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用净瓶奇妙的玉露,有利于植物迅速茁壮生长,接着低价出售花卉赚点钱花销这个规模庞大的家庭开支?可的话这么做,停当吗?或许,她需找一个很停当的借口?即墨青莲想起这里,咬嘴唇,准备好破釜沉舟的试一试,嘛,活人总不能饿肚子,现在父亲说过,这世上满地都是黄金有着玉净瓶这么神奇的东西,如果不善加利用,她也算是暴殄天物了。。...

    用玉净瓶神奇的玉露,促进植物快速生长,然后出售花卉赚点钱开销这个庞大的家庭开支?

    可如果这么做,妥当吗?也许,她需要找一个比较妥当的借口?

    即墨青莲想到这里,咬住嘴唇,准备破釜沉舟的试试,反正,活人总不能够饿死,以前父亲说过,这世上遍地都是黄金,就看你有没有本事去捡了。

    有着玉净瓶这么神奇的东西,如果不善加利用,她也算是暴殄天物了。

    “大牛,目前有一个问题很严重!”即墨青莲正色道。

    “嗯,什么问题?”牛大傻好奇的问道。

    “我没钱!”即墨青莲摊摊手,无奈的说道,“我的情况你是知道的,我身上没有多少钱,这还不算,将来我还要上学,也是一笔不菲的开销。”

    “这也是啊,这怎么办?”牛大傻这个从来没有为这钱伤脑筋的人,开始抓抓脑袋,帮着即墨青莲一起考虑这个高难度的问题,“要不,我去抢个银行试试?”

    这一次,即墨青莲肯定——牛大傻就是一个傻子,不折不扣的傻子,难怪沈烨钦要让她看着他,否则,说不准这厮真的出去操一把菜刀就抢银行去了。

    “姐,你放心,我武功好,那些人一准抓不到我的!”牛大傻看着即墨青莲不说话,忙着还不忘补充一句。

    “住口!”即墨青莲沉着脸喝道,“你会被乱枪打死,到时候,小师公回来怎么办?”

    “那怎么办?”牛大傻哭丧着脸,想了想又道,“要不,不抢银行,我们抢金店,这个比较方便点……”

    “##@@……”即墨青莲翻了一个白眼,叹气道,“我们卖花吧!”

    “卖花?”牛大傻愣然,半晌才道,“你会种花,那可是高难度的作业,比抢银行艰难困苦多了,而且,见效也太慢了,等着你把花种出来,出去卖了赚了钱,我们说不准老早就饿死了,何况你还要上学,也未必种的好花草。名贵的花草苗木,也相当贵,不种名贵的,又卖不起价钱,以我们现在的经济状况,只适合做无本买卖。”

    傻子非常有条理的分析着,但却都是实情。

    玉净瓶的秘密,是绝对不能够告诉牛大傻的,而即墨青莲也明白,想要短期收益,就必须倚仗玉净瓶,他说的没错,那些娇贵的、名贵的花草,非常难侍候,没有玉净瓶,她连想都不敢想。

    名贵花木的苗木,也确实相当贵,但是——她有玉净瓶,她怕什么啊?中医,药草……小师公,还有已故的父亲,陡然,即墨青莲心中升起一个荒唐的想法。

    见她不说话,牛大傻起身道:“姐,走走走,我带你出去看看,你哪位小师公这些年种植的花花草草,你就知道,那些花草有多难侍候了!”

    “哦,好的!”小师公有种花草嘛?她为什么没有看到,这偌大的花园子,不都是空的?她原本还奇怪呢,也许,空地就是留着给牛大傻没事打打拳的?或者,小师公不喜欢花草?

    除了门口的那棵银杏树,即墨青莲还真没有发现,这个院子里面,有什么花草树木了,大概她原本没有留意?

    牛大傻已经率先走了出去,即墨青莲跟在他身后。

    “姐,你看看——”牛大傻指着青砖院子墙角处,大大小小一溜儿的花盆道,“看到了没有,那都是老头折腾的,每次都买很多娇贵的花儿草儿回来,然后,没多久,那些花儿草儿就全部挂了,只剩下一个个空盆子。”

    所有的花盆材质都很好,青瓷的,彩釉的,仿紫砂的,白底粉绘的,光这些漂亮的花盆,就价值不菲。

    但如今,这些花盆就这么一溜儿排在墙角处,大大小小恐怕有数百只,却没有任何一盆里面,还生长着植物。

    如果将来即墨青莲种花,短时间内,都不用买花盆了。

    “来来来——”牛大傻近乎怨念的招呼即墨青莲,指着一处假山旁边,还剩下一支枯黄的竹叶子说道,“知道嘛?这是紫竹,买回来那郁郁苍苍的一大丛啊,没多久,就成了这个样子了。”

    即墨青莲看着那稀疏枯黄的竹叶子,嘴角轻轻的抽搐了一下子,开什么玩笑,盆栽的那些娇贵花儿草儿侍养不了,怎么连着紫竹都给折腾死了,她这个小师公怎么整的?气场不成,不养人啊……或者说,此地风水不佳?

    “这个篱笆墙,原本是用来种蔷薇的,自然,如今蔷薇都死掉了,就剩下了篱笆墙!”牛大傻指着一边的一带篱笆墙,介绍道。

    “这个竹棚,是用来爬紫罗兰的,老头还说,等着紫罗兰爬满了竹棚,可以弄个躺椅躺下面享受人生,可现在,这个足足消耗了我一星期搭的竹棚,别说是紫罗兰了,连着草都长不出一根来。”牛大傻数落着沈烨钦的“功绩”。

    即墨青莲看了看,在竹棚的下面,还有一个干枯的紫罗兰枯枝,可怜的……看其模样,这个紫罗兰应该是长成后被移栽过来的,也不知道那位小师公怎么把它弄死的?实在不容易啊!

    “知道这是什么嘛?”牛大傻最后指着一根树桩,另外一头横着一根竹竿,平日里用来晒衣服,即墨青莲原本以为,那就是一个树桩,现在看来,大概不是这么简单。

    “这是垂丝海棠,买来的时候,就有这么大,然后移栽了下去,你瞧瞧吧,我也不说什么了!”牛大傻摇头道,“老头也不知道什么人品,养什么死什么,这些年养的猫狗也是不计其数,每次我一看到,就替那些小猫小狗感到悲哀,因为只要跟着老头,回来没几天,绝对就挂了……”

    即墨青莲掉过头来,认真的看着牛大傻,叹气道:“大牛,你能够长这么大,真不容易啊!”

    牛大傻愣一下子,这才回过神来,摸摸鼻子,然后尴尬的叹气道:“是的,大概因为我是傻子,才没有被老头克死,这老头的人品绝对有问题,养什么死什么……”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