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婚婚欲醉:强宠小逃妻

作者:席小绵 | 都市小说

收藏

  一夜的风光,一夜的疯狂的,一夜的春宵,她丧失了很多东西,还弄来一个像残酷无情暴君像的男人。其他人只明白他的冷酷无情残暴,却不明白他宠妻如命,也不明白他是她的心尖。

婚婚欲醉强宠小逃妻靳烈风阮小沫小说阅读-婚婚欲醉强宠小逃妻席小绵在线阅读

    婚婚欲醉:强宠小逃妻小说是最著名作家席小绵的原创小说,小说讲诉了靳疾风阮小沫的故事,小说婚婚欲醉:强宠小逃妻已上线,一同来花生小说深度阅读网深度阅读吧:靳疾风坐在皮椅上,单手撑着额头,丝绒的深黑色礼服和血红色马甲,勾画出出他宽广的肩膀和紧致的腰线,宝石蓝的颈巾上坠着光彩夺目的紫色宝石,亦如他眼眸的神秘的颜色。在他身边,战战兢兢站着的中年男子,是这所市里顶级私人医院的院长,正谄媚地说着话,额头上有紧张的汗珠冒了出来。。...
    婚婚欲醉:强宠小逃妻第22章 用五千万换她

    宽敞的院长办公室内,坐着一名俊美如神祗般的男人。

    在他身边,战战兢兢站着的中年男子,是这所市里顶级私人医院的院长,正谄媚地说着话,额头上有紧张的汗珠冒了出来。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KW的靳少会突然驾到,要是早知道的话,他肯定会让人把整个医院从里到外洗刷干净,再铺上红毯恭迎。

    如今看着靳少一副心情不好的样子,他也不敢问来的原因。

    靳烈风坐在皮椅上,单手撑着额头,丝绒的深黑色礼服和血红色马甲,勾勒出他宽阔的肩膀和紧实的腰线,宝石蓝的颈巾上坠着光彩夺目的紫色宝石,恰如他眼眸的神秘颜色。

    他像是从中世纪油画中走出的贵族一般,天生的优雅、矜贵,有着叫所有人都移不开目光的魅力。

    而如今,居然有个女人宁愿跳进养着饥饿鲨鱼的池子里,也不肯留在他身边!

    最后时刻,要不是他枪法奇准,一枪就在鲨鱼脑袋上崩了个大洞,她早被鲨鱼给咬成两半了,那还能像今天离开时那么活蹦乱跳的。

    一想到她离开时,他从主楼上的落地窗边看到她脸上的明媚和喜悦,浓重的不悦就从心底涌了上来。

    在帝宫时,面对他的时候,她甚至连笑都不肯对他笑一下!

    性感的薄唇紧紧抿起,男人不怒自威的气势便弥漫开来。

    正在滔滔不绝拍马屁的院长不明白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话,脸色变了变,连忙闭了嘴不敢出声了。

    房间里的气氛格外压抑。

    “你说……他为了我,一枪打死了那头价值五千万的鲨鱼?!”阮小沫简直不敢相信。

    而且还是他跳下去救了她?

    怎么可能!

    那时不是他让她跳得吗?他不就是为了折磨她、看她在生死边缘苦苦挣扎吗?

    阮小沫不明白,那个男人怎么可能会为了她打死那头昂贵的珍稀品种鲨鱼?!

    也许是因为这个消息让她太过意外,让她的心头似乎有些奇异的波动。

    齐峰点点头:“阮小姐,我说的话,没有一句虚言。”

    阮小沫沉默了下,语气回归了平静:“所以呢?齐助理,因为他杀了鲨鱼救了我,我就该感恩戴德,乖乖回去成为匍匐在他脚下的一条摇尾乞怜的宠物?”

    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舍弃自己的尊严。

    何况,在帝宫的日子,她的尊严或者身体,都已经被他践踏够了!

    她不愿意回去,更不愿意再和那个恶魔扯上一星半点的关系。

    她要回到阮家,母亲还期待着父亲能来看望一次,她不能让母亲失望,她必须……

    “阮小姐,这个可能还是由不得您。”齐峰恭谨有礼地暗示着。

    这层楼,几乎都被靳烈风的人围起来了,阮小沫就算是不愿意,也会被强行带走,就像她被强行带到帝宫的那次一样。

    更何况,动静还可能惊动她的妈妈……

    阮小沫刚有了光彩的脸蛋上,顿时又黯淡下去了几分。

    只要那个恶魔不放过她的一天,她就永远不可能离他远远的。

    齐峰看出她的态度,微微躬身,抬起手臂指向前方:“阮小姐,请。”

    门打开,院长被惊吓到的同时,抬头看向门口。

    一个脸色不太好的女人和戴着金丝边眼睛的男子,正站在门口。

    面色沉郁的男人抬眸看了眼,仿若冬日的寒潭一般深紫眸底,微微动了动。

    “少爷,阮小姐来了。”齐峰低头道。

    阮小沫站在门口看着那个男人,脚像是灌了铅一样不愿往前挪动。

    “阮小姐,请过去吧,少爷已经等了您一会儿了。”齐峰轻轻推了推她。

    阮小沫不得不一步一步往前走去。

    院长一头雾水,难道靳少今天大驾光临医院就是为了见这个女人?

    从来只听闻各个名媛淑女为了靳少争风吃醋,什么时候听说了靳少为了见某个女人这么大费周章的?

