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另外一盆牡丹,居然是淡淡的蓝色,牡丹这种颜色的,可不多见,而在离处的假山旁边,有一颗牡丹此外开着好几种颜色,不明白是也不是灯光的缘故,他居然看见了墨色牡丹。“血莲小姐要低价出售的是这一盆牡丹花?”徐子慕皱眉头,问着,的话啊这么几盆,他感觉,十“青莲小姐要出售的就是这一盆牡丹花?”徐子慕皱眉,问道,如果真是这么几盆,他感觉,十万元一点都不贵,感情他还真是站了便宜了。。...

    另外一盆牡丹,竟然是淡淡的蓝色,牡丹这种颜色的,可不多见,而在不远处的假山旁边,有一颗牡丹同时开着好几种颜色,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缘故,他竟然看到了墨色牡丹。

    “青莲小姐要出售的就是这一盆牡丹花?”徐子慕皱眉,问道,如果真是这么几盆,他感觉,十万元一点都不贵,感情他还真是站了便宜了。

    “嗯……是的!”即墨青莲讪讪的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徐子慕笑道,“只是青莲小姐大概不知道牡丹花价。”

    即墨青莲以为,他是嫌弃牡丹花贵了,自己坑了他,不仅脸上一红。却不料徐子慕却说道:“自唐以来,牡丹花都是花市中价钱最贵的,而牡丹从花型到花色,品种不同,价钱也不同,岂不闻——一丛深色花,十户中人赋?而青莲小姐的这几盆牡丹,品种都是百里挑一的,所以,你卖的价钱,实在太低了!”

    “徐先生——”即墨青莲脸上火烧火燎的难受,幸好有着夜色遮掩,否则,她真有些无地自容了,忙着说道,“我真的是……要不算了,我不卖了,我明天把钱退给你!”她还从来没有做过坑蒙拐骗的事情呢。

    “不不不!”徐子慕连连摇头道,“青莲小姐,你误会了,我是意思是说,你的这个牡丹花,真的卖便宜了,如果将来你缺钱花,想要弄一些稀罕花儿草儿出售,记得找我,很多贵妇人和一些老爷子,都喜欢这些花花草草的!”

    “呃……”即墨青莲瞪大眼睛看着徐子慕,问道,“你说真的?”

    “骗人是小狗!”徐子慕轻轻一笑。

    这次,即墨青莲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看外面的天色,笑道:“天色不早,我也不留你坐了,明儿下午四点我会准时去徐氏医院,但愿能够医治令尊!”

    “多谢青莲小姐!”徐子慕听得她这么说,没来由就有些放心了,这些日子,老父卧病在床,他能够做的事情,也都做了,余下的,也就是听天由命了!

    “就算家父不能够清醒过来,我也一样感谢青莲小姐的援手之德!”徐子慕走到回春坊的门口,突然站住脚步,转过头来说道,“你不用担心和马院长的赌注,放心!”

    如果给大夫太多的压力,反而会恰得其反,所以,徐子慕不放心,走到门口,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

    “我不会输的!”即墨青莲轻轻一笑,淡然如莲,却带着难以言喻的自信。

    “呵呵——”徐子慕听得她这般说法,心中更是笃定了,不会输——那就意味着,父亲会醒过来,就是明天,真是太好了!

    等着徐子慕离开后,牛大傻从厨房里面跑了出来,先把院子门关好了,这才围着即墨青莲转悠了两圈,然后一脸的傻笑。

    “笑什么?”即墨青莲不解的问道,“你的香辣虾,做好了?我饿了,等着吃呢!”

    “放心,晚饭很快就会好的!”牛大傻咧嘴而笑,“姐,我现在发现,你和老头果然是一个师门出来的!”

    “为什么?”即墨青莲端了一张竹椅子,就坐在回春坊院子里面,这个时候太阳已经下去了,院子里面清水徐徐,很是舒适!不过,有蚊虫叮咬,她已经在考虑,要不要在院子里面,多种一些驱蚊草之类的植物?

    “和老头一样老奸巨猾啊!”牛大傻嘿嘿怪笑道,“我一直以为,我已经学到三成老头的本事了,但和姐一比较起来,我还是太差了,我就是一个傻子啊!”

    即墨青莲目瞪口呆,她这么粉嫩嫩,水灵灵的,老奸巨猾四个字,怎么都和她沾不上一毛钱的关系吧?

    “明天把那个老头子救活了,可以有百万诊金,还有那辆漂亮的宝马车子,加上那个马院长的一百万赌金,啧啧,我们这几年的小日子都不用愁了,姐,你真是太厉害了!”牛大傻绕着即墨青莲,不断的转悠着。

    即墨青莲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丫就是一个傻子啊,小师公没有说错,他就是傻子——他难道就没有脑子想想,如果他们治不好,怎么办?

    “姐,你聘用我做你的御用车夫好不好?你放心,我的车技很好的!”牛大傻的目标,很明显还在那辆宝马车上。

    “成,如果真的治好了徐伯夷,那辆宝马你想要怎么折腾都成,但有一点你给我记住——车子可以随便撞,绝对不能够撞着人!至于你……”即墨青莲伸手在他额头上弹了一指头,这才说道,“你皮粗肉厚的,我一点也不担心你的!”

    “对极对极,姐你放心,车子我也不会撞坏的!”牛大傻听得即墨青莲答应让自己开那辆目前还不属于他的宝马,顿时就来了精神,乐的直笑,嘴巴都要裂到耳根了。

    “你难道一点都不担心,我们治不好徐伯夷?”即墨青莲很想知道,这人的脑子,怎么长的?也难怪小师公说他是傻子,有时候,看着还真是傻。

    “治不好我们就赖账啊!”牛大傻一副理直气壮、天经地义的样子。

    即墨青莲对着昏暗的天空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这年头,你绝对不要和一个傻子讲道理……绝对不要!

    赖账——亏他说得出口!

    “不过,姐,你不是说,你不懂医术吗?”牛大傻这个时候,似乎终于想到了这么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嗯,是的,我不懂医术!”即墨青莲点点头,她确实不懂医术的,理论知识知道一点,但实际经验……那就是白痴水准,她可以保证,就算是卫校出来的护士,都比她强了不止是一点半点。

    “那你怎么医治?”牛大傻一边说着,一边做了一个手势,终于,他有点开始担忧了,“要不,我们打电话给老头问问。”

    “小师公要是知道我们把回春坊抵押了,杀我们的心都有!”即墨青莲直截了当的说道。

    “那你还……”牛大傻愣然,这次,他是真的傻了,他是完全信任即墨青莲的,毕竟,即墨青莲乃是他那个师叔即墨明镜的闺女,所以,他信任她。

    “我不懂医术,但我懂药,想来你也懂药的!”即墨青莲抬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牛大傻,低声叹道,“只是治好了徐伯夷,会招惹无穷麻烦。”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