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盛世江湖

作者:阅读王 | 仙侠玄幻

收藏

  《盛世江湖》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白山,白云城,唐谦,赵凯,韩沈,武举,刘全有,刘三,方云,贾虎,扬州,老板娘之间的故事。盛世江湖约27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白山白云城小说_白山白云城小说名字_盛世江湖小说白山白云城

    白山白云城小说名字叫作《盛世江湖》,提供更多白山白云城小说,白山白云城小说名字。盛世江湖小说白山白云城节选:白山城而去,而白云城一万将士不知道为何被视频工具云南郡,待至兵临城下,城中但是几百卫兵。一时间,城中百姓人心惶惶…...

    白山白云城小说名字叫做《盛世江湖》,这里提供白山白云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盛世江湖小说精选:太乾十六年秋,南蛮五族为了粮食和美酒三路兵发大明国,上路蛮军三万人攻云南郡尚水城,尚水城主率一万精兵守城,僵持不下。中路蛮军由哧佐族长率兵五万直击云南郡城,大明云南王亲自领兵三万,打得蛮军节节败退。两路蛮军被成功御之于国门之外,朝廷却丝毫没有轻松多少。南蛮第一勇士带着五千孩儿军直扑白山城而去,而白云城一万将士不知为何被调出云南郡,待至兵临城下,城中不过几百守卫。一时间,城中百姓人心惶惶,朝廷震怒,彻查军队离城之事…

    太乾十六年秋,南蛮五族为了粮食和美酒三路兵发大明国,上路蛮军三万人攻云南郡尚水城,尚水城主率一万精兵守城,僵持不下。

    中路蛮军由哧佐族长率兵五万直击云南郡城,大明云南王亲自领兵三万,打得蛮军节节败退。

    两路蛮军被成功御之于国门之外,朝廷却丝毫没有轻松多少。南蛮第一勇士带着五千孩儿军直扑白山城而去,而白云城一万将士不知为何被调出云南郡,待至兵临城下,城中不过几百守卫。一时间,城中百姓人心惶惶,朝廷震怒,彻查军队离城之事,并派镇南将军率八千铁骑火速驰援。

    赤道烽看着眼前几丈高的城墙,内心毫无波动。堂堂第一勇士,率最精锐的族人,借着上中两路大军之势,又趁城中无多少守军时偷袭,拿下一座小小的白云城,能有多难?即便守军抵死反抗又如何,即便满城百姓慷慨赴死又如何?拿下白云城,南蛮诸族以之为根基,进可攻,退可守,打回中原指日可待!

    待人马整修了半个时辰,赤道烽举起右手,便要挥军冲城,却不曾想这手举起了,一时间却不敢放下。

    只见城头一柄阔剑竖立其上,仿若一座大山落于上,剑气之凛然如泰山之重,剑罡之肃杀如华山之险,剑意之灵动如衡山之秀,剑道之偏锋如恒山之奇,剑招之妙仪如嵩山之绝。

    一柄剑,便是一座山!

    不甘,除了不甘,还是不甘!右手如同麻痹了一样,丝毫动弹不得,自己明明已是世间第一流高手,为何一柄剑会让自己如此恐惧!哪里来的恐惧!若这一手挥不得,若这五千孩儿军进不得白云城,我五族之议岂非徒劳!我五族之盟岂非徒劳!难道还要我西南族人再次陷入内乱纷争!

    不!

    即便一剑如山又如何!我五千铁甲孩儿军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赤道烽双眼充血,一咬舌尖,忍着颤抖将手挥下,五千孩儿军拔出兵器,胯下战马嘶鸣,欲要冲一冲那山。

    城池之下,有一人白衣长袍,自城中而来,所过之处,无风而动。

    他来自明国边陲小城,他来自天下五岳三山,他来自遥远的长白山。

    他,就是白山,姓白名山。

    他自城中而来,只为了握住那柄剑,因为那本就是他的剑。

    他登上城门,握住了阔剑,剑名白山,人名白山,仿佛蛮军与城池之间多了两座山,不是别的山,就是白山。

    南蛮五千孩儿军顿时感到手中兵器微微颤抖,刀剑低头,长枪拱手,骑兵的冲击还没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结束。

    “人剑合一,万兵俯首,剑圣,你竟然是一个剑圣!”

    赤道烽脸色煞白,他早已想到明国这座重要小城会藏着些许高人,却不曾想到,现在城头之人会那么高,高到孩儿军止步,高到他惊慌怒吼。

    “剑圣当然了不得,却也不见得能扛得住骑兵冲击,而我有五千军马,个个都是以一敌五的精锐,武道宗师又如何,面对军队也没有办法抵抗!”

    或许是给下属打气,或许是想要说服自己,赤道烽一声狞笑,对孩儿军吼道。随后身先士卒,冲向城门。

    “冲!”

