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盛世江湖

作者:阅读王 | 仙侠玄幻

收藏

  《盛世江湖》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白山,白云城,唐谦,赵凯,韩沈,武举,刘全有,刘三,方云,贾虎,扬州,老板娘之间的故事。盛世江湖约27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盛世江湖唐谦_盛世江湖唐谦小说_盛世江湖小说唐谦

    唐谦小说名字叫作《盛世江湖》,提供更多盛世江湖唐谦,盛世江湖唐谦小说。盛世江湖小说唐谦摘选:唐谦心中所想的像,天策军府是朝廷主要原因提供更多军官的地方,这些羽林军教头也许级别低,但谁也不明白他们是也不是曾训出将军更有甚者元帅来…...

    唐谦小说名字叫做《盛世江湖》,这里提供唐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盛世江湖小说精选:教头当然是比不得校尉的。在天策府中大部分教头都只是挂一个虚职,说的直接点,这些人根本不能算是朝廷官员。而就算是那些最高级的教头也不过是从七品,不过是个不怎么入流的芝麻小官。校尉则不同,即便是最低级的从九品上的陪戎校尉也是有带兵实权的。而昭武校尉不仅是最高级别的校尉,更是正六品上的实权军官,距离将军只有一步之遥,比所谓的禁军教头不知高了多少分。但即便级别低,教头们也有着明显的优势。这个优势不是别的,正是天策府,两…

    教头当然是比不得校尉的。

    在天策府中大部分教头都只是挂一个虚职,说的直接点,这些人根本不能算是朝廷官员。而就算是那些最高级的教头也不过是从七品,不过是个不怎么入流的芝麻小官。

    校尉则不同,即便是最低级的从九品上的陪戎校尉也是有带兵实权的。而昭武校尉不仅是最高级别的校尉,更是正六品上的实权军官,距离将军只有一步之遥,比所谓的禁军教头不知高了多少分。

    但即便级别低,教头们也有着明显的优势。这个优势不是别的,正是天策府,两府一院的名头太大。而正如唐谦心中所想的一样,天策府是朝廷主要提供军官的地方,这些禁军教头或许级别低,但谁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曾经训出将军甚至元帅来。

    除此之外,任何一个天策府承认的高级教头,都可以随时成为真正的领军大将,这是太祖当年为了防止战争中军官伤亡导致军队不稳的策略,若是哪个军官不幸牺牲,这些天策府的教头便可随时补替。

    所以即便韩沈心中恼怒不喜,也绝不会毫无理由的对付方云,不过他也绝不会因为教头的身份而退让。

    不因为别的。

    就因为他是韩沈!

    他未到三十岁便是最高级的校尉,离将军只有一步之遥,他武艺高超,却也用兵有谋,他自认为年轻一代里除了那个三斗才情的杨一凡之外毫无敌手,不,而即便是那个杨一凡也绝对拦不住他前进的步伐!

    甚至他早就想见识一下那个当年压的他喘不过气来的文状元,即便那个文状元当年是那样的震动京都又如何,他不在乎!

    因为他同样是那一年的武状元!

    看着窗外的一片云霞满天,夕阳西下,想起了那三颗星星,于是唤来刘三,说道。

    “陪本将去城里转转”

    …………

    方云坐在茶楼对面的饭馆里,什么菜都未点,只是目光游离,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他性格刚直,自然不会在乎韩沈言语里的威胁。

    他也确实是府里派来办事的,只是与巡检不同,他不是来看看的,而是来找找的。

    钦天监对三大凶星的批命十分有趣。他们说七杀是扰乱世界之贼,破军是纵横天下之将,而贪狼则是狡猾奸诈之士。天策府大部分都是军人,所以不会相信所谓的杀破狼之局,即便真有了,他们也只是会想办法用武力破解,但这并不代表钦天监的批命没有效果。因为天策府看中了其中一颗星,准确的说,他们看中了那颗破军!

    所以天策府才会派方云南下,所以方云此刻才会坐在这里找人。

    实际上方云比巡检的人马早来了几天,他原本先到的是扬州府城,在那里无意间看到了一个黑衣黑袍的男人。那个男人面貌普通,神色冷峻,彼时孤独一人坐在酒楼里,霸道冷漠的气质溢然周身。那种气质太过冷漠,却又无比的霸道,仿佛睥睨天下一般。霸道得方云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便认定自己找到了目标。随后他寻着黑衣人飘忽的踪迹,一路来到了这里,在这个小城里找了很多天却依旧没有消息,但他有种感觉,感觉就好像已经抓住那个男人的衣角一样。

    …………

    茶楼中

    老板娘开心的不行,或许是因为巡检到来,百姓们多了个谈资,黄昏是平日里最冷清的时候,今天生意却异常火爆,就连那个笨小二居然也招待了一个住店的客人。

    嗯,唐谦倒也不是一无是处嘛,老板娘心里想到。

    唐谦也高兴的不行,虽然不知道之前老板娘和花儿去了哪里,回来的时候竟带了一群人来喝茶。到处端茶送水,忙的不亦乐乎,腿都跑酸了,却一点也不觉着累。因为客人多,聊天的自然就多,聊到天南地北,极大的满足了唐谦的好奇心。什么上个月钦天监出了大事,什么明年春要举行朝贺,什么北方满人又有异动,唐谦听的是井井有味。

