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完本

回春坊

作者:冬雪晚晴 | 灵异小说

收藏

  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牛大傻认认真是的对着棋盘看了片刻,笑道:“王老头,就你这么左手臭棋,也就配被欺负一下子徐老头这么一个病号。”王大夫脸上有些挂忍不住,但但是故意地地说:“要不然,我们来下一盘?”“下就下,我还怕你一个糟老头不成?”牛大傻信心满满的地说。“嘿……”王大王大夫脸上有些挂不住,但还是故意说道:“要不,我们来下一盘?”。...

    牛大傻认认真真的对着棋盘看了片刻,笑道:“王老头,就你这么一手臭棋,也就配欺负一下子徐老头这么一个病号。”

    王大夫脸上有些挂不住,但还是故意说道:“要不,我们来下一盘?”

    “下就下,我还怕你一个糟老头不成?”牛大傻信心满满的说道。

    “嘿……”王大夫嘿嘿笑了两声,这才说道,“单独这么下,没什么意思,不如添一些彩头?”

    “哦?”牛大傻眯起眼睛,本能的顺口反问道,“老头,你想要赌什么?”

    而徐伯夷已经让出位置,坐在了即墨青莲的对面,含笑和她说了两句场面话,即墨青莲也只是答应着,那徐伯夷虽然是人精,却并不了解即墨青莲的爱好等等,一时半刻的,也找不到话题再说下去。

    看着即墨青莲看着王大夫和牛大傻那边,问道:“青莲小姐,你和牛先生是什么关系?”

    “同门!”即墨青莲知道他想要套她的话,当即淡然而笑。

    “如果我赢了,你把上次那药的配方给我!”王大夫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即墨青莲的脸上依然挂着淡定的笑容,但戚雁舞却发现,她的眸子里面,闪过了一丝寒意,不知道为什么,戚雁舞突然有些害怕。

    在他们这些外人眼中,即墨青莲和牛大傻,都是普通之极的年轻男女,足够拿捏。但戚雁舞却知道,这对表面上看似乎清纯无害的兄妹,骨子里有着难掩的桀骜之气,从他们的手术室走出来,戚雁舞就知道,牛大傻不是说假话,如果他真的胆敢做出什么事情来,那么,他第一个会成为回春坊的花肥,这绝对不是威胁。

    一个胆敢把持枪抢劫的劫匪扛回家,想要训练成花奴的人,不说别的,胆色就非普通人能够比拟。

    “老头可真会狮子大开口啊!”牛大傻咧嘴而笑,一脸憨厚,凑近王大夫问道,“请问老头,你有儿子嘛?”

    “有,老夫有三子一女!”王大夫一愣,点头笑道,“怎么了,难道小伙子想要改投我门下不成?”

    “哦,瞧你这么一把年纪,想来也有孙子孙女了吧?”牛大傻再次问道。

    “那当然,老夫儿孙满堂!”王大夫点头道,“小伙子,你到底是要下棋,还是想要打听老夫户口?”

    “我曾经听的说,人贪都不得善终!”牛大傻咧嘴而笑,“不过,老头你既然已经儿孙满堂,又这么一把年纪了,姐——那句话怎么说的,虽死……”

    “虽死不算夭!”即墨青莲轻笑,淡然开口,如同是讨论今天的天气。

    “对!”牛大傻认真点点头,“我家老头子常常说,我没有读书的天赋,果然是这样,我说王老头——你说对吧?”

    “岂有此理!”王大夫终于明白,自己被这个年轻人耍了,当即就变了脸色,站起来指着牛大傻怒道,“那等旷世奇药,乃是全天下人的财富,岂能够成为某些人的私有之物,为自己谋财?吾辈行医者,自然当救人与病痛之中,而尔等……尔等居然把这等奇方当成私有之物,实在是太过分了。”

    “老头说的真好啊!”牛大傻听着他说完,竟然还乐呵呵的鼓起掌来,噼啪有声。

    “你既然这么说,就应该把药方公诸于世!”王大夫粗着脖子,一张老脸涨得通红。

    即墨青莲的目光,落在了徐伯夷的身上,今儿这个晚宴,徐子慕只是一个邀请者,徐伯夷才是主角,而看他刚才和王大夫对弈,想来两人的关系应该不错,那么这个决定,应该是两人事先就商议过。

    徐子慕知道与否,她无从推测,但徐家不安好心,如今却是昭然如揭。

    正好,徐伯夷的目光,也看向了即墨青莲。即墨青莲轻笑,开口问道:“徐老先生,你也是这么想嘛?”

    “咳——”徐伯夷有些尴尬的咳嗽,他确实是这么想,徐家也伸手医学界,否则,就没有徐氏医院了。

    这样的药剂配方一旦拿出来,那就是巨利,不但自己老命可保,还可以给后世子孙留下无尽财富——只要一方在手,后辈子孙就永远不用担心受穷。

    他也着人调查过,即墨青莲和牛大傻的来历——即墨青莲是即墨明镜的女儿,但即墨明镜已经在一年前车祸去世,继母不待见她,变相的把她驱赶出门。

    牛大傻是沈烨钦的养子,出生杭城孤儿院,曾经流浪四方,似乎天生脑子就有些残疾,他也自己自称是傻子。

    而那个沈烨钦,到底是什么地方人,徐伯夷就没有查出来,只知道,他大概是二十年前来到杭城,然后,就在杭城买了房子,开始和即墨明镜走的很近,但后来不知道什么缘故,两人翻脸了。

    重要的是,这人也不在杭城,据说,出国了。

    而说不好听的,这个牛大傻和即墨青莲,就是一对孤儿,无依无靠——他现在就算是欺了负了,那又怎么样?一个不知道来历的沈烨钦,又同样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而这等话,徐伯夷是说不出口的,于是和王大夫那个同样是学中医的人一合计,有着王大夫给他们两个扣个大帽子,然后在施以压力,对于这么两个无依无靠的孩子,一哄一骗一吓唬,还不是有什么说什么?

    “当然,徐老先生是和我一样想法!”王大夫忙不迭的说道。

    “哦?”即墨青莲点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大牛,我们回家吃饭吧,对于酒店大厨做的东西,我还真消受不起,我要吃你做的饭。”

    “嗯,好的!”牛大傻连连点头道,“我们这就走!”

    即墨青莲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拎着包包,起身向着门口走去。

    “站住!”就在这个时候,钱庄牡丹阁的门,被人推开了,徐翼和徐翔一起走了进来,身后,还带着几个穿着黑色衬衣,彪悍健硕的保镖。

    “难道几位还要非法拘禁人吗?”戚雁舞开口,心中对于徐家的作为,着实鄙视。

    ————————————

    今日三更,晚晴求赏,求票,求收藏支持,谢谢!

评论
评论内容: