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望着徐子慕那几近失魂落魄的模样,即墨青莲没来由的感觉有些难受啊,胸口堵得心里发慌,想一想,倘若改成自己,老父病卧在床,却寻医不果,那会如何?而自己,这辈子也也没机会侍养老父终年了,他老人家就这么走了,车祸——死得索性干净利落。想起这里,即墨青莲原本水想到这里,即墨青莲原本水灵灵的眸子里面,隐约有着水光浮现:“你等等!”。...

    看着徐子慕那近乎失魂落魄的模样,即墨青莲没来由的感觉有些难受,胸口堵得发慌,想想,若是换成自己,老父卧病在床,却是求医不果,那会如何?

    而自己,这辈子也没有机会侍养老父终年了,他老人家就这么走了,车祸——死得干脆利落。

    想到这里,即墨青莲原本水灵灵的眸子里面,隐约有着水光浮现:“你等等!”

    “呃……”徐子慕闻言,忙着站住脚步,看着即墨青莲。

    “我上楼换件衣服,陪你去看看!”即墨青莲低声说道。

    “啊……”徐子慕先是一愣,随即就是大喜过望,看样子,就算即墨青莲没有得到即墨明镜全部的医学传承,但一定也有一些根基,否则,她就绝对不会这么说了,她原本那等说法,想来一来是怨恨三年前自己等人的歧视冷落,二来是不想招惹麻烦。

    但终究是女孩子,心软了?

    而即墨青莲却不理会徐子慕心中怎么想着,转身向楼上走去,少顷,已经换了衣服下来。

    “走吧!”即墨青莲道,“令尊在那一家医院?”

    “就是我们自家的医院,徐氏医院!”徐子慕忙着说道,“不远的,等下我送你回来就是!”只要即墨青莲肯去看看,就算不能够医治,他也一样领情了。

    “我陪姐一起去,不用你送!”牛大傻说道,虽然他很想开着宝马载着即墨青莲去西湖边兜风,但他却不想看到别的男人,开着宝马带着即墨青莲兜风,哦……不是兜风也不成,何况,这个徐子慕,长得人模狗样的,这张脸最讨女孩子喜欢了,哼!

    “一起吧!”即墨青莲笑笑,她是个半吊子,而牛大傻明显也是一个半吊子,两个半吊子凑起来,不知道能不能凑个一壶水出来?

    徐子慕很是礼貌的打开车门,请即墨青莲坐副驾驶的位置,但牛大傻却是不依,拉着即墨青莲和他一起,坐了汽车后面。

    徐氏医院确实不远,不过四十分钟,徐子慕已经带着他们走进特护病床,隔着透明的玻璃墙,即墨青莲看着一个六十开外的老者,死气沉沉的躺在床上,身上插着各色管子,想来,现在就是靠着这些特殊的医疗设施和药物,在维持生命了。

    “可以进去看嘛?”即墨青莲掉过头来,看着徐子慕问道。

    “可以的!”徐子慕苦笑道,“老头子并没有动手术,原本是不需要这么护理的,但……他一直昏迷不醒,终究不是个事情,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牛大傻好奇的问道。

    “家父现在的情况,恐怕是没法子转去国外了,只能够请国外的脑科医生过来!”徐子慕道,“我大哥在联系最好的脑科医生!”

    “噗嗤——”牛大傻轻轻的笑了一下子,最好的脑科医生?他对此表示嗤之以鼻,在他的印象中,就没有什么病症,能够难倒过自家老头。

    但沈烨钦很有个性,治病需要看心情,心情不好,那是绝对不医治的。

    “牛先生笑什么啊?”徐子慕心中也是好奇,牛大傻?为什么取这样一个古怪难听的名字?也不忌讳?谁家父母,会指望自家的孩子是个傻子?

    “没什么!”牛大傻连连摇头,忙着笑道。

    “我们进去看看吧!”即墨青莲倒是猜到了,牛大傻为什么发笑,岔开这个尴尬的话题道。

    “好的!”徐子慕一边说着,一边已经走到门口,在门口的电子锁上,摁下了几个密码。

    即墨青莲嘴角轻轻的抽搐了一下子,这是病房,还是金库啊?居然的电子锁?还有密码?幸好她那个小师公没有这等特殊爱好,没有在那幢古色古香的房间里面装什么电子锁。

    门打开,徐子慕请两人进去。

    即墨青莲什么也没有说,径自走到躺在病床上,死气沉沉的徐伯夷身边,然后,伸手扣在他的脉搏上——

    徐子慕有些惊讶,因为原本即墨青莲曾经说过,她完全不懂医术,但如今看她诊脉,居然如此的中规中矩?

    这老人,已经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了……

    即墨青莲看着床上的徐伯夷,轻轻的叹气,事实上,何苦来着?三年前如同他去一趟“云锦阁”,怎么也不会弄成这样啊?

    “多久了?”即墨青莲问,随即,她微微皱眉,问道,“有超过十天吗?”

    “半个月了!”徐子慕有些诧异,她居然看得出来?

    “半个月了……”即墨青莲在心中苦笑了一下子,难怪瘦得皮包骨头了,这老人半月以来,肯定都是滴水不进,就靠着一些药物维持生命的必须。

    “即墨小姐,家父……”徐子慕急的搓搓手,有些尴尬的想要询问,又不知道从何问起。

    “呃……”即墨青莲想了想,这才说道,“也许吧,我想想,应该是有法子的!”

    “多谢!多谢!”徐子慕连连道谢。

    “我们出去说吧!”即墨青莲一边说着,一边向外走去,当她还没有来得及走出房间,隔着透明的玻璃墙,就看到一个高高胖胖的中年人,带着两个护士,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马院长!”徐子慕看到那个高高胖胖的中年人,忙着打招呼道。

    即墨青莲看着那个马院长,有些眼熟,就是三年前在西湖偶遇徐伯夷的时候,然后,这个马院长带着人,亲自过来救治徐伯夷的,她记得很清楚,当初这个马院长,对于父亲可是一个劲的鄙视。

    “慕少,你怎么可以带着陌生人来徐老先生的病房?”马院长看着徐子慕,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马院长,我给你介绍一下子,这位是即墨青莲小姐,就是三年前救了家父的即墨明镜的女儿……”徐子慕忙着介绍。

    “一个江湖郎中的女儿?”马院长的目光,落在即墨青莲的身上,一如三年前,带着轻视和鄙夷,甚至,连着声音都略略的太高了不少。

    即墨青莲的心中闪过一丝怒意,江湖郎中,他骂谁是江湖郎中了?

    徐子慕轻易的看到即墨青莲眸子里面闪过的阴翳,不仅皱眉,这个马院子也太过自以为是了,但他终究也不愿意得罪马院子,微微皱眉道:“马院长,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

    ————————————

    求收藏,票票,打赏支持一下子,晚晴拜谢中!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