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徐子慕抬起头望着这幢仿古建筑匾额上的三个瘦金体,刚劲有力在理,锋芒毕露,在夕阳的余晖下,金光闪动——枯木逢春坊!他低下头念了两遍,轻轻皱眉头,枯木逢春坊?感觉像是药店的名称?好像又不像?他几番转辗,才打探到了三年前街头偶遇的那个女孩子的落脚处,所以是这里了。细细细想来,三年前的那场偶遇,实在是离奇得紧,也平常得紧,如果不是父亲这个时候,再次突然发病了,他老早就忘掉了那对父女。。...

    徐子慕抬头看着这幢仿古建筑匾额上的三个瘦金体,刚劲有理,锋芒毕露,在夕阳的余晖下,金光闪烁——回春坊!

    他低头念了两遍,微微皱眉,回春坊?感觉像是药店的名称?似乎又不像?他几经辗转,才打听到了三年前偶遇的那个女孩子的落脚处,应该就是这里了。

    细细想来,三年前的那场偶遇,实在是离奇得紧,也平常得紧,如果不是父亲这个时候,再次突然发病了,他老早就忘掉了那对父女。

    但现在,为着病入膏肓的老父,他不得不辗转前来寻找那对父女。

    听的说,那个中年男子叫做即墨明镜,本来就是做医生的,在杭城开了一个小小的诊所,与人为善,在附近一带的口碑很好。但在一年前,他却死于一场意外车祸中……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徐子慕如同是被雷擎了,僵了半天,才算是回过神来,即墨明镜竟然死了,一年前就死了,那他该怎么办?

    老父的病,却是没法子再拖了。

    于是,他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想要找找他的家人,结果,却意外得知,那位即墨明镜的妻子,并非原配,在即墨明镜过世后不久,她就改嫁了前夫,并且侵吞了即墨明镜留下的房产钱财,把即墨明镜唯一的女儿即墨青莲,扫地出门。

    这个狠心的女子完全不懂医术,甚至从来没有插手过即墨明镜诊所的丝毫事务,所以,徐子慕略略打听之后,这人就被他直接略掉了。

    他多少有些知道,这些老中医,很注重传承,对于不是自己原配的妻子,钱可以给,但医术传承,那是绝对不会教给她的。

    所以,如果那个即墨明镜有传人,唯一的可能,就是那个女孩子。

    不知不觉间,徐子慕的眼前,浮起那个年仅十五六岁的女孩子,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白皙柔嫩的皮肤,一脸的天真好奇,捏着即墨明镜的衣角,蹦蹦跳跳,清纯中透着一股子活泼。

    那天说来也是巧合,自己陪着父亲出门走走,不料在路边,一直身体健康的父亲,居然一头栽倒了。

    尽管自己急冲冲的打电话求救,但救援的医生还没有来得及赶过来,却碰到了那对奇异的父女,那中年男子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伸出两根手指,扣在了父亲的脉搏上,然后,取出几根银针,在父亲的头部扎了几针。

    说来也真是奇怪,原本父亲昏迷不醒,却被他几针之下,就清醒了过来。

    “邪秽入体,如果不能够根除,三年后当会复发!”即墨明镜似乎就是这么说的。

    他似乎还说过,若要根除,可以去“云锦阁”找他——但这个时候,医生已经赶了过来,急急的把老父徐伯夷扶上了车子,送往医院检查。

    奇怪的是,现代化的医疗设施,居然没有检查出徐伯夷有什么隐性的疾病,对于徐伯夷的突发性昏厥,给出的结论却是——疲劳过度?

    徐子慕也对医生说起了偶遇那个中年人即墨明镜的过程,但徐家素来交好的几个医生,都在国际上赫赫有名,都说那是江湖骗子之术,岂可相信?

    而徐伯夷自己也感觉,可能是那段时间,自己太过忙碌了,才会突然昏厥,不是什么大病,只要以后自己善加调理就好。

    最后,徐伯夷还出国检查了一趟,也同样没有查出丝毫的症状——从此以后,即墨明镜这个人,就彻底的在徐子慕的生活中消失了,甚至,这个人已经被他遗忘。

    那就是一个江湖骗子,什么邪秽入体,根本就是胡说八道,他不过是恰逢其会,然后想要趁机行骗罢了,这等学了一些三脚猫本事的江湖术士,别的本事没有,就会趁机忽悠人——亏得他开始竟然还一个劲的感谢那对父女。

    三年时间,转瞬即过,而徐伯夷却在一次重要会议中,中途晕倒了。和三年前一样,事先毫无一点预兆,而这一次,他没有像三年前那么幸运,被急冲冲的送去了医院,却检查出来,说是大脑中长了一个肿瘤,压迫中枢神经系统,要开刀……

    但那个脑瘤的位置,非常特殊,根本就没法子开刀切除——这还不算,据说,大脑中还有一些淤血,需要做几次导流手术。

    徐子慕闻言,当场脸都绿了,父亲今年六十有三,年龄不算大,但也不算小,这样的手术,他撑得起嘛?

    更让他感觉不可思议的是,徐家乃是豪门大户人家,平日里父亲也每周都检查一次身体,怎么就从来没有检查出来脑部长了肿瘤?更没有说有什么淤血?如果早发现,也不至于弄到今天这个地步啊?

    这些驰名国内外的名医,平日里都做什么去了,拿着他徐家大笔的钱,难道就是忽悠人的?

    徐伯夷一倒下,躺在特护医院里面生死未卜,而他徐子慕的两个哥哥,两个姐姐,却开始了窝里反,为着争夺公司的股份权利,争斗到了白日化的地步。

    徐子慕不傻,自然明白,如果父亲不能够醒过来,那么,显赫一时的徐氏集团,用不了多久就会四分五裂,他的那些哥哥姐姐们,谁都不是吃素的——闹到最后就是分家分财产。

    只到这个时候,徐子慕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三年前那个偶遇的中年人,还有那个有着一双大大眼睛的女孩子……

    同样是突然性的昏迷病症,为什么人家几针就好了,而现在父亲却只能够死气沉沉的躺在医院里面,靠在氧气管续命?就算去国外做手术,据说成功率才百分之三十,就算手术成功,父亲的后半辈子,也只能够在病床上度过。

    没有什么比目前的情况更加糟糕了,所以,他一定要找到那个中年人,找到那个女孩子。

    找到了“云锦阁”,才知道,即墨明镜居然车祸死了,是的,他是一个医生,却也挡不住飞来横祸。

    但愿,能够找到那个女孩子!

    徐子慕站在回春坊的门口,愣愣然的出神——听的说,那个女孩子,叫即墨青莲……

    ————————————

    新书,求票票,求收藏,求打赏包养,谢谢!

    ————————————

    友情推荐:无宅不斗,书号:1966109

    简介:要么斗,要么等死!既然选择了斗,那就要斗个彻底,和府中的夫人斗,和她的夫君斗,和太后斗,和天下人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