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 军事小说

收藏

  这是英雄迅速集结的时代,这是群英人才辈出闪亮争雄的年代。这里有守护着袍泽亲友,不做英雄做狗雄的猪脚刘德然。这里有宁叫我负天下,誓不叫天下负我的奸雄曹孟德。这里有半生孤苦伶仃漂零,逐步建立蜀汉昭烈帝的枭雄刘玄德。这里有饮马长江东流,霸王能再生奠基石业的英雄孙伯符。五铢钱不受百姓信任,这与董卓小钱有一定的关系,货币市场被破坏,可是不管五铢钱的价值高低贵贱,他们生产的稻米与布帛价值却一直都在,不会因为五铢钱而忽高忽低,那么在五铢钱的价值无法得到保障,百姓自然要用以物易物的方式进行商品贸易,这是对自身最好的保证,但也是眼下刘澜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皇叔刘司马小说作品_大汉龙骑完整版_第十章 鲜卑斥候

    ,司马居然也没任何附带条件一口答应下来了!难以置信,可望着他那郑重其事的神情,认真锋利的眼神,司马的身影仿若突然在眼前变的矮小出来,无人能及!  “多谢你司马!”更年轻人梗咽地说着,他不明白该如何才能恩情司马的恩情!  “这件事我自有主张了,但前提是要就在这时,张正过来了,躬身道:“司马,都问清楚了,他们这支鲜卑百人队是属于弥加大帅部,千长叫弥合,百人长叫做丘涟,奉命押解俘虏回狼帐!”。...

      “司马,我妹子被抓走了,求您帮我把她救出来!”

      “放心我一定帮你救出她!”刘澜偷偷把眼角的泪花擦干,看向年轻人的眼神变得决绝而坚定,之前的冷淡彻底消失不见,一字一顿的说:“兄弟!你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在这乱世当中,我们互相做肩膀,相互扶持吧!”

      刷,青年的目光充满了感动看向刘司马,之前他以为是自己的筹码低所以司马才没有答应,可当他打算继续加砝码,就算是一辈子给他做牛做马也一定要求他救妹子时,司马竟然没有任何附加条件一口答应了!难以置信,可看着他那郑重的神情,认真锐利的眼神,司马的身影好似突然在眼前变得高大起来,无人能及!

      “多谢司马!”年轻人哽咽地说着,他不知道该如何才能报答司马的恩情!

      “这件事我管定了,但前提是必须将百姓们送回去!”

      也许他平日里会很大大咧咧,甚至是没心没肺,但只要是认定的事,前面不管是龙潭虎穴也敢去闯,只要是认定的事,就绝不轻言放弃,但现在他还不能帮年轻人,因为他必须要把百姓们送回到汉境!

      年轻人离开了,刚才的交谈刘澜得知了他的名字叫做梁大,没有字号,但此刻刘澜却十分头疼,因为梁大并不知道她的妹子被鲜卑人绑到了什么地方,无从下手可怎么救,总不能在这草原乱逛吧?好在这样的迷雾并没有难倒他,他记得鲜卑百夫好像说过要带他们前往狼帐,而狼帐便坐落在弹汗山,身为历史发烧友的他立时决定送走百姓后就前往弹汉山鲜卑人的老巢,也许会有想要的答案。

      就在这时,张正过来了,躬身道:“司马,都问清楚了,他们这支鲜卑百人队是属于弥加大帅部,千长叫弥合,百人长叫做丘涟,奉命押解俘虏回狼帐!”

      刘澜点了点头,更加确信自己的猜测,既然他们是奉命押解俘虏回弹汉山回狼帐,那梁大的妹子很有可能也会被押解到弹汉山,所以此行前往狼帐一定会有所收获,就算救不下梁大的妹子也一定能打听到她的消息。回头远远望了眼那名会说汉话,曾经抽过他一马鞭的鲜卑人,随即对张正,道:“解决了吧,然后让那些青壮换上鲜卑人的衣服!”

      “诺!”若不是司马提醒张正都没有想到这一点,在草原行走,随时都有可能碰到鲜卑人,但他们若是换上鲜卑人的衣衫装成鲜卑人押解俘虏,很大程度就会避免很多的不必要的麻烦,这让他更加佩服起司马的心细如发。

      刘澜把要帮梁大救妹子的事情提了一下,张正满口答应要帮忙,反正回去也是死,不如留在草原随司马多杀一些鲜卑人,到时候回去也能够将功折罪!

      随即一行不敢有一刻耽误,草草处理掉鲜卑人的尸首后连夜便向着卢龙赶去,走了一天一夜,便即点起篝火,吃起了从鲜卑人手中缴获的肉干,再加上司马发现打猎也会提升身体的融合度,不仅身体更趋于完美连带着箭术也在疯涨着,尤其是他猎到了数只野兔和一只黄羊。

      就在众人大快朵颐时,远处漆黑的夜空里忽然出现了一点明亮,很快一名鲜卑斥候手中拿着火把出现在了刘澜的队伍中。

      “司马,是鲜卑斥候,要不要把他射杀了!”

      刘澜摇了摇头,现在最好的结果就是把他糊弄过去,不然这鲜卑游哨突然消失的话一定会引起鲜卑人的警觉。随即吩咐张正与梁大戒备,亲自上前去迎鲜卑游哨,离得老远,就操着一口纯正的‘鲜卑语’喊道:“你是哪部的?”

      “你又是哪部的!”

      刘澜扯了扯嗓子喊:“我们是弥合千户帐下,你呢!”

      这斥候乃属柯最大帅部,但此时听说是千辛万苦才找到的弥合部,立时激动万分,终于让他找到了这支来到中部鲜卑的东部鲜卑骑队了,斥候忙着回去报功,甚至连眼前人发饰都不一样也没有发觉,第一时间转身就要开溜。

      刘澜心中还纳闷怎么就露出了破绽被看出了马脚,但此时鲜卑斥候急着想要脱身也容不得他多想,长弓瞬间出现,弯弓搭箭如同满月,嗖一声就夺去了斥候的性命!

      张正与梁大二人赶忙上去一人牵马一人拖着从马上栽下的鲜卑人,来到他身边,梁大一脸愁眉不展的说:“司马,这斥候被您射杀,我看不出一两日,鲜卑人就会发现咱们,到那时这些百姓可就危险了!”

      “我也不想,本来想诓骗过去的,没想到这斥候竟然会看出破绽,刚才我若不射杀他而是让他逃回去,只会更惨!”

      “虽然司马说的都对,可眼下咱们又该怎么办?本来就急缺口粮,走的慢些还能靠打猎来维持下,若是急行可就我们现在这点口粮怎么应对这么多人张口吃饭啊!”

      鲜卑斥候一死,这几日这条路线的鲜卑斥候一定会越来越多。刘澜来回踱步想着办法,如何才能不被鲜卑斥候发现呢,就在这时,张正硬着眉头,想了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司马,只能把队伍一分为二,愿意跟着我们的,去帮梁大找回他的妹妹,不愿意跟着我们的,就让他们自己逃回去,在困难面前,我想他们会想到办法的!”

      莫说是刘澜了,就是一边的梁大都不赞成:“不行,这样太危险了,他们大多都是妇孺,若是遇到鲜卑人一点抵抗也没有,我们现在把他们抛弃和亲手杀了他们有什么区别?”

      张正变得急躁起来:“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可眼下总得想个办法出来吧?”

      “既然没有更好的办法,那就只能综合二人的办法,首先三十名愿意跟随我的青壮我就留下七人,其余人全部发给马匹和马刀让他们与百姓化整为零,这样即使百姓碰到鲜卑斥候也能有所应对,不会不堪一击,而更为重要的一点是这里离卢龙已经很近了,只要小心一点,应该会没事的,而且分散之后更容易隐藏,要比我们这样大张旗鼓的更安全,你们说怎么样?”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