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结

山村奇异谈

作者:傲视江湖小虾米 | 灵异小说 | 围观:19549

收藏

  一件件荒诞不经奇特的怪事,收伏尸体,超度亡灵恶鬼,说是奇,谈在怪。常人背后不为人知的秘术! 山村奇特谈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这天下午三点收拾完饭店的卫生,我拎着垃圾袋子,去门口倒垃圾,一打开门,这风直往脖领子里灌,直挺挺的打了个冷战,“这操蛋的天气”我暗自骂了一句。出了后门,门口一老汉蹲坐在饭店的墙角,上身穿了一件裘袄,大羊皮帽子,帽子周边卷卷的。下身挽着个大棉裤,翻毛靴子上透出几块黑毛,身上邋里邋遢的。“又是一个要饭的”我心里嘀咕着。我把垃圾扔进门口的垃圾箱里。转身要回到饭店,到这个邋遢老头旁边,我忍不住看了他一眼,他一动也不动,“死了”我心想。我上前探头又看了看,忽然,他抬起深埋在前怀的头,冲我嘿嘿直笑,那种笑感觉是一种,对!是一种很猥琐的感觉。我赶紧转身就走,这年头别惹了麻烦。忽然听见接近嘶哑的声音说:“小伙子,我饿了,有吃的没?"“唉”我摇摇头,转身到厨房,把那碗中午剩的面条冲下开水,浇点酱油,端给了他,他笑呵呵的吃了几口,说“有酒没?”这下我有些意外了。见过要钱要饭的,没见过要饭还要酒的。“这天冷,喝口暖和暖和,你看我这冻的。”他指了指他那带着红血丝的黑脸。我回屋拿起昨晚未喝完的二锅头,递给他,他也不客气,咕咚,咕咚就是几口,临了,不介意的咂了咂嘴。饭也给了,酒也喝了,我要回去时,这老头对我说:“夜半子时夜风寒,怨灵作怪十二点。前生今世轮回路,莫笑姻缘莫笑天。有事到前面路口银行那找我,走咧。谢了小哥。”又是冲我猥琐一笑,转身离去。“擦。老糊涂了吧”我随口道。回了饭店。。

精彩情节:


    山村老师谈教育  


      (为我的铁杆更新这一章,,没有你的支持我真的很难写出这本书,亲,谢谢你!)

      没敢回宿舍,跑到电影院混到了晚上8点,说实在的,那种恐惧的滋味一直占据这我的心,看完电影胡乱吃点,就去老乞丐的银行小屋,老乞丐没在。“这个老头也许是个骗吃骗喝的老骗子。”回宿舍的路上我狠狠的咒骂这个老头。快到宾馆门口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蹲在墙边,我走过去,老头见我来了,站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走。”我领着他进了我的宿舍,顺便从厨房弄了点酱牛肉,一瓶二锅头,扯过桌子,我和他喝了起来,“你这自己一人”我问道。“不是,我家离着不远。没事就出来走走。”“那你怎么要饭,儿女不管你吗?”他抬起头有些生气的说:“谁说我是要饭的了。我脸上写着呢?”我尴尬的举起酒杯,:“走着,大爷?”老头也不再计较,一口干了。后来我才知道,他的命运的波折,处处充满的危险。

      我和老张坐上去义县的班车,车上老张告诉我,我们要先去义县的鸡冠村,因为那里的活急。我问老张“什么活。”老张皱起眉头说了二个字“镇尸!”之后便看了看窗外,指远处那座高山对我说“李子,你知道那是什么山吗?”我摇了摇头,“鸡冠山,关于这山的由来还有个传说。相传在很早以前,这里景色优美,人们过着与世隔绝的“世外”生活,靠天吃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虽不富裕,倒也衣食无忧。有一天天上的金身和银神发现这里景色别致,便坐下来一边饮酒,一边赏景。酒至酣处,金银二神一时因话不投机,随即动起手来。二神打的难解难分,整整三天三夜方才挺了下来,结果双方都打的是头破血流,这一下可乐坏了这里的老百姓,金神的血滴下,地下生成金砂堆,银神的血滴下,变成银沙堆,山村里的人全赖挖金沙和银沙。有一天一个王姓的山外汉子来挖金沙时,碰巧金银二神又来赏景喝酒,喝着喝着想起了往事,谈论起当年打架之事,金神说:“老银,如果咱俩当年都死在这,那不变成一座金山一座银山才怪呢。”银神说:“哈哈,你我都死不了,这里也长不出金山和银山。”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位王姓的汉子是个贪心忘利之徒,岂能放过这等好事,不由分说,拿起铁锹从背后向金银二神砍去,幸好金神躲闪的快。免遭一死,银神躲闪不及,丧身在此,在银神倒下的地方,瞬间长出一座大山,银光闪闪。据说,现在还能从山上捡到矿石。金神回到天宫,如实向玉皇大帝汇报此事,玉帝一听,立刻派八仙去拯救银神,待八仙下界后一看,顿时手无足措,原来银山被王姓汉子用火药炸的面目全非,玉帝大为生气,当即派雨神惩罚王姓汉子,从此山村里再也没有宁静过,每隔一段时间,就下一次冰雹,这里的日子苦不堪言,逐渐的,日子越来越难过。

