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婚婚欲醉:强宠小逃妻

作者:席小绵 | 都市小说

收藏

  一夜的风光,一夜的疯狂的,一夜的春宵,她丧失了很多东西,还弄来一个像残酷无情暴君像的男人。其他人只明白他的冷酷无情残暴,却不明白他宠妻如命,也不明白他是她的心尖。

主角是靳烈风阮小沫的小说by席小绵《婚婚欲醉强宠小逃妻》小说在线阅读

    婚婚欲醉:强宠小逃妻小说是一本女频小说,主角是靳烈风阮小沫,此书正处在漫画连载中,本站竭力我的推荐深度阅读:可迄今直至直至,他们从来不也没在总裁办公室看见过什么不应该看的画面,那些女人即使走的时候衣衫零乱,眼圈也红彤彤,但很显然也不是所以那种事,不是所以被总裁不感兴趣地轰走了。一屁股坐回床上,这么多年的保守观念,完全不习惯这么成人的话题,心脏还在砰砰直跳着。。...
    婚婚欲醉:强宠小逃妻第25章 巨额手术费

    阮小沫被他调戏得耳根子都红了,干脆装作听不懂的样子,直接冲电话道了声再见,就挂了电话。

    一屁股坐回床上,这么多年的保守观念,完全不习惯这么成人的话题,心脏还在砰砰直跳着。

    这个靳烈风……真是个死变态死色狼!

    阮小沫看了眼手机,就打算关机,省的那个死变态再打电话过来。

    关了手机,耳不听为静,就算三天后要怎样,她这几天才不打算去想!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却忽然又响了起来。

    阮小沫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心头没来由地慌了一下,连忙接听了电话……

    KW总裁室的大办公桌前,十来名高层规规矩矩地站成一排,低着头屏着气,脸上涨红,神情诡异。

    这都是因为他们的靳大总裁刚才一个突然兴起的电话引起的。

    就在电话拨通的一瞬,有人呼吸的声音忽然大了些,就被总裁冷冷地睨了眼,瞬间被死亡的恐惧扼住喉咙的高层,瞬间屏住了呼吸。

    其他人有样学样,不敢发出丝毫的声音。

    更令他们恐惧的,是总裁这通电话……似乎是打给一个女人的!

    虽然那些“挑不挑的”、“休息不休息”的含糊不清,但就是傻子也能听出来,这绝对是情侣之间才会有的那种电话吧!

    天呐!

    原本事送审之前被总裁集体驳回的修改文件的,这下大家面面相觑,纷纷对电话那头的女人无比好奇起来。

    总裁从来不缺女人,即使是公司这边,有时候也不乏送上门来的女人。

    可迄今为止,他们从来没有在总裁办公室看到过什么不该看的画面,那些女人就算走的时候衣衫凌乱,眼圈也红红,但显然不是因为那种事,而是因为被总裁不感兴趣地轰走了。

    总裁从来不会在工作时间做别的事。

    但是!!!

    今天他们居然听到了总裁在工作中,主动给某个女人打电话,还用那种宠溺的语气……

    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阮小沫握着手机,听清电话那头的医生说了什么之后,面色一变,抓起包飞快地打开门下楼,顾不得跟别人解释一句,就冲出了阮家的别墅。

    她回到了才离开不久的医院。

    母亲的主治医师朝她匆匆走来,阮小沫担忧地赶紧上前询问:“张医生,我妈妈她……脱离危险了吗?”

    张医生点了点头,摘下动手术时戴上的口罩,面色严肃:“目前暂时脱离危险了,但是……阮小姐,我建议你做好心理准备……”

    阮小沫呆呆地看着他。

    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心理准备?

    难道是……

    不会的!

    “你妈妈的病本来就已经拖了很久了,能活到现在已经很难得了,这次她的病情忽然恶化,能救过来是运气好……如果还有下次,说不定就……”

    张医生的话说得十分委婉,但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她妈妈如果病情再恶化……就再也救不回来了……

    阮小沫的双腿忽然有些发软,她身子歪了歪,整个人靠上医院走廊上的墙壁。

    妈妈的病……是真的治不好了么?

    可是,她都还没有见到父亲一眼……

    她的心愿……难道这辈子都不可能完成么?

    “张医生……妈妈的病,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么?”她轻声开口问道,像是被这个消息抽走了所有力气。

    张医生同情地看着她,叹了口气。

    他是从她母亲住院开始,就担任她母亲的主治医师的,虽然医生不该多关注病人和病人家属,可这个女孩儿却格外的让人心疼。

    那个病弱却美丽的女人住院这么久,一直都是这个女孩儿照顾的。

    据说那个女人原本是有丈夫的,可丈夫她离婚之后,女人失忆了,每次都问女儿自己丈夫什么时候来看她……

    这女孩儿又不忍心在打击刺激妈妈,只能绞尽脑汁用各种借口哄着母亲……

    她身上的担子有多沉重,日子有多不容易,他都看在眼里。

    “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张医生摇摇头:“但这个手术费的材料和器械目前国内都还没有,算下来手术费用极其昂贵,而且做完之后的医药费用都会比现在的贵上许多……”

    “没关系!”阮小沫像是抓住了一线希望,抓住医生的手背:“张医生,费用您不用担心,只要妈妈能好好活着就行!”

