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萝卜之重生的噩梦

作者:萝卜小疯子 | 灵异小说 | 围观:7719

收藏

  小萝卜的第一部小说,很值得一读。 萝卜之复活的噩梦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一个优哉游哉的人、无父无母的人,在海边晒着太阳,忽然,他梦到自己出生在一个充满虐杀、弱者不能生存的星球上,一个个恶魔、魔兽和人类,都在互相虐杀,甚至同类虐杀...他猛然摇摇头,挣开眼却看到了几名壮汉围着他,其中一名说“今天看你还能不能走,除非你会飞吧”。的确,前后左右都是他们的人,走是走不了的,他说“我不就是欠你们老板几千块钱么,用得着么”,他叫张涁(zhangshen)。他为了买间房子借了一万块钱,失业一年,而每天优哉游哉,又令那借钱给他的人很失望,而这次来不是要他还钱,而是要了他的命。一个老实的壮汉毫不隐瞒地说“你是个不错的人,可惜你借错人的钱了,期限一年,既然一年已过,老板立令我们来杀你,唉~~可惜了”。忽然,一阵风吹过,张涁深呼吸了一口,说道“今天天气真好”。刹那间,几名壮汉大怒,异口同声地吼道“小子,你今天必定丧命于此”。其中一个先手冲了上来,只见又一阵风吹过,他的握住拳头往壮汉打了一拳,那个人瞬间被定住,力气完全用不上。上身赤裸,没穿鞋子的张涁是一个拥有异能的人,张涁可以感受大自然的气息。一步、两步,让人眼花缭乱的脚步,瞬间脱离了人群,独自走在水面上,他没有沉下去,拿起手中的书籍看了起来,那几名壮汉也无能为力了。当他走到一个完全看不到人、岛和陆地的海面上打坐,数小时后,他说了一声“不好”。以他为中心的十米,海水消失不见,一个用海水做成的坑与天上的云间产生了一道蓝光,完全包围了他,在他完全没反应过来的瞬间,那蓝光完全包围了他,冲满力量的光在侵蚀着他的身体,他那坚定的毅力不让那光侵占他的身体,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着,他已经没有力气再挣扎了,那蓝光消失了,海水恢复了正常,天空也恢复了正常,唯有张涁,张涁人不见了。张涁,在一个和他之前做的梦一样的地方醒来了,又是一道诡异的光罩着张涁,他轻忽然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一个老年人用和蔼可亲的普通话跟他说了一句话“年人,如果你愿意,你一定可以挽救这个世界”。“啊?”张涁迷茫了,“为什么我就可以拯救世界啊!还有,那道蓝光是什么啊?”那个老年人说“因为你有无尽的潜力,当然可以拯救世界,那道蓝光是测验你的潜力的,因为潜力高,毅力高,必定可以打倒黑暗主神挽救这个世界”。话没说完,又是一阵风吹过,他,再次和自然合为一体,他出生的时候已经有着能力了,只是在他22岁生日那天才发现,也就是半年前,所以他就一直不找工作。无数绿点从远处飘来,融在了他的手心上,一拳、两拳...十拳,手心的绿点消失了,原来是有一个隐形的狮子从草中跳了出来,而在场的老头,数名战士,两名弓箭手,都没察觉,一边的小孩子,自小就有特殊能力的魔法师却察觉了,而他没反应过来。十拳过后,当张涁落在地上的那一瞬间,那狮子全身粉碎,从此消失了。张涁是自然能力者,发觉并使用才一年,就如此强大了,一年,可以说是能力者的新手,一个新手就拥有了此般强大的力量。他现在仍然赤裸上身,不穿鞋子,那个拥有未知特殊能力者的小孩拉了拉张涁的裤子说“哥哥,你好酷哦,能教教我吗?”张涁从小无父无母,靠捡废品维持生命,后来得到感悟,然后才去打工,根本没有朋友亲人,更别说弟弟,所以听到那男孩的一句后感到无比亲切,他虽然明白需要非常好的运气才可以拥有能力,而张涁还没知道那小男孩也有能力。“好”张涁根本没想过就说出了“只要你喜欢,我可以教你”。