      这天下午三点收拾完饭店的卫生,我拎着垃圾袋子,去门口倒垃圾,一打开门,这风直往脖领子里灌,直挺挺的打了个冷战,“这操蛋的天气”我暗自骂了一句。出了后门,门口一老汉蹲坐在饭店的墙角,上身穿了一件裘袄,大羊皮帽子,帽子周边卷卷的。下身挽着个大棉裤,翻毛靴子上透出几块黑毛,身上邋里邋遢的。“又是一个要饭的”我心里嘀咕着。我把垃圾扔进门口的垃圾箱里。转身要回到饭店,到这个邋遢老头旁边,我忍不住看了他一眼,他一动也不动,“死了”我心想。我上前探头又看了看,忽然,他抬起深埋在前怀的头,冲我嘿嘿直笑,那种笑感觉是一种,对!是一种很猥琐的感觉。我赶紧转身就走,这年头别惹了麻烦。忽然听见接近嘶哑的声音说:“小伙子,我饿了,有吃的没?"“唉”我摇摇头,转身到厨房,把那碗中午剩的面条冲下开水,浇点酱油,端给了他,他笑呵呵的吃了几口,说“有酒没?”这下我有些意外了。见过要钱要饭的,没见过要饭还要酒的。“这天冷,喝口暖和暖和,你看我这冻的。”他指了指他那带着红血丝的黑脸。我回屋拿起昨晚未喝完的二锅头,递给他,他也不客气,咕咚,咕咚就是几口,临了,不介意的咂了咂嘴。饭也给了,酒也喝了,我要回去时,这老头对我说:“夜半子时夜风寒,怨灵作怪十二点。前生今世轮回路,莫笑姻缘莫笑天。有事到前面路口银行那找我,走咧。谢了小哥。”又是冲我猥琐一笑,转身离去。“擦。老糊涂了吧”我随口道。回了饭店。

