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牛大傻给她把金线灵芝放到一边的桌子上,这才皱眉头问着:“那个徐老头了病入膏肓,这灵芝液怎么灌一直这样?”“谁你傻,你还真傻呗!”即墨青莲轻笑道,“现在的是也没法子,但现在的嘛,你想一想,静脉注射药物或是肌肉注射药物,灌一直这样很很容易好好?”“我塌!”牛大傻挠“你会静脉注射不?”即墨青莲问道。。...

    牛大傻给她把金线灵芝放在一边的桌子上,这才皱眉问道:“那个徐老头已经病入膏肓,这灵芝液怎么灌下去?”

    “谁你傻,你还真傻呗!”即墨青莲轻笑道,“以前是没有法子,但现在嘛,你想想,静脉注射或者肌肉注射,灌下去很容易好不好?”

    “我糊涂!”牛大傻挠挠脑袋,老老实实的承认,自己就是一个糊涂蛋傻子,“我竟然把这个给忘掉了。”

    “你会静脉注射不?”即墨青莲问道。

    “会!”牛大傻点头道,“以前老头开个诊所,坑蒙拐骗人的时候,我都给打下手的,静脉注射肯定会的!”

    “行!”即墨青莲笑道,“你会就成,我可不成——理论知识懂得一点,真要动手,那不是治病救人,那是要人命的!我有些不放心那个什么马院长……所以,明天还是你动手比较好!”

    “我也这么想的!”牛大傻一边说着,一边扬了扬手中的那两支灵芝液,问道,“姐,医治那徐老头,一支就够了,另外一支,能不能给我?”

    “你要这个做什么?”即墨青莲好奇的问道。

    “灵芝本身乃是美容驻颜的极致灵药,你看现在很多广告上都这么写,我给你再添点别的东西,配置成灵芝露!”牛大傻说道。

    “你还会这个?”即墨青莲很是好奇,倒是看不出来,这个大大咧咧的粗犷男人,居然什么都会,下得厨房,配得药方。

    “我能够长这么大,我容易嘛我?”提到这个,牛大傻一脸的哀怨,“没有童年的孩子真痛苦啊!”

    说的他多可怜似的,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沈烨钦虐待他呢!即墨青莲在心中偷笑,笑眯眯的道:“反正随便你怎么折腾吧,只是别让人知道就好!”

    “放心,这些东西都是给姐自用的,又不外卖,哪里会被人知道了?”牛大傻笑笑,不客气的把那两只灵芝液,全部装在了自己的口袋里面。

    “天色不早,我要休息了,明天见!”即墨青莲把牛大傻赶出自己的闺房,看着牛大傻在门口冲着她做鬼脸,她就忍不住要笑,这个小师公还真好,调教了一个好徒弟,啥都会。

    绕过前面的古玩架子屏风,里面就是一张复古款式的床,一边临窗放着一盆牡丹,足足有半人高,十来多含苞欲放的牡丹,亭亭玉立,香气袭人。

    透过纱窗,有细细的风吹进来,给炎炎夏日带来真正凉爽,漂亮的蕾丝窗帘微微摇曳,花香药香,沁入心扉。

    抱着粉红猪抱枕,即墨青莲感觉,自己还是幸福的,只是——可惜父亲去了……

    次日!

    徐氏医院,下午四点左右,徐子慕不安的站在门口,不断的眺望着医院门口的方向——他们会来吗?会找到医治父亲的药吗?他们真的有法子,让晕迷不醒的老父醒过来?

    但那辆破破烂烂的面包车,驶进徐氏医院,在停车场停下车子,徐子慕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一溜小跑的跑了过去。

    牛大傻已经打开车门,跳了下来,顺便把副驾驶室的车门打开,伸手扶即墨青莲。

    “两位终于来了!”徐子慕见到两人,不仅松了口气,笑着迎了上去。

    “我们能够不来吗?”牛大傻笑道,“为着赢那个一百万,我们也会来的,放心!”

    “呃……”徐子慕有些尴尬的笑笑,目光落在即墨青莲身上,她今天穿了一声黑色的裙子,裁剪简单,但腰间却有一根大大的蝴蝶结,裙带随风飘逸,越发衬托出她白腻柔嫩的肌肤如同是凝脂白玉一样,隐隐透着光辉。

    牛大傻用力的拍拍徐子慕的肩膀,咧嘴笑道:“别瞪着我姐看,我知道我姐长得漂亮!”

    徐子慕讪讪一笑,也不接话,漂亮?这年头漂亮的女孩子多了,他见过不少,不管是人工的还是天然的,反正,漂亮女孩子,大街上一抓一大把。

    而吸引他的,不光是即墨青莲清丽的外表,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她的眼睛,太过明亮了,清纯闪亮,如同深夜天空中的星星,闪烁着光芒。

    “别胡说八道了!”即墨青莲白了牛大傻一眼,“我们还是进去瞧瞧徐老先生吧!”自小就有人称赞她长得漂亮,她也知道自己不丑,谈不上多么出众,也不至于走大街上会造成交通事故。

    但站在人群中,她也不是那个可以被淹没掉的——她一向都有自知之明。

    “徐老先生还好嘛?”即墨青莲问徐子慕。

    “不好!”徐子慕摇头道,“昨天半夜,父亲心脏出现了短暂的停止跳动,幸好——抢救及时,否则……”

    否则,就算今天即墨青莲拿来灵药,也救不了人了!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如果已经死亡,那还有什么药可以医治?

    “万幸!”即墨青莲轻轻的嘘了一口气,这“万幸”两个字,也不知道是安慰徐子慕,还是另有所指。

    “是的!”徐子慕道。

    “我们上去看看吧,但愿家父留下的药,能够医治徐老先生!”即墨青莲说道。

    “好的!”徐子慕一边说着,一边领他们上楼。

    徐氏医院的特护病房,隔着透明的玻璃墙,可以看到徐伯夷一如昨天,死气沉沉的躺在病床上,但在外面一件类似于客厅的房间里面,却坐着好些人。

    即墨青莲站住脚步,微微皱眉,问道:“他们是谁?”

    “由于你昨天和马院长打赌,他邀了几个朋友过来,还有就是我那几个哥哥姐姐!”徐子慕说道。

    “哦……”即墨青莲心中有些不痛快,人多——传扬出去也终究不好,心中有些后悔,昨天不该和那个马院长打赌,但那个马院长咄咄逼人,尤其是言辞之中,辱极亡父,她实在是忍无可忍。

    “哎呀,即墨小姐来了!”马院长眼尖,首先看到了即墨青莲等人,已经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脸的笑意,只是一双半眯着的小眼睛里面,闪着某种不怀好意的光泽。

    “马院长好!”即墨青莲冲着他点点头,算是打过来招呼,偕同徐子慕一起向里面走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