危险了!”有人摇头说着。

    一名女子冷哼道:“那么就谁出的主意谁去试试喽!”她就看不惯张茵茵显摆自己。

    张茵茵丝毫没有生气,反而笑着说道:“这样真的好吗?女子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是三阶吧?就算男子也只有领队师兄一个人三阶,我们得到神剑完成任务的可能性比较大吧?”

    这话立刻让不少人听不进去,但是张茵茵转头接着说道:“而且我也没有说让谁去试试,能请师妹不要曲解我的意思吗?”

    领队师兄点头:“这种时候就不要内讧了!”

    “哼!”

    墨岚雪他们看着这种情况,就知道神剑不好得了。

    “你打算怎么办?”夜弑轩不知道墨岚雪一开始的打算,以为墨岚雪来这里是冲着神剑来的。

    “静观其变,要是他们没有任何得到神剑的机会,那么我们就离开这里。”墨岚雪冷静的说道。

    夜弑轩看了一眼祭台上的神剑,又看了看墨岚雪。

    这女人难道就不对神器感到渴望吗?就算是自己都有些心动,她怎么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但是从她的话中确实听不出来对神剑的渴望,那她只是为了确认那些废物得不到神剑的吗?

    而张茵茵他们尝试用石头来测试祭台的底线,结果发现石头只要抛到十个台阶之上就会粉碎,于是个个脸色苍白,要换成人的话,岂不是就像王明一样变成碎块了吗?

    看到这个结果墨岚雪是满意的,既然如此她可以撤了。

    “弑轩,我们走吧。”墨岚雪转身说道。

    夜弑轩愣了一下:“这就走了?”所以着急赶路为的就是在这里蹲上一会吗?虽说见识到神剑的样子了。

    “嗯,走吧。神剑虽好,可不能不自量力哦!”墨岚雪用现代的一句广告词的调调说道。

    夜弑轩叹了口气,如果他现在不是这幅样子,也许尚可一试。但是现在可确实不够看的。

    于是墨岚雪和夜弑轩瞧瞧的从那里退了出来,回到了之前的林子中。

    “你到是想得开。”夜弑轩微表遗憾的说道。

    墨岚雪一脸的轻松加愉悦:“什么?”

    “我说神器。你真的不心动?”夜弑轩边走边说。

    “当然……心动!”墨岚雪画风突变心痛的说道,“心疼啊!那么好的东西不是我的!”

    “可是你没有不自量力不是吗?”夜弑轩忍住要抽搐的眼角,“和刚刚祭台下的那些人不一样。”

    墨岚雪表情一僵,然后委屈的看着夜弑轩:“你拿我和那些人比?姐姐我甩他们几条街!”

    夜弑轩眼角抽搐:“你还真是没轻夸你自己。没见过你这么……认可自己的人。”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憋出那么一句。

    “哦?有吗?”墨岚雪知道自己若是在外人面前是不可能说出这种话的,但是夜弑轩感觉很亲近,所以完全暴露了自己的本性。

    夜弑轩微微摇摇头,遇见这么个奇怪的女子,真不知道自己是出门没看黄历还是人杀多了报应啊。

    二人还没走远,很快突然地面震动!

    “轰!”

    “怎么回事!”墨岚雪稳住自己的身子,而一批夜弑轩根本纹丝不动,下盘比自己还稳。

    夜弑轩回头看到一株白光冲上天际,地点是刚刚他们离开的地方!

    天降异象,神器出世!

    只是……

    “糟糕了,我们得快些离开这里了。”夜弑轩脸上难得一见的担忧。

    墨岚雪点点头:“嗯。大陆上的强者看到异象一定会聚过来的。”

    夜弑轩看着天上,不止是这女人认为的强者,真正的麻烦是追着自己来的那些人,他们才是危险。

    只是就在墨岚雪和夜弑轩飞快的往这片森林外撤退的时候,突然两道破空的声音向他们而来!

