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让戚雁舞感觉很奇怪莫名的感觉的是,这个手术室,么原本是一间囚室?现在的锁着他手脚的镣铐,可都是合金铸造成,坚固的防御无比——说不好听啊的,这真是就也不是锁人的镣铐,不是锁什么猛兽的。嘛,在伤势略微明显好转之后,他也不是也没考虑过跑路,但当他仔仔细细的研究了这些镣反正,在伤势略有好转过后,他不是没有想过跑路,但当他仔仔细细的研究了这些镣铐过后,他彻底的失望了,除非,那个牛大傻愿意给他打开镣铐,否则,他想要挣脱镣铐跑路,简直是不太可能的。。...

    让戚雁舞感觉奇怪莫名的就是,这个手术室,难道本来就是一间囚室?现在锁着他手脚的镣铐,可都是合金铸成,坚固无比——说不好听的,这简直就不是锁人的镣铐,而是锁什么猛兽的。

    反正,在伤势略有好转过后,他不是没有想过跑路,但当他仔仔细细的研究了这些镣铐过后,他彻底的失望了,除非,那个牛大傻愿意给他打开镣铐,否则,他想要挣脱镣铐跑路,简直是不太可能的。

    而且,这镣铐的锁也不同一般,应该是那种繁琐的鸳鸯锁?这种仅仅只听得传说中的东西,在现实中活生生的出现,换成往日,戚雁舞或者会高兴一下子,然后把这些镣铐带回去,给有些喜欢研究机关锁术的变态们研究一下子。

    只是现在,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毕竟,这坚固的镣铐,变态的鸳鸯锁,锁着的人是他。

    就算没有这些镣铐锁住,戚雁舞现在也知道,他走不了了,自从他伤势开始快速回复的时候,那个自己号称是傻子的青年壮汉,就每天给他注射一种古怪的药剂,他不知道那是什么药,但可以猜测出来,那应该是一种慢性毒药。

    外面,传来脚步声,牛大傻哼着走掉的小曲,走进手术室。

    “你今天看起来气色不错!”牛大傻把手中一大盘白米饭,放在了他的面前。

    “谢谢!”牛大傻一天只给他一顿饭,戚雁舞老早就饿的眼冒金星,也不顾手上沉重的镣铐,当即抓过筷子,就往嘴里扒拉米饭,至于菜不菜的,他已经不在乎了。

    牛大傻的手艺是真的不错,就算是普通的青菜豆腐,他都能够做的有滋有味。当然,戚雁舞把这个归类为自己太饿了,才会吃什么东西有比较有滋味。

    “你今天似乎心情不错!”戚雁舞扒拉了一大口米饭,含糊不清的说道,“有什么好事?”

    “你的伤恢复的差不多了,嘿嘿,这算不算什么好事?”牛大傻凑近他,盯着他一个劲的猛瞧,只看的戚雁舞不仅寒毛直竖,忙着略略的退后一点,拉开距离。

    “你要做什么?”戚雁舞微微皱眉,好奇的问道,“难道你盼着我伤好?”

    “当然!”牛大傻连连点头道,“你要是一直都不好,我还得每天倒贴米饭药费白养着你,你伤好了,就可以干活了!”

    “做花奴?”戚雁舞咽下口中的米饭,皱眉道,“能够给一杯白开水吗?你这是虐待,就算监狱里面的饭菜,也比你这个有营养。”

    牛大傻今天心情很不错,转身倒了一杯白开水给他,乐呵呵的一脸傻笑,戚雁舞用力了的灌了一口水,心中无限狐疑,开始的时候,牛大傻说要让他做“花奴”,他以为是开玩笑,但现在看来,这个傻子把他带回来的目的,似乎就是为了让他做个“花奴”。

    “就你,还挑剔营养?”牛大傻冷笑道,“大爷我没有一天揍你五次,算是客气了!”

    “牛先生,你不会真准备让我留在这里给你做花奴吧?”对于这个问题,戚雁舞很是好奇,不理会牛大傻的威胁,大口大口的扒拉着米饭,问道。

    “当然!”牛大傻点头道,“大爷我把你扛回来,就是看你小子长得人模狗样的,正好还是我姐喜欢的类型,所以——准备把你医治好了,然后让你给我姐做花奴。”

    “做你家花奴,需要做什么?”戚雁舞问道,心中暗暗叨咕,“这个傻子口中的姐姐,应该就是那个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女孩子?她明显比他小啊?”

    “给我姐打扫屋子,洗衣服,照顾好一切饮食起居,还有侍候好院子里面的花花草草——重点是,你得保护好我姐的安全。”

    “若是我说不呢?”戚雁舞试探性的问道。

    “这地方不是普通的手术室,你应该已经知道!”牛大傻直截了当的说道,“你可以说不,你也可以试图逃跑,但如果你不能够成功,那么,你这个花奴就做花肥吧!”

    这不是威胁,戚雁舞心中很是明白,如果他想要逃跑,也许,这个傻子真的会杀了他,把他变成花肥。

    这个手术室中,有着很多他不知道的危险东西,而这个自己号称是“傻子”的人,实际上却相当的危险。

    戚雁舞苦笑,难怪——他会把一个劫匪带回家,原来是有恃无恐。

    也怨自己运气不好,徐氏医院停车场那么多辆车,他偏偏就爬上了这么一辆破破烂烂的面包车。

    这也不能够怨他啊,当时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而原本联络好的接引人员,也没有前往徐氏医院接引,应该是出了什么问题了?但现在对于外面的事情,他是一无所知。

    要怨,就怨牛大傻的面包车没有上锁——是的,当时他无意识的靠在那辆破破烂烂的面包车上,却发现,那辆破车没有上锁。

    大概是太破了,也不怕人偷,因此,这车的主人粗心大意,就忘了上锁?对于一个这么粗心的人,自然没什么威胁性,所以,戚雁舞直接爬上了车,就躲在车里面,等着车主过来。

    他并没等多久,牛大傻和即墨青莲就上车了,咋一看,他们像是一对情侣,戚雁舞也没有多想,这样的一对儿,在杭城比比皆是,普通的不能够再普通了,除了男子比较健硕,女孩比一般的女孩子漂亮一点外,他们和普通人,没有丝毫的不同。

    把盘子里面最后一粒米都吃得干干净净,戚雁舞满足的叹了口气,问道:“如果我老老实实的做个花奴,侍候好你姐,一天管几顿饭?”

    “二顿!”牛大傻道,“试用期满意,可以管三顿饭!”

    “还有试用期啊?”戚雁舞哭笑不得。

    “嗯,一般都是三个月的试用期!”牛大傻正色说道。

    “好吧,从什么时候开始?”戚雁舞问道。

    “你要是愿意,现在就可以!”牛大傻倒也干脆,只是他也有些出乎意料,原本以为,还需要采用一些非常手段,这桀骜不驯的家伙才会乖乖听话,但却没有想到,他给他准备好的一些东西,居然什么也没有用上,这家伙出乎意料的配合。

    ————————————

    求票求赏,求收藏包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