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成了!”旁边,始终在静静的听着他们说话的的徐翔插口道,“的话你们真有本事让家父醒回来,我全额支付这五百万美金!”“谢谢您!”牛大傻很认真地的表示谢意,一脸忠厚很老实很老实。而边的徐子慕,突然觉得头上冷汗直冒,这个混蛋的傻子,他明显是挖了坑等着人往里面跳的,而一边的徐子慕,突然感觉头上冷汗直冒,这个该死的傻子,他明显就是挖了坑等着人往里面跳的,而不巧,自己的哥哥姐姐们,就愿意被他坑。。...

    “成了!”旁边,一直在静静的听着他们说话的徐翔插口道,“如果你们真有本事让家父醒过来,我支付这五百万美金!”

    “谢谢!”牛大傻很认真的道谢,一脸忠厚老实。

    而一边的徐子慕,突然感觉头上冷汗直冒,这个该死的傻子,他明显就是挖了坑等着人往里面跳的,而不巧,自己的哥哥姐姐们,就愿意被他坑。

    自己的百万诊金,外加那辆价值七百多万的德国原装进口的宝马车,现在,还搭进来大哥的五百万美金。

    当然,如果他们真能够让父亲醒过来,那么这点钱,又算得了什么?

    “青莲小姐,刚才那个问题——”徐子慕还是有些担心刚才即墨青莲随口说的那一句,“半支药剂,真的……不能够彻底根治家父的病?”

    “是的!”即墨青莲点点头,“大概三到六月后会复发!”

    “真当自己是神医啊?”马远征听不过去,冷冷的讽刺,在这种情况下,病人是挨一天算一天的,谁也不敢拍着胸脯保证,能够让病人清醒过来,可即墨青莲居然说,半支药剂就可以回天,但却不能够根治,三到六个月后会复发?

    “马院长,我们的赌注,仅仅限于让徐老先生清醒过来!”即墨青莲轻轻的笑了一下子,至于余下的事情,那是另外一说,反正,灵芝液——她不在乎多提炼一些出来。

    而除了灵芝液,她有玉净瓶在手,也一样可以种植出别的灵药,提炼纯净之极的药液。

    草药直接吃,有时候并不利于吸收,很大一部分的药效,都被人体本能的排除了出来,很是浪费,但他们这一门,古丹方的入门,就是提炼纯净的药液。

    这种纯净的药液,更加利于人体吸收,效果极好,比如说这灵芝液。

    “放心,我会记得我们的赌注的,不会赖账的,但愿即墨青莲小姐也记得我们的赌注!”马院长哼了一声。

    “嗯!”即墨青莲抿嘴而笑。

    而徐子慕心中却有些不是滋味,这药剂,要真是只有一支,那可如何是好?三到六个月……这也太过短暂了。

    而且,听得即墨青莲言下之意,似乎是说,如果用整支药剂,可以让父亲完全康复的——哎,能够让父亲清醒过来,终究是好的,现在医术发达,也许可以防范于未来。再说,他也不怎么相信,即墨青莲只有那么一支药。

    “半个小时了,是不是给徐老头用药?”牛大傻站了起来,取出那半支药液,对着徐家五兄妹摇了摇。

    徐翔冷着一张脸,没有做声。徐子慕抬头,眼巴巴的看着大哥,他没有说话,但眼神中的含义,众人都明白,他等着徐翔给一句话。

    徐翔内心交战,要不要给老父用这来历不明的药?用——还是不用?用吧,出来事咋办?不用吧?如果这药真有效果,岂不是错过?断送了老父的性命?

    半个小时过去了,那个叫做即墨青莲的女孩子以身试药,并没有丝毫问题,想来那药就算没有效果,也不会对人体有害,否则,人家一个漂亮大姑娘,也不会舍得以身试药的。

    “大哥,没有什么比老爸现在的情况更加糟糕了,让即墨小姐试试吧!”说话的是徐子芸。

    “可要是老爸用药之后,没有效果怎么办?”徐翼立刻反驳道。

    “没有效果,依然联系脑科医生做手术!”徐子慕冷冷的看了徐翼一样,最近,他发现他越发的讨厌自己的这个二哥了,平日里种种不作为也就算了,如今,老父都病入膏肓,他还只知道意气用事,一点也不顾全大局。

    也许,他巴望着老父死了,他好吵嚷着分家产,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管着他了。

    想到这里,徐子慕心中就憋着一口气:“不是我说句丧气的话,老爸这个样子,就算动手术,只怕也撑不过,如今有机会,为什么不试试?横竖都是死!”

    “子慕,怎么说话呢?”徐翔喝斥道。

    “大哥,我说的是实话!”徐子慕冷笑道,“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老爸根本就撑不过去的——既然横竖都是一死,现在有一线机会,为什么不试试?就算他们两个真是骗子,我也认了!”

    这话说的很不好听,但即墨青莲也只是笑笑,毕竟她和牛大傻,确实是难以取信人——说他们是神医,谁都不会相信。

    甚至,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

    徐翔的脸色变了变,内心挣扎了一下子,最后,终于点头道:“好,让这位先生用药吧!”

    “你放心,你家老头子很快就会醒过来的!”牛大傻晃动着手中的半支药剂,冲着他咧嘴而笑。

    “但愿!”徐翔苦笑,让老头子醒过来,可能吗?

    即墨青莲从包包里面,另外取了一支一次性的针管递给牛大傻,小声的嘱咐道:“你小心点。”

    “放心!”牛大傻也知道事关重大,不能够掉以轻心,接了针管,打开药剂,那股沁人心扉的药香,再次在病房里面飘散开来。

    这次,牛大傻的手法干脆利落,托着徐伯夷的手臂,直接把药剂注入他的体内,然后,走了出来,却小心的把装药剂的试管和一次性针管,都包裹好,然后递给即墨青莲。

    即墨青莲笑笑,把这些东西全部收好,然后,和牛大傻一起,坐在病房的休息室等着。

    “需要多久有效?”徐翔问道。

    “很快,十分钟左右!”牛大傻咧嘴傻笑。

    “十分钟……”徐翔呐呐念叨着,心中开始有些期待,那看似乎普通的绿色液体,真的能够让老父醒过来?

    “马院长,一百万你准备好了嘛?”牛大傻嘿嘿笑道,“你很快就会见证奇迹的。”

    “等着徐老先生醒过来,你再得意不迟!”马远征冷笑,无论如何他都不相信,徐伯夷能够在十分钟内醒过来。他甚至已经在想,如果徐伯夷没有醒过来,他们会找什么措辞?反正,只要徐伯夷没有醒过来,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两人的。

    但是,没有等到十分钟的时间,病房里面,守在徐伯夷身边的徐子慕突然急切的叫道:“爸……爸……你怎么了?大哥……你快过来,爸醒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