    墨岚雪和夜弑轩互相看了一眼猛地朝两边散开。

    红蓝双色的影子从他们中间划过。

    “?!”墨岚雪和夜弑轩看清来的东西惊得瞳孔都缩小了。

    而红蓝双色的影子在他们周围比翼双飞,如果忽视被它们切断落了一地的树枝树叶的话,它们的表演很精彩……

    不对!这不是重点啊!

    神剑啊!炎焰剑和寒霜剑怎么会在这里!

    “弑轩。”墨岚雪示意夜弑轩躲在一旁,谁知道神剑飞到这里是想干嘛,万一是开杀戒杀人来了呢?

    夜弑轩也不明所以,按理说雌雄双剑出世应该会寻找合适的主人,或者不想成为别人的武器而杀死前来抢夺它们的人,然后隐藏起来。

    怎么会来到这边来!怎么想都想不通啊!

    张茵茵师妹小说名字叫做《武非舞:帝王的火辣药妃》,这里提供张茵茵师妹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武非舞:帝王的火辣药妃小说精选: 好疼! 全身都好疼,比小时候被锻炼筋脉时候全身肌肉拉伤还要疼! 脑袋里不断换片的画面是什么?好晕啊…… “以后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了,你的身份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谁?谁的声音? …… “茵茵师妹——墨岚雪。茵茵师妹——墨岚雪。” “你们在哪!” “师兄师姐,是你们吗?我们在这里!”张茵茵捂着被划破的左臂虚弱的喊道。 “在这里!”众人拨开杂乱的枝条看到了坐在地上的张茵茵和躺在地上墨岚雪,“茵茵你们没事吧?” “茵茵师妹你还好吧?”有的男子殷切的说…

    好疼!

    全身都好疼,比小时候被锻炼筋脉时候全身肌肉拉伤还要疼!

    脑袋里不断换片的画面是什么?好晕啊……

    “以后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了,你的身份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谁?谁的声音?

    ……

    “茵茵师妹——墨岚雪。茵茵师妹——墨岚雪。”

    “你们在哪!”

    “师兄师姐,是你们吗?我们在这里!”张茵茵捂着被划破的左臂虚弱的喊道。

    “在这里!”众人拨开杂乱的枝条看到了坐在地上的张茵茵和躺在地上墨岚雪,“茵茵你们没事吧?”

    “茵茵师妹你还好吧?”有的男子殷切的说道。

    张茵茵余光看了自己的伤势然后故作无事的样子说道:“嗯,我没事的。”紧接着毫无预兆的红了眼睛,“但是岚雪她……都是我不好!我没有保护好她!明明我跟着她从那个陡坡一起下来!都是我的错!”

    众人这才看向躺在地上,额头那里留着少许血的墨岚雪。

    “茵茵师妹你受伤了!墨岚雪这个拖油瓶!”

    但是有人感觉墨岚雪一动不动有些打怵:“她……死了吗?”

    然后张茵茵像是听到了什么打击她的话一样,突然眼泪就哗哗落下:“对不起!对不起!要是我拦住她就不会这样了!”她在那里哭,顿时有人就打抱不平。

    “茵茵师妹这怎么会是你的错呢?要不是墨岚雪她死活要去摘那个陡坡上的花,也不会害的茵茵师妹一起掉下来!明明是个废物,外出还要我们这些人头疼!”

    “嘁!死了也好!那个丑八怪就该死!天天看她那一脸厚重的红绿色,我没吐都很看得起她了!现在好了,省事了!”

    “就是,一个零阶的废物,也就茵茵你善良愿意接近她!”

    张茵茵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不是的!都怪我没有保护好岚雪!明明我都念力三阶了!有我在还发生这种事情!”

    “三阶?!茵茵师妹你三阶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我记得师妹一直是二阶不是吗?”

    “我前几天刚进阶的。”

    “师妹好厉害啊!这样说来师妹可是同龄中最强的了!”

    张茵茵低着哭泣的表情里,唇角微微弯起,墨岚雪你真可怜,死了都没人将注意放在你身上呢!

    “那可真是恭喜你了,张茵茵!”

    “……?!”

    瞬间冻结一切的声音让所有人背后生凉!

    墨岚雪捂着头从地上坐起,用那张吓人的大花脸恭喜着。

    张茵茵一瞬间身体僵直,好像撞见鬼了一样,对,她就是撞见鬼了!之前她明明摸过墨岚雪的鼻息!明明已经断气了!怎么可能!

    墨岚雪扫视着众人,最后将视线放在张茵茵身上,倏然展露出一张惊悚的笑脸:“茵茵原来你都三阶了!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连我都不告诉。”

    张茵茵手指间微抖,不可能!墨岚雪断气了!现在怎么会……

    众人感觉不到那种蚀骨的冷意就觉得刚刚肯定是他们感觉错了,但是现在看到本来以为死了的墨岚雪醒来,气氛有些尴尬。

    “那个……墨岚雪你醒过来就好,你知不知道你给我们添了多大的麻烦?”

    “就是就是!我们可是奉命偷偷来这里取神剑的,你难道不知道你的任性会让我们失败吗?”

    “真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要不是这次茵茵师妹说会看着你不让你乱来,鬼才带你来呢!”

    ……

    墨岚雪沉思,原来是想在门派外的地方将自己解决掉吗?

    墨岚雪冷冷的看向说三道四的人:“既然知道我会给你们带来麻烦又何必带我来呢?难道你们连这点基本的判断能力都不具备吗?”

    说话的人被墨岚雪一怼顿时脸色微红,一名女子加大嗓门说道:“还不是你苦苦哀求,再加上张茵茵替你求情吗!”

    “哦?”墨岚雪用手擦去从额头的伤口留下来的血渍,“张茵茵的面子还挺大的嘛!既然她答应不让我乱来,为什么我要摘花的时候,她还站在我这边?还陪着我去?难道你们都不知道这样就叫做乱来吗?难道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事情优先吗?”

    “……”

    墨岚雪的一番话让所有人哑口无言,因为她说的好像……有道理啊。确实张茵茵答应了他们看着墨岚雪的,但是墨岚雪执意要去摘花的时候,所有人都是反对的,只有张茵茵转着弯说会保护好墨岚雪。

    这好像和一开始说好的不一样呢!

    “张茵茵,你怎么说?”有讨厌张茵茵的女子立刻冲着张茵茵发难。

    张茵茵还在震惊中,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应该死透了的人是怎么活过来的!但是她可不信什么鬼神之说!所以现在要先将眼前的情况安抚下来。

    “我劝过岚雪了,但是她无论如何都要摘花,我实在是担心如果拒绝岚雪后,她可能私下去摘,那样会更危险!我身为她的朋友,没有办法放任不管!”张茵茵说的一脸真诚。

    但是在墨岚雪看来却无比的恶心,明明就是为了让自己死掉所以才从这次出行就开始计划了周密的行动,现在却用这种好朋友的幼稚借口来给自己开脱,周围的傻子信她可不信!

    “没有办法不管?”墨岚雪突然苦笑,然后突然抬手让所有人意想不到!

    “啪!”

    张茵茵的脸红肿了起来,而她本来头微歪瞳孔骤缩,满眼不可置信,因为她被墨岚雪那个废物加蠢货打了一个结实的巴掌!被羞辱的感觉瞬间侵占了她的心,只是还不等她做出什么,墨岚雪竟然用手捂着胸口难受不已的看着她。

    墨岚雪眼睛中闪着几许泪光,“事到如今张茵茵你还在狡辩什么呢?说会看好我却没有阻拦我摘花,说会保护我却看着我从陡坡上滚落下来!张茵茵难道这么多年的朋友其实你一直都是骗我的吗!”

    墨岚雪紧握拳忍住眼泪死死盯着张茵茵仿佛想要得到一个答案,带着哭腔的声音微微颤抖的喊道:“你知道我滚落下去的时候,充满希望看着你的时候而你却静静看着我摔下去的时候,我是多么绝望吗!”

    被墨岚雪声音感染的众人看她的目光柔和了下来,感觉她说的十有八九是真的那种感觉,虽然理性告诉他们不完全可信。

    张茵茵忍着恨意,立刻眼泪从眼角留下来:“岚雪,你不能因为我没有抓住你就这样说我!你掉下去的时候我明明伸手拉住你了!但是向下滚的时候你突然昏过去松开了手!我在下落的时候受的伤!”说着她捂着手臂上的伤口,表情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但是张茵茵心里却是疑惑和震惊的,因为这些话怎么可能是那个废物说出来的呢?那个脑袋不好用的废物从来不可能对自己说这么重的话的!就算她看到自己没有就她也只会在心里为自己找借口而已!

    有对张茵茵有好感的男子出声帮腔道:“茵茵师妹可是为了救你受伤了!你难道是白眼狼吗吗!”

    张茵茵看着那名男子摇着头说道:“岚雪她只是一时间受不了因为我保护不力受伤的事实而已,别那么说她。”

    墨岚雪发涩的嘴角吐出:“保护我?那么张茵茵你倒是告诉我为什么一个念力三阶的你连一个昏过去的我都拉不住呢?还是说你拉着的时候完全是借助我的拉力,所以我昏过去的时候,才会滚落至此呢?”

    “?!”

    在场所有人仿佛当头一棒!

    如果像张茵茵说的一样,她拉住了墨岚雪,那为什么没拉住呢?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念力三阶可是能一拳将零阶的人打飞出去,手掌的握力最次也能拉住一名壮汉了!怎么可能拉不住墨岚雪这么轻的人呢!如果真的握住手的话!

    但是如果像墨岚雪说的那样张茵茵根本就没去救墨岚雪的话,她怎么可能受伤呢?不过是一个比较陡的坡,又不是万丈悬崖!那么伤只可能是张茵茵自己弄伤的!

    不管是那种都只说明张茵茵没有说真话!

    “茵茵师妹……”有人想要问张茵茵是不是那样,可是不管怎么想张茵茵肯定是有说谎的成分!

    张茵茵狠狠盯着墨岚雪,如果眼神能杀人,现在墨岚雪已经被分尸了。

    “还有,那朵花我到底为什么要摘,张茵茵难道你还不清楚吗?”墨岚雪有些自嘲的笑着,“现在想想那也是骗我的对不对?”

    张茵茵的脸色微变,这个**还想说什么啊!想都都抖搂出来吗!

    众人看着张茵茵的眼神渐渐有了变化,有了之前的怀疑,他们自然会更觉得墨岚雪的话具有真实性。

    而有好奇的人就开口问了:“墨岚雪,你跟疯了一样的要那朵花,到底是因为什么?”

    虽然没有直接说“张茵茵是怎么和你说的”,但是对方这话其实就是说出了她自己所相信的一方,那就是墨岚雪。

    “我什么都没有说!墨岚雪你不要血口喷人!”张茵茵心虚的喊道,“明明是你说那朵花好看的,甚至求着我帮忙的!”张茵茵高傲的看着墨岚雪,仿佛嘲笑她一个丑女还不自量力想要好看的话一样。

    “那还真是奇怪了?”墨岚雪故作疑惑的样子看着张茵茵,“先不说我竟然会因为仅仅好看的原因执意冒着生命危险去摘花这一点,光是为什么我不直接假借你手帮我得到花,而是我非要亲手作死的去摘花这一点就足够奇怪了吧?”

    墨岚雪脸色沉了下来:“不过是区区一朵好看的花,根本不需要冒着生命危险自己去摘好吗?让你来岂不是更安全可靠?我不过是一个零阶的普通人,而你可是三阶的修炼者!

    张茵茵你不觉得你的借口实在是太假了吗?你当在场的人都是傻子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