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休息室里面,一个年约四旬的中年人,长相和徐子慕有些相似,但却不如徐子慕这么精致完美近乎妖孽,即墨青莲想着,大概是老了,毕竟,就算是妖孽美男,老了也不好看的。“子慕,这就是你说的神...

    休息室里面,一个年约四旬的中年人,长相和徐子慕有些相似,但却不如徐子慕这么精致完美近乎妖孽,即墨青莲想着,大概是老了,毕竟,就算是妖孽美男,老了也不好看的。

    “子慕,这就是你说的神医?”徐翔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即墨青莲和牛大傻片刻后,这才皱眉问道,很明显,他是对徐子慕说的,而非询问即墨青莲两人。

    对于这个问题,徐子慕也感觉有些难以回答,毕竟,即墨青莲和牛大傻的样子,都不像是懂得医术的人,只是,如今他实在没有法子,只能够死马当活马医——哎,这么说似乎是不对的,毕竟,躺在病床上的那个,是他的亲生父亲。

    “这位即墨青莲小姐,乃是即墨明镜先生的闺女,即墨明镜乃是德高望重的老中医,在杭城很有声誉!”徐子慕忙着介绍道。

    “哎呀——”一个打扮入时的中年女子,扭着腰肢向着徐子慕走来,然后,她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即墨青莲片刻,摇头道,“子慕,不是做姐姐的说你,父亲都这个样子了,你就别玩了,这孩子才多大啊?”

    即墨青莲今年十九岁了,高中毕业,但由于她容貌清丽,皮肤白嫩,假山一双大大的眼睛,眸子闪亮动人,咋一看,似乎要比真实年龄偏小一点,像是十六七岁的模样。

    也难怪徐子慕的姐姐徐子虹不怎么相信她,这么一点年纪,就算真的懂得一点医术,有能够有什么成就了?

    “即墨小姐什么医科大学毕业的?”徐翼,徐子慕的二哥,这个时候也凑了过来,表面上笑的一团和气,三十五六的年龄,容貌也算英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即墨青莲总是个感冒,他那一双原本应该算是丹凤眼的眼睛,似乎模样长得不算端正,有些呈现三角形了,让人看着极端不舒服。

    倒是徐子慕的另外一个姐姐——徐子芸,打量了即墨青莲和牛大傻后,什么话也没有说。

    “我今天高中刚刚毕业,我也不是学医的!”即墨青莲镇定而坦然的轻笑,又不是她求着徐子慕非要医治徐伯夷不可,是徐伯夷危矣,徐子慕求着她好不好,他们有没有搞错?

    徐子慕忙着把众人给即墨青莲介绍了一遍,除了昨天和她打赌的马远征外,还有一个白发苍苍,年迈的老者,说是王大夫,也是老中医了,据说一手针灸推拿,出神入化。

    另外一个,也是徐氏医院的院长,姓柳,只是不知道和那个马院长,谁正谁副。还有一个说是国外的脑科权威,叫什么马克先生,身材瘦长,似乎很是营养不良。

    看着这些乱糟糟的人,即墨青莲微微皱眉不已,她原本只想着治好徐伯夷就拉倒,另外就是给父亲争口气,她总不能够让老父在死后,还被人诟病。

    “子慕,你也太过胡闹了!”徐翔毕竟是大哥,语气总带着不容质疑的威严,“你居然让一个完全不懂医术的人,跑来胡闹?”

    “难道说这个小姑娘,就是三弟说的什么神医?”徐翼的语气,讽刺之意,呼之欲出。

    “三弟不会糊涂了,把自己的相好乱当什么神医?”徐子虹掩口,格格而笑。

    “姐,你胡说八道什么?”徐子慕眼见即墨青莲的脸色越发不好看,不仅微微皱眉,但却不知道说什么好,毕竟,即墨青莲那稚嫩的样子,确实不像神医。

    “人都来了,不如让这位漂亮的小姐看看吧!”一直没有说话的徐子芸轻轻叹道,“父亲都这个样子了,总不会更加糟糕了!”

    “二姐说的对,就让青莲小姐看看吧!”徐子慕忙着附和,说着,他已经走到了病房口,伸手摁下了密码,打开门就要请即墨青莲和牛大傻进去。

    牛大傻的动作很是纯熟,伸手翻了翻徐伯夷的眼皮,看了看瞳孔,然后,又扣在他脉搏上诊脉。

    “怎么样?”即墨青莲问道。

    “没事!”牛大傻点点头,人还活着,应该就不会有什么大的麻烦。

    “那好吧!”即墨青莲点点头,从包包里面取出一支绿色药液,和一次性的针管,递给牛大傻。

    “等等!”看着牛大傻接了药液,就要动手,一直没有说话的马院长突然说道,“这是什么药,可有国家药监审核许可,临床验证?”

    “没有!”即墨青莲轻轻的说道,“这是家父留下来的药。”

    “这么说,这药来历不明,成分也不知道了?”马院长尖刻的冷笑道,“甚至,有没有过保质期都不知道?”

    所有人都在皱眉,那个柳院长也说道:“即墨青莲小姐对吧?能不能先让我们检查一下这个药的成分问题?”

    “不成!”牛大傻断然摇头道,“这药就只有一支,被你们检查了,还如何救人?”

    “只有一支,怎么可能?”马院长冷笑道,“即墨小姐骗人吧?”

    “信不信随便你们!”即墨青莲觉得,她实在懒得和他们多费口舌。

    “只有一支也没什么的,我们只需要提取一点药液做检查,而且,以现在的科技,只要知道成分问题,完全可以配置出来,如果这药真的有用的话!”号称针灸推拿杭城首屈一指的王大夫,摇头晃脑的说道,“要不,让我看看吧,老头子我也是学中医的?”

    “我说不成就是不成!”牛大傻没有等即墨青莲说话,就直截了当的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冷笑道,“这药就只有一支,要不要给徐老头用,你们赶紧做决定,不用的话,我们兄妹这就走,咱又不图你们什么?真是的,也不知道到底谁才是傻子?”

    牛大傻说的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的转圜余地。

    马院长却冷冷的道:“这要是药出了问题,谁承担这个责任?”

    这个责任,即墨青莲一点也不想承担,虽然她可以保证,这灵芝液一支下去,让徐伯夷清醒过来,一点问题都没有。

    但是,天知道会不会出意外?所以,她沉默了,现代的任何手术,都存在不可估计的突发事件,也没见多少医生承担了什么责任?病人进了医院,也就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何况她这个药?

    ————————————

    晚上有点事情,更新晚了,晚晴致歉!

    另外,求票票,收藏,打赏包养!嘻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