    唯一让他感到奇怪的就是角落里的那桌客人,说是那桌,实际上只有一人。那人只顾着喝茶,似乎与茶楼里热闹的客人们身处不同的两个世界,可唐谦又总觉得那个与众不同的客人会时不时的看向他。

    或许那是一个哑巴,又或者是想上茶不好意思喊我,唐谦暗暗吐槽,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决定上去问一问,谁让我是一个专业的店小二呢。

    “客官可有什么需要的?”提着茶壶,唐谦来到角落的客桌边,对那客人问道,又看到桌上茶壶里早已没了茶水,不禁心中暗暗得意,“果然是不好意思喊我倒茶,得亏我是专业的…”

    “你怎么知道我有需要?”

    冷,唐谦听到这个声音唯一的感觉就是冷,心中的得意尚未褪去,就感觉一阵冷意袭上心头。

    “小的看客官有段时间不曾喝茶,”唐谦咽了咽口水,他自己都不知道心里的紧张从何而来,小心地回答道,“所以以为客官需要加些茶水”

    说完连忙将空茶壶倒满,“客官可还有其他吩咐,若没有小的还要去干活”,唐谦很希望听到没有吩咐,因为他实在是受不了这里的气氛,就好像明明三步以外是春天,而三步以内却是寒冬一样。

    只是,事与愿违。

    那客人沉默片刻,声音依旧冷漠,对唐谦说:“确实有件事情要你做”

    “客观吩咐便是”

    “坐在这里,陪我聊会儿天”

    “啊?聊天?”

    “怎么,不行吗,我看别桌都是两三人一起喝茶聊天,我这桌什么都不缺,就缺个人”

    “不是小的不愿意,只是还有别的客人要招待”,唐谦心里微微发苦,一个劲的埋怨自己要来多这件闲事,眼前的男人一看就不是个善茬呀!

    那客人又是一阵沉默,然后拿出一锭银子,“这下可以了么”

    唐谦看着这一锭银子楞了一下,忍不住想要拿起来好好看看。天可怜见,自他来到这个世界,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一锭银子,平日里别的客官给钱大多都是铜板,最好的也不过是些碎银子。心中权衡一番,一狠心坐了下来,心里还是止不住的兴奋,心想之前向赵凯讨要小费没成功,现在总算是补回来了。

    心想既然收了小费,那就要办好事情,唐谦舔了舔嘴唇,恭敬地问道:“不知客官想聊些什么?”

    “我不曾聊过天,也不会聊天,既然我付了钱,你来聊便是”

    唐谦又是一愣,心中一阵无奈,这是个什么道理?花了钱,就让我来聊?哼!看在这锭银子的份上…我来聊就我来聊!

    “额……不知客官如何称呼?”

    那客人双眉一挑,不喜道,“聊天便聊天,问名字做甚!”

    “客官你想啊,人和人交流是不是第一部就是互道姓名?在小的看来,问名字是聊天中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唐谦心中又是一阵吐槽,不过他似乎已经适应客人的语气,“小的先自我介绍,小的姓唐名谦。”

    “有理”,说完客人又是一阵沉默,“贾虎!”

    “额…不知客官来自何地”实在不是唐谦想查户口,而是他想不出别的话来讲了。

    “京城!”贾虎言简意赅,惜字如金,说完看向唐谦,“听你声音不像本地人,你又来自何方”

    “小的老家也在京城,”唐谦心想北京大概能算作京城吧,“小的一个月前来到此地,额,找些事,赚些小钱”

    “哦?一个月前刚来?”贾虎眼中一道异茫闪过,还待说些什么,却听到有人正在喊唐谦。

    唐谦也看到刚下楼的赵凯正向他招手,向贾虎打了声招呼,便离开客桌迎了上去。

    “赵兄,可有什么吩咐?”

    “唐兄,我那客房中缺些灯烛,天色渐晚,难以视物,希望唐兄帮我找一些”

    “好说好说”应承一声,唐谦心里忍不住嘀咕,瞧瞧这个赵兄,礼貌的过头,看看那个贾爷,没礼貌的过分,这两个人互补一下该多好。

    这时大门外传来一阵豪爽的笑声,刘三正向韩沈介绍眼前的茶楼,说是泰兴县城里最好茶楼,韩沈虽是武将但却有文人的雅好,尤其喜欢茶道,听到是县城最好的茶楼,不禁大感满意。

    两人进了茶楼,正打算找寻店小二,抬头就和赵唐二人瞧个满眼。

    韩沈一眼便看见唐谦身旁的赵凯,脸色大变,骇然道:“升兴侯赵平!”

    此时,对面饭馆里的方云也被之前的大笑声引来,直接就看见了角落里的贾虎,暗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