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 军事小说

收藏

  这是英雄迅速集结的时代,这是群英人才辈出闪亮争雄的年代。这里有守护着袍泽亲友,不做英雄做狗雄的猪脚刘德然。这里有宁叫我负天下,誓不叫天下负我的奸雄曹孟德。这里有半生孤苦伶仃漂零,逐步建立蜀汉昭烈帝的枭雄刘玄德。这里有饮马长江东流,霸王能再生奠基石业的英雄孙伯符。五铢钱不受百姓信任,这与董卓小钱有一定的关系,货币市场被破坏,可是不管五铢钱的价值高低贵贱,他们生产的稻米与布帛价值却一直都在,不会因为五铢钱而忽高忽低,那么在五铢钱的价值无法得到保障,百姓自然要用以物易物的方式进行商品贸易,这是对自身最好的保证,但也是眼下刘澜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大汉龙骑_皇叔刘司马_第二十章 避雨

    第三日早晨,大家从值夜的丘义口中获知小马驹找草药为司马治伤的事情莫不感慨着它的灵性,只只可惜小马驹只对司马一人和善,其他人想靠近了也不是龇牙振鬣是扬蹄飞踹,到最后只好一个个都躲的远远超过的。 毕竟这里面除了赵洪,这小子为了和小马驹打...

    第二日清晨,大家从守夜的丘义口中得知小马驹找草药为司马疗伤的事情无不感叹着它的灵性,只可惜小马驹只对司马一人友善,其他人想要靠近不是呲牙振鬣就是扬蹄飞踹,到最后只得一个个都躲的远远的。

    当然这里面除了赵洪,这小子为了和小马驹打好关系,每次都是手里揪把草,第一次接近失败还不放弃,第二次又过去,这么几次三番,小马驹还真吃了他那把草,渐渐地除了司马外,赵洪就成了能够第二个接近小马驹的人物,只是想要摸到它背上抖抖微风,却只能灰头土脸地被摔个狗吃屎。

    第二日一早行至中午众人吃过肉干喝些奶酒后又开始休息,等太阳快落山时,张正迷迷糊糊醒起来,不远处冀北那小子手拿绸布袋,右手拿马刀砍着及腰的裂叶蒿,而一边,赵洪那小子则瞄着远方垒砌的一个草堆乱射。

    不管是搭箭,扣弦,预拉,开弓,瞄准,脱弦都是有模有样的,可心里看的就是纳闷,看这小子的架势咋就输给了李翔呢?

    他们这十人队里箭术最好的是谁,不是箭无虚发的司马,不是有板有眼的赵洪,而是那长长瘦瘦如麻杆的李翔。

    虽然也知道想要练一手好箭术只有找准窍门多放箭,可如今这个时候,身上的箭比命都宝贵,赵洪那小子没心没肺的不知道心疼,谁让人家是赵苞的儿子呢,有那样的爹,从小到大啥好东西没见过,能稀罕这连几十钱都不值的鲜卑箭?

    虽然那小子昨晚只是讲故事,可张正是啥人,心思缜密早就猜出了赵苞就是他爹,要是别人敢这么浪费箭,他早就上去劈头盖脸的开骂了,但是赵洪那小子浪费就浪费吧,若一不小心练出个箭术大家来,那不也是件挺好的事?

    赵洪虽然从小不愁吃穿,可也绝不是那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贵公子,那些年待在深山啥苦没吃过,后来要不是叔父接济早就去讨饭了,他这样练箭,也不是不知道现在啥处境,正是昨日与狼群的一番交战竟然连着两箭连一头野狼也没射死,要知道此行有多危险,一个不好就要留在草原,所以他才要抽空就练箭,为了啥,为了练好本领保护他最珍视的刘司马!

    射出去的箭矢不管箭头坏没坏都又捡起来,看着那些大多都还完好无损的箭矢,庆幸的想还好都能用,不然要是被司马知道了还不得一顿臭骂,他可见李翔为了显摆射了只鹰,虽然鹰被射下来了,可司马也没客气,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从那以后,只要没司马的命令大家都不敢随意拔箭了,此时看着射出去的箭矢完好无损,能不暗自庆幸吗。

    这时张正过来帮他捡,看着一脸庆幸偷笑的赵洪边捡边说:“还不快捡楞着干啥,等司马醒来想被骂?”

    嘿嘿,嘿嘿!赵洪看着过来帮忙的张正嘿嘿傻笑,只不过捡箭矢的动作更快了。

    张正对赵洪好,不是因为他是赵苞的儿子,而是因为他想到了多年前的一件事儿,所以看见这小子就亲近,打心底亲近:“洪小子,故事里那人是你爹吧,对了你知道那年发生在雁门的事儿不?”

