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牛大傻对杭城的路好像很是陌生,面包车望着破破烂烂,但速度却一点儿也不慢,半个小时后,路上了人烟数量稀少。牛大傻咧嘴而笑,一副憨实的傻样,问着:“好汉,你要去哪里?”“这里是什么地方?”身后那人沉声问着。“不明白!”牛大傻轻轻的笑着,忠厚很老实很老实,牛大傻咧嘴而笑,一副憨厚的傻样,问道:“好汉,你要去哪里?”。...

    牛大傻对杭城的路似乎很是熟悉,面包车看着破破烂烂,但速度却是一点也不慢,一个小时后,路上已经人烟稀少。

    牛大傻咧嘴而笑,一副憨厚的傻样,问道:“好汉,你要去哪里?”

    “这里是什么地方?”身后那人沉声问道。

    “不知道!”牛大傻轻轻的笑着,忠厚老实,人畜无害。

    “这位先生,你就放过我们吧!”即墨青莲小心的扭过头来,侧首打量那个劫匪,很是年轻,二十五六的模样,长长的刘海挡住了冷漠的眼睛,下面是一张端端正正的脸,还是她特别喜欢的小小尖下巴。

    “可惜了一副好模样,却为非作歹!”即墨青莲在心中有些替他不值,大概是第一次遭遇这样的事情,她竟然没有太过的害怕,反而饶有兴趣的偷偷的打量那个劫匪的容貌。

    “我妈妈还生病住院,明天要动手术呢!”即墨青莲可怜兮兮的看着那个劫匪,小声的说道,“这里已经离开城市了,你下车吧,我们保证不会报警的……如果你要钱,我这里都给你!”

    她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的把手中的手提包递过去。

    戚雁舞在心中叹气,他什么时候沦落到劫持人家小姑娘的地步了?这么一想,他握住枪的手,微微的挪移开了一点点,距离牛大傻的脑袋有了一些距离。

    而即墨青莲依然把手中的手提包递过去,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大大的眼睛眨吧眨吧的看着他,还蕴着水光:“先生,这是我妈妈住院的钱,都在里面了,总共二万多,你先拿去应个急吧……我们真的不会报警的,求求你,放过我们兄妹吧……”

    戚雁舞不知道要不要接下这个手提包,这个包包明显不是什么名牌,还有些破旧了,加上这辆破破烂烂的面包车,想来这家人的经济条件并不怎么好,还有生病住院的母亲,可他不能够放过他们,怎么办?

    “不要废话,开车!”戚雁舞冷冷的道,但很明显的,他手中的枪,已经距离牛大傻的脑袋,又远了几分……

    “先生,我爸爸死了,就剩下妈妈了,我妈妈明天就要动手术,求求你……”即墨青莲大大的眼睛里面,满是泪水,那哀怨的模样,逼真至极。

    “呃……”戚雁舞心中也莫名的有些难受,但是,他身受重伤,必须要有人把他送出杭城,原本在徐氏医院的联络人,竟然没有出现,反而遭遇了敌人埋伏。

    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这样?戚雁舞现在心中比谁都着急,他必须要尽快赶到下一个联络点,否则,自己的伤,撑不了多久了。

    “不要多废话了,老老实实的开车,去苏州!”戚雁舞冷冷的吩咐道。

    “先生——”即墨青莲就这么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看的戚雁舞心乱如麻……

    陡然,戚雁舞感觉到了危险降临——好快的速度,当他回过神来的瞬间,脑门上已经重重的挨了一下子,然后,他本能的扣动了扳机……

    装了消声器的子弹,射破面包车的玻璃,四分五裂……

    随即,就是面包车宛如蛇形,轮胎在公路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但是,这一切戚雁舞都听不到了,他脑门上重重的挨了两下子,手中的枪似乎也丢了,人软软的倒在了面包车上。

    即墨青莲全身缩成一团,像是猫一样,缩在副驾驶室的位置上,子弹几乎是贴着她的脑袋而过,旁边,玻璃破碎发出清脆的声响——噼里啪啦!

    在然后,车子就这么停了下来,牛大傻的手中,握着一块厚重的青色板砖,看其模样款式,应该和回春坊砌墙用的板砖一模一样。

    这个傻子熟练的把板砖塞在了裤腰带上,拉过衣服盖住,摇头道:“真不禁拍的,才两下子就晕了!”

    “把他丢下车去,我们赶紧回去!”即墨青莲的脸色有些苍白,刚才真称得上是险象环生。

    她刚才一边可怜巴巴的说话,分散那个劫匪的注意力,一边想要把自己的手提包塞给他,只要他动手接过她的抱,就势必会有一瞬间的空挡。

    而牛大傻就有机可乘,但是,这个劫匪似乎比她想象中还要聪明一点点,他并没有来接她的包,反而要求牛大傻开车送他去姑苏。

    虽然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美称,但苏州和杭城,还是有一些距离的。

    到了苏州还不知道会怎样,这劫匪会不会把她和牛大傻杀人灭口?毕竟,他们两个都看到了他的真面目,对于一个劫匪来说,这实在是危险得紧。

    牛大傻最终还是铤而走险了,一板砖就这么对着人家的脑门拍了下去,速度快捷。

    而那个劫匪的反应速度也不慢,居然在这个情况下,扣下了扳机,子弹的目标,正是即墨青莲。

    即墨青莲在牛大傻开始行动的瞬间,就整个人都缩在了副驾驶室的椅子后面——而那个劫匪的枪法似乎不怎么准确,子弹贴着她的脑袋而过。

    “他妈的——”牛大傻停好车子后,从驾驶室的位置上跳了下来,拉开后面的车厢门,一步跨了上去,首先把那把枪没收了,这是凶器,危险得紧,而且,他要带回去做纪念,这也是战利品。

    然后,傻子一把把那个劫匪从车厢里扯了起来,扬手就是一个大巴掌,对着他脸上甩了过去,“你牛大爷我今天改变主意了,也要做一次杀人放火的勾当。”

    该死的,天知道刚才有多凶险,那颗子弹几乎是贴着即墨青莲漂亮的脑袋而过的,那一瞬间,牛大傻感觉,自己的心脏突然被人一下子摘掉了,空落落的难受。

    幸好,幸好——这家伙受了重伤,枪法不怎么准,谢天谢地,要是即墨青莲真有个三长两短,把这家伙凌迟碎刮了,也不足以解他心头之恨。

    “赶紧把这家伙丢下车去,我们回杭城!”即墨青莲皱眉道,这地方是偏僻一点,但毕竟也是公路上,终究有车辆通过的,她一点也不想招惹麻烦。

    牛大傻没有说话,从面包车后面的一搭油布下面,扯出来一根长长的绳子,然后,把那个倒霉的劫匪,像是绑待宰的猪一样,绑得牢牢实实的,再扯过油布,盖在那人身上,然后,关上面包车的车厢门,锁好,爬到驾驶室的位置上,发动车子。

    ————————————

    晚上还有一章,求收藏,票票,打赏支持,拜谢!

    晚晴祝贺大家七夕快乐,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