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危险秘恋:名媛不好惹

作者:祁柒 | 言情总裁

收藏

  她是别人眼中的豪门千金,却被做为商品计价标准交易。他是商场鳄的金融之子,却被父母憎恨设计陷害。初初再相见,他就明白了这个女人,注定一生是他欧家的少奶奶。某不不知情的女人还在奋斗拼搏半山腰,大雨瓢泼下的别墅显得冰冷异常,昏暗的灯光在雨幕里曲曲折折。。

第10章 遗嘱内容_危险秘恋:名媛不好惹_ 丁薇, 欧皓轩

    吹了一夜冷风的后果,是第二天非常果断的感冒发烧了。丁薇准时起床后会觉得头昏昏沉沉的,后来全当是没睡足的原因,也没想出来打针吃药。结果抱着笔记本忙绿了老半天,直到下午的时候,病情就丁薇起床后觉得头昏昏沉沉的,当时只当是没睡足的原因,也没想起来吃药。结果抱着笔记本忙碌了半天,等到中午的时候,病情就已经加重了。。...

    吹了一夜冷风的后果,就是第二天果断的感冒了。

    丁薇起床后觉得头昏昏沉沉的,当时只当是没睡足的原因,也没想起来吃药。结果抱着笔记本忙碌了半天,等到中午的时候,病情就已经加重了。

    丁薇顿觉后悔不迭。

    她身体一向还好,也很少生病,但最怕的就是感冒。不仅是痊愈的慢,更因为症状。

    下午两点,当秦钧到达约定好的地点时,见到了一个两眼通红,不断用纸巾擦拭着眼泪的女人。

    他愣了愣,又往左右两侧看了看,确定店里除了她并无符合特征的年轻女人后,踌躇着走了过去,试探的喊了一声,“丁女士?”

    丁薇抬起头,一边擦眼泪一边站起身,“秦律师你好。”

    秦钧这才在她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从包里取出一份文件来,组织好语言正准备说话,一抬头看见丁薇泪流满面的样子,顿时把话咽了下去。

    和一个哭得这么难过的女人谈她丈夫的遗嘱,似乎太不人道了。

    秦钧从事律师多年,第一次在客户面前觉得手足无措。

    “丁女士,你……节哀。”

    作为律师,秦钧自诩绝对专业,可安慰女人……就是他完全没有接触过的领域了。尤其,还是个哭得这么惨的女人。

    节哀?

    丁薇一怔,抬头看向秦钧,“欧皓轩他、他真的死了?”

    欧家并没有收到消息啊!

    她这句话多是疑惑与不可置信,可配以通红的双眼和不绝的眼泪,落在秦钧眼中,便是自欺欺人不愿相信的模样了。

    看着丁薇这副模样,他竟有些心虚愧疚,帮着好友一起欺瞒她。

    “丁女士,你也别太伤心了,毕竟现在欧先生只是失踪,还没有传出遇害的消息,也许他能平安回来也不一定。”秦钧搜罗着言语,“我今天来见你,也只是帮助你提前做好最坏的打算罢了。”

    没消息,也许就是现在最好的消息了。

    丁薇一颗心放了下来,边擦泪边点点头,“我知道,谢谢你,秦律师。”

    听她道谢,秦钧越发觉得如坐针毡。

    “既然这样,我们就进入正题吧。”

    他轻咳一声,摊开了桌上的文件,“丁女士,这是您先生在六年前立下的遗嘱。作为欧氏集团的合法继承人,欧先生手中拥有欧氏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除此之外,他手中还有七套别墅,以及大笔存款。”

    “这些,按照欧先生的遗嘱,全都是赠与他的妻子,也就是您的。”

    之前就听欧父提过,欧皓轩手中握着将近过半的股份,所以听到秦钧说百分之四十五时,她奇怪却算不上太惊讶。然而,最后一句话,却是实实在在像是惊雷一般,在她耳旁炸响。

    她心中的错愕与震惊,已经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你刚才说什么?”丁薇怀疑自己的耳朵,欧皓轩遗嘱的财产继承人,怎么会是她!

    秦钧也很清楚自己刚才那句话的分量,所以提前观察着丁薇的反应。

    见她眼中只有震惊而不见狂喜,他目光一闪,觉得这个女人看起来更顺眼了一些。

    “您没有听错,欧先生的所有财产,按照遗嘱,继承人都是您。不过——还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二位的婚姻存续关系必须满三年。”

    秦钧补充道,“也就是说,等到您与欧先生结婚达到三年之后,这些财产才能够正式过渡到您的名下。但在此之前,很遗憾,您暂时不能支配。”

    现在听起来倒是比刚才真实一点了。

    丁薇吁出一口气,她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能分到欧皓轩的遗产,所以现在也没有觉得失望,只是心里还是疑惑重重。

    “秦律师,你是说,我先生他所有的遗产都是留给妻子的?其他人呢,一丁点都没有?”

    秦钧点了点头,“是的,除了您之外,就算是欧先生的父母也不能动这些。”

    太奇怪了。

    虽然欧氏家大业大,欧父欧母都不会缺钱,可欧皓轩手里竟然拥有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恐怕欧父手里拥有的财产也未必能比得过他了。这样一份巨额财产,他的遗嘱里居然是全部留给妻子。

    就算欧父对他毫无感情,可欧母看起来还是在意这个儿子的。

    丁薇抱着纸巾盒又抽了一张纸擦泪,同时看向秦钧,“我能问一下,他是什么时候立下这份遗嘱的吗?”

    “六年前。”秦钧把桌上的文件推到了丁薇面前,似是无意地补充了一句,“欧先生发生车祸,意外伤到头部也是在六年前。”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