众人似乎感到自己的存在是多余的,因为,刚才的话张涁毫无理会,也没抱怨被召唤到一个无情的世界中,只是满口答应那男孩叫他运用特殊能力,众人纷纷抱怨到,但也无能为力,因为他们都是中期战士、弓箭手,根本没有力量伤害到一个自然能力者,这就是一个入门级的能力者跟中后期的强人的区别。沉默片刻,那老人又开声了,说“我希望你能帮我们一把。否则,你无法离开这个村子。”似乎感到一种恐怖的力量从那老头身体发出,完全压制着张涁。张涁笑道“我当然会帮你们灭了黑暗之主,不过,在这之前,我会离开这很长的一段时间”张涁的诚意,那老头完全明白,又是沉默片刻,那老头说“我叫杨斌,这村子的村长。”张涁又说“但我有一个要求,让这孩子跟我走”。“好”村长认识到张涁并无恶意,即使那孩子是村长的孙子,也放心地叫给了张涁。众人纷纷议论着,但也被村长控制住了。张涁走了,抱起那孩子走了。张涁到一个森林里面的,然后在一个地方安静地做了下来,一部分的身体已经融入了大自然,那孩子说道“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张涁”。“呵呵,张涁哥哥,我叫曾祥”。张涁仍然在努力着,汗珠一滴一滴地从张涁额头掉了下来。不久,张涁停了下来,说“曾祥,咱们走”。曾祥嗯地一声跟着张涁的脚步走了。曾祥问“哥哥,我们去哪?”张涁说道“一个美丽的地方”。曾祥不在问,自然,张涁也不再答。过了许久,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瀑布,瀑布旁边有一个湖,这湖湖向左右两边流去。吓呆的曾祥说不出话了。那里绝对是修炼者的圣地,一条从天而降的瀑布,瀑布旁边的湖中间有一块大石头,那石头约七米换,三四米长,呈现出扁形长方形。还有一块石头,在那湖中心的石头对上,也就是瀑布低下有数十块约一米宽一米长的石头,块块都被瀑布淋着。在那里打坐修炼,必定比普通打坐修炼好上十倍。曾祥说“哥哥,我们以后在这里修炼?”“是的”张涁笑道。“在哪修炼呢?”“这里是修炼的一部分,先引出潜力,再去森林旁边屠杀猛兽修炼”。说着曾祥的眼变成红色,恐怖而微弱的力量不断从他身体了发出,张涁不由得吓了一跳,原来他也是有特殊能力的,但不可以确定是什么能力。在曾祥完全没反应过来,感觉到有一股和强大的气流将他冲飞到湖面上,张涁以为这样可以引出他的能力。果然,一道更强的风包裹着张涁制造的风,不一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身上呈现出一道道蓝光,冰冷无比。落到水的那一瞬间,整个身体与水融合了。张涁跳过去,抱住了他,轻声说道“漂亮,你竟然是操纵自然元素的能力者。”曾祥也吓了一跳,原来自己也是有特殊能力的,而且着能力和张涁的能力很接近,张涁也吓了一跳,一个根本不知道自己有能力的竟然在一瞬间也变得如此强大。张涁在想:可以用风消灭风,肯定力量比风强上几倍才行。在用风克制风的一瞬间还能将自己的身体与水融合,他的潜力肯定比我高。张涁说“等我我召唤雷云,你看看能不能吸收雷元素,不可以就别勉强。”曾祥问“哥哥,你是可以召唤元素的?”“嗯,确切地说,我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大自然的所有能力我都可以用上,但是也有不少自己不会用的。”张涁闭上眼睛,刹那间,天空变的黑乎乎的,一道“人工”天雷从天而降,正好落在曾祥旁边,曾祥也闭上眼睛,那道雷没有落到地上,而是在曾祥身上环绕着。那些云消失了,雷电也消失了,剩下一道道雷在曾祥旁边环绕着,张涁往曾祥吼了一声“用你的雷攻击我。”说完,一道精准无比的雷向张涁飞去,张涁没挡住,不是挡不住,而是想看看威力到底有多大。张涁闪开了,他没事,有事的是他背后的大树,不过也没多大的事,那棵树颤动两下雷就消失了,很明显威力还是不大,是因为曾祥还没能控制好那力量。“扑”,曾祥身上的雷消失了,曾祥整个人直到在了地上,他,体力不支了,说到底,曾祥也就是七岁,而且也没使用过自己的能里。张涁抱起他,一跃十几米,落到了那湖中心的石头上,张涁缓缓地将曾祥放下,又是一跃十几米,他到了湖边。