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 军事小说

收藏

  这是英雄迅速集结的时代,这是群英人才辈出闪亮争雄的年代。这里有守护着袍泽亲友,不做英雄做狗雄的猪脚刘德然。这里有宁叫我负天下,誓不叫天下负我的奸雄曹孟德。这里有半生孤苦伶仃漂零,逐步建立蜀汉昭烈帝的枭雄刘玄德。这里有饮马长江东流,霸王能再生奠基石业的英雄孙伯符。五铢钱不受百姓信任,这与董卓小钱有一定的关系,货币市场被破坏,可是不管五铢钱的价值高低贵贱,他们生产的稻米与布帛价值却一直都在,不会因为五铢钱而忽高忽低,那么在五铢钱的价值无法得到保障,百姓自然要用以物易物的方式进行商品贸易,这是对自身最好的保证,但也是眼下刘澜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大汉龙骑_皇叔刘司马_第二十三章至第二十九章 旅途

    墓室内了看不见众人,所以都回去了,刘澜举步出了将军墓,雨后初晴的空气更清新自然,天地间透着一片勃勃生机,连周围的野草也仿若在一夜之间拨高了数寸! 站在这样的晴空下伸个懒腰,随后就看见冀北又像前天那样在一旁砍着野草练刀法,前几天没怎么特别注意,这时...

    墓室内已经不见众人,应该都出去了,刘澜迈步出了将军墓,雨后的空气更清新,天地间透着一片勃勃生机,连四周的野草也好似在一夜之间拔高了数寸!站在这样的晴空下伸个懒腰,随即就看到冀北又像昨天那样在一旁砍着野草练刀法,前几天没怎么注意,此时领悟不杀刀法后只看了几眼,就觉那招式可比不杀刀法有门有道多了,一看就像是武功绝学。眼前骤然一亮,保护大家虽然需要提升自己的实力,可大家的实力提升又何尝不是另一种保护大家的方式?这一刻眼前豁然开朗,第一时间来到冀北身边,看着他手中攥着一个绸布袋,右手一柄马刀来来回回劈了数十下就没变换过花样,咋翻来覆去就这一招?初看这招,那叫一个虎虎生风,气势逼人,这时候看多了又觉得没啥出奇了,反而平平常常,没啥大不了的。可是又看了一会儿,又觉得这一招暗合天道,好似将那人间至理都蕴含,不由得赞了句:“有门道,这一招厉害哇?”“厉害吗?”冀北停了下来呵呵笑,那永远是川字型的眉头竟然舒展了:“瞎砍的!”刘澜脚一晃,险先摔倒,看走眼了?说道:“你不会武?”“应该是不会!”那我教你们,随即司马把所有人都招呼了过来,虽然他现在也没啥教大家的,但他掌握着那套对付鲜卑人下马后三招的办法,这样也能让大家有保命的机会。鲜卑人有一套马上三招进攻招式,这三招十分适合马上搏杀,但到了地面就暴露了门户洞开的问题,我们人少,如果遇到大队鲜卑就藏匿身形,若是碰到小队鲜卑就等他们下马后与他们近身搏斗,至于一两人的巡哨,就是送到嘴边的菜,当然没有不吃的道理!为他们讲解着鲜卑人的弱点,并亲自为他们示范鲜卑三刀的路数,好让他们有所了解。这一天上路前往伽罗部,刘澜头一次觉得自己好像更不适合后世,而更适合生活在这个时代,他和大家的融合比想象中要快,才几天就混的风生水起了,而且他更憧憬这个时代了,最想见见的就是那传说中不败战神的北军。虽然很享受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光,但有些话却始终无法和他们袒露心扉说,但他知道他们在心中的位置已经接近强哥了,虽然有时候想到强哥他们会忧伤,可生活要继续,回去不回去那要看运气,但现在却要活下去,带着这些已经成为朋友的兄弟们找到梁大妹子并活着回去,既然活着把他们带入草原来,那就说什么也要活着把他们带出草原去。这就是他现在唯一的执念!活下来,走出去!~~~~~~~~~~~~~~~~~~一行一路跋涉,已经距离土河不远,手搭凉棚看了眼天色,已到了正午时分,得找个隐蔽处吃饭休息。众人赶了一上午的路,都有些疲惫,终于到了要吃饭休息的时间,一个个立时好似从濒临死亡变成了满血复活,一个个精力旺盛地向不远处那段山峦叠嶂处飞驰而去。