    蛮军士气大增,举起兵器,拉起疆绳,朝着城门进军。

    不愧是南蛮孩儿军,气势如虹,如果真让他们冲到城门之前,恐怕再也没有机会阻挡,守城小将看着眼前来犯的敌军如是想到。

    他又看了看身前的白袍男子,他知道那是守城的唯一希望,也是城中百姓的唯一希望。

    白山面无表情,横手握剑,于城头一挥,剑气如山,如一座大山,大山高耸入云,剑气便也高耸入云,瞬间全天下都看见了一座山,那山横空出世,落于边南,屹立不倒。

    赤道烽捂住空空如也的右肩不甘而又迷茫的倒下,孩儿军也瞬间倒下大半,余下人马也惊慌失措,凶名盖世的蛮军瞬间成了残军,一剑威力如斯!

    “退,或者死!”声音冷漠而又淡然。

    即便是剑圣,也不可能每剑威力都如此强大,或许现在继续攻城便可以成功,但赤道烽不敢赌,也赌不起。

    活着的孩儿军眼中早已没了凶性,只有震惊和恐惧,以往气势如虹的孩儿军竟然真的被一剑斩成了孩儿!

    赤道烽感受不到失去右手的痛苦,却能感受到阵阵的心酸,那一剑斩的不只是他的右手,也不只是大半的孩儿军,那一剑斩的是蛮军的军心,他知道只要那座山还在边南,只要那座山没有倒下,南蛮诸族便没有希望夺回中原!

    “退兵!”声音就像瞬间苍老了十年,充斥着无奈和坚决。

    赤道烽被护卫扶上战马,终于明白了看到那柄剑的恐惧来自何方,那是来自生死之间的大恐惧。

    原来,看到那柄剑的时候,一切便早已注定。

    ………………

    ………………

    来犯之敌已经退兵,那人也早已离开城墙,飘然而去。

    守城的将士却依旧鸦雀无声,心中的喜悦被那一剑之威震动,那一剑代表着生死,死的虽然都是敌人。但,看到了生死间的大恐惧,谁还能欢呼出来呢

    城中百姓不曾见到生死,即便怕死,也不懂得什么叫生死间大恐惧。于是,欢呼声漫然全城,举城欢庆。

    …………………

    …………………

    燕京,大明皇宫

    皇帝正在御书房批改奏折,最近边境动荡,朝廷也多出不少事情要做。

    皇帝本就不喜秋季,再加上边南出事,心中烦躁不堪。若非皇后在一旁服侍,恐怕早就打算翻桌子了。

    “皇后,你说南方蛮子和北边老满过冬没粮食,想要来我大明打秋风,虽说是不自量力,但好歹有个原因,这车迟和飞律两个小国怎么也敢来挑衅朕!”

    “皇后,你说这白云城主为何要率兵马离开辖地?莫非是要造反?谁给他的胆子!还是说有人暗中指使?”

    “皇后,你说这篇奏折多气人!劝朕不要用兵亲征,谁写的奏折!龙图阁大学士?哼,一帮中看不中用的东西!”

    “皇后?”

    “嗯?陛下”

    “你要是再不回我话,我可真要掀桌子了……”

    “陛下,何苦这般烦躁,车迟和飞律两国国主不过是来信询问今年的朝贺何时举行,白云城主也已经被捕,现在恐怕正在押往京城的路上,六部三司也早已准备彻查此案,陛下又何必再着急,至于大学士…龙图阁十三个大学士有八个是三朝老臣,有三个给陛下上过课,还有几个现在还在给皇子上课,还有…”

    “够了,不用再说了,那些个老头一个个脾气比朕还大,朕惹不起,还躲不起嘛!”

    “陛下,您又何必如此着急,既然镇南将军已经领兵而去,想必定能击退敌寇。”

    “皇后啊,朕担心的可不是这个,他林还远若连几千贼寇也无法击退,也不必在活着回来了,只是他从辖地出发,即便率领的是最精锐的骑兵,想要到达白云城,恐怕也要一天一夜,朕担心的是如果蛮军攻城心切,莫说一天一夜,恐怕连半个时辰都撑不住,即使日后夺回城池,我大明几万百姓……唉……”

    皇帝喉咙嘶哑,双眼充血,沉默片刻,又忽然对皇后说:“如果白云城百姓被蛮军……朕便下罪己诏!”

    皇后脸色大变,皇帝挥了挥手,示意她不要劝阻,“我杨呈自登基以来,虽不敢说有多贤明,但也问心无愧,即便天灾降临,也不曾下罪己诏,因为天灾伤国,愧的不是我,而应该是天!唯独这一次,我却不得不下罪己诏,一城之主是我的臣子,是我用人不淑,我对不起百姓,不下罪己诏,我心难安呐”

    杨呈是一个非常骄傲的皇帝,只有真正难以自控时,才会说“我”

    皇后将皇帝拥入怀中,感受到皇帝的哀伤,心中也不是滋味,只是语气依旧温和,“陛下,朝廷已尽人事,现在我们便等着听天命吧”

    咣!