张涁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那湖边,张涁走到森林外面,看见了一头十多米高的龙,张涁说道“晚餐就是你了。”那龙一跃,两只大脚踩在了张涁上方。。。。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一个优哉游哉的人、无父无母的人,在海边晒着太阳,忽然,他梦到自己出生在一个充满虐杀、弱者不能生存的星球上,一个个恶魔、魔兽和人类,都在互相虐杀,甚至同类虐杀...他猛然摇摇头,挣开眼却看到了几名壮汉围着他,其中一名说“今天看你还能不能走,除非你会飞吧”。的确,前后左右都是他们的人,走是走不了的,他说“我不就是欠你们老板几千块钱么,用得着么”,他叫张涁(zhangshen)。他为了买间房子借了一万块钱,失业一年,而每天优哉游哉,又令那借钱给他的人很失望,而这次来不是要他还钱,而是要了他的命。一个老实的壮汉毫不隐瞒地说“你是个不错的人,可惜你借错人的钱了,期限一年,既然一年已过,老板立令我们来杀你,唉~~可惜了”。忽然,一阵风吹过,张涁深呼吸了一口,说道“今天天气真好”。刹那间,几名壮汉大怒,异口同声地吼道“小子,你今天必定丧命于此”。其中一个先手冲了上来,只见又一阵风吹过,他的握住拳头往壮汉打了一拳,那个人瞬间被定住,力气完全用不上。上身赤裸,没穿鞋子的张涁是一个拥有异能的人,张涁可以感受大自然的气息。一步、两步,让人眼花缭乱的脚步,瞬间脱离了人群,独自走在水面上,他没有沉下去,拿起手中的书籍看了起来,那几名壮汉也无能为力了。当他走到一个完全看不到人、岛和陆地的海面上打坐,数小时后,他说了一声“不好”。以他为中心的十米,海水消失不见,一个用海水做成的坑与天上的云间产生了一道蓝光,完全包围了他,在他完全没反应过来的瞬间,那蓝光完全包围了他,冲满力量的光在侵蚀着他的身体,他那坚定的毅力不让那光侵占他的身体,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着,他已经没有力气再挣扎了,那蓝光消失了,海水恢复了正常,天空也恢复了正常,唯有张涁,张涁人不见了。张涁,在一个和他之前做的梦一样的地方醒来了,又是一道诡异的光罩着张涁,他轻忽然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一个老年人用和蔼可亲的普通话跟他说了一句话“年人,如果你愿意,你一定可以挽救这个世界”。“啊?”张涁迷茫了,“为什么我就可以拯救世界啊!还有,那道蓝光是什么啊?”那个老年人说“因为你有无尽的潜力,当然可以拯救世界,那道蓝光是测验你的潜力的,因为潜力高,毅力高,必定可以打倒黑暗主神挽救这个世界”。话没说完,又是一阵风吹过,他,再次和自然合为一体,他出生的时候已经有着能力了,只是在他22岁生日那天才发现,也就是半年前,所以他就一直不找工作。无数绿点从远处飘来,融在了他的手心上,一拳、两拳...十拳,手心的绿点消失了,原来是有一个隐形的狮子从草中跳了出来,而在场的老头,数名战士,两名弓箭手,都没察觉,一边的小孩子,自小就有特殊能力的魔法师却察觉了,而他没反应过来。十拳过后,当张涁落在地上的那一瞬间,那狮子全身粉碎,从此消失了。张涁是自然能力者,发觉并使用才一年,就如此强大了,一年,可以说是能力者的新手,一个新手就拥有了此般强大的力量。他现在仍然赤裸上身,不穿鞋子,那个拥有未知特殊能力者的小孩拉了拉张涁的裤子说“哥哥,你好酷哦,能教教我吗?”张涁从小无父无母,靠捡废品维持生命,后来得到感悟,然后才去打工,根本没有朋友亲人,更别说弟弟,所以听到那男孩的一句后感到无比亲切,他虽然明白需要非常好的运气才可以拥有能力,而张涁还没知道那小男孩也有能力。“好”张涁根本没想过就说出了“只要你喜欢,我可以教你”。