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牛大傻凑了回来,上上下下上下打量即墨青莲片刻,这才惊疑的问着:“老头,你有也没弄错,是妹妹吧?”即墨青莲不但轻笑出声,这个健硕的青年,还啊会搞怪——但是,望着年龄,这个青年所以是比她略大,立即笑道:“你好!我叫即墨青莲,去年十八岁,你呢?”““牛大傻……”即墨青莲有些无语,百家姓中确实有“牛”这个一个姓氏,可是名字叫“大傻”,实在是让人很无语,尤其这青年怎么看着,都不像是脑子有毛病的,也许——轻微神经分裂症?这个症状只要不发病,平日里都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牛大傻凑了过来,上上下下打量即墨青莲片刻,这才狐疑的问道:“老头,你有没有搞错,是妹妹吧?”

    即墨青莲不仅轻笑出声,这个健硕的青年,还真是会搞怪——不过,看着年龄,这个青年应该是比她略大,当即笑道:“你好!我叫即墨青莲,今年十九岁,你呢?”

    “呃……”牛大傻老老实实的点头道,“我就说嘛?老头说的话,一向是靠不住的,你才十九岁,我今年都二十二岁了,你别我小,要管我叫哥哥!”

    “谁都知道你二!”沈烨钦哼了一声,脸色不渝,骂了牛大傻之后,掉过头来,看着即墨青莲笑道,“青莲,你别和他计较——他叫牛大傻,小时候我捡回来的,脑子有毛病,是个傻子!”说着,他还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表示强调。

    “牛大傻……”即墨青莲有些无语,百家姓中确实有“牛”这个一个姓氏,可是名字叫“大傻”,实在是让人很无语,尤其这青年怎么看着,都不像是脑子有毛病的,也许——轻微神经分裂症?这个症状只要不发病,平日里都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可惜了,这么健硕雄壮的一个大好青年,居然患上这么一种难缠的病。

    以前自家老爸曾经说过,神经病乃是最难医治的怪病,发病诱因非常广泛,天知道罢了。也许因为自己这个师公医术高明,所以,这个牛大傻看起来,才像没事人一样。

    “老头——”牛大傻不依的叫道,“你才脑子有病!”

    “别在这里穷磨蹭,给你姐姐倒茶去!”沈烨钦白了他一眼,喝斥道。

    “是我妹妹!”牛大傻不折不饶的再次纠正。

    即墨青莲很想笑,沈烨钦翻了一个白眼,怒道:“老子说是姐姐,就是姐姐!你敢再说一句妹妹,小心老子揍你……”说话之间,他已经从旁边操起一根竹杖,作势要打,吓得牛大傻抱头鼠窜,狼狈不堪的躲了开去。

    即墨青莲发现,她的这个年轻小师公,说话的声音真的非常好听,抑扬顿挫,非常有音律质感,加上吐字清楚,声音清越,听起来的感觉,比那些歌星配着音乐念白的声音,还要好听几分。

    哪怕他骂人的时候,声音都不具备丝毫的威胁性,非常悦耳。

    “好吧,姐姐就姐姐吧!”牛大傻老老实实的屈服在沈烨钦的淫威之下。

    “倒茶去!”沈烨钦再次喝斥道。

    牛大傻无奈的转身去倒茶,沈烨钦这才再次问即墨青莲道:“青莲,你怎么出来租房子?和家里闹矛盾了?”

    “没有!”即墨青莲轻轻的摇头,手指握着桌子的边缘,指关节都有些发白,半晌,这才低声道,“师公,我老爸死了……”

    “你说什么?”沈烨钦闻言,陡然就跳了起来,脸色剧变,甚至,即墨青莲发现,他整个人都在轻轻的颤抖,老半天,他才哆嗦的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我不知道?”

    即墨青莲轻轻的摇头,有大颗大颗的泪珠子,从眼眶里面滚落,父亲的丧事,够是梅雅华料理的,她根本就不知道沈烨钦的存在,也没有通知他,他又如何知道?

    当即,她把父亲车祸而死,梅雅华和前夫复合,想法子把自己赶出家门的事情,简约的说了一遍。

    “还有这等事情,简直就是欺人太甚!”牛大傻倒了茶过来,自然也听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顿时就义愤填膺,恨不得立刻拔拳头,去找那个梅雅华拼命。

    而沈烨钦却渐渐的冷静了下来,在椅子上继续坐下来,然后,摸索着摸出一根烟来,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若有所思的道:“这么说,你并没有见过你父亲的遗体?”

    即墨青莲有些奇怪,心中升起一种荒诞莫名的感觉,点头道:“是的,交警处理的,据说车祸撞得很惨,面目全非——所以,火化后把骨灰交给了亲属。”

    “原来如此!”沈烨钦狠狠地抽了一口烟,摇摇头,不再说话。

    即墨青莲从桌子上抽了一张面子,擦了一下子眼泪,这才问道:“师公,你为什么要把房子租出去?”

    “哦……”沈烨钦被她一问,似乎才回过神来,说道,“我要出一趟远门,怕房子留给大傻被他糟蹋了,所以,想要找一个懂事一点的女房客,一来照顾房子,二来也照顾一下我这个弟子,你瞧瞧,一个傻子……能够让我放心吗?”

    即墨青莲忍不住看了看牛大傻,眼见沈烨钦口口声声的叫他傻子,他却是没用反驳,难不成真有什么精神上的疾病,需要人照应一二?

    “青莲啊!”沈烨钦把一根烟抽完,烟蒂摁在烟灰缸里面,这才说道,“既然你没什么地方去,还要上学,出去租房子诸多不便,不如就搬来我这里住,正好,我也可以放心,顺便帮我照看照看大傻,你看如何?”

    “这……”即墨青莲有些迟疑,毕竟,当年父亲已经和他反目,如今自己在搬他这里住,怎么着都是承他的情了。

    这世上,最怕的就是人情债,还都还不清楚。

    但沈烨钦乃是人精了,一看她迟疑,顿时就知道她的心病,笑道:“你是不是顾忌我和你父亲生前有些龌龊,因此现在不想承我的情?”

    即墨青莲有些尴尬,低下头去,却是没有说话。

    “老头,你当年一准是欺负人了!”牛大傻在旁边插口道。

    “滚——”沈烨钦冲着牛大傻低声吼道,“你没事做了?”

    牛大傻认认真真的想了想,这才说道:“好像是没有了!”

    即墨青莲被牛大傻那认真的表情,逗得不仅轻轻一笑,沈烨钦皱了皱眉头,这才说道:“青莲,你大可放心,我和你父亲之间,并没有什么矛盾,只是当年我们在医术的探讨上,发生了一些分歧,我主张把西医的一些技术引进到中医里面,而他认为该坚持传统,于是,我们吵了起来……”

    即墨青莲想了想,如果只是因为这个,她倒可以放开心结,毕竟,学术探讨,意见不和反目的,多得是——只要不是有别的龌龊事情就好,记忆里面,沈烨钦这个小师公,一向风度翩翩,温文尔雅。

    她这才想起来,回春坊——可不就是妙手回春之意?

    ————————————

    求收藏,推荐票票支持!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