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结

我眼中的星空

作者:Xx电工 | 科幻小说 | 围观:3418

收藏

  这是一个关于较为论的故事,人们总是会想去深入探索一切未知的宇宙,本书的主人公是一位杰出人物的天文学少年天才,他自小努力去学习,始终希望能承继父辈的天文事业,最后如愿以偿成了一名天文学家,但是,随着自己资质的提高,深入研究越多,他越会觉得宇宙并不如教科书通常瑰丽,一个宇宙之中,还有许多事物都是我们无法预料的,故事就是从这未知的领域开始,我们总是无知的认为我们处于宇宙的中心,认为已经没有事物能与我们人类匹敌了,可是人类的历练才刚刚开始。到达未知的领域,发展自己的文明,人类的野心从未停歇。。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我眼中的星空是什么样的20字  我眼中的星空作文600字  我眼中的星空200  我眼中的星空小练笔  我眼中的星空50字  我眼中的星空是什么样的写一段话  我眼中的星空是什么样的  我眼中的星空作文400字  我眼中的星空作文  我眼中的星空  


      “妈,我走了”矫健的身子倏地一声跨上了门前一辆崭新的山地自行车,双脚用力蹬起踏板,车子迅速被向前骑行,早晨清新的空气夹杂着公路旁泥土的香气直接扑面而来,像是给新一天的拥抱,速度越来越快,刘海被和风刮起,路旁的人们都被他迅猛的身影吸引住了。“这不是寰宇吗?”路旁的人认出了这矫健的身影,“听说他爸爸是世界上有名的天文学家呢。”“你现在才知道吗,你太土了,最近新闻看少了吧,只要有天文方面的新闻,绝对有寰宇爸爸李天顺的名字。”“哎哟,要是我能嫁给他,每晚都要陪她看星星。”

      到达未知的领域,发展自己的文明,人类的野心从未停歇。

      “寰宇,寰宇,小宇!”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在寰宇耳边萦绕。

      寰宇上了汽车,司机便开着车直驱饭店,车上父亲与寰宇一直在谈论有关天文学的知识以及炫耀自己在研究院里的各种奇葩事,简直像个老顽童一样,真搞不明白,看似整天开玩笑的父亲是如何获得如此高的学识的。不一会儿,车子停在了一座直耸云天的大楼面前,寰宇下了车,突然被这擎天高楼给震慑住了。“这难道就是阿斯卡酒店?”寰宇惊讶道。“没错,平时你可想来也来不了啊。”父亲用一本正经的语气说。进到酒店里面,李天顺就带着寰宇乘着电梯上到50层,也是酒店的最高层,一般只有资深天文学家才有上40层以上用餐的机会,能上顶层的目前只有李天顺。寰宇也是第一次来天文学家专属酒店吃饭,对于好奇的他来说,也算是一次新的体验,刚刚有着些许抱怨的心情暂时平静下来。50层只有一间套房,整整一层都是为李天顺而建造的,推开房门,金碧辉煌的室内背景让寰宇大为吃惊,寰宇不禁感叹爸爸竟然有如此漂亮的酒店套间。突然,所有的灯熄灭,寰宇处于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之中,他大喊大叫却又没人理会他,渐渐的,一颗两颗,点点繁星逐渐照亮了整个空间,寰宇不经发现自己正踩在一个巨大的星球当中,寰宇啊地一声跳了起来,“这不是太阳吗?我要被烫死了。”“李寰宇!”一个沙哑的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你来到了寂静的宇宙深空,你需要回到一个适合你居住的星球,用你所学知识,告诉我你要到达的星球的坐标,我会带你到达,记住,只有一次机会,输错坐标,你将永远留在宇宙。”凭借寰宇的天文水平,得出地球的坐标根本不是难事,可是以寰宇的性格,他正好想看看类地球的样子,虽然自己不能准确定位类地球,可是他已经有了模糊的区域位置,所以他说了一个大致的类地球坐标,看看到底自己回去到什么地方,突然整个立体空间不再光彩耀人,只有漆黑一片,沉重地压抑着寰宇,周围一颗星星都没有,“这到底是哪里啊?”寰宇也惊讶了,逐渐一丝微光穿过银河,在不知道多远的地方,只有一颗极其微小的星球在发光。寰宇想走过去又无法到达,“这,难道那就是类地球?”寰宇心里充满着疑惑,这时,刚才沙哑的声音再次传来,“还差太远了。”寰宇不知所措,他根本对这是一个什么情况都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处于这样一个空间里,“什么太远了,对了,你是谁?我还没问你了?”这次并没有对寰宇的疑问做出任何回应。