    赵洪如遭雷击的怔了怔,然后摇着头傻笑道:“怎么会,赵苞哪能是我爹,他要是我爹,我能和你们一样被俘了?”

    张正也怔了怔,他真的不知道洪小子为啥时隔六年都还不承认,是他愧疚不愿承认,还是不愿和他们这几人承认?虽然一切都是疑问但还是笑着说:“今年是灵帝光和几年?”

    对这些,当老百姓的哪个能记得,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说:“五年?六年?还是七年?”

    张正凑过来,当把箭矢重重交到他的手中后,才低声说:“熹平六年记得那么清楚,光和六年却忘了?”

    赵洪眼眶立时打满了水雾,望着张正没说话。

    张正说完就走了,背影看着有些凄凉,瘦小的双肩还不停的颤抖,对着天空喃喃自语说,不以成败论英雄,老子十五那年就懂了,可这世间有几个真的懂!

    ~~~~~~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他们这支小队伍沿着草原小心翼翼的继续一路向北,大家对于此行的目的地都很迷茫,反正就知道司马带着他们去哪就去哪!

    此时进入了草原深处,凡事都必须小心,这里可不比边境,在这里逃都没法逃,鲜卑人大多都是一人挽双马,往来如龙卷,他们这一行一人单马如果被发现,想跑根本就不可能!

    不过也许是右北平的战事原因,一路来出奇的安静,莫说遇到大队了,就是连哨探也没见过一支。不过也不能排除他们行动是晚上与上午,不管怎么说,此行到目前为止都是相当的安全。

    看日头应该快到子时了,刘澜随即吩咐找个僻静处歇息下来,点火那是不可能,饿了就吃缴获的肉干,渴了,就喝鲜卑人的奶酒,而赵洪现在则找到了事干,那就是不亦乐乎地喂那匹小马驹,口中还不停的念叨着:小马驹啊小马驹,你要快快长大,不然怎么让司马骑你呢?

    司马听了微微怔了怔,原以为赵洪是爱马,可这时候才明白他竟然是为了自己能骑上一匹宝马才如此,看了眼远处的一人一马,随即咬了口肉干,眼神深邃的他不知在想些什么!

    今夜是一片暗墨色的天空,片云没有。可西方天边黑云却重重叠叠的堆积着,很快游动,遮星闭月,一时间别说星光,连一丝月光也难以从那厚厚的云层投射下来。

    四周立时变成漆黑一片,西北风吹动草丛传来的哗哗声,看着那来回摆动的草丛,就像是一只只恐怖怪兽,蹲伏在黑暗中,向他们扑食而来,阴森可怖。

    “司马,看着样子是要下大雨!”

    刘澜闻言,抬头看了眼天空随即点点头,向四周瞅了眼,可在这四野无人的草原里,当真下起雨来还真没啥地方可避雨,而且这时代也不像后世,小小的感冒发烧可就能要了人命!

    就在大家四下寻找着有什么地方能避雨时,小马驹却过来扯着司马的衣袖向着一旁的草丛里拉!

    难道……

    随即带着大家跟着小马驹向草丛深处走,走了有那么几里路,众人便发现前方出现一处地宫,只不过地宫破败不堪,被挖掘盗墓了很久,只是让人不解的是在这草原深处怎么会有汉墓出现?

    从小马驹出现伊始刘澜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直到此刻他才彻底相信他的猜测都是真的,果然小马驹会把他带到将军墓,只是这里的将军墓又会和游戏中有何区别呢,会不会有那传说中的兵种书?

    刘澜来到墓室前,墓室整体呈四十五度向下,走过一条宽七丈,长三十四米的过道一直向下后出现了巨大的石门,只不过石门已经损毁,能够直接进入。

    墓室里空空如也,再说知道一切的刘澜也不会把他们往死路里带,所以他的打算是先让大家躲在墓室里避雨,然后等他们休息后再打开墓室机关,去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兵种修炼书!

    大家在墓室内点起了火,可惜没有耐点的枯枝树木,只能点枯草,但枯草点的快,烧的也快,而且烟还大,不到一秒就烧光了,熏的几人哪个都是灰头土脸,咳嗽连天。

    不能再点枯草了,照这么下去,没被雨淋,先得被熏死。

    众人出了墓室,不仅把墓室外的鲜卑马牵了进来,更找出火把来,点着火把众人再次进入了墓室,而这一次更是壮着胆子由司马举着火把进入了正室之中。

    正室里仍然有保持完好的长明灯,点燃十几盏之后石室骤然大亮,随即就见到一具尸骨散落在朽败的棺木下,身上披着古朴的铠甲。

    而四周的石壁都已破败不堪,显然已经被盗很久,就是连棺木也腐蚀不全,而在棺木一角处,则是一尊造型有些像乌龟,背上驮着一块长形石碑的石雕。

    ————————万万没想到,节操不见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