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婚婚欲醉:强宠小逃妻

作者:席小绵 | 都市小说

收藏

  一夜的风光,一夜的疯狂的,一夜的春宵,她丧失了很多东西,还弄来一个像残酷无情暴君像的男人。其他人只明白他的冷酷无情残暴,却不明白他宠妻如命,也不明白他是她的心尖。

婚婚欲醉强宠小逃妻靳烈风阮小沫小说在哪看-《婚婚欲醉强宠小逃妻》小说在线阅读

    花生本编我的推荐女频小说婚婚欲醉:强宠小逃妻,婚婚欲醉:强宠小逃妻小说是作者席小绵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为靳烈风阮小沫,靳烈风阮小沫小说精彩的片段:“我……我身材没她好……这衣服穿我身上……”阮小沫红着脸拼命地地心里想婉转地表示拒绝的话:“太浪费了部分设计了,真的,要不然我但是穿医院里的制式吧?”宴客的大厅瞬间寂静无声,所有人察觉到了这边的异样,朝着这边看过来了。。...
    婚婚欲醉:强宠小逃妻第24章 给她挑选粉色的

    她好像在楼梯口站了许久,又好像只是过了一瞬而已。

    宴客的大厅瞬间寂静无声,所有人察觉到了这边的异样,朝着这边看过来了。

    他们眼底有着尴尬、有着震惊、还有着看好戏的神情。

    阮小沫知道自己该努力挽起一个微笑,可视线却落在男人被女人紧紧挽住的胳膊上。

    “姐姐?”女人率先打破了这诡异的沉默,娇艳的脸蛋上笑容明艳大方:“怎么这么巧?我跟修泽刚回国,你就回来了?”

    阮小沫硬生生逼着自己把视线从男人胳膊上撕下来,对上妹妹阮如烟,不咸不淡地招呼着:“是啊,真巧。”

    说完,她就打算上楼进自己的房间去。

    她一点也不想在这里多待一秒钟!

    “不用这么急吧?”男人如清泉般低沉明亮的嗓音传来。

    阮小沫抚在楼梯扶手上的手顿时一僵。

    “是啊姐姐,别急着上去嘛~”阮如烟笑盈盈地拉过她的手,亲亲热热地叫着她:“我还没有跟你介绍呢!修泽和我正——”

    “我们正在交往中。”

    男人的声音直接打断了阮如烟有些羞涩的介绍,强势地抢过话头,直接了断地道。

    阮小沫抬起头,怔愣地看向两人。

    冰凉的温度,从楼梯的金属扶手上传来,冻得她微微发颤。

    她不是没猜到两人现在的关系,但墨修泽会这么直截了当地说出来,才是最让她怔然的地方。

    墨修泽站在台阶上,和软如烟站在一起,犹如一对璧人。

    完美如王子的五官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然而深黑的眼底,却有着鲜明的憎恶。

    那是对她的憎恨。

    阮小沫不自觉避开了他的目光,只勉强道了句:“恭喜了。”

    曾经鼓励她、关心她的声音,如今说的话如同一柄利剑,从她心脏最柔软的地方当胸刺入,没有歪掉分毫。

    天知道她用了多大的意志力,才能控制住自己的声音不要颤抖,控制住自己的眼眶不要湿润。

    阮如烟终于如愿了。

    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感情拉锯战中,就算阮如烟没有胜利,她也早就失去了争取的权利了。

    她正要上楼,面前的楼梯却被人倏然挡住。

    “如果交往顺利,也许很快就会订婚、举行婚礼……”墨修泽挡住她的去路,他英俊的脸上,是难得一见的咄咄逼人。

    他知道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在伤害她。

    阮小沫极其缓慢地眨了眨眼,忽略胸口那种窒闷感受,用尽全力挤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目光依旧略过他,看向阮如烟。

    “那……一句恭喜确实不够,看来我从现在就要开始攒一个大红包,好到时候送给你们了!”

    够了……

    不要再硬逼着她面对了……

    不要再逼她了!

    垂在阮小沫身边的手,紧紧地抓紧了自己的包,手关节因为用力而发白。

    她撇开视线的时候,没有发现墨修泽那双漆黑的瞳仁里,正倒映着她苍白的小脸。

    那里面,只有她,以前是这样,现在依然是这样。

    墨修泽没有说话也没有让开,他的视线从阮小沫那张久未见面的脸上扫过,眼底因为她的憔悴骤然浮起一丝心疼。

    而下一秒,从白皙脖颈上,隐隐露出的暧昧红痕,瞬间让他所有的怜惜化为冰冷。

    憔悴……是因为这个?

    她现在……和多少男人交往过?

    又和多少男人滚过床单了?

    自己……是不是不曾真正地认识过她?

    墨修泽冷笑了下,“不必了,看得出来阮小姐的新男朋友对阮小姐真是格外热情,不如到时候带着他一起来吧?”