      第一章新星

      寰宇径直走到了会议厅,在场外等候演讲的开始,主持人示意各位嘉宾们加快进场步伐,这时,一位年岁已高的老人拄着拐杖向寰宇走来,粗糙的右手紧紧抓住了寰宇的肩膀,把寰宇吓得退后了一步,“啊,校长,您好。”寰宇马上回过神,端正了自己的行为。“小宇啊,这里来的可是天文学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即是你展示才华的好机会,也是让你的母校赢得社会认可的时机,也许演讲途中会有一些别人的想法,切记要聆听后解答,不要慌,懂吗?”老人双目炯炯有神的凝视着寰宇,“你是我们学校的骄傲,也是天文学界不可或缺的人才,别让我们失望啊”寰宇连忙点头应答校长语重心长的这番话,随后便被主持人叫进演讲台。

      深吸了一口气便走了进去。

      美味的盛宴总是很快结束的,特别像寰宇这种有口量没肚量的吃货,没多久寰宇就吃饱了。李天顺见寰宇吃饱了,就马上要求儿子下午来陪他度过,毕竟对于他们父子两个来说,他们已经很久没这么悠闲地陪过对方了,做父亲的当然希望这种陪伴能更久一点。可是,寰宇却想起了饭前必须要去的地方,他只好拒绝了爸爸的请求,虽然很不情愿,但是却是没有办法,自己的好奇心终究战胜了爸爸的苦求。李天顺也没有太多的挽留,知道儿子长大了,将来的事业还要靠他传承呢,有时间花在陪伴上面,还不如让他做自己想做的事。平日的苛刻已经让李天顺感到对儿子的亏欠,自己不想再在儿子上面再苛求其他事情。这也许是一位父亲所能做的吧。

      前言

      寰宇走出大厦,正纳闷着怎么去到明片的地址呢,莲花街137号,寰宇呆呆地望着名片却不知如何到达,话说这方圆百里寰宇是记得一清二楚的,就连哪条街哪条巷叫什么也都知道,可这莲花街着实让寰宇犯难了,这城里就好像根本没有莲花街这条街道,难道名片打错了?又或许根本不在这城里?寰宇立刻打开了手机查找周围莲花街的信息,让人费解的结果出现了,这别说是城了,就连整个省份都没有叫莲花街的街道,莲花街根本不存在。寰宇感觉迷失了方向,“这不是坑人的吗!?你何必给一张假的名片给我呢。”寰宇一手扔掉了那张名片,“被坑的感觉真不好受,白让我瞎憧憬那么久呢。”寰宇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家,刚进家门,妈妈就来了一个大拥抱,“早上演讲顺利吗?午饭吃得好吗?”寰宇强颜欢笑道:“还不错。”妈妈见寰宇有一个顺利的演讲,为他鼓起了掌。“妈,我想休息一下。”寰宇摇摇晃晃地走进自己房间,今天过得着实让人难受,且不说中午爸爸的盛宴,就早上和下午的窝囊事就让寰宇沮丧不已。寰宇瘫坐在床上,用枕头捂着脸,心想着难道世界上还有比我更加有研究成果的发现吗?今天早上的演讲真的窝囊透了,竟然用自己父亲的算式算出类地球的距离,真的是好厉害的。为什么不是我呢。寰宇陷入深深的内疚当中,从出生到现在还一直没有人在他面前当众叫板,今天可是第一次。即便自己是为了天文事业,任何比自己高级的建议都要虚心接受,可是他一直都不认为有比他更有高见的人,比他高明的人都还没出世呢。不过现在看来那个人好像已经出世了。

      寰宇其实对这一切早已经习惯,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公园等公共场合,人群的赞扬与爱慕总是不绝于耳,身为著名天文学家李天顺的儿子,寰宇并不像其他富二代官二代一样享受父母的庇护,反而更加为了继承自己父亲的天文事业而日夜废寝忘食的学习知识,父母其实为自己有这样的孩子而骄傲,可是却无时不刻在严格要求着寰宇,即便每晚寰宇学习得很晚,也并没有去主动让他休息,反而在早上严格控制儿子的起床时间。父母的慢性施压至始至终都没有压垮寰宇,反而成为了他前进的动力。聪明而勤奋的他年纪轻轻就接连斩获多届世界级少年天文学奖,两年前18岁的他就能解释他父亲花了10年研究的李氏星系问题。目前,他一直致力于研究外太空星球活动,希望早日发现适合人类居住的星球。这次的演讲也正是发表他1年来对这一课题的研究成果,对此,他非常重视。

