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 军事小说

收藏

  这是英雄迅速集结的时代,这是群英人才辈出闪亮争雄的年代。这里有守护着袍泽亲友,不做英雄做狗雄的猪脚刘德然。这里有宁叫我负天下,誓不叫天下负我的奸雄曹孟德。这里有半生孤苦伶仃漂零,逐步建立蜀汉昭烈帝的枭雄刘玄德。这里有饮马长江东流,霸王能再生奠基石业的英雄孙伯符。五铢钱不受百姓信任,这与董卓小钱有一定的关系,货币市场被破坏,可是不管五铢钱的价值高低贵贱,他们生产的稻米与布帛价值却一直都在,不会因为五铢钱而忽高忽低,那么在五铢钱的价值无法得到保障,百姓自然要用以物易物的方式进行商品贸易,这是对自身最好的保证,但也是眼下刘澜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皇叔刘司马小说作品_大汉龙骑目录章节_第一节 汉末

    边‘大汉龙骑’团战友更是全部战死沙场杀场,而如今身边仅有寥寥无几还好好活着的部下NPC。形式非常危在旦夕,可刘澜却一直能保持着他那份从容不迫,用衣袖地乱擦了把脸上血迹,回过头望了眼将近百人的NPC,嗓音沙哑,对面无表情目光呆愣的亲卫李尚说:“怕就怕!”  NP曾经巍峨的卢龙塞望京楼残破不堪,一位七尺身高,双眼如鹰、耳似弥勒、双手似猿的少年傲立在斑驳的城楼之上,血染战袍。。...

      “司马!东门已破……”

      “司马!南门已破……”

      “司马!西门已破……”

      硝烟弥漫的战场横尸遍布,到处可见残肢断臂,污血横流,血腥无比。

      曾经巍峨的卢龙塞望京楼残破不堪,一位七尺身高,双眼如鹰、耳似弥勒、双手似猿的少年傲立在斑驳的城楼之上,血染战袍。

      少年名叫刘澜,乃是卢龙塞别部司马,在与鲜卑人连番大战之后白皙面庞已被血污沾满,就像是来自远古的嗜血狂魔,阴森可怖。

      三座城楼已破,而身边‘大汉龙骑’团战友更是全部战死杀场,如今身边只有寥寥无几还活着的部下NPC。形式十分危急,可刘澜却始终保持着他那份从容,用衣袖胡乱擦了把脸上血迹,回头望了眼不到百人的NPC,嗓音嘶哑,对面无表情目光呆滞的亲卫李尚说:“怕不怕!”

      NPC李尚顿了下,有些迟钝,好像在过滤司马对他说什么,半晌,机械的回答:“怕!”

      刘澜笑了,毫无生机的回答让他仰天大笑,他们始终都只是一窜数具,不知生老病死,喜怒哀乐啊,刘澜的面容变得狰狞:“我连掉级都不怕,你们这些连感情都没有的NPC怕什么!!!”

      这是网游三国龙腾团任务:《血战卢龙》,而刘澜一开始领到的任务就是在卢龙塞拖延时间,等待团长带大队团员到来!

      只是五天四夜过去了,团长始终未出现,卢龙守不住了,可就算掉级,刘澜也要战斗到最后一刻。

      寒芒逼人的鱼肠剑瞬间出鞘,眼中透着冰冷,高喊一声:“誓与卢龙共存亡,杀啊……

      ~~~~~~~~~~~~~~

      惨烈而疯狂屠戮的场景一遍遍在刘澜脑海里重现,好似幻灯片,反复的,不间断的播出着。

      我到底是怎么了?

      浑浑噩噩中,刘澜只觉着置身在混沌初开的世界,睁开双眼,但眼前依旧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可耳边却如此真实听到了来自四周乱糟糟的声响,甚至还有妇孺痛不欲生的抽泣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幻听吗?

      刘澜摆摆头,嘈杂声并没有消失,但记忆却更清晰了。

      他记得。

      记得最后他与NPC士卒被包围,鲜卑人在马上欢呼雀跃,肆意凌辱着他们这支不到百人的残兵队,然后他看到一名鲜卑骑士快马飞奔到鲜卑千长身前,不知说了些什么,然后千长急不可耐的大喊一声,指挥着鲜卑骑士弯弓搭箭。

      当黑压压如同黑云一般的箭雨将头顶上空覆盖时,刘澜知道自己今天铁定掉级了!

      心情郁闷,已经开始骂娘,带着团里精英守了‘卢龙寨’五日,盟主慕容武竟然没有从土垠城赶过来?他是白痴吗?就是蜗牛都能爬来何况是他!

      看着密集飞来的箭矢他连拨打的心情都欠奉,现在就想着快点死,到回城点复活然后去质问慕容武这一仗到底是怎么指挥的,若是不给一个说法他不惜和慕容武翻脸……

      羽箭落下,刘澜闭上了眼帘,当他被无数羽箭射穿如刺猬,当身后NPC悲鸣似鬼嚎,他却就此失去了记忆,对之后的情况一无所知。

      大脑一片空白,双眼迷茫,毫无焦距望着眼前漆黑一片的天际,站在这暗无天日的天地间,连思考都慢了半拍,久久才自言自语说:这里是哪?我又在哪?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啊~~~~~~”

      凄厉的惨叫声就在耳边响起,很真实,带有感情的痛苦呻*吟声,可刘澜的眼前依旧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这到底怎么回事!

      刘澜慌了,急不可耐,与游戏中从容淡定的他完全就是两个极致。

      滴!

      就在这个时候,刘澜感受到好像有一股粘稠物溅落脸颊,黏黏稠稠正一点点的顺着脸颊滑落,直到嘴角。这是什么?下意识舔了舔,咸咸的,还有些腥!

      等等,这不对劲,这粘稠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他伸手蘸了点,粘粘的,湿湿的,可为什么看不到,难道自始至终这只是一场梦,一场四周漆黑一片的梦魇?

      灵台尚有的一丝清明让他疯狂挣扎起来,甚至用上下牙狠狠去咬舌尖,也许是用力过猛,剧烈的疼痛瞬间让他大呼一声的同时打着激灵睁开了双眸,可突如其来的刺眼阳光好似能够焚灼眼球,让他觉得眼前空间都变成了黑白色,远处树木人影好似和身前的草坪重叠在一起,黑白两色使头脑更胀了,好像要炸掉一样,痛苦的呻,吟,可紧随而来的副作用则让他头晕目眩好似整个天地都在眼前晃动,天旋地转头晕恶心。第一时间闭上眼睑,可就算这样也只是让灼炙眼珠的痛楚消失却依然无法缓解如同戴上紧箍咒般的痛苦。

      痛苦的指挥着颤抖的双手揉着太阳穴希望能够缓解撕心裂肺的痛楚,慢慢的,也就是几秒钟,也不知是闭眼后眼前再无黑白色而是再次陷入漆黑一片的原因还是双手的按摩起了作用,反正头部疼痛和剧烈的呕吐感觉终于开始缓解。

      直到头部再无胀痛也再不头晕,刘澜又试探着睁开双眸,这一次没有再向刚才那样骤然睁眼,只是微微的眯着眼缝,试探着眼球所能承受的底线。灼痛的感觉依然很强烈,好像辣椒水入眼,眼泪不受控制倏倏流下,但头晕恶心的感觉却彻底消失了,这让他看到了希望,必须要坚持下去,不仅要与天斗,与地斗,更要与心中放弃的意志斗。

      区区眸子火辣的痛楚是无法打败我的。

      刘澜坚定着信心,其实他如此坚持正反应出他内心的害怕,他害怕一旦妥协这辈子就只能与黑暗相伴,他不要,正是这股强烈意志燃起了心中的勇气,就这样眯着眼适应着眼前的天地。

      他很快就尝到了成功的滋味,晕眩的感觉开始消退,而眼前的一切也不再只有黑白两色,而是出现了晃目的绿色和刺眼的红色。

      忽然,就在他彻底睁眼一瞬间,他看到身前出现了一位如同站在哈哈镜前的高壮汉子,梳着小辫,蓄着胡须,居然还穿着厚重的皮革袍子,遮天蔽日别提多好笑了。

      但瞬间他就笑不出来了,眼前装扮怪异的男子举起了手中的长鞭,真真切切照着他甩落。

      “你疯了?”

      刘澜下意识就要站起躲避,可却发现双腿根本不听指挥,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闭上了眼,然后手臂护住头部,随即“啪!”的一声响,手臂间传来的巨痛让他倒吸了一口冷气,疼,好疼,尤其皮鞭抽在手臂火辣的感觉更如同蜘蛛网一般开始扩散,钻心的疼痛很快遍布全身,痛入骨髓的滋味让他紧抿着嘴唇,额头的汗珠还有泪腺已开的双眸更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咬牙吸着凉气,如同痉挛一般抽抽着脸,因为晕眩他的反应有些慢,直到此时双腿才接收到刘澜站起来的命令。

      蓦地站起,可那拿鞭子的壮汉已经转身走出了三步,当第四步步点刚落下时,才用着十分蹩脚的国语喝骂了一声:“再敢大呼小叫小心你的脑袋!”

      微微眯缝着眼帘的刘澜看着大汉离去,而他的目的地居然有着为数众多与他样貌服装一样的壮汉,这,这是,因为眩晕有些反应慢的刘澜这一次瞬间反应过来,他们根本不是现实的人物,而是游戏中的鲜卑骑士,也就是说自己并不在现实中而是在游戏里,心下大骇,难道我并没有死,而是被俘了?

      可是明明调整过游戏中关于疼痛这类感觉的敏感度,为何还会有这般痛入骨髓的感觉?

      遭受鞭抽的手臂皮开肉绽,火辣辣的,等下退出游戏一定要调整游戏敏感度。

      游戏里人物小命既然得保,若刚才是其他玩家或是现实中被人抽鞭子他当然要大打出手,就算打不过也不能白挨鞭子啊,可既然知道那是NPC,也就忍耐了下来,并没有同这些没生命的数据过多计较和纠缠!

      刘澜捂着皮开肉绽的手臂在原地颓然蹲下,嘴角还滴下了一滴血,正是刚才昏迷中的粘稠物,只是他并没有注意到。

      很快,蹲下来的刘澜发现微微眯眼已经适应了眼前的天地,试着半开阖双眸,黑白相间的感觉已经彻底消失不见,眼球有的只是绿色草坪更加脆嫩,红色野花更加绚丽,发现半开阖着双眸并无异常后,彻底睁开了双眼,日已西斜,残阳似血,此刻出现在眼前是一幅芳草萋萋,天高云淡的草原景象,四周是一望无垠的草场。

      草原很美,如同地毯一样的碧绿草丛从脚下一直蔓延到了视野尽头,草丛随处可见一丛丛狗尾草,期间还夹杂着各色野花为广褒无垠的草原平添了几分绚丽色彩。

      而在他们四周,孤零零的柏树,突兀的槐树夹杂在野草杂花之间,而在这些树木之旁则是全副武装的鲜卑兵,此刻他们将一大群汉族妇孺壮汉围在核心。

      奈奈的,也不知道慕容武到没到卢龙寨,若是连最简单的剧情任务都失败,到时候在论坛里还不成了天大的笑话?

      虽然做剧情任务时是无法使用聊天功能的,但还是用意念想要打开好友栏,可他却始终无法打开好友栏。

      难道是因为在做剧情任务的原因?

      做剧情任务时是无法使用聊天功能的,只此一点刘澜便判断出血战卢龙任务并没有结束,不然他该退出剧情场景才对,想到任务并没有失败的刘澜只觉天塌地裂,颜面无存!悲叹一声完了,五天都没完成剧情以后可就真成笑话了,‘大汉龙骑’还怎么在游戏里混!

      蹲着有些腿麻,随手一按地面想要借力起身活动,可在一按之下却发现按在了一摊粘稠湿滑好似浆糊一样的水滩里,撇头去看,立马五脏翻腾,翻江倒海,呃的一声干呕起来。

      刘澜看到的是一具无头尸,胸口被刨开五脏六腑滑流在草地,而他的手掌则不偏不倚按在了无头尸流出血水肝脏积成的一个血泊里。

      怪不得这些NPC都远远的蹲着。

      瞬间退到了大部队里,过了好久,五脏六腑翻腾的感觉才有所好转,可是这样血腥场面却让他再也无法平静了,反而还有些心有余悸,要知道这款游戏虽然有热血有厮杀,可绝不会这般血腥暴力,再说被杀的NPC在死亡同时就会消失,可那位被刨膛的NPC已死很久了,可尸体为何还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惶急的朝四周察看,想找寻答案却发现身边这些被裹挟的妇孺壮汉都是颓然坐在原地,眼睛里虽然木讷,可与NPC的木呐眼神完全不一样,光芒中渴望生存,虽然是无助,是彻底绝望,是喊天不应喊地不灵,但却是活生生的,如人类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在哪里!刘澜快要奔溃了,他忍受不了百姓们的目光,忍受不了这悲痛凄凉的感觉,他要快些退出游戏,从此再也不碰这该死的网游三国龙腾!

      可是,他又该如何退出?

      愣在了原地,忽然,让他有些措手不及,脑海之中开始出现大量的记忆残片,如同潮水一般涌来。

      刘澜,字德然,出生在幽州涿郡涿县,参军后因功累迁至右北平都尉公孙瓒帐下别部司马一职,率本部坚守卢龙寨五日,城破被擒!

      胡扯,我叫张澜,祖籍河北,现如今生活在内蒙,喜欢玩网游,是标标准准宅男一枚……

      刘澜极力排斥着如同潮水般对他灌输的信息,可反抗强度越大,信息强制性也越大,他被强制性灌输了所有关于刘澜的记忆,一点一滴从他出生到现在所有的记忆都在霎那间涌入了他的脑海中,如同是陌生人闯进了主人的空间,虽然主人挥舞着大棒想要驱离入侵者,但由于入侵者的强大最终被制服……

      随着刘澜的记忆逐渐变得完整,对穿越这词汇并不陌生的他通过这些陌生的记忆可以肯定自己穿越了,穿越到了汉灵帝光和六年也就是公元一八三年。

      可这一切太过荒诞不经了吧?

      就这么穿越了?只会出现在电视和小说里的事情就这么不期发生了?这也太过匪夷所思了,可就是这样难以置信的一件事,却真真实实发生在刘澜身上!

      穿越到这个世界中,与游戏人物一模一样的人物身上,难道这一切不太过巧合了点吗?尤其是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是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里。

      颓然无助,刘澜坐在芳草萋萋的草地上,双眼无神而又迷茫,他一点也不想穿越,虽然那个时代他失去了所有亲人,可那里还有朋友和死党,刘澜不想失去他们,尤其是在失去所有亲人后这份友谊就变得更加弥足珍贵,可为什么会这样,他的双手紧攥成拳,指关节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

      为什么,为什么连仅剩的这份友谊你也要从我身边夺走!为什么!不甘心,真的不甘心,他在心中大吼着,是向命运反抗,可又该如何才能回去呢?心里一阵阵发苦,这感觉就像被无数把钢刀戳心,痛彻心扉,让他全身都在抽搐!

      半晌这种窒息能够让人停止呼吸的感觉开始变淡,可对如何回去依然一筹莫展,想到从此以后就要留在这个世界,一个即将刀兵四起的世界他都要疯了,真的,他不知道自己出现在这里的目的何在?更不知道自己一个苦逼小宅男在这样一个世界中能做什么!

      你刘澜想着靠军功入仕,可我张澜却并不想去上战场厮杀啊,这类的游戏玩多了,死人也见多了,虽然死再多NPC都是麻木的,但现在都是鲜活的生命啊!

      他不认为自己能担得起这样的责任,更无力去挽救汉室或是去争霸天下,他只希望能逃过目前这场大难,然后找到办法回到现实的家中!就算再也无法回去,那也要找一片世外桃源,安安静静的过完这一生。

      “踏踏!”

      隆隆的马蹄声响起打断了刘澜的思绪,远处一队队鲜卑骑士掣马奔来,而在他们身后,一名汉族士兵被绑着双手,拖行了何止上百米。

      远来的一队骑士大笑着翻身下了马,动作飘逸而潇洒,迈着大步,耀武扬威来到同伴身边,与同袍笑谈着时不时传来一道道哄笑声,最后还不望回头对那名被绑着双手在地上拖行的汉朝士兵指指点点。

      此刻的汉族兵士已经奄奄一息,但在某一时刻,他艰难抬起了那张血肉模糊的脸向四周望了眼,眼中满是对生的渴望。

      刘澜看到了他的目光投来,好像是在求助,希望有人可以救他,而他在看清了那人的俊秀模样后,如遭雷击一般,愣在场中,太过震惊了,原来那人是他游戏中的NPC亲卫李尚!

      没有木讷的眼神,气息恹恹在草地间趴着向四周求助着,忽然,刘澜看到一名鲜卑骑士向李尚走来。

      他手中拿着酒壶,酒壶非铜非铁,而是破开的头颅。以人颅装酒的鲜卑人对身边其他同伴乌鲁巴索说了些什么,然后仰天大笑一声,随即刘澜发现他们接下来的谈话自己竟然听懂了,他当然清楚这完全是因为‘刘澜’极具语言天赋,掌握并能够熟练说出一口流利的鲜卑语,是以他能知道远处鲜卑人的对话是什么。

      “哈哈,我要去把这个汉人的脑袋砍下来装酒!”

      “百夫,为何不留着他,等回狼头后割下他的脑袋然后襄银当做装饰岂不更好?”

      “这里这么多汉人,还怕没有做装饰的脑袋!”

      刘澜难以置信听到的这一切,可看着走向‘李尚’的鲜卑百夫却不得不相信自己并没有听错,对于他这样的现代人很难想象见到以杀人取乐,以人头当装饰品或是酒具的一幕。若这里只是游戏世界,这些NPC死多少他都不会皱一下眉头,本来就是一窜数据,对待他们的生死,刘澜是麻木无情的,就算都死光,又能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现在的情形不一样,这里不是游戏,而是真会死人的现实世界。

      他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此刻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这么冲出去的后果会是什么,但他还是毫不犹豫扑了过去挡在了李尚的身前,义无反顾,面向鲜卑百夫祈求着,祈求着他能够放过李尚。

      鲜卑佰长显然对他会说鲜卑话错愕了一阵才让他挡在了身前,但也只是极短的时间他就一脚将前者踹在了一旁,手起刀落,斩下了李尚的人头。

      被砍下的人头就滚落在刘澜的手边,脖颈间飞溅而出的鲜血喷在他的脸上,滑落到他的衣衫上,更落在他的心间。

      眼前碧绿草地被染成了红色,就连天空好像也骤然变成了酡红,那杀人后的开怀大笑声是那样的刺耳,以杀人为乐,而且还是当着救人的刘澜面前杀人更让百夫感觉刺激,而其余鲜卑人在发现了这一幕后也都大笑了起来,嘲笑刘澜,嘲笑所有人,嘲笑他们永远也改变不了结果,也救不了任何人,笑声是那般刺耳,刘澜的心刺痛不已,这是他第一次切身感受到人命贱如狗,而这也更让他体会到这里的人物并不是NPC,他们会哭会痛,会流泪也会笑而且还有感情与亲人……

      他们死的时候不会变成一滩血然后消失不见,他们都是有血有肉的人,而鲜血飞溅在脸上更是热的……

      “啊~~~~~!”

      刘澜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疯也似的大吼一声,这到底是什么世道啊!

      这世界人活着怎么能跟畜生一样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