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牛大傻开着车回去的时候,就看见一个更年轻男子,长得白白地净净的,穿着也是非常干净,摇摇晃晃的站在枯木逢春坊门口——看模样,不像是傻子也不像是四处流浪汉,难不成是作贼的?虽然,的话作贼的能做到这个份上,牛大傻感觉,也够傻的,比他这个正宗傻子还得傻三分,这才夕阳“姐——”牛大傻打开门口装饰完美的铁栏杆门,扯开嗓子叫道,“我回来了!”。...

    牛大傻开着车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年轻男子,长得白白净净的,穿着也是干净,摇摇晃晃的站在回春坊门口——看模样,不像是傻子也不像是流浪汉,难不成是做贼的?

    但是,如果做贼的做到这个份上,牛大傻感觉,也够傻的,比他这个正宗傻子还要傻三分,这才夕阳西下,距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呢,这个时辰连着踩点都早了一些,何况,这么明光正大?

    不对啊,那小子开的竟然是宝马?

    开宝马出来踩点?似乎也有些傻!不管怎么说,牛大傻在回春坊门口把那辆破破烂烂的面包车停好,然后,取出钥匙准备开门,抬头看了看那个呆如木鸡的青年人,不仅皱了皱眉:“兄弟,你没事走开一点好不好?”

    这青年脸色不对劲,弄不好有什么突发性的疾病,他可千万别死在回春坊门口,最近由于即墨青莲这个大美人入住回春坊,才导致回春坊时来运转,他可不想让一个陌生人死在自家门口,触了霉头。

    “姐——”牛大傻打开门口装饰完美的铁栏杆门,扯开嗓子叫道,“我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吧,吼什么啊?”即墨青莲从里面跑了出来,笑道。

    “姐——”牛大傻一边向里面走,一边指着门口的徐子慕问道,“那人是谁?你的追求者?”

    “不是!”即墨青莲摇头道,“来寻方问药的!”

    “啊?”牛大傻愣了一下子,笑道,“老头好像有三五年时间不行医了,何况,谁这么傻?送上门被他诊治?”

    “噗嗤!”即墨青莲轻笑出声,“他不是找小师公的,他是找我老爸的,只是我老爸都过世一年了,我也无能为力,我一个女孩子,也不敢让他进来,他就一直守在门口不走。”

    “我还以为他是你的追求者呢!”牛大傻一边说着,一边把门打开后,转身向着门口走去,笑道,“人模样长得倒是不错的,可惜了!”

    “可惜什么?”即墨青莲笑问道。

    牛大傻从驾驶室取出一小包油炸豌豆,递给即墨青莲道:“给你的——新鲜刚炸的,味道不错!”

    即墨青莲笑笑接了过来,解开纸包,捏了一颗碧绿色的豌豆,放在口中,咀嚼了一下子,果然,正如牛大傻所说,清脆爽口,不油不腻,口感真不错。每次牛大傻出门,都会给她挑一些乱七八糟的小零食。

    “这小子长得模样不错,但看着也不像是有病的样子,难道是花痴?”牛大傻的一张嘴,够损的。

    即墨青莲又捏了一颗豌豆,放在口中,一边咀嚼一边笑道:“你胡说什么啊,他老爹病了,并非是他!”

    “什么病?”牛大傻信口问道,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有看了看徐子慕,正好,徐子慕听得他们说话,也向这边看了过来。

    “邪秽入体!”即墨青莲吃着豌豆,淡淡的说道。

    “我当什么大病呢!”牛大傻摇头道,“给他一丸驱邪丹,不就成了?”

    徐子慕闻言,突然心中一动,一个箭步抢了上来,一把抓过牛大傻的手臂,叫道:“先生,求你救救家父……”

    “呃……”牛大傻当场就傻了眼,半晌,才急瞪着眼睛叫道,“你……我……我没有驱邪丹?”

    “那你胡扯什么?”即墨青莲抬头看天,翻了一个白眼,没有驱邪丹,他还胡说八道?何况,徐子慕的父亲,她是见过一次的,绝对不是普通的邪秽入体,如果是普通的邪秽入体,只要疏通之药,一剂药下去,就可以排出来,最多就是不适,不会像徐伯夷那样昏迷不醒。

    “我说先生,你来的很不巧!”牛大傻拍拍徐子慕的肩膀,目光略过他,忍不住有瞄了一眼那辆拉风的宝马,心中无限羡慕,如果他能够开着这个车,载着即墨青莲这样的清丽美人儿出去溜达一圈,啧啧……

    想想,他就无限心动啊。

    徐子慕岂是傻瓜,顺着牛大傻的目光,看了看那辆宝马车,忙着开口道:“若是先生能够治好家父,子慕愿意奉上百万诊金,外加这辆车。”

    百万诊金?还有这车?天……老头啊老头,你在哪里啊?发财了发财了……牛大傻的口水,滴滴答答的就要外流了。

    即墨青莲拿着自己的油炸豌豆,转身就向回春坊里面走去,不在理会牛大傻,如果他有本事,能够救治徐子慕的父亲,她一点也不反对,毕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只是她没有法子,无能为力罢了。

    “先生进来说,进来说——咱们慢慢说!”牛大傻满脸都是笑意,嘴巴快要裂到耳根了……如果有百万诊金,他要去做什么?

    一时半刻的,他还这没有想出来什么有意思的事情,那个姑且不论,先把那辆宝马车骗到手再说。

    至于驱邪丹,那个……这个……今天天气似乎很不错!

    如果徐子慕这个时候知道牛大傻心中的真实想法,估计他一头栽进西湖的心都有,可惜他一点都不知道,完全被牛大傻那憨厚的外表给骗了。

    跟着牛大傻走进回春坊,看着院子里面的花花草草,徐子慕有着一种错觉,很是怪异,偏生到底是哪里怪异了,他又说不上来。

    而牛大傻已经把那辆面包车停好,招呼他向着房里走去——、

    客厅里,即墨青莲坐在沙发上,正在吃着油炸豌豆,牛大傻倒了两杯茶过来,一杯给了即墨青莲,一杯给了徐子慕。

    徐子慕忙着把老父的病情,详细的向牛大傻说了一遍,同时还不忘告诉他,自己是如何认识即墨青莲的。

    牛大傻听完,挠挠脑袋,抬头看向即墨青莲,而即墨青莲却是微微皱眉,看着牛大傻的表情,她就知道,这傻子根本没有什么驱邪丹,完全就是在忽悠人。

    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可不是乱忽悠的。

    “要不,牛先生,你随我去看看?确诊一下家父的病势?”徐子慕看着牛大傻,虽然他对于这么一个年轻憨厚的小伙子,同样有着怀疑态度,但是,如今他求援无门,实在是走投无路。

    “这……”牛大傻有些为难,望闻问切,他一概不懂,怎么去确诊?所以,他求救一样的看着即墨青莲,叫道,“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