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马院长的目光落在即墨青莲身上,带着一种咄咄逼人的光:“我么说错了吗?”“也没!”即墨青莲若有所思的望着马院长,都忍笑了一下子,说实话,她本来而已心里想尽人事,听天命,能不能够医好徐伯夷,那就看天意了。但现在的,看见这个马院长那咄咄逼人的态度的“慕少,你还年轻,不知道这些江湖术士的手段,有多卑鄙,以后还是少也这些人交往为好!”马院长一副长辈教训小辈的口气。。...

    马院长的目光落在即墨青莲身上,带着一种咄咄逼人的光:“我难道说错了吗?”

    “没有!”即墨青莲若有所思的看着马院长,忍不住笑了一下子,说实话,她原本只是想着尽人事,听天命,能不能医治徐伯夷,那就看天意了。但现在,看到这个马院长那咄咄逼人的态度的时候,她不仅冷笑,或者,她应该让他看看,什么叫做“妙手回春”。

    “慕少,你还年轻,不知道这些江湖术士的手段,有多卑鄙,以后还是少也这些人交往为好!”马院长一副长辈教训小辈的口气。

    “是吗?”一直没有说话的牛大傻,这个时候忍不住嘿嘿怪笑了一声,凑近马院长,伸手就在他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两下子,这才说道,“马院长是吧?”

    马院长厌恶的拍了拍肩头,似乎牛大傻的手,有多么脏。

    “咱们打个赌,如何?”牛大傻笑的一脸的憨厚,看着忠实老成之极。

    “我堂堂院长,岂能够和你们这些不入流的孩子一般见识?”马院长摇头道,“你们不怕,我还怕丢了脸面!”刚才牛大傻说要跟他打赌,他立刻就想到,大概是想要借用他马远征这个名字,趁机炒作?现代这些江湖术士,真是越来越不入流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会使出来。

    “马院长是怕了我们这些江湖郎中了?不敢?”即墨青莲看着牛大傻笑的一脸的憨厚,就知道他想要坑人,当即漫不经心的加了一句。

    “我还怕了你们不成?”马院长冷笑道,“我只是不愿意和你们一般见识,免得被你们这些小人所乘。”

    “徐老先生的病,不知道你这个资深的院长,可有什么良方?”即墨青莲冷笑,“马院长口口声声说我们乃是不入流的江湖郎中之流,相比医术精湛,不如现场展示一下,妙手回春,救助徐老先生与水深火热之中,岂不是美哉?”

    “徐老先生这乃是绝症,要进行开颅手术,你们这些江湖郎中,懂得什么?”马远征哼了一声,有些不满的看着徐子慕,似乎怨徐子慕没有站在他这边说话。

    而徐子慕在看到马远征处处针对即墨青莲的时候,开始还想要相互介绍一下子,这个时候,他却另有想法,请将不如激将,也许——让这个马远征刺激一下子即墨青莲,她会改变主意,救治父亲?

    所以,他索性站在一边,一言不发,两不相帮。

    “开颅手术?”牛大傻乐呵呵的笑道,“马院长对吧?这个开颅手术你有几分把握啊,可别弄不好,把好好的人,弄成像我这样的傻子,哈哈……”

    “你——”马院长勃然大怒,气得当场就变了脸色,确实,这个开颅手术危险的紧,谁也不能够保证手术就一定能够成功,而且,这样的开颅手术,他也没有法子做,还得请国外的名医过来。

    但是,对于自己的学术专研,他却绝对不容一些不入流的江湖郎中质疑。

    “不用开颅手术,我可以让徐伯夷醒过来!”即墨青莲说的干脆利落。

    “这不可能!”马院长冷笑道,“你骗谁啊?你把我们当三岁小孩哄?我告诉你们,我开始当主治医师的时候,你们两个还吃奶呢!我看过的病人,比你们两个吃过的饭还要多,哼!”

    “这倒是实话!”牛大傻认真的点头道,“我和我姐,可从来都没有给人看过病,所以,不知道什么叫做招摇撞骗!”

    牛大傻够阴损的,明着就是骂马院长那是招摇撞骗了。

    “给我二十四个小时,不用什么开颅手术,我可以让徐伯夷醒过来!”即墨青莲轻笑,“不知道马院长可敢和小女子赌一把?”

    一旁的徐子慕闻言大喜,二十四小时就可以让父亲清醒过来,这是神迹啊!看样子他果然没有找错人,而原本即墨青莲果然是对他有成见的,但终究年轻啊,禁不起马远征刺激一下子。

    这个马院长并非是徐氏医院的正院长,而是副院长,姓马名远征,一身医术倒还过得去,只是为人善妒,在医院内,人缘很是不好。

    这些,徐子慕都知道,但他却不知道,马远征居然会和两个年轻人计较,最后倒是成全了他,让即墨青莲终于愿意出手相救。

    “这是不可能的!”马院长摇头,不动手术,在二十四个小时内,让已经病入膏肓的徐伯夷清醒过来,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他心中更加可以肯定,这两个年轻人,就是招摇撞骗的——完全不懂医术,信口开河,“慕少,你还是送他们走吧,刚才他们自己也说了,他们从来就没有给人看过病的,根本不懂医术。”

    “马院长,不如让他们试试吧!”徐子慕终于开口,淡淡的道,“家父已经这个样子了,难道还能够比这个更加糟糕嘛?”

    “是啊!”牛大傻很不负责的笑道,“这人现在也就是一个活死人,啧啧,马院长,不是我笑话你,可真有你的,居然把一个病人弄成了活死人。”

    “你胡说八道什么?”马远征怒道,“怎么叫我把病人弄成这样的?”

    “那你为什么不治好他?”牛大傻再次凑近他,一脸的傻笑,“难道你救不好他吗?你不是说你医术很好吗?还是院长?难道连我们这些江湖郎中都能够医治的病,你却不能够医治?”

    “好好好——”马远征是真的被气晕了头了,点头道,“我赌,你们两个想要怎么赌?”

    “赌一百万吧!”即墨青莲笑了笑,淡淡的开口道,“我知道你们这些大医院的院长,都身价不菲,想来一百万还拿得出来。”

    “一百万我自然拿得出来,就算拿不出来,卖房子卖家产,也会凑出来,但你们拿得出来吗?”马远征冷笑道,看着这两人,也不像有钱的样子,何况,真有钱,何必出来招摇撞骗?

    “我在杭城景云路有一幢别墅,价值千万,如果我拿不出来,就抵押给你罢了!”即墨青莲轻描淡写的笑着。

    ————————————

    2更,求收藏,求赏……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