    还没回过神,他就发现房间里的一群保镖忽然围在了他的身边,猝不及防地被吓了一跳。

    “院长,麻烦了。”齐峰彬彬有礼地道,但让房间里的保镖把院长送出来的行为,却一点不含糊。

    门被关上,房间里一片寂静。

    阮小沫深深的呼吸着,面对这个恶魔,她需要足够的勇气。

    “靳烈风,你不是说只要我待够三分钟,你就放我的吗?”她看向他,语气里有着不忿:“堂堂KW总裁,难道要说话不算话?”

    她没记错的话,水池上方挂着的时钟,在最后时刻已经只剩几秒了。

    皮椅上的男人懒懒地勾起唇角,“就算我说话不算话,你又能拿我怎样?”

    阮小沫怔了一瞬,没料到他会如此坦然地承认自己出尔反尔。

    眼睫垂下,她静静地道:“是,我不能拿你怎么办,你只手遮天、权势巨大,我区区一个阮小沫能拿你怎么办?但你即使权势再大,你也不可能得到我的心甘情愿。”

    靳烈风眉头拧起,紫眸直直地看着她。

    阮小沫抬起眼,“靳烈风,就算你再次禁锢我的身体,就算你再怎么践踏我的肉体尊严,我都不可能、一辈子不可能心甘情愿地服从你、归顺你,更不可能像那些痴迷你的女人一样,迷恋你、爱慕你……”

    男人眉心的褶皱越来越深,原本随意放在膝盖上交叠的手,渐渐僵硬。

    房间里女人的声音一字一句,极为清晰——

    “你所希望的一切,都永远不可能!”

    “阮、小、沫!”

    带着怒意的低吼响起,优雅高贵如黑豹一样的男人倏然从皮椅上站起,长腿迈开,三两步走到阮小沫面前,伸手狠狠扣住她的后颈。

    “我劝你不要试图再惹怒我,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他警告着。

    阮小沫眸光闪了闪,垂下眼帘。

    每一次都是……

    每一次都是,这个男人掐着如同她命脉,掐着比她自己还重要的阮家,就可以威胁她,对她为所欲为于。

    她眼里骤然消失的光彩,像是什么尖锐的东西,猛然地刺痛了靳烈风的心脏。

    不舒服。

    这种感觉……很不舒服!

    靳烈风凶狠地盯着她,扣着她后颈的大手猛然收紧,低头吻了上去。

    他的吻像是猛兽一般的狠厉、凶残、不知餍足。

    阮小沫被迫仰着头接受他的吻,被他席卷完口腔里的味道、肺部的空气。

    她没有血色的脸渐渐涨红,却一点也推不开他。

    直到她快窒息之前,男人才不得不松开手,充足的空气灌进她肺里。

    阮小沫顾不上其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这个男人简直像是想用这个吻把她给谋杀了!

    靳烈风单手扯了扯领口,眼底还有着野兽一样的嗜血残暴。

    不满足……仅仅一个吻,完全不足以满足他!

    他很饥饿,像是林中潜伏许久、急需将一只猎物拆吃入腹的捕猎者。

    但他的饥饿不在身体上……

    在哪里?

    他目光沉沉地扫过脸色通红的女人,企图找到让自己不知满足的原因。

    阮小沫脸蛋小小的,乌黑的长发没经过细致的打理随意披散着,柔软芬芳,总能让他升起一股想要将手指穿入她的发间、享受那种被她的发丝拂过的感觉……

    她的脖颈纤细白净,脆弱得他单手一掐就能断掉,可他只想在那脖子上噬咬亲吻,留下只属于他的痕迹……

    还有眼睛,明亮的杏目,里面从来不曾出现过撩拨和勾引,可他却莫名地被这双眼睛吸引得很……

    她的身材不算火辣,穿衣也不够大胆诱惑,可她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动作、普通的穿着,就足够引起他焚身的火谷火了!

    这个女人……真是该死极了的莫名附和了他的胃口!

    “阮小沫,无论你同意不同意,你都得做我的女人!”靳烈风强势地宣告道。

    虽然找不到让他感觉到饥饿的来源,但他知道,问题出在这个女人身上,只要这个女人属于他,那种让他不舒服的饥饿感迟早会得到满足。

    阮小沫怔了怔,自嘲地扬了扬嘴角。

    这算什么?

    这算是条件有所进步,还是他的宽宏大量?

    给她的身份,从低下的宠物,变成了他的女人?

    可这又有什么区别?

    出卖身体难道还要讲什么三六九等么?!

    “不许笑!”男人霸道地伸手捏住她的脸颊,用力一扯,将她脸上让他看得更加不舒服的笑容扯掉。

    阮小沫被他捏得生疼,眼角都溢出生理性的泪花来。

    她恨恨地看着他,这个男人阴晴不定,之前还非要她笑,现在又不准她笑,还真是一切都以他为中心。

    如果科技上可以做到的话,她毫不怀疑这个男人会把他自己改成宇宙的中心也说不定!

    狂妄、自大、暴君!

    下一秒,男人却轻轻吻上她的眼角,吮去她的泪珠,低沉磁性的嗓音在极近的距离响起:“哭什么哭,不过就是捏了一把,有那么痛么?”

    语气里有着靳烈风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温柔。

    废话!不然他也给她捏捏看!

    阮小沫腹诽着,却也知道,这个男人即使是残暴的暴君,但也是实实在在能够掌控她的暴君。

    成为他的女人……是她无法逃避的现实。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