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连载中

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 军事小说

收藏

  这是英雄迅速集结的时代,这是群英人才辈出闪亮争雄的年代。这里有守护着袍泽亲友,不做英雄做狗雄的猪脚刘德然。这里有宁叫我负天下,誓不叫天下负我的奸雄曹孟德。这里有半生孤苦伶仃漂零,逐步建立蜀汉昭烈帝的枭雄刘玄德。这里有饮马长江东流,霸王能再生奠基石业的英雄孙伯符。五铢钱不受百姓信任,这与董卓小钱有一定的关系,货币市场被破坏,可是不管五铢钱的价值高低贵贱,他们生产的稻米与布帛价值却一直都在,不会因为五铢钱而忽高忽低,那么在五铢钱的价值无法得到保障,百姓自然要用以物易物的方式进行商品贸易,这是对自身最好的保证,但也是眼下刘澜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大汉龙骑_皇叔刘司马_第三十三章 战斗打响

    赵洪自父死母陆续死了之后始终躲在医巫医巫闾山,但是叔父派人来捎话让他去雒阳,可他就会觉得这医巫医巫闾山是真的好,山好水好风光好,否者也会被虞舜评为天下十二大镇山! 天下十二大镇山,但是医巫医巫闾山不国内知名,比不上兖州的泰山司隶的华山,但是这山上风...

    赵洪自父死母相继死后一直躲在医巫闾山,虽然叔父派人捎话让他去雒阳,可他就觉得这医巫闾山是真的好,山好水好风光好,否则也不会被虞舜选为天下十二大镇山!

    天下十二大镇山,虽然医巫闾山不知名,比不上兖州的泰山司隶的华山,可是这山上风景是真的好,在他心中其余天下十二州十一山难出其右者,要让他下山去雒阳,难,是真的难!

    叔父后来气的跑来拧着他的耳朵说,这山能比雒阳帝京好?你在这住了五年就没看烦?你小子现在是我赵家的长男,要是不下山,老子派兵来把这山推平喽。

    父亲生前与叔父从来不对眼,可赵洪却打心底喜欢他,这六多年叔父如同慈父一般照看他,又是派人来送书,又是派人来教武,这时看着他那白发苍苍的佝偻样,才发现叔父是真老了。

    虽然不忍拂逆他,可既然要下山,那也不能离开父亲誓死守着的辽西郡!

    叔父在辽西给他谋了个小吏当,说是一年之后太守就会举他孝廉入京都。

    可他天生无拘束,在辽西当了个录事掾,天天写写画画是真的烦,听说右北平有个白马都尉公孙瓒,常年与鲜卑人对着干,挂了印信就去了右北平,可还没到就遇到了鲜卑人。

    后来遇到了司马刘德然,年纪比他大不了多少,但人是真的好!

    他说父亲珍视的是百姓,他心里珍视的是同袍!

    所以他对自己说,他现在珍视的是司马!

    “杀啊!”

    赵洪一边冲一边喊:“鲜卑小崽子们,爷爷在这,来尝尝爷爷钢刀的滋味!”

    虽然知道鲜卑人不会听懂喊什么,但就算有一分一毫的机会能把他们的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来,那司马就能更安全,最好能把鲜卑人都吸引到这边来,那样司马不是更安全?至于他自己的安危却从来也没想过。

    本来盗马这事他要抢着干,可司马却说你们都是我同袍,这件事就都不要抢了,难道你们忘了我是神仙下凡,有不死之身?

    司马那晚都否认是神仙,现在重提旧事肯定是想让大家宽心,可他越这样,赵洪越担心,大眼瞪小眼,最后执拗不过司马,也就想出这么个笨办法!

    “鲜卑小崽子们,爷爷在这,来尝尝爷爷钢刀的滋味!”

    赵洪一往无前的杀着,眼里只有被围着的司马刘德然,前方若是有鲜卑人出现,立时就被他挥舞着钢刀砍翻在地。

    那小子是不是疯了?

