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危险秘恋:名媛不好惹

作者:祁柒 | 言情总裁

收藏

  她是别人眼中的豪门千金,却被做为商品计价标准交易。他是商场鳄的金融之子,却被父母憎恨设计陷害。初初再相见,他就明白了这个女人,注定一生是他欧家的少奶奶。某不不知情的女人还在奋斗拼搏半山腰,大雨瓢泼下的别墅显得冰冷异常,昏暗的灯光在雨幕里曲曲折折。。

第9章 物非人非_危险秘恋:名媛不好惹_ 丁薇, 欧皓轩

    丁薇在公司的身份实际上有些尬尴。她也不是公司招聘进去,不是空降,难免会会令人多想。的话是性格更强硬的,也许以势压人也能让底下的员工严禁不服,明明丁薇又也不是这样的性格。工作以她不是应聘进来,而是空降,难免会令人多想。如果是性格强硬的,或许以势压人也能让底下的员工不得不服,偏偏丁薇又不是这样的性格。。...

    丁薇在公司的身份其实有些尴尬。

    她不是应聘进来,而是空降,难免会令人多想。如果是性格强硬的,或许以势压人也能让底下的员工不得不服,偏偏丁薇又不是这样的性格。

    工作以来,她一直认认真真。令一些人跌破眼镜的同时,也有些心思活泛的,觉得丁薇的后台恐怕也不够硬,一定是削减了脑袋才挤进来的,难免就不大把她放在眼里了。

    如此一来,自恃清高的觉得她是走后门,心思活泛的又看不起她的后台。虽说丁薇向来习惯独来独往,但和同事相处融洽也是工作时必不可少的。

    比如她刚进公司时,一直被于总监安排的那些工作,完全是游离于部门之外的。

    和天泽集团的这次合作,也算是阴错阳差地解了丁薇的窘境。

    天泽集团的总裁钦点必须有丁薇参与,虽然再一次把她推到了风头浪尖上,但也使得营销部等人不得不接受了这个新来的经理。

    毕竟如果搞砸了合作案,那公司的损失可就大了。

    今天是和天泽集团接洽前的最后一次会议,一群人加班到了晚上八点才结束工作。

    明天是周六不用上班,丁薇离开公司,没有打车回欧家,而是步行沿着路慢慢走着。夜风徐徐,独有一份清凉自在。

    闪烁的霓虹灯五彩斑斓,她的心却是难得的平静。

    或许是有欧父的命令在,欧母这段日子虽然见了她仍是态度恶劣,但最多也就是瞪她两眼,并没有提出过把她赶出欧家的话了。加上丁薇开始工作早出晚归,和欧母碰面的几率也不大。

    欧皓宇这段日子似乎也很忙,那晚之后就没再找过麻烦。

    现在工作也慢慢进入了正轨。

    在结婚后,种种劈头而来的打击后,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在好起来。

    明明应该高兴的事情,丁薇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那天在丁家别墅外发生的一切,仿佛都还历历在目。后妈程芸的每一句话,都和婚礼前丁父求她救救丁氏时的诚挚形成了最鲜明的对比。

    别人的婚礼是幸福的代言,新生活的开端,而她……

    却像是一场失败的祭礼。

    失去了一切,什么都没有换来。

    说以后会用尽一切补偿她的父亲舍弃了她,再三准备过要怎么相处的丈夫也一夜失踪,恨她入骨的婆婆,百般算计的公公……

    繁华绚烂的大街上,丁薇突然有些迷惘。

    连家都没有了,又该何去何从……

    黑色的迈巴赫平稳的在路上驶过,路过丁薇身边时陡然减慢了速度。

    “少爷,”卫黎从后视镜里扫了一眼后座上正闭目养神的男人,轻声提了一句,“我好像看见少奶奶了。”

    欧皓轩睁开眼,深邃的眸光在车窗外一扫,准确地捕捉到了那个纤细的身影。

    这还是自那天在丁家别墅外后,第一次再见到丁薇。

    与那天的狼狈不堪不同,此刻的她妆容整洁,头发一丝不苟地盘在脑后。在别人身上难免会显得有几分老气的打扮,衬得她少了柔弱,多了干练。

    昏黄的路灯下,肌肤如瓷。

    眉眼间,带着一抹落寞。

    遥遥一眼看过去,欧皓轩不自觉的也拧起了眉头。

    卫黎摸不清他的心思,索性不开口,也不提速,就这样保持着缓慢的车速,跟在丁薇身后。

    “和欧氏合作的那个项目,是由谁负责的?”

    半晌,欧皓轩突然问道。

    卫黎想了想,“应该是陈总。”

    “明天把资料送到我这,这个项目我来和欧氏洽谈。”欧皓轩收回目光,轻描淡写地说。

    卫黎一惊,“少爷!”

    虽说现在天泽集团已经发展壮大,不惧欧氏,但此时揭露身份,绝对不是最好的时机。他正着急时,听见欧皓轩又补充了一句。

    “具体的协商,到时候由你来出面。”

    欧皓轩重新合上眼睛,仍然是先前闭目养神的模样,“走吧。”

    保持了许久龟速行驶的迈巴赫陡然加速,很快便将那抹在人行道上晃荡的纤瘦身影抛弃。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丁薇自始至终都没察觉。

    漫无目的的在路上游荡了许久,直至夜深,丁薇回到家时,就连佣人都已经睡下了,整个欧家一片漆黑。

    她没开灯,借着手机的亮光摸着黑上了楼,最后一阶时没留意,险些绊倒,幸而扶住栏杆才站稳了身体。

    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灯的那一刻,她突然想起丁母还在时的情形。

    那时候,不论是她在朋友家贪玩,亦或是丁父有事回家晚,丁母都会开着灯一直等到他们回来。不论多晚。

    她还是很怀念那些时光。

    可是那个曾被丁母整夜整夜等待的男人,早就忘记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