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即墨青莲叹口气道:“七两参,八两宝……这么小,也就能给人家孕妇补个身子!”牛大傻笑道:“姐,孕妇吃这个会容易上火的!”“配几位药一同吃,就会容易上火了!”即墨青莲摇摇头道,“我还不指望能大面积种植出紫须人参呢!”“姐,你别作梦了,那种变异人参,这世上尚但牛大傻话刚刚说完,突然心中一动,紫须人参?变异?对了——那些牡丹花,绝对是已经变异过的,否则,不会开出如此这么多花型各异,花色迥然的花朵来。。...

    即墨青莲叹气道:“七两参,八两宝……这么小,也就能够给人家孕妇补个身子!”

    牛大傻笑道:“姐,孕妇吃这个会上火的!”

    “配几位药一起吃,就不会上火了!”即墨青莲摇头道,“我还指望能够种植出来紫须人参呢!”

    “姐,你别做梦了,那种变异人参,这世上尚且存在都难说,想要种植出来,谈何容易?”牛大傻自然也知道紫须人参,他怎么说,也算是沈烨钦的弟子了。

    但牛大傻话刚刚说完,突然心中一动,紫须人参?变异?对了——那些牡丹花,绝对是已经变异过的,否则,不会开出如此这么多花型各异,花色迥然的花朵来。

    还有那一溜儿的玫瑰,如今,都成了玫瑰墙了,各种各样的颜色都有,即墨青莲买的时候,绝对没有买这么多颜色迥异的玫瑰花。

    而长的最好的,是假山旁边的那三棵牡丹花,大概是有根系的缘故,三颗牡丹花都有一米多高了,枝繁叶茂,上面花蕾重重。

    既然这些牡丹可以变异,那么,人参为什么不能够变异?

    “姐,你那玉露有多少?”牛大傻想到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如果玉露够多的话,只要有足够多的,那么,弄出紫须人参来,也许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嗯……还有点!”即墨青莲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对于牛大傻,她多少还是有一些戒心的。

    她相信小师公,才会信任牛大傻,但也能够绝对的信任,毕竟,在利益的驱使下,天知道牛大傻会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如果有玉露,那么弄出紫须人参来,不是什么难事,可就算有紫须人参,也没用啊……我们上什么地方去找绛珠草?”牛大傻皱眉道。

    “绛珠草?”即墨青莲刚才只是随口一说,倒也没有深想,这个时候听的牛大傻提到绛珠草,心中一动,她知道,紫须人参和绛珠草,乃是炼制驻颜丹的主药。

    现代人都以为,绛珠草就是灵芝草,事实上,她小时候听的自家老爸说起过,绛珠草事实上另有所指,并非是指灵芝草,只是年代久远,以讹传讹,现在讹传了。

    “那草应该已经绝迹了!”即墨青莲摇摇头道,“就算有,也都生长在深山老林里面,却到哪里去找了?算了,灵芝草也有驻颜的作用,我能够种植出上好灵芝草来,就不用太过担心,容颜老去。”

    “我就是想要试试,老头教的炼丹术,到底成不成,是不是骗人的!”牛大傻笑道。

    “将来可以试试别的丹方!”即墨青莲同样也对炼丹术表示怀疑,毕竟,这炼丹术和普通的熬制草药的法子,简直是大相径庭,有时候,她甚至不得不承认,为什么他们这一门会渐渐的没落,不说药材难找,就是那繁琐的炼丹术,也同样不是普通人能够理解的。

    “那十盆牡丹花,你明天找不同的花店卖出去!”即墨青莲岔开话题,说道,“每一盆的价钱,不能够低于三千块。”

    十盆,那就是三万块!有了这个钱,短时间内,他们的经济情况不不愁了,至于那些人参灵芝,即墨青莲压根就没有准备卖。

    就算要卖,她也准备让人参长大了,然后,用日晒法晒干,找关系送去拍卖会——当做千年老人参卖。

    这就是她刚才感慨——为什么这么小的缘故,太小了的人参,也只能够卖去药店罢了,还要看人家的脸色,被人死命的压价,弄不好,天知道人家会不会起黑心?她和牛大傻两个人,在杭城无依无靠的,被人谋害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她从来都是小心谨慎,要不是迫不得已,她根本不会弄什么花草出来卖——玉净瓶是属于她一个人的秘密。

    毕竟,找拍卖公司的话,她还可以借口,是父亲以前留下的一些药材,自己现在为生活所迫,不得不卖,他老爸原本乃是中医,手中有一些贵重药材,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三千块?”牛大傻挠挠脑袋,皱眉反问道。

    “贵了?”即墨青莲也感觉,一盆花卖三千块,确实有点不靠谱,虽然她考察过盆栽牡丹的价钱,一盆数千块也不算什么稀奇事情,但明码标价三千,只怕也是无人问津。

    “我觉得是便宜了!”牛大傻道。

    “便宜了?”即墨青莲不解的问道。

    “是的,老头以前卖花,动则上万元——现在物价飞涨,没得花不涨的,所以说,三千块肯定是便宜了!”牛大傻道,他以前跟着沈烨钦,回春坊风水不好,种不活花草,事实上就是他们两个大男人不会养花,什么好花都会被养死。

    而碰到他们这样的人,花商不宰他们,宰谁啊?

    “我觉得,能够卖三千一盆,不错了!”即墨青莲只是想要赚点钱零花,至于发家致富,那是另外一回事。

    “好吧,我明天去试试!”牛大傻答应着,顺手帮即墨青莲把挖出来的那棵人参,再次种了下去,还殷勤的浇了一点水,然后问道,“你晚上吃什么?我出去买点?”

    “你会做什么就买什么吧,我不挑嘴!”即墨青莲笑道。

    “姐,你比老头好侍候多了!”牛大傻叹气道,“你不知道,老头有多嘴贱,一个月三十天,天天的菜式不能够同样,吃腻了这个,要吃那个,哪天菜不合胃口,就准备想法子磨人……”

    “小师公不至于这样吧?”即墨青莲只是笑笑,想来,那个说话声音很好听的小师公,也不至于菜不好吃,就刁难自己徒弟吧?

    但这一次,即墨青莲还真是猜错了,沈烨钦就是菜不好吃,就刁难徒弟,这才有了牛大傻现在出神入化的好厨艺。

    “姐吃辣的吗?”牛大傻问道,苏杭地带的普通菜式都是偏甜,他有些担心,即墨青莲不吃辣。

    “能够吃一点,太辣不成的!”即墨青莲道。

    “我晚上给你爆个香辣虾,你等着!”牛大傻说着,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开了那辆破面包车,就出了门。

    这里牛大傻刚走不久,即墨青莲收拾了一下子,就坐在紫罗兰花棚下发呆,这紫罗兰仗着玉露的功效,已经爬上了花棚,只是还没有成荫,看样子还需要再用一次玉露。

    正想着,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