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婚婚欲醉:强宠小逃妻

作者:席小绵 | 都市小说

收藏

  一夜的风光,一夜的疯狂的,一夜的春宵,她丧失了很多东西,还弄来一个像残酷无情暴君像的男人。其他人只明白他的冷酷无情残暴,却不明白他宠妻如命,也不明白他是她的心尖。

婚婚欲醉强宠小逃妻靳烈风阮小沫小说第26章节完整阅读

    这本漫画连载中小说婚婚欲醉:强宠小逃妻讲诉了主人公靳烈风阮小沫之间的事情,这是最著名作家席小绵的钟情巨作,婚婚欲醉:强宠小逃妻精挑篇章:阮如云显然不准备放过我她,拨高了音量故意地道:“阮小沫,那就你回去,所以也明白如烟和墨少爷交往的消息了吧?我劝你乘早别再记挂墨少爷了,省得叫人看笑话!”阮如云显然不打算放过她,拔高了音量故意道:“阮小沫,既然你回来,应该也知道如烟和墨少爷交往的消息了吧?我劝你趁早别再惦记墨少爷了,免得叫人看笑话!”。...
    婚婚欲醉:强宠小逃妻第26章 等着她的陷阱

    阮小沫冷笑:“给阿姨一个客观的建议而已,有什么问题吗?”

    不想再跟这母女两人纠缠,也不想再闹难看给阮家的其他人看到,阮小沫转身就往楼上走去,打算先回房间再想办法。

    阮如云显然不打算放过她,拔高了音量故意道:“阮小沫,既然你回来,应该也知道如烟和墨少爷交往的消息了吧?我劝你趁早别再惦记墨少爷了,免得叫人看笑话!”

    她的话让今天回来的一幕,又浮现在阮小沫面前,胸口隐隐刺痛起来。

    像是一口气喘不上来的疼。

    阮小沫扶着楼梯,没有反驳。

    没什么好反驳的,现在她和墨修泽,桥归桥,路归路。

    不和她在一起,墨修泽不用面对家里的反对,她也不用面对长辈的冷眼相待。

    这样……对他们两个人都好。

    在柳萋萋母女两人眼里,阮小沫的反应,就像是被她们戳中了痛处,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神情又得意起来。

    她假装关心的口吻道:“小沫啊,其实云儿也是为你好,不然到时候闹给外人看,两姐妹为了男人反目成仇,多难看,是不是?”

    阮如云连忙跟着道:“就是啊,再说了,晚宴那次你不是搭上了某个野男人了吗?劝你安分点见好就收,毕竟你妈妈名声那么差,早年就传她各种睡设计师上位……你现在又——啊!”

    响亮的耳光声,直接打断了阮如云越说越过分的话。

    阮小沫扬着手,脸上一点儿也没有任人欺负的软弱,她定定盯着阮如云:“阮如云,你再敢侮辱我妈妈一句试试!”

    有些事,她可以忍,但她不能容许任何人这么说她妈妈!

    阮如云被她扇了耳光,顿时懵了。

    她本来以为之前有晚宴的丑事在前,阮小沫又被父亲厌恶,这下在家里,肯定只能小心翼翼做人了,没想到居然毫不犹豫就给了她一耳光!

    回过神来之后,她伸手就想打回去,却阮小沫抓住了手腕。

    “你放开云儿!”柳萋萋心疼地护着自己女儿,一把将阮小沫的手扯开来。

    她做得花里胡哨的尖利指甲,狠狠在阮小沫手臂上刮过,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

    阮小沫忍住疼,冷笑着:“柳阿姨,慈母的戏码这么快就结束了吗?”

    柳萋萋被她讽刺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阮如云还在那里不服气地嚷嚷着,阮小沫却撇开眼,径自回房去了。

    她回来,本来是为了向父亲解释几天没回来的事。

    可如今父亲不在,母亲的手术费,才是她的当务之急。

    阮小沫咬着下唇犹豫了阵,从床下面的箱子里翻出一叠服装设计图稿。

    没办法,她现在只能把这些设计稿拿出去卖,能卖多少算多少!

    第二天,中间人很快帮她联系到了买家,确定好地点,阮小沫拿上自己的设计稿,刚打开门,就看到阮如云站在门外。

    “要出门?”阮如云脸上的神情似乎有些诡异。

    “不关你的事。”

    阮小沫懒得跟她虚与委蛇,直接往楼梯口走去,没看到阮如云眼底浮现出一丝阴险……

    当一切谈妥之后,看上去很礼貌的男人把她带去包厢,说是签保密协议之类的东西时,阮小沫才发现上当了。

    怪不得阮如云会特意在她门口守着她离开!

    也许是她和中间人沟通的电话被她听到了,所以才找了假的买家来骗她!

    “你们放我离开,我就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她尽量维持着冷静,和那些露出真面目的男人谈判着:“不会告你们,也不会报警!”

    “小妞,拿人钱财当然要替人消灾,你说什么都不会有用的!”

    包厢里的几个男人朝她渐渐靠拢过来。

    头晕的感觉袭来,阮小沫用力咬了一下舌尖,疼痛让她保持清醒。

    离得她最近的男人朝她伸出手来,阮小沫摸到一瓶酒,当即砸了上去——

    “噹”地一声,那人脑袋上立刻就血流如注!

    阮小沫抓住时机拉开门就跑了出去,撑着晕晕的脑袋一边摸电话一边狂奔,途中还撞倒了一个人。

    那人回头看了她一眼,仿佛想起了什么,恍然之后,赶紧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她顾不上管这些,径直冲进了女厕所。

    这边包厢是从电梯上来的,她不可能呆呆站在那里等电梯!

    冲进女厕所最后一格,她锁上门赶紧拨打报警电话。

    几个男人追上来了,骂骂咧咧地把女厕里还有的几个女人吓走了,然后开始一格格踢隔间门。

    手机的信号极其不好,信号处在唯一一格和叉之间切换。

    阮小沫刚拨通号码,微弱的信号就断了。

    “待会儿让我先来,妈的贱女人敢砸我脑袋!”

    “什么先来后来啊,哥们几个一起来呗!”

    几个流氓猥琐地笑了起来,声音已经到了她的隔间门外了。

    阮小沫着急地四下张望,可这里除了一根马桶刷,什么可以防身的东西都没有。

    “咚!”门被重重踢了一脚。

    那一巨响,仿佛是响在她心上一样可怕。

    阮小沫面色发白,汗水浸湿了她的发丝,她操起那根马桶刷,勉强维持着神智。

    又是重重一下,脆弱的门板已经撑不住,歪斜了。

    身体发软,阮小沫几次差点摔倒,只能背靠着墙撑着自己。

    眼前的视野模糊、耳朵里听到的声音,似乎也越来越远。

    迷糊中,外面似乎忽然响起很多人的脚步声,还有那些流氓惊慌的叫骂声……

    最后,一切回归寂静。

    怎么了?

    是……那些流氓离开了吗?

    阮小沫意识渐渐模糊,再也撑不住身子,身体往地上倒去……

    就在这一瞬,隔间的门板哐当掉在地上,她的身体被人及时接住。

    她被搂进了一个温暖宽阔的怀抱里,那人身上的气味她似乎有些熟悉。

    阮小沫用力睁眼,想要看清楚抱着自己的男人是谁,却只来得及看到男人线条优美的下巴和薄唇。

    她彻底昏迷了过去。

    一排排高大壮硕的黑衣保镖站在女厕所内。

    找她的那几个流氓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阵势,当即被吓得包头蹲在墙边,瑟瑟发抖着。

    怎么会惹上这么难缠的角色?他们本来以为是个可以爽一把、又可以赚钱的活路来着,而且他们记得联系他们的人说过,这个女的又没钱又没事,找不了他们麻烦的……

    可他们现在的情况,何止是麻烦……

    连小命保不保得住都不一定!

    那个浑身散发着冷冽气息的男人走过他们面前时,几个人都觉得这下自己肯定死定了……

    被人追赶的恐惧在大脑里压迫着,心脏还在砰砰地用力跳着。

    阮小沫喘着气从梦里醒来。

    她记得自己被几个流氓下了药,她躲到了女厕所但还是快被几个流氓抓住了!

    周围的一切是陌生的摆设。

    阮小沫惊疑不定地打量四周,发现这里似乎是某个星级酒店的房间里。

    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她脸色变了,猛地拉开被子,查看自己。

    还好……衣服都好好穿在身上……

    她松了口气。

    “阮小姐。”在外间听到动静,齐峰走了进来,垂手站在门边。

    阮小沫疑惑地看着他:“齐助理?你怎么会在这里?”

    齐峰推了推金丝边眼镜,“阮小姐,您不记得了吗?是少爷救了您,把您带到这里的。”

    靳烈风?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有危险的?

    就在这时,卧室外有什么门开了的动静,然后一阵轻快的男声传来。

    “这次多亏我记性好,反应快,给你打了电话是不是?不用谢不用谢,下次合作的时候利润多给我一半就行了哈哈哈……”

    这个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

    阮小沫疑惑地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从打开的卧室门,能看到两个男人走了进来。

    “欧阳文,想要的太多不怕噎死?”低沉磁性的男声冷冷道:“有时间打电话,没时间上去帮忙?”

    还好他及时赶到,如果他晚去一步……

    简直不敢想象!

    “呃……那、那下次我一边打电话一边上去帮……好吧,我说错了我闭嘴!”欧阳文连忙从善如流地捂住嘴巴。

    这张臭嘴!

    怎么就冒出个下次了!

    欧阳文在心里抽了自己一巴掌,不敢瞎开口了。

    旁边的冷峻男人瞥了他一眼,锋利的眼神落到身上时,像是落刀子一样可怕。

    欧阳文缩了缩肩膀,弥补似的笑得谄媚。

    他率先一步跨进了卧室里。

    “少爷。”齐峰低头叫道,又朝随后进来的欧阳文招呼着:“欧阳少爷。”

    靳烈风走到阮小沫床边,居高临下地低头看着她,脸上是明显的不悦之色。

    阮小沫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他了,正要开口,就听到门口传来另一声招呼:“嗨~美女你醒啦?感觉怎么样?还好吗?当初你撞到我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不对劲……”

    阮小沫这才认出来,这个男人就是当初那只大金毛的主人,便朝他笑了笑:“没事了,谢谢你。”

    “没事儿~这不都是应该的嘛哈哈哈……”

    欧阳文话说到一半,才发现自己好像不该和她搭话搭得这么欢快,声音逐渐地噤了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