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戚雁舞最后结论结论,这个牛大傻是一个傻子,一点都也没错。而他家的老头子也有些神经不正常地。可倒霉透顶的是,自己竟然落在了两个神智不正常地的傻子手中。戚雁舞抢先一步,向着外面走去,走到石阶上的时候,他突然停住脚步,调头望着牛大傻:“倘若有那么一天,可倒霉的是,自己居然落在了两个神智不正常的傻子手中。。...

    戚雁舞最后得出结论,这个牛大傻就是一个傻子,一点都没有错。而他家的老头子也有些神经不正常。

    可倒霉的是,自己居然落在了两个神智不正常的傻子手中。

    戚雁舞率先一步,向着外面走去,走到石阶上的时候,他突然站住脚步,掉头看着牛大傻:“若是有那么一天,你落在我手中,今日所为,我会加倍奉还。”

    牛大傻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挑眉,目光中挑衅的神色,却是呼之欲出。

    戚雁舞头也不回的向着外面走去,而牛大傻也跟了上来,走到外面,他才发现,这个密室,入口居然藏在牛大傻的卧室里面。

    “这个给你!”牛大傻把他的钱夹子抛了过来,“现金我用掉了。”

    “嗯,我原本也没有指望你归还的。”戚雁舞接过皮夹子,心中还是有些古怪,两张银行卡都在里面,身份证也在,他难道真的不怕自己跑路?或者,他说的是真的,他真的在自己身上下了什么厉害毒药?只要自己踏出回春坊,这辈子就算完蛋了?

    以现在的医术,他就不信什么蛊毒能够危害到他。

    “跟我来!”牛大傻招呼他道,“趁着我姐午睡,你可以参观一下子回春坊。”

    “好!”戚雁舞答应了一声,跟随在牛大傻身后。

    “这是你的房间,如果缺什么,你要是有钱,可以自己添置!”牛大傻推开一间客房的门,直截了当的说道。

    这是普通客房,一床一柜,余下的,啥也没有,大概这地方,平日里也没什么客人来?这地方应该有几天没人打扫了,看着外面四处都是纤尘不染,这个打扫卫生的人,想必也只做表面功夫。

    “外面是花园子,花不可以随便乱采,药圃的药,就更加不能够动了,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牛大傻道,“如果你动了园子里面的药,我不介意让你体会一下古代刑罚的滋味。”

    这一次,戚雁舞没有说话。牛大傻也没有多说什么,领着戚雁舞向楼上走去。

    “西面是我家老头的房间,东面就是我姐的闺房!”牛大傻道。

    戚雁舞却似乎是没有听到,他刚刚走进楼上客厅的瞬间,就如同被雷电擎了一下子,目瞪口呆的站在当地。

    这是火藻?这真的是火藻吗?居然开出了如此绚丽的花朵?不对,不光是花朵,还有那足够让全世界都疯狂的花子儿……

    戚雁舞的手指,都开始微微的颤抖,这个传说中从来没有人能够培育出来的火藻,居然在这个地方,如同是普通的盆栽一样,大咧咧摆在一张花梨木雕花小几上,绚丽如火。

    为着这个火藻,他差点把命都搭了进去,也就是弄到一点根系,照时间推算,那些根系也一早就枯萎了,可现在,这个火藻就这么生机勃勃的盛开在人家的客厅里面。

    牛大傻只是站在外面的走廊上,目光冷漠的看着戚雁舞,这人就算是在面对死亡威胁的时候,都能够镇定从容,让他也有一丝佩服。

    但现在,这个人在看到那盆被即墨青莲命名为“火凤凰”的时候,居然像是见着了初恋的小情人,激动不已。

    这花——只怕真有什么问题。

    但有一点,牛大傻可以肯定,这个花——绝对不是药材之流,可如果不是药材,这东西能够做什么?

    “这是什么?”牛大傻走近他,问道,对于这个特殊的植物,他也很感兴趣,尤其是,这是戚雁舞藏在裤裆里面的东西。

    “火藻!”戚雁舞潜意识的答道。

    “有什么用?”牛大傻问道,这不是药材,那么,这个东西到底有什么用,能够人让戚雁舞这么紧张激动?或者,这玩意对于他来说,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它是新……”说到这里,戚雁舞陡然感觉不对劲,一个激灵,已经回过神来,掉头看着牛大傻,眼神中明显有着警惕。

    “就一棵破草而已!”牛大傻扁扁嘴,不以为然的说道,“要不是我姐细心照料,老早就枯死了,也就你拿着一棵破草当宝贝,还藏在裤裆里面。”

    戚雁舞没有说话,心中有些奇怪,牛大傻明显不是对火藻不怀疑,而是已经起疑了,却没有明着问。

    这人要是傻子,恐怕全天下都没有聪明人了。

    “记住了吗?”牛大傻又道,“东边是我姐的闺房,西面是我家老头子的房间,没事别乱走动。”

    “你好像在提醒我,没事可以乱走动?”戚雁舞已经回过神来,低声说道。

    “嗯!你要是乱走动,被我找到借口,正好可以用你试验一下古代的刑罚,反正,你也有兴趣。”牛大傻嘿嘿笑道,“而你身体强壮,加上我又有特效药,肯定比普通人能够抗。”

    这次,戚雁舞什么也没有说,古话说得好,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这牛大傻要是没有借口,也把他揍一顿,他好像也没有法子的。

    人家是傻子,你一个正常人,你能够和傻子计较什么嘛?

    所以,下午三点半,即墨青莲在房间里面看书的时候,就看到戚雁舞端着一盘子茶饼,外加一杯奶茶送进了她的房间。

    虽然即墨青莲看到戚雁舞有些意外,但却没有太多的惊讶,微微抬头,看着沐浴在阳光下的戚雁舞,他身上就穿着牛大傻的旧衣服,由于他身材没有牛大傻那么魁梧,所以,衣服穿在身上显得大了一点。

    有几缕长发垂了下来,盖在脸上,下面是一张近乎完美的脸——不知不觉间,即墨青莲不由自主的拿着他和徐子慕做比较,相对而言,徐子慕似乎是偏于阴柔了一点,而他更趋于阳光。

    即墨青莲心中感觉有些可惜了,长这么俊美,不去做明星,反而去做了一个劫匪,何苦来着?

    “即……青莲小姐,请用下午茶!”戚雁舞走过去,把托盘搁在她身边的茶几上,按照习俗,他应该称呼她“即墨小姐,”,但他想起牛大傻特意的嘱咐,即墨青莲不喜欢人家称呼她“即墨小姐”,因为即墨和寂寞同音。

    “大牛呢?”即墨青莲抬头问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