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这衣服明显是戚雁舞昨天才买的,所以,即墨青莲本来并也没这样的裙子,即墨青莲看了看,款式很简约,但整体做工十分细致考较,她接在手中的时候,轻轻有些迟疑,对于一个很陌生男子选择购买的衣服,她要切记穿?好像可以看出了她的迟疑,戚雁舞淡然而笑:“我是你的花奴!这个戚雁舞,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他被牛大傻洗脑了?。...

    这衣服明显就是戚雁舞今天才买的,因为,即墨青莲原本并没有这样的裙子,即墨青莲看了看,款式很简洁,但做工非常精细考较,她接在手中的时候,微微有些迟疑,对于一个陌生男子购买的衣服,她要不要穿?

    似乎看出了她的犹豫,戚雁舞淡然而笑:“我是你的花奴!”

    即墨青莲一言不发,拿着衣服转身就去浴室,用力的关上门,然后锁死,打开水龙头开始洗澡,她需要冷静冷静。

    这个戚雁舞,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他被牛大傻洗脑了?

    就向牛大傻说的那样,沈烨钦可以把一个正常人训练成傻子,那么,他也可以把一个劫匪训练成花奴?

    就目前的情势看来,这个戚雁舞明显比牛大傻预期中的花奴还要合格,毕竟,牛大傻原本是绝对没有准备,让一个花奴花钱提供她所需的一切物质,而现在,这个花奴似乎很自觉的掏腰包养主人。

    想到这里,即墨青莲有着一种怪异莫名的感觉,花奴掏钱养主人?

    等着即墨青莲洗完澡,拿着吹风机把头发吹了半干,换了那身淡蓝色的长裙走出来的时候,她脑子还是有些糊涂——戚雁舞这个花奴,怎么都感觉古怪。

    比主人还要有钱的花奴啊!天知道他有没有真的在国外抢劫过银行?要是真个这样,她现在算不算是挪用了赃款?

    赃款有挪用的说法嘛?

    戚雁舞并没有下楼,似乎,他徐子慕一个人丢在楼下,对于他来说,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什么不好意思,反正,他也不是回春坊的主人,没必要招呼一个上门的客人。

    看着即墨青莲散着一头如墨青丝出来,戚雁舞有着短暂的出神,即墨青莲一张精致的小脸,水灵剔透,粉嫩白皙,配上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挺翘的小鼻子,粉红色的嘴唇,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

    她平时都把长发扎成老土的马尾,如今,由于刚刚洗过头,长发如瀑布一样散开,没有丝毫的染烫痕迹,灵动如同是仙子。

    “东西我都帮你收拾好了!”戚雁舞一边说着,一边走了上去,笑道,“刚才差点忘掉了,这个给你!”

    看着戚雁舞慎重的从口袋里面摸出来一只木制的小匣子,即墨青莲好奇,凑过去看了看,问道:“这是什么?”

    “我看着你没什么首饰,给你买了一个挂坠,你皮肤白,夏天戴着正好!”戚雁舞一边说着,一边打开木制的匣子。

    即墨青莲看时,匣子里面装着一只翠绿色的平安扣,然后,在平安扣上面,包裹着不知道是白金还是白银精心打造的龙型图案,工艺相当精湛,却看不出价钱。

    她对于珠宝不怎么了解,看着那平安扣的材质,有些像是翡翠,但却也不敢确定。

    “我帮你挂上,你试试?”戚雁舞征求她的意见。

    “你先告诉我,这个平安扣多少钱?”即墨青莲终于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戚雁舞给她购买的这些东西,她那十万块,够不够啊?

    重点是,这些东西买了之后,应该是不能够退货的吧?

    “一千多块,不值钱,就是看着好看!”戚雁舞信口答道。

    “是嘛?”对此,即墨青莲表示狐疑,“如果值钱,我一早就拿出来找你显摆了!”

    “哦?”即墨青莲将信将疑的点点头,如果那个平安扣是翡翠的,那么这个平安扣,绝对不止是一千多块钱。当初她老爸还活着的时候,给她买了一只翡翠镯子,成色还没有这个平安扣好看,但也花了即墨明镜二十来万。

    这东西,平日里即墨青莲是绝对不敢戴在手上显摆的,毕竟,碰着擦着,够她心痛的。

    “我帮你戴!”戚雁舞一边说着,一边把那枚平安扣给她挂在脖子上,那悬挂平安扣的链子,也让即墨青莲有些诧异,咋一看,似乎是普通的编织线?只是颜色呈现银白色,重点是,凭着感觉,那似乎不是编织线,而是某种贵金属。

    “我家的小主人打扮一下,还是挺漂亮的!”戚雁舞抓着她一缕长发,轻轻的拂开,但话音未落,他陡然感觉到,背后一股冷飕飕的杀气。

    戚雁舞几乎是本能的转过头去,看着牛大傻正站在门口,冷着脸看着他。

    “牛先生!”戚雁舞微微挑眉,然后,扶着即墨青莲,送到他面前,近乎挑衅的笑道,“你看,我这个花奴还是挺不错的,把主人打扮的很漂亮,对吧?”

    牛大傻把即墨青莲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这才点头道:“我姐本来就漂亮,倒不用你献宝!”

    即墨青莲闻言脸上微微一红,转身向自己房里走去:“我把头发梳起来,你们先下去。”

    “你先下去,我和我姐说几句话!”牛大傻径自吩咐道。

    戚雁舞轻轻笑着,转身向着楼下走去。牛大傻盯着他的背影,却是没有说话,戚雁舞突然站住脚步,掉过头来,冲着他戏谑的笑。

    眼见即墨青莲已经回房,牛大傻冷冷的开口道:“戚雁舞,别逼着大爷把你做成花肥!”

    “牛大爷,我这个花奴不合格吗?”戚雁舞挑眉,淡然而笑。

    “我是让你侍候我姐,不是让你泡我姐!”牛大傻冷冷的说道。

    “在我眼中,都是一样!”戚雁舞说着,转身向楼下走去。

    牛大傻这才向即墨青莲的房间走去,而即墨青莲竟然没有梳头,只是懒懒的靠在沙发上,见牛大傻进来,抬头,问道:“你到底对戚雁舞做了什么?”

    牛大傻愣然,即墨青莲有些讽刺的笑了一下子,问道:“你对他用毒了?”

    迟疑了片刻,牛大傻还是点了一下子头,然后,他有些委屈的道:“送上门的试验品,不用白不用。”

    “难怪他变着花样讨好我!”即墨青莲揉揉太阳穴,当戚雁舞拿着衣服鞋袜首饰玩意儿讨好她的时候,她就开始怀疑了,那个傻子,到底做了什么?“给他解毒,打发他走吧,我看着他不像是普通的劫匪,免得我们图惹麻烦。”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