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第二天早上九点,牛大傻如约去即墨青莲就读的杭城中学接她,还是那辆破破烂烂的面包车,配合着牛大傻魁梧健壮的身材,倒是很有个性。而即墨青莲也没什么行礼,不过是随身洗换的衣服,一...

    第二天早上九点,牛大傻如约去即墨青莲就读的杭城中学接她,还是那辆破破烂烂的面包车,配合着牛大傻魁梧健壮的身材,倒是很有个性。

    而即墨青莲也没什么行礼,不过是随身洗换的衣服,一些书籍,一台旧电脑。

    这电脑还是她十七岁生日的时候,她老爹给买的,离开家的时候,她就把它带了出来,毕竟,即墨青莲心知肚明,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她的经济都会处于很拮据的状态,像电脑这样的奢侈品,又算得上是必须品,她未必买得起。

    所以,就算旧,还能够使用就好了,她一点都不嫌弃,何况,这毕竟是父亲买的。

    当牛大傻看着她宝贝似的抱着那台旧电脑的时候,只有摇头叹气的份,把零零碎碎的东西全部搬到面包车上,即墨青莲想了想,又跑去学校的小超市,买了一只普通的玻璃花瓶,顺便在学校门口的花店里面,买了一支吉祥竹。把花瓶装满水,然后把吉祥竹插在花瓶里面。

    牛大傻对她的行为表示不了解,好奇的问道:“姐,你们都毕业了,还弄这些做什么?”

    “我前天晚上不小心,把人家的花瓶打碎了,买一个还给她!”即墨青莲笑着解释,那个做试验的吉祥竹还有开着十来朵颜色各异的石榴花,都被她小心的用报纸裹着,外面还套着塑料袋,装在了行李箱里面,装备等着到了回春坊,看看再做打算。

    牛大傻虽然是傻子,但却相当的绅士风度,一辆破破烂烂的面包车,他居然很正经的给即墨青莲打开车门,扶着她的手看着她坐了下去,笑道:“老头忒小气,那么有钱,我前年磨了他大半年,他才哆哆嗦嗦的给买了一个二手的破面包车。”

    说话之间,他绕过车子,坐在了驾驶室的位置,见即墨青莲不说话,发动车子后又问道:“姐,你会开车吗?”

    “肯定不会!”即墨青莲摇头,她没什么方向概念,开车一准出麻烦。

    “可惜了!”牛大傻摇摇头,开动车子回回春坊。

    “可惜了?”即墨青莲不解的问道,“可惜什么?这年头不会开车的人多了!”

    “不是!”牛大傻咧开嘴乐呵呵的笑道,“你要是会开车,我就可以游说老头换一辆好一点的车子,否则——”

    “小师公说不准对这辆破面包车情有独钟!”即墨青莲看着牛大傻那乐呵呵的模样,顿时心情也是大好,轻笑出声。

    牛大傻毫无形象的拍着方向盘就笑了起来,连连点头道:“对极对极,老头的爱好总是与众不同,事实上我也没什么大的要求,只要老头拿个十多万出来,给买一辆普通一点的小车……这破车,实在太破了……”

    “得了,你就别挑剔了,有车就好了,你瞧瞧我,我可是一无所有!”说到最后一句,即墨青莲轻轻的叹气,是的,她已经一无所有了,若不是心态好,换成普通人,直接崩溃的可能性都有。

    “怎么会?”牛大傻忙着安慰道,“说着说着,怎么就伤心了?你还有我……还有老头,尽管老头很是靠不住,但是,你放心,我绝对是这世上最好的傻子,绝对不会欺负你!”

    “你是傻子嘛?”即墨青莲被他这怪异的论调逗得笑了出来,她本来就不是那种多愁善感的人,毕竟,事情都过去一年了,父亲的惨死,那是她心头永恒的痛,但就算如此,她也总不能够把这一切永恒的摆在脸上。

    何况,这事情也怨不得别人,只能够说,她即墨青莲命不好,即墨明镜一手中医针灸绝活,活人无数,遭天妒忌。

    至于梅雅华横夺财产,即墨青莲只能够笑笑,有一句话老话说的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在私利的面前,别说她不是她亲身的女儿,就算是她亲身的女儿,只怕她也一样会把自己卖得干干净净。

    幸好——自己不是她的亲身女儿!

    即墨青莲在心中暗自庆幸,现在她离开了,将来就算再见,也是形同陌路,他们之间再也没有什么瓜葛。如果是亲身的,她哪里能够这么洒脱?

    “哎——”牛大傻叹气道,“老头说,他说我是傻子,我就只能够傻子,如果我不承认,他大不了把假傻子变成真傻子……”

    “##@@……”即墨青莲对着外面炙热的天气,翻了一个老大的白眼,这都什么人啊?

    “我和你说,老头抠门,那是出了名的!”牛大傻再次抱怨沈烨钦,叹气道,“姐,你不知道,昨天你走了以后,他愣是把我身上多的两百块,全部搜走了,你说,我怎么就这么歹命啊,碰到这么一个抠门的老头……”

    “不会吧?”凭感觉,即墨青莲认为她那个小师公并不像抠门的人,大概是这个牛大傻故意给他抹黑?

    “对你例外!”牛大傻摇头道,“除了你以外,我就没见过他对谁这么慷慨过——我以前一直纳闷,别人就算亲戚住得远,在杭城混了这么久,好歹也会有一两个朋友,对吧?”

    “嗯!”即墨青莲点点头,人是需要依靠社会生存的,人和人之间本来就处处都存在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有朋友有亲戚有对头甚至还有一些仇人,都在情理中。

    “老头就没有!”牛大傻仰着脑袋,嘿了笑了一声,“我跟着他整整十年,没见他有过任何一个朋友!我和你说,当年他和你父亲吵架,一定是他太过抠门了!”

    “别这么说小师公!”即墨青莲摇摇头,尽管牛大傻一而再的给沈烨钦抹黑,但她凭着感觉,自己父亲当年和他反目,应该另有缘故,是学术探讨还是别的,就难说了。而沈烨钦也绝对不是一个抠门的人——因为,小时候没有少给她买过棒棒糖。

    “他是你的长辈,对你管的严厉一点,也在情理中!”即墨青莲安慰着牛大傻,像沈烨钦那种注意学术传承的人来说,弟子相当于是自己的孩子,甚至比自己孩子还要亲近几分,管教得严厉,不准他乱花钱,完全合情合理。

    学校里面很多同学家中纵然有钱,也会限制着孩子的零花钱,就怕孩子手里钱多了,养成大手大脚乱花钱的臭毛病。

    ————————————

    求推荐票票,收藏哦,大家支持一下子嘛!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