      ,“啊!”一声大叫,周围的星空被稀释,渐渐地,寰宇看到了自己父亲站在自己面前,呆呆地看着自己,“寰宇,你怎么了,怎么一直站在这里,站了好久了啊。”父亲疑惑地问,对寰宇奇怪的举动难以理解。“爸爸,我也不知道,刚刚我好怕,我处于一个,额,寂静的太空中,还有一个奇怪的声音,要我选择一个合适居住的地方的坐标。”寰宇结结巴巴地解释,父亲看在眼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能安慰寰宇这可能是平时太累了,一直都想着天文学的事,“来,今天爸爸就陪你放松一下。”父亲拿来菜谱,递给寰宇,要他选择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在父亲的安慰下,寰宇便不再关注自己刚才奇怪的行为,开始注意起菜谱可口的饭菜。乍一看,菜谱里的菜名都是非常让人惊讶的,什么银河大杂烩,太阳圆盘,丘比特之星,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做的菜,但是每一种菜都非常令人嘴馋。寰宇抵制不了这些菜的诱惑,就点了自己认为非常喜欢的名字,“额,来一份暗夜星河和太阳圆盘。”寰宇假装正经地说。李天顺坐在寰宇旁边,听了寰宇点的菜后,不经一阵大笑。寰宇奇怪地看着父亲,“笑什么啊,这菜不好吗?”父亲立即坐直身子,喝了一声,“没有,这,挺好的。服务员来这两份吧。”几盏茶之后,菜就被端了上来,“这速度还挺快的嘛”,寰宇边说边拿起筷子,“这,这!”菜端到面前时,寰宇吓呆了,居然是一团团黑漆漆的棉花糖和一碗金黄色的南瓜饼,“小宇,这两个菜就够了吗?”父亲在旁边笑道。寰宇不忍大笑,“爸爸,你这是坑我吗,你不早说。”“这可是你点的哦,黑色的棉花糖不像暗夜的星云吗?金黄色的南瓜饼也就是太阳啊。”父亲解释地有理有据,寰宇觉得也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可是这种东西怎么能吃得饱啊。李天顺马上叫服务员来两碗白饭和一盘星河游。不一会儿,星河游被端了上来,这下寰宇可算见到了自己喜欢吃的,一大碟的清蒸鱼,话说这星河游确实不出所料,是一条鱼啊,“真好吃,爸爸,你也来吃啊。”寰宇吃着也不忘叫爸爸一起分享。其实李天顺天天在酒店都吃着同样的东西,说实话他都已经吃厌了,可是儿子既然要求自己吃,也陪他吃了起来。李天顺一边吃一边望着寰宇,还叫寰宇爱吃就多吃点,不够继续点。恭敬不如从命,寰宇大口咽食起来。

      对于寰宇这样演讲达人来说,短暂的开头欢迎之后就开门见山直逼主题,直接陈述了自己根据李氏定律以及万有引力定律,在这一年时间内,算出来了一个距离,而这个距离可能会有一个类地球行星。台下人们窃窃私语,纷纷议论,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站起,“难道你一年时间就是算了一个距离吗?没有准确坐标,我们怎么确定你说的是否属实。”台下人都表示同意年轻人的说法。冷静的寰宇心想这能算出距离已是人类极限了,要知道寻找类地球行星可不像寻找行星那么简单,可寰宇一时也是没辙,只好回答这只是时间问题。“哼,时间问题,我看,是实力问题吧。”年轻人蛮横无礼的话语引怒了周围的人,都一齐指责他的不雅,年轻人更加无礼,从自己的公文包内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纸中挤满了各种各样的公式以及图画,“这么说,我拿的出准确距离,大家也不必指责了。”什么,人群顿时沸腾起来,互相讨论了起来。有了坐标,人类的发展进程或许从此改变,大家反而开始敬佩年轻人的有为,“以现有的知识确实不可能算出准确的类地球行星位置,即便借助了李氏公式也仅仅能非常粗略测出大约的距离,但我们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就是阿尔法天体定律,这个是问题的关键。”年轻人满脸傲气的说。阿尔法天体定律的提起,让在座的各位以及台上的寰宇大吃一惊,不是因为对此感到不可思议,而是感到困惑,阿尔法天体定律至今没有被任何人解出,只是50年前被美国的阿尔法本突然提出之后因为无法正确解释而永远埋没于天文史,即便是阿尔法本本人也从没有公开正确解法,更加离奇的是阿尔法本在提出定律1年后神秘的失踪了,这使得阿尔法天体定律蒙着神秘的面纱,始终不可被验证,后世有传言称之被神诅咒的定律,公式算出的结果都是神灵诅咒的坐标。对于寰宇来说,一切事物都应该讲求其科学性,任何事物都必须遵循科学的逻辑,显然寰宇并不是困惑于阿尔法本本人的离奇身世,也并非传言的恐怖,而是公式的有效性。既然你说公式可行,那么必须拿出证据。年轻人知道没有证据无法立足,手中密密麻麻写满一页的纸正是一切的答案,“请过目吧,寰宇兄。”年轻人变得知书达理般,将纸双手呈递给了寰宇,寰宇一眼就认出了在这满满的字海中有一大半都是自己父亲的定律,“这,”还没等寰宇开口,年轻人马上笑道,“不错,你父亲的定律正是公式的解法,不过你父亲的公式代入后仅仅是只有一个解,那就是,”年轻人将纸翻到后面一版,指着纸张右下角最后一个字,是零。竟然是零,岂不是说结果是,“没错,你太聪明了,这正是我们生活已久的地球,呵呵。”“既然这么说,你也并没有算出类地球的准确坐标?”寰宇深吸一口气,缓缓地问。“是啊,我代入了如此多的定理,只发现李氏天体定律才有一解,我相信世界上肯定存在另一个定律能解出另外一个解。寰宇,这需要你的努力。”年轻人的这么一番话把寰宇弄稀里糊涂的,且不说这奇怪的公式如何与李氏定律能共求解,就说这年轻人的180度大转弯的态度已经让寰宇大为诧异。缓过神来,寰宇立即询问年轻人实为何人,要说这听讲座的都是些天文学界的元老,怎么会有这种看起来初出茅庐的小青年呢。年轻人忙不迭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明信片,“早有准备,寰宇兄,欢迎以后来找我啊。”递过明信片后,年轻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回了自己的位置,但此时他并没有傲气凌人的样子,反而是心满意足。寰宇草草收场了这场如此重要的演讲,毕竟如果年轻人说得属实,自己的演讲内容应该被取代了,这还有什么意思,说是年轻人毁了自己的演讲也确实是这样,不过旧事物总要被新事物取代,这是科学的不二定则,这么说来年轻人的那一番话也无可厚非,即便当着全场人的面,我寰宇绝不是为了捧得众人的掌声而演讲的,反而是年轻人让我更上一层路。会场出来后,寰宇立刻赶往明信片所在地址,想一探究竟,可是迎面而来的父亲却将他的好奇的幻想给推开了,父亲笑着望着刚从会场出来的寰宇,“怎么样,演讲不错吧,无论顺利与否且陪爸爸共聚午餐,我可是请了难得地下午假才有机会的哦,赏赏父亲的脸吧。”父亲哀求中带着希冀,仿佛一个悲催的弱女子,忍不住父亲的“撒娇”,寰宇没辙了,只能陪咯。寰宇很不情愿的答应了父亲的邀请,虽然自己好奇心愈发强烈,可是父亲的尊严尚在,还是要服从长辈的话的。

      宇宙之中,还有许多事物都是我们无法预料的,故事就是从这未知的领域开始,我们总是无知的认为我们处于宇宙的中心,认为已经没有事物能与我们人类匹敌了,可是人类的历练才刚刚开始。到达未知的领域,发展自己的文明,人类的野心从未停歇。

      “借过,借过!”寰宇嚷嚷道,“这次的演讲不能迟到。”自行车闯入了拥挤的人群中,人们纷纷望着寰宇,仿佛下人见到了主子一样,都让开了路,寰宇使劲骑上滑坡,到达了平台,车也不锁,便拿起夹在后座的文件,望了望侧旁屹立的石碑——寰宇天文大学

      “起床啦,还睡懒觉,今天可是你的演讲啊!你要是错过了,白费了你爸爸的苦心,我定饶不了你”中年妇女扯大嗓门对着在床上熟睡的男孩吼道,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中年妇女挽起袖子,露出结实白祉的臂膀,一把抽起男孩的耳朵,男孩迅速惊醒过来,“对了,对了,演讲,演讲,忘了忘了,妈,帮我弄早餐!”“你还知道演讲啊?”“还用说吗,这可是我人生最重要的时刻,别愣在那,帮我拿衣服,我去洗漱!!”然而紧张的儿子并没有带动母亲的紧张情绪,母亲像一条树枝,靠在门旁,看着儿子紧张的身影。“妈,你还在干什么?迟到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别总是叫别人帮忙,还有早餐已经在餐桌上了,整理好后自己去吃吧。”说完,妈妈走出了房间。“真是的,怎么这样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