那匹小马驹神骏无伦,尤其喜爱狂奔急驰。若是跑发了性,那就会越跑越是高兴,尤其是在这大草原上,往往跑的无影无踪,过不一会儿,又欢腾地跑了回来,若是跑回来龇牙,那就是抱怨他们的速度太慢了,要是抖鬣,就是预警,一时间小马驹倒成了探雷器,只不过它能探到的雷,往往都是些猛兽!很快一望无垠的草原尽头出现了一座山峦叠嶂的群峰,山势巍峨,树木幽深,乃是一处绝佳的休息好所在。众人顺着山道起伏的山峦绕了半圈,终于找到了一处绝佳的隐蔽处,这里树木茂盛,林间幽静,蝉虫啾啾,飞鸟悦鸣,大笑着飞马而入,忽然小马驹好似发现了什么,欢呼长嘶一声,然后就向一侧猛冲。大家以为小马驹又跑去玩耍,也就没理会,只是过了会儿,小马驹又跑了回来,这一趟应该没走远,连喘气都没有,反而是咬着司马的衣衫就向刚才的方向拉扯,明白了小马驹的用意,随着它向一侧密林深入,也就是几十丈的距离,大伙居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了倏倏流水声,一个个眉开眼笑,这一路饿了就吃些鲜卑人的肉干,渴了就喝奶酒,虽然无法适应其中奶味,但苦于找不到水源,一个个只得硬着头皮去喝,此时听到水声,立时大喜过望,今后再也不用去喝劳什子的奶酒了!循着水声来到了一条小溪前,眼前一副草长莺飞,林茂木盛,还有鸟兽穿行的场景,他们一来,飞鸟惊飞,兽群做散,此刻羱羊锦鸡乱窜,有司马的吩咐,一个个立时张弓搭箭,开始了猎杀。司马当先摘下长弓,引弓搭箭,霎时箭强矢急,如同流星般射中一只翩飞的锦鸡,而后箭矢再次上引,一箭射去,羱羊群中便倒下一只壮硕的肥羊。枯燥的行程,深入腹地的紧张情绪让众人时刻紧绷着神经,像今天这样全员狩猎还是头一次,一个个兴高采烈,吆喝着驱赶兽群时张弓搭箭,不仅射杀了众多猎物,更缓解了多日来紧张的神经。大家更多的是在宣泄放松着紧绷的神经,至于打猎还在其次,等兽群彻底消失不见,清点收获才发现十人只猎到了三头羱羊和两只锦鸡,如果说锦鸡因为体积小更难猎到的话,那么羱羊还不好猎?尤其都是有箭术功底的,但这样的成绩并没有让他介意,因为大家都露出了笑容。“李翔,你大爷的,若不是老子躲得快,你就射到老子的屁股了!”“赵洪,你啥时候下马了,撅个屁股俺还以为是发情的野猪正撅着腚等公猪来捅呐!”在笑骂声中,众人喝着湖水,吃起了肉干,打来的猎物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的用处,在草原点火烧肉只会把自己的行藏暴露,那些经验丰富的鲜卑巡哨会很快根据篝火判断出他们的位置。在敌人的腹部,刘澜不仅要处处小心保障自己的安全,更要让所有人都活下来,而且他还要适应这里的一切并且生活下去。人们常说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但到了他这里就变了,首先是吃饭,天天吃肉干,这就让他有些难以适应了。但这还并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刷牙,他不知道这个时代富家子弟是如何刷牙的,但他知道他现在刷牙就靠着一块青盐,是那种结晶体,每天早上拿它在牙上磨,然后再拿奶酒把嘴里的污渍吐出去,但用过的青盐却残留着口中的污渍,尤其是第二天还要在拿出来继续清理牙齿,看着都恶心!听说过时代在进步,需要适应不然就会被时代所抛弃,但没听说过越活越回去,因为上厕所能找到一块土石都会变成一件幸福的事情!刘澜不敢想自己这三天是怎么熬过来的,但人总要向前看吧,消极并不是解决的办法,总要去适应这里的生活!司马正吃着肉干,忽然见到武恪正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枝金钗发呆,走了过去坐在他身边,道:“老武,想媳妇啦?”