    不管要花多少钱,妈妈一定要活下来!

    打开病房的门,母亲正戴着呼吸面罩,安详地躺在病床上,刚经历了一场抢救的她,显得面无血色。

    “妈妈,你放心,这台手术之后,你会好起来的……”阮小沫把脑袋轻轻靠在母亲的床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鸿……鸿风……”

    阮小沫目光凝了凝,一抹酸楚浮现在眼底。

    母亲盼了父亲这么多年了,从未变过……可是,这真的值得么?

    阮小沫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家里的宾客已经散了。

    打扫的佣人们看到她,也都不敢多说什么,抬头看她一眼,连忙继续打扫着。

    对阮小沫来说,现在回到阮家唯一值得庆幸的事,就是墨修泽也不在了。

    她起码不用在为母亲的病情焦急的时候,还要面对他……

    可父亲依旧不在阮家别墅。

    阮小沫找了一阵,忍不住拉住一个佣人问了声:“爸爸呢?他不在家吗?”

    佣人刚想出声,一看到她身后,就立刻闭口不言了。

    “小沫啊,找你爸爸是吗?”徐娘半老的女人声音忽然从她背后响起。

    阮小沫滞了滞,才转过身。

    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保养得宜的中年女人,身上穿着大牌的新款长裙,化了妆,硕大的珍珠耳环在耳边闪耀着。

    柳萋萋,她父亲在和母亲离婚后,娶的女人。

    那晚,从晚宴回来之后,父亲把她丢给这个女人好好“管教”了一番。

    “柳阿姨。”阮小沫不卑不亢地招呼了一声,打算离开这里,换个人问问。

    这种时候,她不想再跟自己的后妈起矛盾,首要的,是要找到父亲。

    她没走出两步,就听到那个女人貌似热情回答的声音:“小沫,你爸爸现在和墨董在国外新项目的基地考察,所以近段时间恐怕回来了。”

    阮小沫的脚步顿住,她转过身,看到那个女人脸上得意的神情,不信地拿出手机:“我打电话给爸爸问问!”

    爸爸出国去了?可为什么没有人通知她?

    即使在帝宫这些天手机不在她身边,但手机为什么连一条短信或者电话都没有?!

    柳萋萋双手抱胸,眼线画得长长的眼睛斜睨着她:“对了,你爸爸还说了,他暂时不想见你,叫你多反省反省,所以你的电话,他都不会接的。”

    阮小沫没管她说什么,可无论她拨了多少次电话,爸爸那边都是直接挂断……

    “看吧?阿姨没有骗你吧?”柳萋萋笑得像一只色彩斑斓的毒蛇,“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吗?可以跟阿姨说……”

    她的话忽然停了停,才别有深意地接着道:“但要是未婚先孕、或者要和什么不三不四的男人鬼混的,阿姨可不能同意哦。”

    说完,她忽然又恍然大悟似的想起来道:“哦对了,是你妈妈生病的事是吧?”

    阮小沫皱起眉头:“你怎么知道的?!”

    柳萋萋笑盈盈的看着她:“瞧你这孩子,你忘了?医院那边如果有什么事情,也会给阮家打电话通知的,阿姨当然知道了。”

    那一开始还跟她装傻,分明就是故意耍她!

    果然,柳萋萋话锋一转,细细的眉毛为难地拢了起来:“可是小沫啊,这笔手术费阿姨怕是做不了主啊……要不,你等等你爸爸回来再说?”

    “什么手术费啊?”另一道女人的声音也响起来。

    随着高跟鞋敲在地板上的清脆声响,另一个和柳萋萋样貌有几分相似、但更年轻的女人也走了过来。

    她上下扫了阮小沫几眼,刻薄地道:“又是你那个病怏怏的妈妈?我爸的前妻?我早就说了,既然都离婚了,凭什么阮家还要给她出医疗费?这几年出于人道主义一直给她供住院和药物的费用,就已经很仁至义尽了!”

    仁至义尽?

    阮小沫冷笑,当年柳萋萋小三上位,母女三人一唱一和,用尽手段让父亲和母亲离婚,现在倒知道说起仁义了!

    “云儿,说什么呢!”柳萋萋一副公正公平的样开口,语气却轻飘飘的,没有一点训斥的意思。

    她假惺惺地叹了一口气,摆出为难的样子:“小沫啊,你看我一个女人,又不懂理财,鸿风交给我任我使用的,也不过是刚够家里的一开销,你妈妈的手术费……这实在是没办法啊……”

    阮小沫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做戏,讽刺地道:“柳阿姨,你当年在模特界一直被我妈妈压着出不了头,有没有想过,也许你的才华其实在演戏上?”

    阮如云变了脸色,上前一步骂道:“阮小沫!你说我妈妈什么?!”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