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牛大傻又看了几眼那盆火凤凰,心中也惊疑,这是一盆普普通通的植物而已,是很很好看,但还比不上牡丹花很好看,又什么用了?并且凭感觉,这也不像是什么稀有药材,的话啊药材,他们两个就不算不认识了,起码也也可以辨别一点儿。真不明白那个戚雁舞,为什么把这样的东西藏真不知道那个戚雁舞,为什么把这样的东西藏在裤裆里面,难道那王八蛋有什么特殊爱好?。...

    牛大傻又看了一眼那盆火凤凰,心中也狐疑,这是一盆普通的植物而已,是很好看,但还比不上牡丹花好看,又什么用了?而且凭感觉,这也不像是什么珍稀药材,如果真是药材,他们两个就不算不认识,至少也可以分辨一点。

    真不知道那个戚雁舞,为什么把这样的东西藏在裤裆里面,难道那王八蛋有什么特殊爱好?

    嗯?即墨青莲给它取了一个名字——火凤凰!倒是没有取错了名,凤凰虽然是神鸟,终究还是鸟的。

    想到这里,牛大傻没来由的脸上一热,讪讪笑道:“姐,我就上来看看你,我下楼去做饭。”

    “对了,那家伙——”即墨青莲想到那个倒霉蛋劫匪戚雁舞,问道,“他没事吧?”

    “没!”牛大傻笑道,“那家伙身上的止血药是好东西,如果没有那玩意,我们这里又没有备用的血浆,还真是麻烦,幸好那家伙自己做过一些简单的伤口处置,没有大碍,我已经帮他把子弹壳取了出来,休息数日,想来就可以恢复了。”

    “过上两天,赶紧打发他走吧!”即墨青莲皱眉道,回春坊住了这么一个陌生人,她还真是不习惯。

    事实上,刚才她是被吓着了,现在细细想想,若是把这人直接交给警察,或者丢医院里面,都比带回家合适。

    “打发他走?”牛大傻挑眉,半晌才道,“那我的医疗费找谁要去?就他身上那几毛钱,远远不够支付药费。”

    “难道你还准备长期留下他不成?”即墨青莲问道,果然,傻子的思维是不能够以正常人的想法来揣摩的。

    “当然!”牛大傻点头道,“留下他给你做花奴!”

    这句话,刚才他回来的时候,就曾经说过,即墨青莲只以为他是开玩笑,而现在看来,他似乎是当真的。

    即墨青莲摇摇头,算了,反正人是他放倒的,也是他救的,他爱怎么折腾也由着他去,只要不闹麻烦就成了。

    “我下楼做饭去,等下就可以吃了!”牛大傻说着,转身下楼,看着即墨青莲似乎不怎么反对,回春坊收一个花奴,他也放下心来。

    嘿……免费送上门来的试验品,他要是就让他这么跑了,他就是真正的傻子了。

    接下来的日子,即墨青莲依然和往常一样,每天就泡在房间里面看书,有了徐子慕那十万元购买牡丹花的钱,虽然她没有收到徐伯夷一分钱的诊金,但却摆脱了目前的经济窘迫之态,安逸的过着小日子。

    大概是从小就没有受过贫穷,所以,即墨青莲对于钱的要求,一向不太高,够用就成了。只要不像原本一样,折腾得她焦头烂额的就成。

    沈烨钦藏书丰富,她最大的乐趣,就是每天慢慢的翻着书,眺望西湖无限风光。

    牛大傻也和往常一样,每天早起打拳,收拾屋子,买菜做饭,每天都变化着不同的菜式,然后他最近迷上了那些花花草草,每天早上打拳过后,就会采集新鲜的玫瑰花下来。

    即墨青莲好奇,问他采集那么多花做什么?

    牛大傻乐呵呵的笑着,说是给她提炼一点精油。幸好,那些被玉露滋养过后的玫瑰花,生长快捷,花朵艳丽,他爱采集了提炼精油,就让他去弄好了。

    反正,有了上次灵芝液的经验,即墨青莲知道,对于药物的提纯,牛大傻很在行。而她却只懂得理论知识,从来没有亲自提纯过什么药物。

    另外,牛大傻挑着东面的墙角,围了篱笆墙起来,开辟出一块小小的药圃,种植一些草药,除了人参,他又弄了一些何首乌,天麻,黄精等等药材,央求着即墨青莲给他撒点玉露下去,让这些普通的药材,变成灵药。

    即墨青莲自己也好奇,自然不会拒绝。

    于是,原本普通的回春坊内,如今草木旺盛,鸟语花香,更夹着淡淡的药香,沁人心扉。

    这日午饭过后,即墨青莲回房午休,而牛大傻却端着饭菜,向地下室走去——

    “你等等!”即墨青莲想起那个劫匪,叫住牛大傻道,“我算算时间,好像有四五天了,那个戚雁舞,伤势如何?”

    “他恢复的很快!”牛大傻笑道,“已经能够自己吃饭了,你看,我这不是给他送饭去?”

    “既然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不如早些打发他走吧!”即墨青莲皱眉道,“留着他终究不妥。”把一个劫匪藏在家中,也只有牛大傻这个傻子才做得出来。

    “就这么放他走,我不甘心。”牛大傻摇头道,“他差点就伤了你!”

    “我这个当事人都不介意了,你介意什么?”即墨青莲轻笑,转身上楼去,“反正,他是你抓的,按照古代罗马人的规矩,你有权处置俘虏。”

    牛大傻也被她最后一句话逗的笑了起来:“你都说了,我有权处置,那么就把这个王八蛋交给我处置吧,放心,我不会招惹麻烦的。”

    即墨青莲摊摊手,不再说什么,转身向楼上走去,对于她来说,留下一个劫匪下来,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但她看得出来,牛大傻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对那个戚雁舞很有兴趣,想要留他下来,更想要把那倒霉蛋训练成为她的花奴。

    哎!傻子的思维,果然和正常人不同。

    即墨青莲不在反对留下戚雁舞,牛大傻心情大好,哼着小曲,端着饭菜径自去了地下室。五天的时间,戚雁舞的伤口已经结痂,牛大傻说过,明后天就可以拆线了,也就意味着,他快要痊愈了。

    对此,戚雁舞心中很是好奇,他自己的伤,到底有多重,他心知肚明,就算去那些一流的大医院,特护照料,只怕没有十天半月的,也不会回复的这么好。

    但现在,他恢复的很好,这还是那个傻子对他饮食苛刻,野蛮资料下的后果,否则,戚雁舞感觉,他甚至能够空手博虎了。

    有一点他可以证明,牛大傻的治疗确实很野蛮,比如说,动用外科手术不给麻醉,差点活生生的痛死他,再比如说,就算是现在,那个该死的傻子,也拿着镣铐把他锁在手术室内。

    戚雁舞却是知道的,牛大傻对他用的药,绝对是特效的——效果好到出乎意外。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