司马前来,武恪第一时间把金钗收了起来,大意禀然的说:“我大汉的好男儿当马革裹尸,屠戮夷狄,一个老娘们有啥好想的!”“好气概,走一个?”武恪看了眼司马手中拿着的酒囊,粗里粗气的说:“这奈奈的奶酒一股子奶子味,没喝头!”刘澜仰头喝口奶酒,没好气的说:“甭废话,有的喝就不错了!”“司马,你闻这是啥?”武恪鬼鬼祟祟的从腰间摸出一个鲜卑人的酒囊,然后挤眉弄眼的拔出塞子,凑到他鼻子前。“米酒?”嗅了嗅的司马两眼都发绿光了,汉代的酒也就如同后世啤酒的度数差不多,对于刘澜这样常喝白酒的小青年来说这点啤酒还真不算什么。可这不得分时候?如果是后世,一瓶啤酒当然算不得什么,可是在这个时代,虽然酿酒术不发达,在酒里还会有渣滓,可比之鲜卑人的奶酒眼前的米酒就算得上是琼浆玉液了。一惊一乍的说:“老武你是从哪变出来这好东西的?”这时代哪有几个人喝茶,除了白水,想喝点带味的那就只有酒了,武恪嘿嘿笑着,看司马眼睛都瞅直了,立即把囊塞盖了起来:“上次打扫战场在鲜卑人那里摸来的!”眼瞅着武恪就要把酒囊收起来,刘澜忙不迭的说:“别,别,别收起来啊,给我尝一口先!”武恪好似最精明的商人,眸子一转,那粗狂的外表下就透起了精光:“尝一口不是不可以,不过司马咱可先说好,现在一口回去得拿一壶换!“成,别说一壶了,就是十壶都成!”刘澜此刻酒虫上脑,哪还顾得了那么许多,先喝再说,应承的事,那不是还要等到日后吗!“成,那就十壶,您说的!”武恪骤然听闻他说要十壶,那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啪啪直响,立时就同意了。可他同意,刘澜不能同意啊,在卢龙塞就算是最普通的浊酒一壶也得300钱,回去以后他怎么可能买得起,立时就急了:“老武你他娘连我也坑?我都怀疑你在河东不是杀人发配到幽州,是当了奸商被发配来了吧!”武恪就知道司马会是这反应,撇了撇嘴,道:“还喝不喝?”“喝!”“喝就别啰嗦,给,这口算白送的!”“真的?”刘澜狐疑的望了他一眼,这奸商难道有阴谋?“当然”武恪说着就把酒囊给他递来了。刘澜深怕上了他的套:“一口一壶,没别的条件?”“没有!”武恪看着司马一口酒咕咕下肚,笑着说:“和你们这些年轻人在一起,人好像也变年轻了!”他的眼神变得有些忧伤,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人,眼神突然深邃起来。“啊!”刘澜意犹未尽的眨巴眨巴嘴:“爽啊,还是这米酒有喝头,可惜就是度数低,不过瘾!”“度数低?这酒度数还低?”“那是你没喝过度数高的酒……”刘澜和三损友在一起时,好酒没喝过多少,可那便宜的白酒却喝过许多!“吹吧!”武恪一脸不屑的说。“吹?”刘澜吹胡子瞪眼道:“我啥时候吹过!”武恪想了想,好像还真没有过,也喝了口酒,心里却又惦记起了丫头,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了!”“想媳妇了?”刘澜见他魂不守舍,想起经常看到他盯着手中的金钗发呆,问道。“算是吧?”“算是吧?这么说老武你不止有一个媳妇?”武恪挺了挺胸,炫耀的说“有仨!”“有仨?忙得过来?”“有啥忙不过来的!女人这东西嘛,越多越好!”“那还不炸了窝?”“你管她炸窝不炸窝,忙的过来就忙,忙不过来,就是娶回来摆着看那也舒坦不是?”“精辟!”“嘿嘿,反正是喝多了吹牛B,有啥精辟的,谁还能当成真!”“你大爷的武恪,老子当真的听了!”———————蓝瓶的节操片,价格便宜量又足————————感谢大家的一周支持,三千字的章节奉上。广告君希望今晚做梦,梦到一大波僵尸,哦不,一大波票票向我逼近……最后跪求一下收藏,刷广告君副本,可得蓝瓶的节操片。大家可以用收藏、点击、推荐各种方式攻击,节操100%确认掉落。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