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结

乡村夜谈

作者:曾子鹏 | 灵异小说 | 围观:13180

收藏

  自从黄皮子手中的古书被夺去,世间就就变的不太平无事.我们的故事就从一位可以得到古书的少年讲起,他逃出了黄皮子世代的纠缠,而可以得到了令人羡慕嫉妒的道术,而这一切真的会至此结束了吗?黄鼠狼盗古书,保安夜巡宫女魂,故宫镇宫邪兽.符则为画符收妖、借符请神、等奇术我姓何,单字一个许。这名字咋听咋奇怪,曾经在中学课堂上就闹出了笑话。那天那班主任望着我不在课堂上,就知道我又逃课了,那叫一个生气啊,也不管领导在下面听课。就一个劲的喊:“何许人呢?!何许人呢?!!”。当场领导就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我这哥们后来跟我讲的时候又笑倒了,就在宿舍床上笑的打滚。听我那哥们讲当时领导也偷笑了出来,我摇了摇头,人家领导也是人嘛。。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乡村夜谈游戏结局  


      我姓何,单字一个许。这名字咋听咋奇怪,曾经在中学课堂上就闹出了笑话。那天那班主任望着我不在课堂上,就知道我又逃课了,那叫一个生气啊,也不管领导在下面听课。就一个劲的喊:“何许人呢?!何许人呢?!!”。当场领导就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我这哥们后来跟我讲的时候又笑倒了,就在宿舍床上笑的打滚。听我那哥们讲当时领导也偷笑了出来,我摇了摇头,人家领导也是人嘛。

      我猛地一惊,望了望四周没有一个人。这时才看了看那个衣衫喽屡的疯子。是他说的?他大爷的还是我压力太大出现幻觉?

      二伯看我平静了下来,叹了口气说道:“请到了,这领头的人称赛钟馗,也倒挺利索,到时候你跟着办就行了。”我点了点头,看了看那位“赛钟馗”你还别说,别人都叫他钟道长,还真姓钟。“二伯,奶奶呢?”我从十几年出去北京后就很久没见过奶奶了,我便问了二伯。

      如果放在从前,我还可以跟你讲一斤瓜子的时间。但是现在则没这个心情了。我望着窗外,想着昨天大伯打电话给我的事情,大伯讲爷爷上山拜神回来后就再也没醒来,让我回去一趟。当时我心里咯哒一下,就随便讲了几句就进了被窝。室友以为我生病了,谁也不知道我是在被窝里干嘛。

      大爷的这便利店真不便利,连万宝路都是稀罕货。只好买了包红河来抽抽,望了望那天杀的价格,我的心在流血。一出来车站,看到了明媚的阳光,他大爷的这才是我想要的感觉啊。

      我想到了,这以前原来住着一个疯子,像个乞丐一样每天。不过每次爷爷做了好吃的都先拿出一半来给这个疯子。此时,这个疯子正坐着一个小破凳子没有说话,就是一直注视这爷爷的遗像,头发已经遮住了眼睛看不见他的目光。我看了这个疯子一眼便走开了,他也没有看我一眼,还是若有所思的看着爷爷的遗像。

      “我.........。”

      大约过了几分钟,家里的东西就乱七八糟散了一地,那几个东西在到处翻找着什么似的,这时候东生爹才看清原来那几只动物是拖鸡豹!拖鸡豹也叫黄皮子,更多人喜欢叫它黄鼠狼。这黄皮子平时就无恶不作的,等东生爹看清楚后。便气不打一处来!搞了半天原来是被这畜生装神弄鬼的耍了一通。就在这时候,全部的黄皮子站立起来互相点了点头,诡异至极。

      这越说越玄乎,那火车上的哥们和我讲的也是这黄皮子的事儿,我看再逮个人讲的故事也离不开黄皮豹子吧?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真不是迷信,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你是谁。”

      “干完今年,我就不做这行了,上次真的魂都要吓跑了!”。我看见这司机师傅后怕的样子,心里就好笑。你大爷的讲的真好以后退休可以去搞个讲坛,必须火。不过听这师傅的描述,那老太婆眯着眼睛,成了一条缝,尖尖的嘴,活象一只黄皮子。

      “你想不想知道你爷爷是怎么死的?”

      我掏出了手机往头上敲了敲,他大爷的这山寨苹果真好用,跟砖头似的。跟别人干架就直接往人头上抡。只不过这鬼东西的仿冒技术太菜了,比真苹果硬是多了个柄子。我拨了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是大姑,我听出她刚哭过。“是小许啊,你想吃点什么不?等大姑给你做。”电话那头传来了大姑的声音,我心里十分暖和。

      直到某一天的下午,天气热的可以把人蒸发了。一个衣衫不整的老乞丐探进了他们家的门,那时东生娘正在给躺在床上的东生爹打凉水喝。东生爹看那老乞丐衣衫凌乱、乱发披肩,便示意老伴把递来的一瓷碗凉水给老乞丐喝。片刻,乞丐喝了凉水,显得十分惬意。临走之前他往房间四周望了望,说:“那个,你家是不冲着啥了?”

      火车在铁轨上缓缓走着,途中经过一些古老的小村庄,大黄牛被粗大的麻绳拴着,只能用尾巴拍打着空气,玩的不亦乐乎。像这些画面是从小生活在大城市的人没见过的,火车上许多从北京来的人向窗外好奇探看着。

      刚进门口就看见了爷爷的遗像,大姑二姑就在那哭着,我坐在门口抽着闷烟。“回来了?小许。”二伯看见我回来了便走到我这边。我很想大哭一场,但是我还是忍住了说:“二伯,八仙请来了吗?”

      开车有几十年了,天天走同样的路线。小磕小碰那也没难免,但也没见出什么大事。可就在有一天清晨,也不知道赶上雾奶奶扫路还是怎么找,就碰上下雨起大雾,原本六个小时的路程,硬是被翻了一倍。这司机师傅正发着牢骚,这车子就开到了一个拐道儿上。不料,司机师傅看到前面浓雾中竟然有一个瘦小的身影!

      东生爹一家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听到了那鬼哭狼嚎的吼叫,便也把这事渐渐的忘了。

      疯子冷笑了一下,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这是我才发现这疯子其实挺高大,就是为人邋遢了点。正在我猜不透这疯子的行动的时候,疯子走过了我身后才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