      转眼间,十一点五十五了,我有些醉了,这老头的酒量不是一般的好,一瓶二锅头几乎全叫他喝了,老头面色红润的看了看点,起身向外走去,我壮着胆问他“我能去不?”老头冲我挥挥手说:“一会听我的!”我点点头紧紧的跟在他的后头,来到102房,老头抬眼看了看房门对面的墙上,感到破意外,“这有人做过措施,不过是治标不治本,以后怨气越来越大就没什么用了。”我顺着他的目光却没发现什么。我有些紧张的拉着他的胳膊,他打开门的一瞬间,我感到阴冷的气息,与天气的寒冷不一样,是那种阴寒的冷,身上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老头眉头一皱,进了房间打开了灯,脱下那件破棉袄,不知从哪里抽出一个鞭子扛在肩上,这个鞭子比平时赶马车的鞭子短,红色的鞭杆,抓握处磨的锃亮,鞭子梢是一撮红色的毛编织的,我正纳闷的打量这老头手里的鞭子,突然,屋里的等一闪一闪的,门砰的一下关上了,屋里的窗帘有股怪风吹飞飘了起来,那若有若无的声音又出现了,“咯。。咯。。吱~~~”就像刀子划擦瓷器的声音。此时老头闭上眼,右手掐了一个奇怪的手势点在我额头,肩膀。嘴里念道着我听不懂的词语。突然屋里盖在那床上的白被单飘在空中,四个角渐渐落下,显现出一个人形,老头猛的睁开双眼,看着我说:“站在这,别动!”我愣愣的点了点头,我看见那漂浮的被单猛的向我们的方向冲来,我惊愕的指着老头的身后,结结巴巴的说“后。。。后面。”老头忽然拉开架势,急速的一个转身。利索的甩起手中的那杆鞭子,嘴里配合着一些奇怪的词语。“啪~”一声清脆的鞭响。鞭子抽在被单上。“啊。。。”凄惨的一声传了出来。灯光不闪了,此时老头迈了了一个奇怪的步伐,“啪~”随着第二声鞭声的响起。白单子落到了地上。老头喝道:“你即已死去,还留在这里做什么,早早去轮回吧?”我感到一股怨恨的眼神在看着我们,“哼”老头不知道从哪抽出一张黄色的符,一甩手向前方打去。“砰"的一声一股黑烟升起,形成一个人,一个女人,“我为什么要去轮回,你可知道我死的有多惨,你能听听我的故事吗?”"五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荒芜,有个姓周的老板开发了这里,盖起了楼,我老公就着这当工人,有一次因为工资的事情宇工头吵了起来,被工头打了,可是谁知道在我老公上夜班的时候,工头怀恨在心,串通塔吊师傅用水泥斗将我老公从五层楼撞下来,当我听到这个消息赶来时他还趴在地面嘴里流着血,才给了2万赔偿金,我去找老板,经理,他们推来推去,正在我打算去法院诉讼的时候,工头打电话给我,叫我去协商,可是我来了之后他们威胁我,我把我捆在工地的屋子里,打我。那天我老公生前的好友偷偷的进来,帮我逃跑,却被刚喝多了工头发现,把老公的好友赶跑了,我绝望的冲向工头,工头一把拽住我的头发从外面拖到屋里,使劲的踢着我的肚子,我使尽力气咬伤了工头的胳膊,工头顺手拿起一根绳子背后压住我,狠狠的勒向我的脖子,时候偷偷的把我埋在这地基下,并且请了个道士将我封印在这里,你说这怎么叫我去投胎?”老头摇了摇头“怨孽啊,世间自由因果,你报了仇可是增加了你投胎的罪过,对你不是一件好事啊。”“我不管,我要报仇!”女鬼声嘶力竭的吼道。老头看着女鬼"你知道他在哪,你的仇又从何报起?”“那你也阻挡不了我。”说完女鬼恶狠狠的扑向老头。老头脸色一凛,“畜生”紧接着从兜里拿出一个葫芦,这葫芦外面克着复杂的文字和图画,老头随后又甩出一个漂亮的鞭花,一甩,一带,与手中的葫芦搭配起来,只见鞭尾那朵红色盖住葫芦口。老头冲我点点头,做了一个收工的姿势,我惊讶的说:“|完事了?”“区区一个怨鬼,还难不倒我老张!只是人间道无常,恩怨情仇多惆怅啊”“那她怎么处理?”“找个日子渡了”这老头就爱酸个词,我鄙视的看了看他。此时我我才知道他叫老张。(之后和老张在一起很多年。我才逐渐认识到老张这个人和他的事。)忙完了,回到宿舍,我从床底下拿出珍藏的赤峰黑字。这酒也叫“闷倒驴”劲特大,老张头也不客气,也知道我的酒量,不在管我,自斟自饮起来。

      第二天清晨一大早。我穿上大皮袄,和老板请了个假。直奔老乞丐的银行取款机,可是外面没有他的影子,也许是出去找吃的了,我蹲在台阶上,抽出一根烟,刚要点着,取款厅的门开了,一个邋里邋遢的身影出现在我的面前,我顾不得点烟,跑上前去,有些结巴的说:“大、、爷、、大爷、、我、、、我、、找你!”老头依旧一脸猥琐的笑容没说话,伸出二根手指头,动了动,我识相的递上根烟,点着了!他说道:“遇到了。”“嗯”我答道。“给我弄点吃的,我饿了!"他伸了个懒腰,我们到电影院边的餐馆,要了一壶奶茶,一份小菜,几张牛肉馅饼,这老乞丐也不客气,大肆朵颐起来。

