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安心!”牛大傻挥动着手臂道,“老头能把好好的的一个正常地人训练成傻子,我么还不能把一个匪徒训练成花奴?你安心——不需要多久,你便会有一个俊美的花奴了!”这一次,即墨青莲除了从破碎的挡风玻璃缺口处,对着天空翻上一个白眼外,彻底地的无语了,沈烨算了,由着这个傻子折腾吧,反正,正如牛大傻所说,把这个人丢在路边,确实不安全,甚至会招惹无穷麻烦。。...

    “放心!”牛大傻挥舞着手臂道,“老头能够把好好的一个正常人训练成傻子,我难道还不能够把一个匪徒训练成花奴?你放心——不用多久,你就会有一个英俊的花奴了!”

    这一次,即墨青莲除了从破裂的挡风玻璃缺口处,对着天空翻上一个白眼外,彻底的无语了,沈烨钦把一个正常人养成了傻子,难道他这个作为徒弟的傻子,就一定要把一个桀骜不驯的歹徒,训练成温驯的花奴不成?

    事实上,她要花奴做什么啊?她家种花,好像都是直接用玉露,根本不用花奴耐心细致的料理。

    算了,由着这个傻子折腾吧,反正,正如牛大傻所说,把这个人丢在路边,确实不安全,甚至会招惹无穷麻烦。

    虽然面包车的挡风玻璃破了一个缺口,但却一点也不影响牛大傻把他开回来,而且,那辆面包车本来就破,挡风玻璃破个口,似乎也理所当然,没有一个人怀疑,那是一颗子弹下的结果。

    当面包车开进回春坊,即墨青莲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打开车门跳下车的时候,她才发现,她的腿都有些酸了,明明没有走路,但腿却涨的难受,像是爬了一天的山。

    在路上的时候,她一定是太过紧张了,导致腿部肌肉一直绷紧,才会如此。

    牛大傻把回春坊的院子门牢牢的关好,然后,打开面包车后面车厢的门,把那个倒霉蛋的劫匪,如同是扛破麻袋一样,从车厢里面扛了出来,招呼即墨青莲道:“姐,你过来一下子。”

    “哦……”即墨青莲点点头,不知道牛大傻招呼她做什么,事实上,对于这等事情,她一点也帮不上忙的——她甚至还有轻微的晕血症。

    东厢房——其中有一间是牛大傻的房间,如今,在牛大傻的示意下,即墨青莲帮他推开了东厢房的门,然后,牛大傻就这么扛着那个劫匪,伸手在床底下摸索了一下子,再然后,即墨青莲陡然吓了一条,靠近主建筑物那边的墙壁,居然无声无息的裂开了。

    “这里有夹层?”即墨青莲目瞪口呆,她那个小师公,到底想要做什么啊?好好的回春坊,古色古香的建筑物中,居然藏着这等隐秘的夹层?

    天,牛大傻不会想要把这个劫匪杀了,直接丢在夹层里面,毁尸灭迹?

    牛大傻并不知道即墨青莲怎么想,扛着那个倒霉蛋的劫匪,向着夹层走去,即墨青莲忙着也跟了上去,然后,她惊愣的发现,那个夹层竟然是一个向下延伸的入口,顺着台阶往下走去,一个地下室,赫然在目。

    “这里——”牛大傻走在前面,已经打开了地下室所有的灯,一瞬间,地下室内一片通明,纤毫毕现。

    “这是手术室?”即墨青莲惊叹无比,这应该是一间手术室,只是比普通的手术室要复杂一点,甚至,她看到了在墙壁上镶嵌着类似于米国科幻片里面才会出现的养生仓。

    她的小师公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夫,虽然他是学中医的,但他本人却一直想要把西医的精髓融合进来,所以,回春坊弄了这么一个手术室,她一点也不奇怪,只是奇怪这个手术室似乎是太过隐秘了一点。

    这个手术室内,自然也有着手术台,旁边的架子上,摆着各色医疗器材和药剂,琳琅满目。

    “是的,这是一个手术室!”牛大傻点头道,“老头有点变态!”

    “呃……”对于这个问题,即墨青莲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她心中也有些感觉,她那个小师公,确实有些不正常,同样是学中医的,自己老爸就绝对不会弄出这样的手术室来。

    牛大傻说话的同时,已经把那个倒霉蛋的劫匪,放在了手术台上,一边顺手剥他的衣服,口中对即墨青莲道:“这王八蛋也不知道走了什么霉运,中了两枪,一枪在腿上,你看——”

    刚才牛大傻把那个倒霉蛋的劫匪放在手术台上的时候,即墨青莲就看到了,这人腿上有伤,但他应该处理过伤口,没有太多的血污,另外一处伤口在胸口,如今看起来,就有些恐怖了。

    “他身上应该有特效止血药!”牛大傻低声道,“否则这么长时间,只怕他老早就失血过多而死了——这王八蛋能够撑到现在,很不错了!”

    即墨青莲点点头,表示认同牛大傻的观点,确实,两处枪伤,如果没有特效的止血药,这人老早就失血过多而死了。

    这个普通的劫匪,身上居然带着特效的止血药?难道他一早就知道,自己会受伤?

    牛大傻已经熟练的把那个倒霉蛋劫匪上衣剥去,就用刚才绑他的绳子,把他手脚打开,绑在了手术台上。

    一般人动手术,都是用哪种软布,避免病人无意中挣扎,伤到了手脚,而牛大傻却根本就不管这些,完全就是用的杀猪绳子。

    “还好还好,没有伤到心脏!”牛大傻盯着那个赤露着上身的男子,低声叨咕道。

    即墨青莲完全帮不上忙,闻言苦笑道:“他要真伤到了心脏,我们就不用忙活了!”

    “嘿——”牛大傻只是笑笑,从一边取过剪刀,先是剪掉了那个倒霉蛋劫匪的裤腿,然后,解开皮带,开始剥他的裤子。

    “喂,你干什么?”即墨青莲大窘,虽然这个劫匪现在昏迷不醒,随时都有挂掉的可能性,但是,他毕竟是个年轻的男子,而她却是一个女孩子,难道要围观一下光溜溜的男人?

    “你就当他是死人好了!”牛大傻也看出即墨青莲的尴尬,笑道。

    “我出去一下子!”即墨青莲掉过头去,她也知道,牛大傻想要帮那个倒霉蛋处理伤口,就必须要把裤子扒掉,但她站在这里看着,实在是尴尬之极。

    “也好!”牛大傻信口答应着。

    即墨青莲掉头向外走去,还没有来得及走上石阶,就听得牛大傻轻轻的“咦”了一声,叫道,“姐,你先别走,过来瞧瞧,这是什么东西?”

    “什么?”即墨青莲好奇,掉过头去,却看到牛大傻已经扒掉了那个劫匪的内裤,却从内裤中,掏出来一小包东西,她不禁大是窘迫,藏在裤裆里面的东西?会是什么?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