    众人都不明白那小子是怎么了,不过跟在他身侧的武恪张正却不得不紧随着他,原来是那小子只知道一味向前,对身侧鲜卑人不管不顾,好像视而不见,若非二人机警,只怕早惨死在鲜卑人的屠刀下。

    一连响起的惨叫声还没有落下,刘澜已经跃马扬刀杀进了人群中,手中的钢制马刀以迅雷之势劈砍而出,刷刷左右两刀将两名鲜卑人的脑袋斩落。

    人群中尚未熟睡的百姓不知发生了何事,当看到这血腥的一幕凄厉喊叫着,越来越多的百姓被吵醒,但越来越多的咒骂声也伴之而来。

    “杀死他们!”

    “杀死他们!”

    咬牙切齿,痛心疾首的咒骂声传荡在夜空之下。

    而此时的刘澜已经浑身浴血了,但血却更多是鲜卑人的血,但他还是受了一些轻伤,而且鲜卑人越聚越多,若在这样下去的话,很可能就要彻底交代在这里了,就在他的心越来越沉,觉得死亡离自己越来越近之际,却蓦然听到一声无比兴奋的大叫声:“司马,我来了!”

    “哈哈,鲜卑小崽子们,爷爷在这,快来尝尝爷爷钢刀的滋味!”

    刘澜已经看到那如同地狱里的杀神一般出现的赵洪了,此刻他手中挥舞着马刀,虽然身上已经有几处伤痕,鲜血横流,但却毫不在意,好似没事人一样,兴冲冲地杀了过来。

    蓦地,赵洪发现司马浑身是伤,双眸立时变得赤红,那血色双眸锐利的如同最锋利的钢刀,立时就向着围攻司马的鲜卑人冲了过去一通挥刀乱劈,一边劈一边砍,口中就像是赌气的小孩子念念有词骂:“让你们伤司马……让你伤司马……”

    张正与武恪二人在赵洪大开杀戒时也从后冲杀了过来,或砍或劈,左挡右杀,如入无人之境!而一马当先的刘澜得到援军的救援,压力立时变小了许多,此时变得无所顾忌,左右冲突,哪里危险,哪里就会有他的身影!

    越来越多的鲜卑人惨叫倒地,突如其来的袭击使鲜卑人彻底乱了方寸,鲜卑的士兵从来也不是单纯的职业士兵,就是有,那也是直属于狼帐鲜卑王(准确的叫法是大人)帐下的近卫,而眼前的鲜卑士卒只是半牧半兵的牧民,平时游牧,战时为卒!

    此刻的他们一个个方寸大乱,直到这一刻才醒悟眼前的敌人并不是什么盗马贼,更不是中部鲜卑大帅部,反而是最不可能出现的汉军!

    有汉一代,对异族始终保持着震摄,虽偶有失败,但胜绩却更多,但自从党锢以后,汉庭根基已动,再加上熹平六年护乌丸校尉夏育,破鲜卑中郎将田晏,匈奴中郎将臧旻兵败,鲜卑更加猖獗,尤其是檀石槐之子和连成为鲜卑大人之后,更是连年寇钞北地。

    多年来的攻势已经让鲜卑人养成了习惯,那就是汉军虽强但也只是在边境借着城池防御,试想这样只知龟缩的汉军又怎么可能打破传统出现在草原腹地?

    所以当他们发现这是支汉人武装后,一个个噤若寒蝉,但这之中也并非都是慑与汉军之威的,眼见着他们四面杀来,立时就有五六人挥舞着马刀迎了上去。

    而其中还有几人,竟向着一边偷偷开溜,但他们的算盘落空了,安平三人的存在发挥了作用,他们射来的三枝羽箭准确无误的将其射杀,于此同时,梁大与李翔小队也在张正赶到之后陆续从两侧杀入。

    两人的武艺有多高刘澜不敢评判,但在他俩面前的鲜卑人如同待宰羔羊,毫无还手之力,只是一个照面二人便将三名鲜卑人劈倒。

    刘澜的精兵思想起到了关键作用,除了远程部队外这十人个个都是身手高强,武艺超绝(有些夸大,除了梁大和李翔外,其他人与边军最普通的戍卒差不离)只是几息之间,二十名鲜卑人就被解决,只留下一群得脱大难,激动连天的百姓欢呼雀跃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