    御书房的门被撞开,一个太监冲进来正要说事情,便看见眼前一幕,顿时心头骤凉,冷汗直流。

    “奴才该死,奴才有要事禀报,不知陛下与皇后娘娘正……”

    “闭嘴!你个憨货,有什么事快说!”皇帝眼中,羞恼一闪即逝。

    “大供奉差我过来通禀,白云城之危已解”

    “什么!”皇帝瞬间惊起,“怎么回事,快说”

    “陛下恕罪,奴才不知,奴才只是听大供奉……”

    太监还不曾说完,皇帝便匆匆向藏龙阁而去。

    太监随即打算追上皇帝,却又听到:“这位**如何称呼?”

    连称不敢,太监对皇后说,“娘娘叫奴才小洪子就好,如今在藏龙阁做事,娘娘可有吩咐?”

    “吩咐到没有,只是想麻烦**走一趟三司六部,帮本宫带个话”

    “”娘娘想让奴才带什么话”

    “陛下乃是明君,又极为看中明律,自然要以身作则,不会贸然去挑毛病,但本宫不同,本宫是个女人,有些时候自然可以发些脾气,就算做了错事,陛下也会护着我…”

    皇后声音略微一顿,温和平静的语气突然变得杀意凛然

    “不管他认不认罪,不管他是故意之失,还是无心之失,我要他在天牢里过得不舒服”

    “他让陛下不舒服,本宫自然不愿意让他舒服!”

    ………………

    藏龙阁顶

    一个五十出头的老头,一身华服,面容苍老却不失精神,看着西南那厚重无比的剑气顶天立地,重重的叹了一声气,转过身去,面对着大明皇帝

    “陛下,你当年是真不该放走他,如果依着老夫的想法,将他绑回藏龙阁,我大内岂不是能再多出一名宗师”

    “哈哈,朕当时看那小子去意已决,便放他去江湖试一试,没成想居然试出一个剑圣出来,哈哈哈,爽快!”

    “如今既然白山在西南亮剑入圣,想必白云城之危必能解除,陛下自然可以高兴,但只希望下次我们再找到什么人才,陛下可别再做主给放了,藏龙卧虎如今可缺着年轻人呐”

    “大供奉不必担心,从今年起,朕每年办一次武举考,必定可以为阁亭补充人才”皇帝脸色喜悦,说完挥袖转身离去

    “白山城里白山剑,白山剑里白山魂。白山魂中谁做主?白山城上有白山…哈哈哈哈”

    “陛下,明明是白云城…”随从侍卫忍不住提点

    “那就改,他为朕守了一城,朕为他改个城算什么!”皇帝豪气大发,想起从前的往事,笑声越来越大

    “西南亮剑?大手笔,该赏!”

    ………………

    武当山

    冲旭子远眺西南,默然不语,随即转身,折了三寸桃花,之后便闭了死关,发誓不入宗师不出关。

    少林寺

    虚怀僧远观西南,感受如山的意志,仿若发痴,一动不动。三个时辰后,拜别师门,入世修行

    天南国剑冢

    当代守墓人怀剑调息,剑冢之人注重人剑合一之法,最讲究养剑,多位剑圣皆出于此地。

    守墓人闭关养剑已经六年,只为冲击剑圣之位,突然双目怒睁,口吐鲜血,闭关六年,一朝醒来,便下了一道命令,声音嘶哑而虚弱

    “命十二剑侍出关,巡游天下,寻找下一代守墓人候选!”

    “喏!”冢内响起一声回应,随即响起一阵脚步声,渐行渐远,冢内又恢复死一般的寂静

    “天下只能有一个剑圣,如今已经连续三代剑圣不出于剑冢,难道天不兴我剑冢吗”

    声音依旧嘶哑,依旧虚弱,又略带一丝遗憾

    十万大山中,魔宗当代宗主对西南不屑一顾,他不在乎天,不在乎地,也不在乎皇权,又哪里会去在乎一把剑

    “一朝入宗师,便打算压我一头?哼!将来定要与你战个痛快!”

    太乾十六年,新晋剑圣于西南破境,一剑破甲三千六,天下震惊。

    冲旭子斩桃花闭死关,虚怀僧发痴念游尘世,十二剑侍出剑冢巡游天下,天机老人封其为天下十大高手第四

    唯有大明皇帝最是高兴,赏了白山一座城,封了白山一个侯,白山侯

    自此,整座江湖便陷入了平静,直到十三年后,一块又臭又硬的石头从彼岸而来,搅得这江湖涟漪阵阵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