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即墨青莲轻轻皱眉头,良久才张口道:“马院长,你给病人做手术后的时候,可敢提供更多什么确保?”“这……”马远征呆住,任何一个医生,都敢确保手术后途中不出问题,也敢确保药物会起副作用的反应,做为外行,也可以谴责医生也没竭尽全力,但做为一个医生,他也明白了这“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柳院长摇头道,“即墨小姐,不是我们要针对你,事实上,老马也是好意,毕竟,对于一种我们完全不了解的药剂,一旦冒然给病人使用后,能够救人那是最好,若是不能,患者家属只怕心里都不好过。”。...

    即墨青莲微微皱眉,良久才开口道:“马院长,你给病人做手术的时候,可敢提供什么保证?”

    “这……”马远征愣住,任何一个医生,都不敢保证手术途中不出问题,也不敢保证药物不会起副作用的反应,作为外行,可以指责医生没有尽力,但作为一个医生,他也明白这里面的风险。

    “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柳院长摇头道,“即墨小姐,不是我们要针对你,事实上,老马也是好意,毕竟,对于一种我们完全不了解的药剂,一旦冒然给病人使用后,能够救人那是最好,若是不能,患者家属只怕心里都不好过。”

    柳院长说的很是含蓄,但质疑的态度很是明显,他不像马远征那么咄咄逼人,却是绵里藏针,是的,一旦这药用了,如果徐伯夷好了,那自然是功不可没,但如果徐伯夷死了,这个责任,谁来承担?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徐伯夷已经命不久矣,如果即墨青莲不插手,两日后,就会有米国的脑科医术高手过来进行手术,徐翔已经联系了米国的脑科权威医生,马克先生就是先过来的。但手术的成功率,实在不高。

    “还是把这药给我看看吧!”王大夫笑道,“怎么说,老朽也算是中医了,但也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么神奇的药?”

    “那是你孤陋寡闻!”牛大傻根本懒得理会王大夫,冷冷的说了一句,“要不要用,反正,你们看着办。”

    徐家的兄妹五人,开始讨论起来,徐翔和徐翼那是说什么也不肯让老父用一种来历不明的药剂。

    而徐子慕虽然相信即墨青莲,终究也抱着怀疑的态度,不知道他们的药到底是否有用?或者,是否有副作用?

    常言说得好,是药三分毒,谁能够保证这一剂药下去,徐伯夷是清醒过来,还是彻底的阴阳两隔?做手术虽然危险,好歹还有一点成功的可能性。

    “这么着吧!”即墨青莲想了想,这才说道,“你们也不用吵了,这药只有一支,我是绝对不会给我们去化验检查的,但我可以先试药!”

    “呃……”所有的人都看着她。

    “我让大牛把这药给我注射半支!”即墨青莲淡然笑道,“然后,我就坐在这里,你们看着,半个小时候,我没有任何事情,再给徐老先生注射,这样,你们总可以放心了吧?”

    徐家的四兄妹面面相窥,想要反驳,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即墨青莲看了看他们五个,又道:“我只是证明我这药没有问题,如果给徐老先生注射后,不能够医治他,那也无奈!”

    尽管她和马远征有着赌注,但丑化还是所在前头好,一百万不值什么,这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大哥!”徐子慕近乎哀求的看着徐翔,低声道,“既然青莲小姐这么说,不如就让她试试吧!父亲这么一把年纪了,这开颅手术,可未必受得住,您难道忍心看着老爸就这个样子?而且,开颅手术的成功率,也只有百分之三十!”

    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就是徐伯夷死在手术台上。这是事实,徐家五兄妹都知道,所以,今天也只有他们五兄妹来了,而作为徐伯夷的儿媳女婿,却是一个也没有到场,这等大事,还是他们自家兄妹拿主意比较好。

    “我支持子慕,让这位青莲小姐试试吧,更何况,青莲小姐以身试药,可见其诚。”徐子芸沉声说道。

    “好吧!”徐翔迟疑了一下子,终于点头,确实,没有什么比现在的情况更加糟糕了,何况,他们兄妹都心知肚明,如今的徐伯夷,那也就是听天由命了,“但必须要青莲小姐先试药!”

    “可以,没问题!”即墨青莲点头道,“大牛,你动手吧!”

    “姐——”牛大傻皱眉,好端端的,无缘无故的让她挨一针,这徐家真够扯谈的。

    “没事的!”即墨青莲轻笑,心中暗道,“不就是灵芝液嘛,而且还是千年灵芝液,几乎有着脱胎换骨的功效,如果让别人试药,她还真感觉可惜了,肥水不留外人田,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牛大傻拧开玻璃试管,取出一次性针管,抽取了半支翠绿色的液体……

    “等等——”突然,王大夫叫道,“这味道……这味道……”

    “这味道怎么了?”牛大傻凑近他,一脸的邪笑,说着,他还晃动了一下子手中的针管。

    就在牛大傻拧开玻璃试管的瞬间,所有人都闻到一股芬芳的香味,心中都是诧异,这药的味道,好香好香——让人感觉如饮琼浆玉液一般,不像是药,倒有些像是一些奇花异草散发出来的芬芳香气。

    王大夫使劲的摇头,不再说话,而牛大傻轻轻的握住即墨青莲如同嫩藕一般的手臂,低声道:“姐,有点痛!”

    “没事的!”即墨青莲轻笑,就是普通的肌肉注射,这么一点痛,也值得大惊小怪。

    “你掉过头去,别看着我!”牛大傻握着一次性的针管,针尖触到即墨青莲如同凝脂一般的肌肤的时候,低声道,“我有点紧张……”

    “这位小同志,你要是不会肌肉注射,我还是很愿意代劳的!”马远征看着牛大傻,不禁笑了出来。

    即墨青莲掉过头去,不看牛大傻,她就不明白了,就是注射一点灵芝液,他紧张什么啊?她能够感觉到牛大傻的紧张,甚至牛大傻连着握着她的手臂的那只手,都在微微颤抖——这傻子居然也有这么一天?平日里感觉,他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而牛大傻这个时候,心中那个窝囊,真恨不得一头撞死,或者,就一针戳死自己算了,这两天和即墨青莲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两人盯着师兄妹的名分,平日里言笑无忌,他也没有多心过,但现在,就在他轻轻的摸着她嫩藕一般的手臂的时候,他没来由就开始紧张了……

    一颗心砰砰砰的直跳——牛大傻可以保证,他这个时候,一定是心跳过速了。

    尤其是,即墨青莲身上,有着一股淡淡的香味,似乎是牡丹花的香气……但又不像。听得马远征说话,牛大傻一咬牙,直接给即墨青莲注射了半支灵芝液,手法纯熟,干脆利落,绝对不比这徐氏医院的护士差。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