众人似乎感到自己的存在是多余的,因为,刚才的话张涁毫无理会,也没抱怨被召唤到一个无情的世界中,只是满口答应那男孩叫他运用特殊能力,众人纷纷抱怨到,但也无能为力,因为他们都是中期战士、弓箭手,根本没有力量伤害到一个自然能力者,这就是一个入门级的能力者跟中后期的强人的区别。沉默片刻,那老人又开声了,说“我希望你能帮我们一把。否则,你无法离开这个村子。”似乎感到一种恐怖的力量从那老头身体发出,完全压制着张涁。张涁笑道“我当然会帮你们灭了黑暗之主,不过,在这之前,我会离开这很长的一段时间”张涁的诚意,那老头完全明白,又是沉默片刻,那老头说“我叫杨斌,这村子的村长。”张涁又说“但我有一个要求,让这孩子跟我走”。“好”村长认识到张涁并无恶意,即使那孩子是村长的孙子,也放心地叫给了张涁。众人纷纷议论着,但也被村长控制住了。张涁走了,抱起那孩子走了。张涁到一个森林里面的,然后在一个地方安静地做了下来,一部分的身体已经融入了大自然,那孩子说道“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张涁”。“呵呵,张涁哥哥,我叫曾祥”。张涁仍然在努力着,汗珠一滴一滴地从张涁额头掉了下来。不久,张涁停了下来,说“曾祥,咱们走”。曾祥嗯地一声跟着张涁的脚步走了。曾祥问“哥哥,我们去哪?”张涁说道“一个美丽的地方”。曾祥不在问,自然,张涁也不再答。过了许久,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瀑布,瀑布旁边有一个湖,这湖湖向左右两边流去。吓呆的曾祥说不出话了。那里绝对是修炼者的圣地,一条从天而降的瀑布,瀑布旁边的湖中间有一块大石头,那石头约七米换,三四米长,呈现出扁形长方形。还有一块石头,在那湖中心的石头对上,也就是瀑布低下有数十块约一米宽一米长的石头,块块都被瀑布淋着。在那里打坐修炼,必定比普通打坐修炼好上十倍。曾祥说“哥哥,我们以后在这里修炼?”“是的”张涁笑道。“在哪修炼呢?”“这里是修炼的一部分,先引出潜力,再去森林旁边屠杀猛兽修炼”。说着曾祥的眼变成红色,恐怖而微弱的力量不断从他身体了发出,张涁不由得吓了一跳,原来他也是有特殊能力的,但不可以确定是什么能力。在曾祥完全没反应过来,感觉到有一股和强大的气流将他冲飞到湖面上,张涁以为这样可以引出他的能力。果然,一道更强的风包裹着张涁制造的风,不一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身上呈现出一道道蓝光,冰冷无比。落到水的那一瞬间,整个身体与水融合了。张涁跳过去,抱住了他,轻声说道“漂亮,你竟然是操纵自然元素的能力者。”曾祥也吓了一跳,原来自己也是有特殊能力的,而且着能力和张涁的能力很接近,张涁也吓了一跳,一个根本不知道自己有能力的竟然在一瞬间也变得如此强大。张涁在想:可以用风消灭风,肯定力量比风强上几倍才行。在用风克制风的一瞬间还能将自己的身体与水融合,他的潜力肯定比我高。张涁说“等我我召唤雷云,你看看能不能吸收雷元素,不可以就别勉强。”曾祥问“哥哥,你是可以召唤元素的?”“嗯,确切地说,我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大自然的所有能力我都可以用上,但是也有不少自己不会用的。”张涁闭上眼睛,刹那间,天空变的黑乎乎的,一道“人工”天雷从天而降,正好落在曾祥旁边,曾祥也闭上眼睛,那道雷没有落到地上,而是在曾祥身上环绕着。那些云消失了,雷电也消失了,剩下一道道雷在曾祥旁边环绕着,张涁往曾祥吼了一声“用你的雷攻击我。”说完,一道精准无比的雷向张涁飞去,张涁没挡住,不是挡不住,而是想看看威力到底有多大。张涁闪开了,他没事,有事的是他背后的大树,不过也没多大的事,那棵树颤动两下雷就消失了,很明显威力还是不大,是因为曾祥还没能控制好那力量。“扑”,曾祥身上的雷消失了,曾祥整个人直到在了地上,他,体力不支了,说到底,曾祥也就是七岁,而且也没使用过自己的能里。张涁抱起他,一跃十几米,落到了那湖中心的石头上,张涁缓缓地将曾祥放下,又是一跃十几米,他到了湖边。张涁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那湖边,张涁走到森林外面,看见了一头十多米高的龙,张涁说道“晚餐就是你了。”那龙一跃,两只大脚踩在了张涁上方。。。

      茫茫的宇宙中,许许多多的生物生长在各个星球上,而宇宙中,一个堪比太阳系的星球,那星球上无所不有。

      张涁也不甘示弱,一个土元素化的拳头还它一击,在拳头跟脚板相撞的那一刻,地面下降了二十多米,而那条龙也倒了下去,不一会,那龙怒吼一声“小子,束手就擒吧。”果然,那龙不一般,已经能说话了,而张涁被烟尘覆盖了,根本不知道什么回事。接着又是一声龙的怒吼,渐渐的,张涁已经知道什么情况了,刚才说话的的确是那条龙,恐怖的声音也是那条龙发出的。远处近百条龙以飞一般的速度冲了过来,似乎想灭了张涁,那条龙又说“你是个强人,我很想跟你单独交手,但是教主有命,必须组团灭你,可惜了。”“哦?你就以为那一群龙就能灭我?”张涁有点高傲地说。“是吗?刚才那一击你已经如此吃力了,数百条龙一起攻击你就不是吃力这么简单了。”那龙得意道。话音刚落,那龙发现张涁化成一道光影的时候已经迟了,因为它的的身体已经不完整了,尤其是心脏,其次是脑袋,被那光影穿过的都是孔了。“好...好...好强...啊。”那龙用最后一口气吐出这句话。那群龙也来到了,虽说秒掉了一个,但是这么多个,而且每个都不比第一个弱,可以说都比第一个强得多。他尽量躲避着这些龙的攻击,是不是看那条走单就去杀了那条龙,可是没一条都杀得如此困难,四个小时的持久战,他,无意中被一条龙用尾巴把他给甩到地上。“拼了。我跟你们拼了。”张涁大吼。“海洋、大地、清风...天地之精、日月之华,请给予我消灭它们的力量吧!就凭我对大自然的信任...”张涁小声说道。此时此刻的张涁旁边呈现出一圈土黄色的光圈,正好把张涁包裹着,无数的龙用各种各样的方式,那光圈却丝毫不动。远处,光点、光圈、光影...海蓝色的、土黄色的、草绿色的...各种各样的元素力量往张涁飞去。张涁吸收了从未吸收过那么强大的力量的自然元素,虽然他明白一个道理,一个跑下楼梯就趴着不能动的人突然要跑马拉松,那是要命的,但是他想都是死,这样还光荣点...那些龙似乎感觉情况不对,但是,奇怪了是它们都无法都,连呼吸也几乎呼吸不了。接着,那些元素一一从张涁的身上流散出去了,龙,走一、两步都倒下了,死了,比较强的可以走到十步,不是快到看不见,不是用特殊的力量杀它们,而是附近的大自然接受张涁的控制,而张涁不让它们再活下去了,所以就死了。而流散的自然的气息也包括的张涁的能力气息,也就是他付出了一个很大的代价,就是无法再跟大自然融为一体。倒在地上的他毫不知情。而曾祥在他与第一条龙交手的时候那一震就醒了,与群龙交战的场景他一一牢记在心。“哇,帅呆了。”曾祥暗想到。曾祥把张涁安顿好后自己又去把部分龙拖回来烤了。一天过去了,他仍然在睡着,还时不时打呼噜。第二天,曾祥把烤肉放在他旁边自己去瀑布地下打坐,完全融入的水中,他的身体还在那打坐,但是他本尊已经走到森林外了。第三天,曾祥不吃这些恐龙肉了,去外面尝试捕杀自己的猎物,可惜,一无所获。第四天和第五天跟第三天一样,捕杀不了,最后还是吃张涁的恐龙。第六天,曾祥不抓了一只羊,已经不错的了,他这天整天吃着这些东西,而张涁仍然在那湖中央的石头上打呼噜。第七天,曾祥又捕杀了捕杀野兽。光阴似箭,八十多天过去了,这天,八岁的曾祥激动地看着张涁慢慢睁开眼睛,睁开眼睛的他根本用不出力气。过了一会曾祥抱着烤肉放在张涁的旁边,像魔术一样地神奇,左边的烤肉瞬间消失了,虽然没有了特殊能力,但是一个如饥似渴的“狼”的速度也是不能小看的。吃饱以后,张涁感觉到浑身都是力量,可惜啊,力量没有特殊力量牛的,除了等级差太多,就像一个入门级的特殊能力者跟一个接近手的没特殊能力的强人打,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吧。一阵冷风吹来,张涁颤抖了一下,那感觉是他从小到大都没有过的,因为他出生已经跟自然融在了一起了。