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没有奴隶的世界

作者:言笑尘 | 军事小说 | 围观:11979

收藏

  这里是欧洲与非洲交界处处的西海岸,海上的船只往来生生不息,在而如今的二十一世纪,这个经济全球化的时代,全世界了很难再找到了一个不被经济所带动整体的地方。  在经济急速发展中的同时,大自然也在不断地继续恶化,上古的文明也日益绝种了。。。  但是在恶略的情况下也总该不久,从远方的海平面上出现了一个小黑点,它不断的放大,最后成为了一艘制式双桅帆船。它看上去很古老,完全想象不出是本世纪的产物,看上去也很破,仿佛刚下了战场一般。。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环世界奴隶有什么用  环世界奴隶怎么来的  环世界哪里买奴隶  世界唯一有奴隶的国家  环世界买奴隶  现在世界还有奴隶吗  世界还有奴隶的国家  群星创建奴隶世界  


      因为他的老伙计——“行进者号”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在这近二十年的航海生活中,一次次与时间赛跑,急速行驶;与风暴抗衡,与海兽决斗,甚至有过三次从海盗手中死里逃生的经历。不时的触礁和身陷暗流,已将船只的龙骨和侧舷损坏了,要是再找不到家族的夙愿之地,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行走在原始森林中,飒森一面注视着左右的情况,一面将之前的一幕幕联系起来:自己驾船驶来时,是朝向东南方向;除了登陆的那一端,岛的另一端也指向东南方向;就连住的屋子里,那奇怪的文字,也是严密的刻在东南方向的墙上。将这一切联系起来之后,飒森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这座岛的东南方向一定有什么存在着。”想到这些,飒森也不禁加快了脚步,向着森林更深处走去。

      飒森依旧举着单筒望远镜注视着东南方向的海面,大约一刻钟之后,海天相接的地方出现了一座岛屿,从远处看这座岛屿呈现出一个近似于梭形的轮廓,长约170英里,宽不到40英里,“梭子”的一端指向欧非大陆,另一端则指向飒森帆船驶来的方向,仿佛码头上迎接客船的栈桥一般遥遥相对。

      今天是他来的第二天,昨日被热情好客的本地人拉去了大祭坛旁的空地,土著人专门为他开了一场盛大的欢迎会。土著人中的长者专门为飒森接风洗尘,他们准备了很多本土的食物,自家酿的酒,甚至还为飒森烤了一只异常肥美的全羊。

      “不过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找到这样一个地方,从小跟随家父在世界中游历,至今已经快二十年了,要是再找不到夙愿之地,我想,我也只能留下给您养老了,因为我的船已经损坏到难以修复的地步,而我也已经身心俱疲了。”说完,飒森仰起头将碗里的酒一口气喝尽,眼圈也有些红了。

      老妇人缓步走到飒森面前,用本土语言说了些什么。可是飒森毕竟不是本地人,根本听不懂老妇人的话语,只好带着抱歉的表情要了要头,并一手放于胸前,一手置于腰后,深深地鞠了一躬,算是还礼了。

      这时飒森听到身后传来脚步的声音,回身望去,只见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妇人缓缓走来。她佝偻着腰,身着一件白黄相间的麻衣长衫,用一根木钗将头发盘在头上,显得很整齐柔和,一双淡蓝色的眼睛带着几分淡然的神色。

      在一些别的大洲,也有着这样或那样的祭祀仪式,不过飒森还是很难理解这些土著人行为的具体象征。又向前走了一个中午,地势开始呈现下坡的趋势,这是一个即将到达岸边的前兆,穿过最后一片棕榈树林,也就到达了岛屿最南端的海岸。

      “可是明知辉煌之后是没落。强大的亚特兰蒂斯沉入了海底,神秘的玛雅文明被异邦摧毁,就连最特殊的海岛文明也在签订了一个誓约之后,悄然退出了历史的浪潮。然而誓约缔结者的另一方,佩戴着十字剑的华威尔家的后人:飒森?华威尔,你回来了。为了表达对你多年来付出的谢意,我将送给你一个梦,一个你或许不愿醒来的梦。不知你是否愿意接受它呢?”

      天空的太阳十分明媚的悬挂在大西洋的上空,为往来的行人指引着前进的方向,辽阔的水面上波光粼粼,只是偶尔能看到一、两只海鸥划过海面,留下点点清波,为这无聊的生活增添一点活力。

      进了屋子,飒森找了一把椅子坐下来,老妇人则去忙乎什么了。

      清晨,太阳还未完全从地平线上升起,飒森已经醒来了,多年的夙愿使得飒森没有睡过一天懒觉。他清洗了一下脸庞,往水壶中装进一些淡水,在向村中的人告别之后,继续向岛的东南方向走去。

      飒森接过茶杯,浅酌了一块口,确实感到酸涩中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清新。飒森微笑道:“谢谢夫人,请您继续。”

      飒森当然知道老人话中的意思,当下毫不犹豫回答道:“愿意!当然愿意!亲爱的夫人。”

      一会儿,老妇人端出一盘水果和一坛自己酿的酒放在飒森面前的桌子上,又取出两个碗,倒上了酒。他看着飒森说道:“说说看你的来意和疑问吧,年轻人。”

      举目四望,没有发现人影,飒森侧腰拾起一枚贝壳放进大衣的兜里,举步向岛的另一端走去。

      飒森立刻回到船舱,拿出一个有些年代的水壶,一架折叠式帐篷,一把手电,打火机和两瓶庭巴图产的小麦酒,然后登上甲板收起船帆,将船停靠在岸边,放下锚,便独自一人下船了。

      距离海岸750码的海平面上,高高耸立着一根通体漆黑的岩石柱,高有千尺,粗过十丈,如同一把横绝在岛屿与大陆之间的利剑,直指苍穹。“剑”身上铭刻着莫名的符文,一天、一剑、一沧海,给了飒森无比的孤独落寞之感,胸口传来一丝酸楚,那是来自内心深处的伤怀。低头看向胸口,又抬起头看向海洋彼岸的大陆,良久。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