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危险秘恋:名媛不好惹

作者:祁柒 | 言情总裁

收藏

  她是别人眼中的豪门千金,却被做为商品计价标准交易。他是商场鳄的金融之子,却被父母憎恨设计陷害。初初再相见,他就明白了这个女人,注定一生是他欧家的少奶奶。某不不知情的女人还在奋斗拼搏半山腰,大雨瓢泼下的别墅显得冰冷异常,昏暗的灯光在雨幕里曲曲折折。。

第18章 继承人选_危险秘恋:名媛不好惹_ 丁薇, 欧皓轩

    “特别注意你的措辞,皓宇是我的儿子!别说欧皓轩现在的下落未明,即使他还好好活着,也不可能会承继欧氏。你要不然除了一点儿脑子,一点儿欧氏当家夫人的样子,就给我以大局为先……”欧父欧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注意你的措辞,皓宇也是我的儿子!别说欧皓轩现在下落不明,就算他还活着,也不可能继承欧氏。你要是还有一点脑子,一点欧氏当家夫人的样子,就给我以大局为重……”

    欧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别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你不就是还惦记着那个死了二十多年的贱人么?”

    欧母咬牙切齿,面色狰狞,“今天不管你说什么,不答应我刚才的条件,你就别想让这个野种继承欧氏!”

    场面陷入僵局,谁都没有再说话,房间里的气氛压抑又暗藏激烈,一触即发。

    自始至终,丁薇都静静地站在一旁,好像欧母说的话和她无关,她只是个完全的旁观者一样。

    “皓宇,你们两个先出去。”

    半晌,欧父才开口。额头迸出的青筋能够看出,他压抑着滔天的怒气。

    欧皓宇应了一声,丁薇则沉默地退了出去。

    关上书房门时,她听到不知什么东西被砸到地上的巨大声响,夹杂着欧父的怒斥,“方佩玉,你适可而止……”

    丁薇没再继续往下听,果断地转身离开,欧皓宇却在背后叫住了她。

    “你信不信,但凡是欧皓轩的东西,最后都会属于我。不管是欧氏……还是你。”压低的声音只能让他们两个人听见。

    丁薇脚步未停,只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头也不回地上楼。

    过了半个多小时之后,丁薇再度被请进了书房。

    欧母已经不在书房,只有欧父一人坐在书桌后,地板上一片狼藉,有摔散的文件,也有瓷瓶碎片和茶渍。丁薇若无其事地走进去,目光落在书桌边缘,“爸。”

    “嗯。”欧父面色淡淡,看向对面的椅子,“坐下吧。”

    “我找你过来是什么事,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丁薇坐下之后,他问道。

    丁薇垂眼,“是关于皓轩的事情吗?”

    刚才欧父欧母的争吵,显然是关于欧氏继承人的人选,她不想搅合进去。

    听到丁薇的回答,欧父多看了她一眼,“你嫁到欧家也一个多月了,应该知道他回来的希望已经非常渺茫。我年纪大了,欧氏需要新的继承人,皓宇是最合适的人选。”

    他。

    丁薇捕捉到他提起欧皓轩时的代词,心里又冷了一点。

    那天之后,她就知道欧父并不在意欧皓轩这个儿子,却也没想到会漠然,甚至厌恶至此。提到欧皓轩时,或是连名带姓,或是一个毫无感情的“他”。

    也难怪欧母会表现的那样歇斯底里。

    丁薇仍是一脸事不关己的平静,“您是长辈,又是欧氏的董事长,继承人的选择由您决定就够了。”

    “你已经嫁到了欧家,不论他是死是活,你都是欧家的大少奶奶。”欧父没就此松口移开话题,“你心里面是怎么想的,也尽可以说出来。”

    话是这么说,可丁薇心里很清楚,欧父明显早就认定了要让欧皓宇继承家业。问这些问题,与其说是尊重她的意见,不是说是……在怀疑那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下落。

    “我都听您和婆婆的意思。”仍旧是谦逊又孝顺的回答。

    见到丁薇这么油盐不进,欧父有些不悦。

    然而想到那些股份的重要性,他压抑了情绪,转而问起新婚那晚的情形来,“结婚的那天晚上,皓轩有没有跟你说什么话?”

    丁薇点了点头。

    “说了什么?”欧父眯起眼睛。

    这个动作,与欧皓宇算计她时一模一样,丁薇心中本能地升起了厌恶的情绪。

    她面色如常地将那晚和欧皓轩的交谈娓娓道来,都是一些幼稚到完全没有值得怀疑之处的话,听到最后,欧父脸上甚至现出不耐烦之色来,“就这些?”

    丁薇应声,“只有这些了。”

    又似是不经意地问道,“爸,您问这些干什么?是皓轩有什么消息了吗?”

    欧父不语,身子后仰,靠在了椅背之上。

    “最近,有没有律师联系过你?”

    丁薇瞬间想起秦钧,也明白了欧父耐着性子跟她说这么久的用意……他,在找欧皓轩身上的那些股份。或许是查了一个多月都无果,只能从她身上入手。

    可是,她和秦钧见面的事情,欧父居然会不知道?

    丁薇心中有些奇怪,之前欧父的表现分明是一直关注着她的举动,而她和秦钧见面的时间地点都并不隐秘,如果欧父想查,应该不费吹灰之力才对。

    是真的不知道消息,还是在诈她?

    不管是哪种用意,现在都没有时间思考分析了。

    手指摩挲着椅子的扶手,丁薇抬头,不答反问:“爸,您怎么会问这个?”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