    阮小沫迅速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想捂住脖子,但却生生阻住了自己的动作,任由那抹痕迹继续暴露着。

    如今,被他误会,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

    “好啊。”她尽可能显得自然地说完,主动往上站了一阶,面对着墨修泽:“有点累,你们慢慢玩,我先回房间休息一下。”

    墨修泽定定盯着她,面色莫测,一步不让。

    倒是一旁挽着他的阮如烟不动声色地拉了拉墨修泽,笑盈盈地道:“那姐姐快上去吧,有什么话我们姐妹晚点再聊。”

    阮小沫没再看墨修泽一眼,径自蹬蹬蹬地上了楼。

    大厅里如死一般的寂静,被她抛在脑后。

    关上门,把阮如烟打圆场的话、和重新热络起来的气氛挡在门外。

    阮小沫把自己抛在铺上,整颗脑袋都闷在被子里。

    她的眼眶像是着火一样的烫,胸口像一下又一下地被刀尖刺穿。

    鼻尖发酸,眼泪不住地往下淌,不一会儿,就把被子给浸湿一块了。

    低低的呜咽声在房间里响起,阮小沫努力压制着自己的哭声,以免被其他人听到。

    墨修泽和她,已经不可能了……

    墨伯母原本就更属意阮如烟些,当初阮如烟跟着他去了国外,如今回来了,两人交往,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在此之前她也已经告诉过自己很多次了,那天晚宴之后,她和墨修泽就完了。

    所有的一切都完了。

    可刚才一见面,她才知道所谓的放下了、接受现实了,不过是她在自欺欺人而已!

    手机的铃声忽然在卧室里响起,一声一声,吵得人耳朵都快炸了。

    阮小沫没心情搭理,拿过枕头捂在脑袋上。

    可那铃声宛如魔音穿耳,透过枕头直吵得她哭不下去。

    丢开枕头,她没好气地翻开包,直接把手机拿出来就摁了接听键——

    “喂!”

    “是我。”

    男人磁性优雅的嗓音,带着一点点天生的诱惑暧昧,透过耳机传了过来。

    阮小沫一下子努不起来了,情绪连忙刹车。

    靳烈风给她打电话做什么?

    不是刚从医院分开吗?

    难道他有什么条件还要提?!

    靳烈风那边很安静,只能偶尔听到钢笔笔尖在纸上利落划过的声音,像是正在批阅文件什么的。

    “收到我发你的图片了吗?”他好整以暇地问。

    图片?

    什么图片?

    阮小沫一脸茫然,“你什么时候发我图片了?”

    有一份文件丢开的声音,仿佛是他刚处理完一件,接着又开始处理下一件。

    他应该是在公司的吧……

    “蠢女人,看看你的信箱!我挑了好久的,你对自己的事情都这么不上心吗?”

    信箱?

    阮小沫迷茫地点开自己的手机信箱,发现确实收到了一张图片。

    看着粉红色的小图,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即使一百个不愿意,她还是只能抖着手指点开了——

    一件超短超性感的粉色护士服正穿在模特身上,模特搔首弄姿地摆着性感的姿势。

    模特身材极好,护士服上的扣子就像是要炸开了一样!

    这根本就是小黄图好吗!

    阮小沫还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瞬间被惊吓回去了。

    枉他靳烈风看起来还算优雅贵气,到底是去哪里找的这种东西?!

    阮小沫简直整个人都要炸了。

    不,等等,她在帝宫见过那一群女明星……那个她不认识的名媛……还有衣着暴露的“宠物”……

    靳烈风会有这种东西……真是一点也不奇怪……

    可是她当时以为是医院里那种正规的衣服好吗!

    怎么会是这种的!

    她才不会穿的!!!

    阮小沫捏紧了手机,激动地正要拒绝,就听到那边优哉游哉地问:“喜欢吗?”

    喜欢个鬼!

    骂街的话出口之前,被那件性感护士服气得出走的理智倏然回笼,义正言辞的话拐了个弯,变成了:“模特……身材很好啊……”

    听出她话里弦外之音,正在批阅文件的男人嘴角勾了一丝识破她意图的笑意,“所以?”

    “我……我身材没她好……这衣服穿我身上……”阮小沫红着脸拼命地想着委婉拒绝的话:“太浪费设计了,真的,要不我还是穿医院里的制式吧?”

    脑海里仿佛能浮现出她在电话那头又羞又气的模样,靳烈风盯着眼前白字黑字的文件,唇角不自觉地勾了勾:“阮小沫,你觉得我可能会同意?”

    阮小沫为难地搓了搓被这张图激起来鸡皮疙瘩,还妄图挣扎:“但是我穿肯定不好看,要不就算了吧……”

    “那就当你毁约!”男人的声音一下冷冽起来,不悦的情绪简直能透过手机听筒传过来。

    阮小沫苦着脸只好答应:“别!我……大不了我穿就是了……”

    确实没什么大不了,又不是没和这个男人怎么样过……

    只是,之前都是他强制的,现在要她自己穿这种衣服迎合,这种感觉真是……上下不得,她恨不得一巴掌抽死当时天真答应的自己!

    但如果当时不答应,她哪能回来……

    “乖了。”男人突如其来地心细了一次:“嗓子怎么了?这么哑?”

    听起来似乎还有些闷闷的……

    阮小沫没想到会被他发现异样,忙清了清喉咙,“没事,就是有点累,刚好也要在家睡个觉休息一下了。”

    靳烈风没有怀疑什么,难得轻易地放过了她:“没错,这三天你确实需要在家‘好好’地休息……”

    否则,怎么有体力应付他?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