      老张站起身,拎起旅行包,对我喊道:“到站了。”我背上背包,跟着老张下了车。脚下一条土路,坑坑洼洼的,路两旁的田地光秃秃的,时不时几只乌鸦几起几落。我立了立衣领,跟在老张屁股后顺着大道走了五十多米,转向一条小路,顺着小路没多远看见一个石碑,石碑坑坑包包的,隐隐刻着三个苍老的字“鸡冠村”。老张叫我停下来,我们坐在石碑旁,手里的烟还没抽完,打远处一辆马车赶了过来。老张摸了摸我冻僵的手,"接咱爷俩的来了。”马车到了跟前,赶车的是个典型的庄家汉子,旧皮帽子歪戴在头上,上身大羊皮袄,下身套档棉裤。赶车的见我冻的直哆嗦,把手里那厚厚的套袖给了我,我想拒绝,老张看着我说:“带上吧。这家伙管用!栓子赶车!”栓子把我们的包放到车上,坐上车,一挥手里那长马鞭,“驾!。。驾!”马车飞快的奔向村里。不多时,栓子把马车赶到一座农家小院的门口,老张领着我下了车进了院里,院子不大,农家耕具,家禽一样不少。可能是天太冷了,门口狗窝里那只四眼狗探了探头,又缩回了窝里。一进屋是典型的农家结构。左右各一灶火台。老张向东屋走去,打开门帘,映入眼帘的是一铺土炕,一个掉了漆的红色大柜,一台黑白熊猫电视机,炕上着几个和老张岁数差不多的老头,围着炕桌抽着呛人的旱烟。一见老张,这几个老头下地迎了一下“张师傅。冻坏了吧,这天要刮它娘娘墙(方言:很大风的意思)的。炕里坐,热乎儿。”老张也不客气,在炕里把腿一盘,扯过桌子上的旱烟笸箩,熟练的卷了一根,点上火开口道:“现在什么情况了?”其中一个长着酒糟鼻子的老头说:“张师傅,眼下这棺材还放在那个洞里,您上次不是说,这次再来给解决了吗?我们一直也没敢去看,您叫我们看着,别叫牲畜野猫野狗的进去,我们几个老家伙合计着在哪弄了个门。一直锁着呢。”老张突出一口烟说:“上次我来,算了算,是日子不够,时辰也没太好的,这次差不多吧,不过还得准备些东西,得快,今个初七,初九晚上子时动手,别差了日子。”老头接口道:“都要准备啥,张师傅你尽管吩咐,我这就差人去弄。”老张叫我取过一张纸,一个笔。他念我写“要黄纸一打,带褶的,带眼的都不要,要那种干净,纸浆压的匀的。大白公鸡一只,要纯白的不带杂毛,最好是年岁旧的越好,上好的贡香两把。你们村里的黑子带来,别的就不要了,越快越好!”说完把纸给了那个老头,顺手捻灭了手里的烟说:“饿了,得吃饭了,坐这一道的车,还没吃饭呢,先祭祭五脏庙!”柱子打开门帘说,“张师傅,都准备好了,去我家吧!”老张和我跟着柱子出了门过了几个胡同,进了一家院子,屋里一中年的妇女挑开门帘迎了出来,老张大步进了外屋,一股肉香从热气腾腾的锅里飘了出来,“狗肉,呵!放枸杞了,李子今有口福了!”老张提了提鼻子说!弄的我一阵尴尬。

      下午我和老张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醒来后,炕头放着一个大包袱,打开包袱里面是老张要求的那些东西,老张认真的检查后,对我说:“今晚带你画符,现在你好好休息休息.”我一脸兴奋的点点头,“怎么画符?和电视上的一样么?”

      看着这老家伙不急不慢的一手端着续了好几次的奶茶,一手拿着牙签剔这那口爆黄牙,我说:“大爷,这怎么办?那个是什么东西?是不是鬼?对我有影响没?”这老头摇了摇头,一副高人的样子说:“你一下问我这么多我怎么回答你。简单说,就是一个小小的煞鬼罢了,你的阳气重,她属阴,你误冲了她,这不好说。”我一脸无辜的说:“那我该怎么办啊。”他一副吃饱喝足的样子说:“晚上我和你走一趟,相遇就是缘!记得结账啊。”转身出了门。我结完帐一出门口,没有他踪影了。

      看着桌子上老张一手提着骨头,一手忙不失的提起酒杯滋喽一口,我这个汗啊,这付形象和济公老人家有一拼啊,我心里想“老张啊老张,你就不能检点,这吃相,再说你爱这口吧,咋得注意一下形象啊!"我白了老张一眼。老张不以为意的继续他的吃喝像。我突然想起老张和那几个老头的对话,什么棺材,什么洞的。我开口问老张:“张大爷,刚才那几个老头你们说的是什么事情?我怎么云山雾罩的。”老张咽下嘴里嚼的正欢的狗肉说:“这事说来话长了,这事得从一个月之前说起,一个月之前,这村的葛二到找到我,说他们这个村子出了事情,还死了几个人,也报案了,上边也没个说法,人死的时候全身发黑,几天就恶臭恶臭的。我感觉事态严重就,来到这检查那几个死者,死的人没有外伤,像是中了某种毒,我怀疑是尸毒引起的。这种事情必须得找到源头,还得预防尸变的可能,要是尸变这事情就难办的多了。我在这村子转了几圈,登上这鸡冠山使用用“望”字术。发现村子三山环绕一层淡黄色,唯独后山一处黑气隐晦。在后山山涧处发现一高七十公分宽约五十公分的山洞,回村一打听,这洞自打有村子就有,不知道有多深,有胆大的村民进去了,走到几百米就没敢再进,鸡狗什么的进去也没有出来过我怀疑这洞和这事情有关。”老张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又说:“后来我站在鸡冠山上看了下此地的地势,东高西低,三山环绕,一条溪水缠绕而过,此洞对面三山层峦,山管人丁,水管财。此地乃风水佳地叫“玉带环腰”。说了你也不懂,这东西玄着呢,学问大着呢,你还是个瓜牙子。”一听这话我这个气啊,四川话都上来了。我暗自嘀咕“老瓜蛋,熟透的。”却没防备老张那枣栗般的一弹,我捂着脑袋,转身不在理他。老张吧唧这嘴说:“小孩子,没大没小不行。虽说我门是雇佣关系,但为了带着你方便,便于做活,我看你这岁数也差不多。在外你就叫我师傅。”“我不叫”我喊道。不叫师傅也行,咱爷俩这岁数叫我一声爷爷也不为过。”老张猥琐的笑道。“还来劲了,就不叫,啥都不叫!”我拧拧的说。老张见我真的生气了说:“好了,好了看你这娃,脾气还不小,不愿意叫师傅,在外还叫张大爷,你就是我侄子,顺着你行了吧。”我见老张放嘴了,我没说什么,大口大口扒拉着碗里的饭心里暗自高兴,“还治不了你这破老头,还占我便宜。哼!”

