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翻海成尘

作者:一生怅惘 | 灵异小说 | 围观:12729

收藏

  在这广袤无垠古老的历史的中国,种种古怪迷蒙的奇闻异事不断地戏码,而在我身上突然发生的一切将要被层层神秘面纱。 翻炳尘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在我小的时候很捣蛋,我们庄上还有一个像我这样的半大儿小孩,名字叫朱小昊,大家一般都喊他阿昊。平时家里没有什么农活让我们做,所以我们两个人成日在外摸鱼掏鸟,总是玩到天黑才会回家。这周围的几个庄子所有的地方都被我们玩腻了,但只有乱葬坟没有去过,因为听庄子里的老人说那里常常有死人出没。去年有一个人偏偏不信这个邪,进了这坟地去猎兔子,结果到底第二天中午还没有回家,他家里人担心便托了庄上的几个胆大的年轻人去坟地找他,都说初生的牛犊不怕虎,而且这大白天的也不怕什么妖魔鬼怪来作祟,于是这几个年轻人就带了几条狗便进了坟区。。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忽然之间林里窜起了一阵薄雾,没消多久雾气便变得浓厚,如同一条水龙一般在树木之间游荡。我和朱小昊本已害怕,此时更又心惊,而与此同时这周围却又回荡起了动物的嚎叫之声。我心里一慌,抓住朱小昊的胳膊就要往前走,刚走了没有几步只觉脚下一空,两个人直接落进了一个洞穴里,好在洞穴不深,摔了下去也只是觉得略有疼痛,无妨大碍。我和朱小昊艰难的爬起来抬头看了看洞口,原来这洞口早已被藤蔓覆盖,怪不得我们才没有发觉掉了进来。四壁生蔓想出去则是轻而易举,可我们见到前面还有延伸,心中不禁升起了一阵好奇之意。于是就用火石将手中的木棍点燃向前探去,仔细看这甬道确实人工修砌而成,在前面有一个拐角,而在拐角处却有一团白花花的东西堆在那里。我把火把交给朱小昊,从裤中摸出弹弓不由分说地就向前射去。只听见“咕噜”一声,被击中的东西顺势滚了下来,“原来是块石头”我心想,然后我们继续向前走去。

      还没走几步就听见旁边草丛中传来沙沙声,我暗道不好立马拉住朱小昊向后退了一步,与此同时一只体型像家狗一般的动物从我们脸前扑过,落在地上压得败叶发出“咯吱”的响声。那动物见扑了个空,就转过身来伏在地上竖着毛与我们对峙。

      快接近那团东西的时候我们才看清了它的面目,我们不由得吓了一跳“哇”地叫了一声。这分明是一堆嶙峋白骨,我们虽心生畏意却又是对洞内之物更加好奇,于是也没有多大地停留便又继续向前走去。我们边走边看着墙壁,这墙上雕饰着奇异的花纹,像是壁画,又非是叙事之类,让我们看了不禁摸不着头脑,于是干脆快步向前走去。忽然耳边生风,我和朱小昊下意识地卧倒在了地上,只见一层黑压压的蝙蝠从我们的头顶飞过,要被它们撞上难免会被削层皮肉。我们等他们飞过好一阵子后才艰难地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朱小昊拾起了被他扔在地上差点就熄灭的火把,我则将手中的弹弓握得更紧,甬道没有多长,不一会儿我们便走到了尽头。

      这不去还好,一去倒让他们吓了一大跳,这坟地由于百年来的忌怕没人敢接近,高大的杨树乱草把这片坟区笼罩成了一片隔绝之地。坟区内的树木好像受了尸体腐肉的滋养都长得格外高大诡异,这让坟地内外有了一条明显的分界线,据说这还是多亏了当年大渡法师的镇妖石才使得尸气没有蔓延。当然了这些都是从前的迷信,现在我们都知道这是因为尸体腐养造成的,而林外没有受到影响大概是因为当年大渡法师做法的时候在边界铺了石灰,所以也就显得内外不同了。当然这些都是后话,那时候迷信的人那里管这些,都认为这是妖魔作怪,当然对这片区域敬而远之了。

      朱小昊走到那怪物身边用脚踢了两下就用木棍把它拖了过来,我扑通的心跳过了半刻才缓和了过来,挠了挠脑袋定睛一看,便是不由得吃了一惊。这哪里是凡间之物,只见那怪物头上竟长了三只耳朵,两只如寻常一般长在了两侧,而这第三只耳朵却又是不偏不倚地长在了眉间之处,不由分说地透漏出些许邪气,四肢像狗一般却又有着狼一般锋锐的尖爪,朱小昊一拍脑袋缓缓地说:”我知道了,这分明就是我爷爷常说的土地狗呀。“

      我和朱小昊刚吃过饭就向乱葬坟跑去,一看便知这内外两重天不是徒有虚名,这远看就像是一条线把两个世界硬生生地拼接起来似的,一团厚重的森林诡异地矗立在那里,让人看了不免生出几分寒意,原本这种未开垦的荒野是杂草丛生,有的地方甚至长出了一人高,在其中走着不是有野兔土拔鼠从脚边窜过,可越是走进乱葬坟这生物就变得稀少,到最后离乱葬坟大概还有一百米的地方干脆就是寸草不生,光秃秃地一片荒芜。

      佛海无边镇毒妖

      进去了我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什么叫做别有洞天,无数的藤蔓怪木在我的面前错纵交横,树上大大小小地承载了很多的鸟巢,一些乌鸦之类的叫声不断在树上回响。就在我发呆之际朱小昊也钻了进来,他也是大吃了一惊,嘴里不断喃喃道:我的妈呀。

      要说这打仗无外乎一个勇字,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勇也足以令一个出身贫寒的人当上个万户侯,可真让一个人上了战场,这遍地的兵甲死卒,换做一般人,哪里还有胆量在,有些胆子横的,一闭眼,豁出个身子倒也能歪打误撞杀到几个人头。古代农民起义诸侯相争,打打杀杀是鸡毛子蒜皮的小事,几对人马争来夺去,一个地方的百姓基本上是死伤过半了,这么多死人,怎么办呢?放着不管不顾过不了几天就会腐气遍野,活在这种环境下你不惹瘟疫瘟疫自然也会来找你。所以大多数地方都会专门留下一个地方不去种地住人,全都用来埋人,这种埋葬法子是逼出来的,这时候就没有什么下葬的规矩可言了,几千百具尸体一股脑儿地堆进去,富裕点的地方还会请来僧人做做法事,可那些穷乡僻壤的地方就只是立一个大碑立在那里,就当是为死去的生灵留下一点痕迹。

      我急忙问他什么是土地狗,朱小昊叹了口气说:“我爷爷曾经闯过关东,下过海口。有一年他到了闽江一带去做生意,那个地方民俗不化,常将死人尸体堆放在一个地方等待着野狼吞食。可那魂灵的邪气不散,久而久之就会使食其肉的狼变作一种面目丑陋的怪物,当地人常遭其害,故以山鬼土地敬之,又因其形貌似犬便叫做土地狗。我爷爷就曾在山中活捉了一只,并用以教化山民的迷信思想,这不过就是畸形的山狼一类的动物,并非鬼神。但凡死人弃尸之地常有此物,想不到今天竟又被我们遇上。“说完便又去摆弄那山狼的尸体。我听了心中不禁一阵后怕,不由得担心刚刚的打动会引来更多的山狼,于是就赶忙抓起棍子拉着朱小昊直直地往深处走去。

      这几个吊儿郎当的年轻人哼着小曲大大咧咧地就去了坟子地,这刚一接近坟子地,他们带的这几条狗就都呲着牙发着抖不敢再往前走,这几个年轻人一看就发火了,口中一边骂着这几条狗怎么这么胆小,倒不如回去杀了吃肉好,一边连踢带拽地才把这几条狗弄进了坟区。

      朱小昊刚从慌乱中回过神来,挤了挤眉头定睛一看不禁抓紧了我的胳膊说到:“这到底是什么怪物,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不仅他没见过,这种怪东西我也没有见过。只见在这丛林昏暗的光线下那不知名的动物的双眼微微散发着绿光,呲着牙紧紧地盯着我们,好像随时都会扑上来。

      朱小昊也是一头雾水,于是干脆说:”管他什么妖魔鬼怪的,咱哥俩心一横进去瞧瞧就知道了。”说着从身上摸出了一个弹弓递给我,说:“我从家里找到了两个打鸟的弹弓,有什么妖魔鬼怪来了咱们就打死他。”有了弹弓壮胆我心里就安定了不少。小的时候没有什么玩具来玩,所以就制作弹弓来当作消遣,打鸟打兔子样样都是好手,所以打的也特别有准头,小孩子胆子大,当时我觉得手里拿着弹弓也就没有什么可怕得了。于是就走进草丛,眉头一皱,钻了进去。

      就在这时忽然狂风大起,原本晴朗的天空也翻起了乌云,周围的树叶刷刷作响,这其中好像还夹杂了女人的哭声。他们的狗缩在一起,惊恐的鼻子里不时发出”呜呜“的声音,这几个年轻人那里见过这场面,拖着昏倒的那个人就要往外跑。这时树上的那个死人竟把头转向了他们,双眼眨也不眨地盯着他们,咧开了嘴发出”咯咯“的笑声,后来这几个人吓死得吓死,发疯的发疯,只有两个人疯疯癫癫地回到了村子,终日只知道咯咯地笑。后来来了警察调查,最终也没能查出什么缘由,这件事在公面上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可此后庄里的人一提到乱葬坟就吓得面如土色,避之千里。

      这几个年轻人刚进坟区不久就在一个树枝上发现了那个猎人的一只鞋,这鞋挂在树上,这让人想想就觉得奇怪。可那几个年轻人没在乎这些,从树上拿了他的鞋就继续往前走,刚走了没有几步他们的那几条狗就都像发了疯似的狂叫着向林子深处跑去。这几个年轻人四下生疑,于是就急忙从树上折了几根树枝用来防身,然后随着狗的方向跟去。这一去不要紧,当场就把其中一个人吓得昏了过去。只看见在一个大树的枝干上横叉了一个人,树梢穿过心脏,他的四肢已经腐烂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气味,那人的眼珠大瞪着,极度扭曲的面孔上长出来白毛,从远处看像是一个在空中漂浮着的鬼怪。一个胆大的年轻人捂着鼻子皱着眉头向前看了看,向前走了没几步,就“哇“的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挣扎着往后退,这分明就是失踪的那个猎人。

      走进乱葬坟,首先看到的是大渡法师的那块镇妖石赫然矗立在那里,这镇妖石可不是俗物,据说须是从昆仑雪山中开采出来的神石才有资格做镇妖石。不过历经沧海桑田,这块神石也铺满了青苔。我走向前去,用手抹了抹上面的青苔,一行金字显露了出来:

      朱小昊有些胆怯地对我说:”我说铁柱,这地方咋就这么怪呢?“我心里何尝不是惧怕,不过为了安慰朱小昊我也得硬着头装作胆大地对他说:”没事,有什么毒蛇猛兽咱们打不过不会跑吗?“那时候不像现在,树林里什么动物都有可能出现,我们这种从小玩到大的小孩自然也经历过很多危险,所以对于跑这种事自然也是轻车熟路。为了壮胆我们特地大声唱起了我们唯一听过的儿歌《两只老虎》,现在想想在那个情况下唱这种曲子未免太好笑了,不过当时我们并不清楚这些,只知道歌能壮胆,于是就一路一只没有尾巴一只没有眼睛地向乱葬坟摸去。

      这两行字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微光,好像还在诉说着当年的风采昂扬。我看了看这块石头对朱小昊说:”阿昊,你说怎么这么怪呢,什么佛妖的,难不成这里面还埋着什么鬼怪不成?咱们万一把他们捅出来了可怎么办。“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