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牛大傻深深地的吸了口气,才算平定叛乱了砰砰怦怦的心脏,心中再度暗骂自己没有用,不是摸了一下人家大姑娘的手臂吗?但是,血莲的手臂真嫩,像凝脂白玉像,除了那淡淡的牡丹花的香味……嗯,枯木逢春坊的院子里面,有很多玫瑰花,或许,他也可以需要考虑可采集一些玫瑰花难不成这傻子从来都没有接触过女孩子?。...

    牛大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算是平定了砰砰乱跳的心脏,心中再次暗骂自己没用,不就是摸了一下人家大姑娘的手臂吗?不过,青莲的手臂真嫩,像凝脂白玉一样,还有那淡淡的牡丹花的香味……

    嗯,回春坊的院子里面,有很多玫瑰花,也许,他可以考虑采集一些玫瑰花,给她炼制一些玫瑰精油?

    “半支药剂,可以让徐老先生醒过来,但却不足以根治徐老先生的病!”即墨青莲淡淡的开口,牛大傻的手艺还不错,她几乎没有感觉到痛处,只感觉到了那傻子紧张,甚至,她都能够感觉到那傻子加速的心跳。

    难不成这傻子从来都没有接触过女孩子?

    想来也是,现在的孩子都上学,和同龄异性接触的比较多,哪里会像他那么腼腆,摸一下手臂,都紧张成这样?

    高中三年,在紧张的学习氛围中,对于她们这些情窦初开的女孩子,朦朦胧胧的异性,有着难以言喻的诱惑力,女生宿舍中,讨论最多的话题就是男生。自然也免不了某些女生会偷尝禁果,和某某男生陷入爱恋之中。

    但最后,自然是以失败告终!即墨青莲一向很是理智,一个什么都不能够给予保证的男人,甚至自己都还在伸手跟别人拿钱的男人,能够确保给予女孩子幸福?开玩笑了?

    所以,在学校的时候,虽然不乏男同学追求,她都理智的拒绝了。记得父亲曾经对她说过,恋爱,男生是零投资,而女孩子却是损失不起。

    “什么?”听到她的话,徐子慕陡然一愣,半支药剂,可以让父亲醒过来,但却不能够治愈?那……如此再次复发,怎么办?

    “你刚才为什么不说?”徐翔也是微微皱眉。

    “我要是不试药,你们会答应给徐老先生用这个药吗?”即墨青莲淡然而笑,抛开刚才乱七八糟的杂念。

    徐家五兄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但除了徐子慕对于她的药抱以信心,别的人,反正也就是让她试验一下子,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这半支看起来扑扑通通通的绿药水,能够让父亲清醒过来?毕竟,父亲这个病,似乎还没有不动手术,完全治愈的例子。

    “现在可以给徐老头注射了?”牛大傻看着徐翔问道,他知道,在徐家,能够真正做主的,并非那个妖孽一般的美男徐子慕,而是这个四十开外的中年人徐翔。

    “不是说半个小时过后吗?”马院长抬起手腕看了看腕表,道,“才过去五分钟,牛先生急什么?难道等不得了?”

    “不急!”即墨青莲招呼牛大傻坐下,这才说道,“半个小时过后就是,或者,你们愿意,在等几天都没有问题!”她是一点都不着急,生老病死,那是天意,而那个徐伯夷,和她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他老人家的儿女都不着急,她着急什么啊?

    “青莲,对不起!”趁着这个时候,徐子慕拉了一把椅子,在即墨青莲的对面坐了下来,低声说道。

    “不关你的事情!”即墨青莲笑笑,换成她,说不准也起疑,毕竟,她不算一个医生,谁愿意把自己至亲人的性命,交与一个并不算熟悉的人处置?

    即墨青莲不满的只是那个马院长,这人咄咄逼人,不相信她没有问题,不相信她父亲也没有问题,但他辱及即墨明镜,她就绝对受不了。

    “刚才你说的那个——是不是真的?”徐子慕有些着急的问道。

    “什么?”即墨青莲不明白他所指何事。

    “就是……这半支药剂可以让我老爸清醒过来,但却不能够根治?”徐子慕有些着急的问道。

    “嗯!”即墨青莲点点头道,“没错的,如果是整支药剂,那肯定可以根治的。”毕竟,一整支灵芝液,足够让普通人脱胎换骨了,虽然不会像传说中那么夸张,但也可以让人延年益寿,回复青春活力。

    “多久会复发?”徐子慕皱眉问道。

    “噗嗤——”旁边,徐子虹轻轻的笑了出来。

    “大姐,你笑什么啊?”徐子慕对于徐子虹的态度,很是不满,刚才徐子虹对即墨青莲说的话,着实难听,为着大局着想,他才没有说什么,没想到这个时候,徐子虹又不冷不热的在旁边笑着。

    “我难道还不能够笑了?”徐子虹冷笑,“子慕,你该不会真把这个小姑娘当神医了?让父亲醒过来,她要是能够做到,我……我……”

    “这位大姐,你准备这么着?”牛大傻凑了过来,咧嘴傻笑,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我们还没有商议医药费的问题呢,作为病者家属,这个时候大姐你可应该表现一下您的孝心。”

    徐子慕在旁边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看到牛大傻冲着他挤眉弄眼,顿时会意,不再说话,反正,自己这个姐姐一向不讨好,别说他了,就连着父亲以前都不待见她——平日里带人尖酸刻薄,和二哥那是一个鼻孔里面出气,恨不得父亲死了,他们两个好分家产。

    徐子慕知道,牛大傻绝对不像表面上那么憨厚,好吧,就借用外人,教训教训这个姐姐也好。

    “哦?”徐子虹闻言,似乎也呆了一下子,医药费?这确实是一个刚才被他们都忽视了的问题。

    刚才他们考虑的都是,要不要相信即墨青莲这个小丫头片子,用不用她的药。至于医药费——他们还真都没有考虑过。

    “如果我们能够让徐老头醒过来,这位大姐,你一个人支付医药费,怎么样?”牛大傻咧嘴而笑,一脸憨厚的样子,“这个药不算太贵,但由于是孤本,一支药价值一千万美金,如今被我姐用掉了半支,我自然不能够再收你这个一千万美金了,否则,我就不厚道了,对吧,大姐?你瞧瞧,我是多么厚道的人?只半支药,你只要支付五百万美金就成了。”

    “放屁!”徐子虹陡然骂道,“什么药这么贵了?”

    牛大傻一副很受伤的表情,轻轻的拉着即墨青莲的衣袂,低声说道:“姐,难道这位大姐父亲的老命,还不值五百万美金?”

    ————————————

    晚晴看到书评区一堆催更的,感谢诸位大大的厚爱,明天起,晚晴争取一日2更,不定时爆发3更,诸位大大们的收藏,票票,打赏神马的,也给力一下子,让晚晴看到一点希望,一点支持,一点动力哦!

    拜谢中!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