      “李子,大爷和你说件事行不?”老张抬起头,一脸严肃的说。“啥事,您老直说。”我整理着床铺说道。老张接口道:“我最近需要个帮手,我看这条件你挺符合的。”我坐在老张的旁边递给他一根烟回答:“都干啥?”老张深吸一口烟说:“最近有几个村子里犯邪。我出来挺长时间了,人家都托人给我带信了,恐怕事情拖不得,现我一个人也缺个手,我看你小子,挺机灵的,胆子也大,行的话,咱爷俩今儿就走,报酬嘛,大爷亏不了你。吃喝管够!”我反口道:“吃喝管够?要的我可不吃。。。!”老张没等我说完又伸出那粗壮长满老茧的右手,我见状立刻起身逃向门外。随口喊:“去就去。不过以后不准弹我脑门。。”

      有一天,鸡神是在不忍受百姓遭罪,就请雨神绕过山村里的人,雨神禀报玉帝,玉帝定下一个条件,就是鸡神必须变成山守在银山旁,于是鸡神自撞天庭断头台而死,头落在山村里银山的对面,变成一座山,从此没有了灾害,山村里的人们为了纪念鸡神,每逢除夕之夜,家家户户拿上贡品,点上灯笼到山上祭奠鸡神!

      第二天,我极不情愿的被老张那雷声般的呼噜震醒,穿好衣服看着老张那黝黑的脸,想起昨晚那惊心动魄的收鬼经历,我不禁对老张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老张这个神秘的人物比见到鬼还要好奇、这是怎么样的一个老头?此时老张也醒了。看着我呆呆的看着他,直起身做起来,依旧是那招牌---猥琐的笑容,“嘿嘿,小伙子看什么呢,我这老头脸像大姑娘脸么?瞅的我老人家都脸红呦。”我狠狠的给了他一个白眼,“我说张大爷你这是夸你呢,还是损你呢,还大姑娘脸,一脸的老褶子。苍蝇飞上去都能夹死。”老张抬起手照我脑袋弹了下来,我一边躲闪,一边说“张大爷,别弹,我说错了,手下留情啊!”“叫你小子嘴上不饶人。必须来个带响的。”最终还是以我捂着红红的脑门把这场斗嘴结束了。

      老张讲完这个故事,我不禁对鸡神的壮举钦佩敬仰起来。神也好,人也罢,有忠有义的能有几个呢!望着远处那鸡冠似的山,我有些痴呆起来。

      其实我对老张这人,这套活计充满着好奇,就像是吃辣椒,越吃越辣,越辣越想吃。多年以后,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相信一个才认识几天的向我要饭的“老乞丐”为什么会答应老张!

      这一年冬季我高中毕业,考上了个大学,不过是那种不入流的,自傲的我撕掉了录取通知书。离开家,来到这个寒冷的旗县。最初借助在同学家里,时间长了也不是个事,之后再白云宾馆找了份勤杂工的工作,工资1500,管吃住,对于没处去的我也是个住处,工作也不是很累,每天就是进菜的力工,饭店帮持着。

      北方的天气进入十月份就渐渐的冷了起来,我的家乡也不例外,塞北的山区进入冬季,随处能听见呼呼的风吼声,这个冬天很冷,在这生活的人,在腊月初七初八的时候一般是不怎么出门的,倒是应了那句老话“腊七腊八冻死俩三"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