而他,尝试再感受自然,可惜,反复数十次都是没有用的。他冷笑一阵,说“原来给我的惩罚是这个。”曾祥不懂地问“哥哥,你在说什么?”“老实说,我已经没有力量再融入大自然了,可以说,我被大自然抛弃了。”张涁叹息道。“也就是说你被特殊能力抛弃了?”“对,我被抛弃了。”沉默一会儿后,张涁又说“我想,我已经没你强了,你回去村子,保护好你的亲人,不用管我,如果我变强了,我就去找你,我没办法的话,你也别想我了。”张涁很霸气地说道,其实张涁在想什么曾祥懂得,也明白他的意思了,勉强笑道“我知道你会来找我的,我等你,但别让我等太久。”此般水平的话语从一个刚满八岁的小男孩口中脱口而出,不是一般人可以敢相信的。张涁摆出一副斩钉截铁的表情,曾祥甜蜜地笑了一下,眯了眯眼,说“哥哥冷漠的样子也很酷。”接着转身背起几个豹子往村子走去了,曾祥大笑道“你昏迷了几个月。”曾祥走了,大步跨小步地走了,他挥了挥手,头都不回一下就走了。(张涁不再像过去那样练了,而是锻炼身体。他想了想修炼的方式:早上,做一千个俯卧撑再取狩猎开餐。中午,在瀑布下打坐养神。晚上,爬到树上,以最快的速度来回跳动。......(主角啊!事实真的如此吗?)不,不是这样的,早上,他很勉强地做一百个俯卧撑,休息几个小时后去找些兔子、绵羊什么的当猎物,反正是没有威胁的。呵,到了中午呢?打坐,对啊,他在真的这么有毅力?不是的啊,他再那冷得浑身颤抖。哼哼,至于晚上,费尽心思才爬上树,不掉下来已经很不错了,至于间接嘛,当然一个小时一棵。......等等嘛,他是主角,当然有主角光环了啦。)白天,天锻炼自己的力气,由于失去的特殊的能力,他比平时修练的时间也多了两倍(过去一天修炼十二小时),剩下的就是休息,他伤心过度,吃的生咬兔牛羊,至于喝就是在瀑布低下打坐的时候喝,有吃有喝,真羡慕,他总对自己说“这也是修炼。”清晨,他大汗夹小汗地掉在地上,他从未有过的努力。中午,他打着冷战也坚持几小时,他从此付出的汗血。晚上,他提心吊胆在树上做松鼠,他付出很大的代价。一日复一日,一年复一年,三年过去了。强壮的他出现在曾祥面前,吓了他一跳,曾祥问“真的是哥哥?”“怎么啦,不认识我啦?”满脸自信与笑容的张涁问着。“当然不认识啦,可是着气质我还记得。至今我还单挑不过的龙,你可以一个杀百余个,那场景我牢记于心,终身不忘。”曾祥得意地说。“不是我骄傲,我不可以以一敌万也没脸来找你。”他仍然那样冷漠,但冷漠中也有亲近一面。“你不是没有特殊能力了吗?怎么可能啊正常人打赢一个就很不错了。”曾祥有点怀疑。曾祥立刻说道“我,我想和你打一场,你不必手下留情的。”张涁应道好,连忙说道“出去打,我怕控制不住。”曾祥连连点头,全身发出恐怖的力量,恐怕过去也打不赢他,除非用禁技。张涁“走”了出去,但是,每天特殊能力成分,完全靠自己的速度,让曾祥眼花缭乱。曾祥完全跟不上的脚步,村长在暗中点了点头,暗笑道:实力跟成长都太快了。张涁说“停吧,就这里了。”话音刚完曾祥就毫无保留地将附近的热能聚集起来,向他抛过去,本来是可以将他整个人烧灰的,可是却毫发无伤,并没躲避,也没反抗。张涁说“三年了,你和当时也没两样嘛。”“三年?你练功练到忘记时间了吧,快十年了。”曾祥惊讶的说。“难道我睡了七年?应该不会的吧,我记得我的日历是三年啊!”张涁狡辩着。“我有公用日历,你的是自制日历,当然以我的为标准,是十年了。”曾祥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我练功练了十年。在他们谈话谈得正开心的时候他们没有发现其实有数道黑影在跟着他们。张涁发现了问题说“不要离开我半步,有麻烦了。”张涁向空地上一踩,一个合影被踩在了地上,那人是黑暗教会的。数道黑影也都停了下来,张涁用力一踩,说“你本尊怎么没停下来,让分身见客真的好吗?黑影不见了,只见一个全身黑色衣服的,还有一个什么的面罩。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